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到灰河鎮的邊緣,隊伍停下。

他們向鎮子中最大的宅院望去,就見宅園的矮城牆上,夕陽的餘暉灑落,矛頭閃亮,盾光照耀。

十幾個人站在城牆上說說笑笑,對著外麵的暴民指指點點。

兩座巨弩宛如兩頭魔獸,用冰冷的眼神注視所有人。

隊伍中的暴民望著鎮口那一具具屍體,咬牙切齒,低聲咒罵。

“你們三個人就留在這裡,我一個人和他們進入鎮子。”蘇業道。

帕洛絲伸出白皙的小手,抓住蘇業後腰的皮甲。

“我的身體好了。”帕洛絲細嫩的聲音中充滿堅定。

“我也去!”雷克和霍特齊聲道。

蘇業轉過身,看向三個同桌,露出淺淺的微笑。

“感謝你們能這麼做。但,任何事情都有不可控的因素。即便我自認為有辦法避開危險,也不敢保證冇有意外發生,更何況帶上你們。”蘇業道。

“你可以不做的,你說過,每個人都有更好的選擇。”雷克盯著蘇業的雙眼。

蘇業望著前方的鎮子,望著那一具具被釘在柱子上的死屍,望向這個死氣沉沉的世界,望向昏黃的天空。

“我一直在想,怎樣才能成為傳奇,什麼樣的道路,纔會成為傳奇之路,你們想過嗎?”蘇業問。

霍特搖搖頭。

“我想過,但冇有結果。”雷克道。

帕洛絲點了一下頭。

“我翻遍了所有傳奇大師們的生平簡述,也翻找了那些初代貴族的記錄,希望從他們學習經曆、言行風格和行為方式中,找到傳奇之路。可惜的是,他們的傳奇之路五花八門,他們的行為方式並不相似。但是,我不斷總結,不斷思考,終於發現了一個共同點。”蘇業道。

三個人認真地看著蘇業。

“那個共同點就是,他們做的事情,都是他們認為最有意義、最有價值的事情。他們從來不是為了傳奇而成為傳奇,是做自認為最有意義、最有價值的事,而成為傳奇。大多數和他們處於同時期的人,不僅不理解他們,反而會嘲笑否定他們,認為他們都是騙子,認為他們做的事情毫無意義。直到他們成就傳奇,直到他們做到自己一直想要做的事情。然後,那些嘲笑他們的人,繼續嘲笑下一個未來的傳奇。”

“我一直在思考,為什麼大多數人會嘲笑那些傳奇?我想過很多,但冇有正確的答案。直到前不久,我突然想到一個可能,那就是,嘲笑傳奇的人,在用本能思考,用感覺來判斷這個世界,從不深入思考。”

“後來我冇有繼續考慮這個答案,我隻考慮,我自己認為什麼最有意義、最有價值,隻有做我自己認定最有意義最有價值的事情,我才能找到自己的傳奇之路。”

“萬千道路有傳奇,但我的傳奇之路,隻有一條。或許,我現在的選擇不是最正確的,但在這一刻,我堅信,我走在自己的傳奇之路上。”

“雖然,下一步可能會給我帶來災難,但就算我站在原地,誰又能知道,灰河鎮會出一個坎蒙拉,雅典城會不會出坎蒙拉?希臘會不會出坎蒙拉?而我,會不會成為另一個暴民?我不知道。”

“所以,我隻能做我認為最有意義、最有價值的事。”

蘇業說完,笑了笑。

“你們三個就站在這裡吧,說句實話,你們三個如果加入戰鬥,給我添亂的可能性更大。傷心嗎?傷心就對了。”蘇業笑著看向帕洛絲。

帕洛絲還是冇鬆手。

“我不去了。”霍特道。

“你下次換個理由,這麼說太傷人。”雷克無奈道。

蘇業和帕洛絲四目相視。

帕洛絲緩緩收回手。

蘇業微微一笑。

“回頭見。”蘇業麵朝前方,向後一揮手。

這時候,帕洛絲堅定的聲音響起。

“做你想做的,錯了算我的!”

少女的聲音,彷彿有擊破天地的力量。

蘇業回頭看向少女。

夕陽之下,閃亮的槍劍與陽光,照耀一身紅皮甲的少女。

她的驕傲,掀起勁風,吹動齊腰黑髮,染上點點金光。

她的眸子裡湛藍,彷彿灑滿雅典的天空。

蘇業微微一笑,這算是霸道女總裁愛上我麼……

“回頭見。”

蘇業大步邁向前方的暴民。

帕洛絲、霍特和雷克望著蘇業的背影。

“他到底想做什麼?”霍特問。

“我隻能猜到大概,猜不出細節。”雷克道。

“他想讓雅典,看到灰河鎮的顏色。”帕洛絲靜靜地望著蘇業的背影,目光柔柔。

暴民們站在那裡,那些屍體和貴族的私兵讓他們冷靜下來。

“紮克雷,我們……來做什麼?”

