-

坎蒙拉掌握灰河鎮的一切權力,最終強行推廣種植小麥。

誰也冇想到,就在今年,雅典地區遇到輕微的旱情,大麥冇有受到大影響,小麥全麵歉收。

貴族的佃農每年要把六分之五的收成交給貴族,自己隻留六分之一,被稱為六一漢。哪怕在豐年,六一漢們的日子也過得緊巴巴的,現在小麥歉收,還要上交六分之五的麥子,全家都會餓死。

坎蒙拉認為佃農們偷懶才導致小麥歉收,於是按照去年的量來收租。

坎蒙拉的行為激怒了一些平民,他們找坎蒙拉講道理,但坎蒙拉因為小麥歉收的事情被父親責罵,怒火未消,便派人打傷平民。由於傷勢過重,兩個平民第二天死亡。

這一舉動,激發民憤,大量灰河鎮的平民和佃農反抗坎蒙拉。

坎蒙拉請來一位青銅戰士,再加上訓練有素的私兵,反而以平民拒絕交租為由,殺退平民,並把十幾具屍首掛在高處示威。

許多平民交不出租子,又不願意留在灰河鎮餓死,不得不聚集在一起,充當流民。

這支隊伍的首領紮克雷本來是一個黑鐵戰士傭兵,家境富裕,看到同鎮子的人流離失所,也去找坎蒙拉商量,結果被那個青銅戰士打傷,也被趕出灰河鎮。

迫不得已之下,紮克雷與同鎮的流民彙合,並收攏了一些其他地方的流民,形成一小股力量,四處劫掠,被雅典判定為暴民。

柏拉圖學院為了磨礪學生,經常與雅典城衛軍合作,就把清理這些暴民當作一次試煉內容。

但冇想到的是,這次試煉的學生中,以二三年級的學生居多,有人因為對方是可憐的平民拒絕出手,還有一些人不敢殺人,這讓少數敢出手的學生被孤立,最後在爭執和內耗之中,連續戰敗,反而被暴民趕進山洞裡。

大部分戰士失去武器,冇有戰士保護,法師根本無法安全施法,難以突圍。

由於這些人大都是戰士學徒,就算有黑鐵法師和戰士,也是剛剛晉升,根本冇有法師學習麪包果樹這個魔法,隻能靠造水術支撐。

連續被困幾天,有傷的人得不到救治,傷勢越來越重。

為了活命,一些學生哭喊著說自己是柏拉圖學院的學生,結果暴民們不僅不害怕,反而高興,準備抓住所有人去柏拉圖學院換贖金。

因為所有暴民都認定,柏拉圖大師是個善良的人,絕對不會傷害平民。

一切的起因,就是這座灰河鎮。

信中還隱晦地提到,這些暴民本來不至於這麼慘,但他們自己開荒的土地被某次傳奇戰鬥波及,雪上加霜。

雖然相距較遠,但蘇業的魔鷹之眼仍然能清晰地看到,灰白色的河邊,小鎮過半的房屋已經破敗,大量的田地荒蕪。

在鎮子入口處,豎立著幾根木樁,上麵釘著衣著殘破、身體腐爛的死屍。

幾頭烏鴉站在屍體上,用力啄食,鳥喙時不時揪出發黑的腸子,白蛆四濺。

“這些畜生!”雷克的聲音從牙縫裡擠出來。

蘇業深深看了一眼小鎮中最大的那棟宅院,道:“我們繼續趕路。”

又行了一個小時,隊伍來到一座小山下。

遠遠就看到半山腰處,有近百人圍在一起。

山腳下,還有十幾個人,有的走來走去,有的聚在一起聊天。

靠近山腳,蘇業七人緩緩降低速度。

山腳下的十一個人立刻望了過來,隨後有人向山上打暗號。

七個人翻身下馬,各自手持武器。

蘇業、雷克、吉米和艾伯特手持法杖。

霍特依舊握著黑色大棍棒。

羅隆左手臂盾右手短矛。

帕洛絲手持學校配發的製式鋼鐵槍劍,英姿颯爽。

“蘇業,我們怎麼做,聽你的。”霍特有些緊張地握著黑鐵棍。

幾個人暗暗歎了口氣,麵對魔獸,霍特毫不緊張,但麵對這些平民,霍特手足無措。

“你們站在我身後就好,我會解決。不過,為了安全,每個人要加持魔法。我的岩石表皮經過進化,持續時間很長,我給每人使用一次。魔力護甲隻能維持幾分鐘,作用不大,連續用太浪費魔力,男人就不用了,女士優先。”

蘇業說著,無比坦然地先給帕洛絲加上岩石表皮和魔力護甲。

帕洛絲的皮膚立刻變成淡淡的淺灰色,身體表麵也多了一層淺藍色的透明護甲。

其他幾個同桌目光怪異,但馬上麵臨戰鬥,都強忍內心的騷話,一言不發。

給所有同學加持完岩石表皮,蘇業纔給自己使用,然後向前方的十一個人走去。

一行七人仔細觀察那十一個人。

十一個人身穿破破爛的衣袍,沾滿汙泥,全身都是漏洞,有一個人的衣服像是破布條拚起來的,還有一個人的襠部有個大洞。

他們麵黃肌瘦,滿臉汙垢,頭髮好像有老母雞剛孵完雞蛋。他們的眼睛無比怪異,大部分十分渾濁,但又有一點透亮,像是豬油裡掉進一隻甲殼油亮的蟲子。

這十一個人手中都拿著青銅武器,或是短劍,或是短矛加木盾,粗糙得像是猴子打磨出來的。

“什麼人!想要做什麼!”

山腳之下,雙方擺開隊形。

晨光冰涼。

十一個人緊張地盯著蘇業七人,他們的目光落在蘇業等人的衣服、魔法器和武器上,流露出怪異之色,明明怕得要死,卻有點輕蔑。

“我們是柏拉圖學院的學生,來救同學。”蘇業開門見山道。

十一個人突然全身放鬆,有幾個人甚至麵帶微笑。

“柏拉圖學院的學生啊,我們見識過。”他們一邊說著,一邊嘻嘻哈哈,臉上充滿輕佻之色。

隨後,一個人向山腰揮手,一邊打暗號一邊喊道:“是柏拉圖學院的學生,警戒解除。”

蘇業身旁的所有同桌用憐憫的目光看著眼前的十一個人。

艾伯特輕輕搖頭,道:“這幫蠢貨,冇救了。”

六個同桌突然齊齊轉頭,詫異地看著艾伯特,個個滿臉疑惑。

艾伯特臉一紅,帶著少許無奈和一點點氣憤,道:“我又不瞎,能分出誰強誰弱!”

“你長大了。”吉米忍不住說俏皮話。

“不開玩笑了,我們不能犯和對麵一樣的錯誤。”

蘇業說完,又看向前方的麵黃肌瘦的人,道:“我確實冇見識過暴民,尤其是眼裡閃著賊光的暴民。”

每個人臉上都浮現一抹怒色。

“我們不是暴民!”一個人低吼道。

“那你們身上的血,武器上的血,是野獸濺上去的?”蘇業麵無表情地反問。

他們眼中閃過一抹慌色。

蘇業打開魔法書,翻到學校的魔法信,道:“柏拉圖學院的調查中,以紮克雷為代表的暴民,有據可查的殺人數量,是十七個,傷人過百,破壞的農田莊稼財產不計其數。那麼,你們實際殺了多少人?你們的心裡,被多少人的血迸濺過?”

十一個人的臉上浮現極為複雜的表情,有恐慌,有悔恨,有痛苦,有難過,有憤怒,但是,也全都有興奮、凶殘、暢快……

“我們不想得罪柏拉圖大師,但你們如果送上門來,可怪不得我們!”一箇中年人將長矛指向蘇業。

“你不該對我有殺意的。”蘇業看著那人的目光,話語中帶著些許遺憾。

“隻準你們這些貴族老爺殺我們,不準我們殺你嗎?”中年人貪婪的目光掠過蘇業身上的魔法器。

蘇業淡然道:“我不與你們廢話。讓開路,讓我們去救同學,你們會有一個更好的結果。否則,任何阻攔我救同學的人,都會被我視為死敵。”

“怎麼,貴族老爺生氣了,要殺人了嗎?”中年人譏笑道。

“我的內心,的確冇有硬到可以濫殺無辜而毫不在意。但是,你們十一個人,每一個都不無辜,我殺起來不會有任何心理負擔。所以,當你們耗儘我同情心的時候,就是死神向你們招手的時刻。”蘇業道。

“哈哈哈……你比山洞裡的廢物學生會說多了。”對麵的暴民哈哈大笑。

蘇業長長歎了一口氣。

“召喚學徒仆從。”

三個魔法陣浮現,三個矮小的火焰地精從魔法陣中升起。

“好可怕的怪物,嚇死人了。哈哈哈……”他們再度大笑起來。

地傲天扭頭望向蘇業。

“嘰嘰咕咕?”

“向前走,擋路的全部殺死,直到他們扔下武器跪地求饒。”

地傲天臉上浮現難以置信的喜悅之色,在遠古時期,殺戮如同呼吸自然,成為仆從後,他一直在剋製。

現在,約束冇了。

“嘰嘰咕咕!”

地傲天周身突然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悍勇氣勢,宛如遠古凶獸,一個箭步衝上去,眨眼間躥出十多米,高高躍起,冇等那十一個暴民反應過來,地傲天連揮三棒。

在所有人的眼中,尖刺骨棒瞬間一化為三,幾乎同時落在最前麵三個人頭頂。

砰!

砰!

砰!

三個頭顱如同從百米高處落地的熟西瓜一樣,當場炸裂,白的紅的黃的四處迸濺。

地傲天咧嘴一笑,凶光滿麵。

剩下的八個暴民全身一僵,手臂痠軟,武器劈裡啪啦掉在地上。

與此同時,半山腰發出刺耳的尖叫聲,有女的,也有男的。

地傲天正要繼續揮棒,扭頭看向蘇業。

蘇業冷冷地看著地傲天。

地傲天麵露羞愧之色,猛地轉身,砸向下一個暴民。

砰!

第四個死亡。

另外七個人彷彿陷入噩夢之中,明明想逃跑,卻被嚇得一動不動。

砰!

第五個頭顱炸裂。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