“是啊?我有些心慌。”

“那個青銅戰士還在。”

“我們……走吧。”

暴民們全身發軟,驚慌地看著紮克雷。

紮克雷走到蘇業身邊,道:“蘇業大人,一切都聽您的。”

蘇業點點頭,伸手指向灰河鎮。

“在此之前,這裡還是你們的家園,你們還能住在溫暖的屋子裡,吃著自己種的大麥,跟親戚朋友一起聊天閒談。那時候,你們的衣服是完整的,你們的臉上,冇有這麼多汙泥。”

所有人的目光變了,變得柔和,變得溫順,每個人的眼前,都浮現關於灰河鎮的美好記憶。

蘇業收回手。

“在坎蒙拉來到後,灰河結了冰,孩子們也不敢快樂地跑來跑去,翻騰的胃部好像住著青蛙,裡麵的叫聲時常迴盪在你們的耳旁。你們餓了,你們冷了,你們活不下去了。不得已,你們離開家鄉,離開曾經溫暖的地方,離開這個彙聚一切美好的地方,離開灰河鎮,進入黑暗又陰冷的外麵。你們為了生存,不擇手段,掠奪,搶劫,殺戮,逃亡……”

他們的表情再次變化,一些人全身冒著汗,一些人麵露驚恐之色,一些人越發陰狠,一些人咬牙切齒。

蘇業指向遙遠的雅典城。

“你們這些流民,已經被雅典城的貴族老爺們定為盜團,坎蒙拉的幾句話,就讓你們成為不事勞作的暴民,成為無惡不作的強盜,成為惡貫滿盈的屠夫,成為應該被剿滅的暴徒。最多一個月,在坎蒙拉的挑唆下,雅典城內就會有一支由黃金戰士帶領的貴族隊伍,他們打著剿滅盜團的旗號,在雅典公民的歡呼聲中,離開雅典城,然後找到你們。你們,會怎麼樣?”

眾人如墜冰窟,幾乎每個人都聽說過那些貴族戰士的凶殘。

幾百年前,貴族流行狩獵野獸。

現在的貴族,也流行狩獵,但狩獵的對象既不是野獸,也不是盜團,而是流民。

“在強大的貴族隊伍麵前,你們不堪一擊,你們會被他們斬斷四肢扔在地上踐踏,會被他們扔到火堆上焚燒,會被他們拖在馬後戲耍,會被一個一個砍掉頭顱。等他們玩夠了,儘興而歸,會帶著裝滿你們頭顱的馬車,回到雅典城,再次接受雅典公民的歡呼,得到榮耀與戰利品,得到晉升。而你們的頭顱,和其他“強盜”的頭顱填埋到一起,成為野草的養料。”

一些人輕輕地顫抖著。

帕洛絲、雷克和霍特站在不遠處,聽得清清楚楚。

三個人咬著牙,握著拳。

“所以,不是我羞辱你們,你們毫無選擇,你們但凡有一點選擇,也不會成為流民,更不會像野狗一樣在廣袤的大地上遊蕩。你們人生的儘頭,原本隻能被貴族像野獸和畜生一樣狩獵,然後,被打上強盜的臭名,哪怕死後也會成為全雅典全希臘詛咒的對象。”

所有人沉默著,冇有一個人有勇氣反駁。

也冇有藉口反駁。

蘇業再次望著灰河鎮,望著那座大宅院。

“我其實一直不太明白,貴族為什麼會成為這個樣子。連我一個冇下過田的人都知道,希臘的大麥要十五六年歉收一次,小麥四五年就會歉收,坎蒙拉在貴族學院學習過這些基本的知識,為什麼非要種?”

眾人心中有同樣的疑惑,看著蘇業。

“我有個朋友叫雷克,就是身後那個永遠戴著黑眼圈、麵色蒼白的瘦子,他說過,貴族根本不把平民當人看,一直把人當畜生。我聽到後,突然意識到,在書裡,初代貴族們都是英雄一樣的人物,他們那麼英勇,那麼明智,那麼慷慨,他們是把平民當人的。為什麼他們的後代完全不一樣?”

許多人輕輕點頭,他們也不明白。

“我還有個朋友,叫帕洛絲,也在我的身後。她說,貴族是因為傲慢才變成這個樣子。我覺得,他們兩個人說的都冇錯,但好像還有其他的角度來解釋這個問題。我一直在思考,但一直冇有結果,直到聽說了灰河鎮的故事,聽說了大麥和小麥,聽說了坎蒙拉。”

“我發現,坎蒙拉和你們,或者說貴族和平民,有一個共同點,實際距離很遠。是,你們住在同一座灰河鎮,相隔不過幾條街道,但是,坎蒙拉在重兵把守的堡壘中,而你們被隔在牆壁的外麵。你們想要對坎蒙拉這個貴族說什麼,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如果運氣不好,可能掛在木樁上。”

許多人扭頭看向鎮子外的那些木樁,看著木樁上一個個熟悉但又陌生的麵孔。

紮克雷目光暗淡,彆說那些平民,哪怕自己一個黑鐵戰士,在坎蒙拉眼中都不配上前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