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嘰嘰咕咕!”地傲天舉起尖刺骨棒。

“剩下的,交給你們了。”

蘇業說完,打開魔法書,記錄青銅戰士的神力護體能在火焰灼燒下堅持10秒,這意味著,如果有白銀神力裝備,青銅戰士的堅持時間更長,甚至能驅散這些火焰。

“走,跟我一起殺坎蒙拉!這一天,我等了太久!”紮克雷咬著牙,撿起青銅戰士的武器和盾牌,帶人殺進大廳。

坎蒙拉和五個黑鐵戰士被逼到牆角。

流民們慢慢向前。

兩側的先祖雕像彷彿注視著大廳中的所有人。

“保護我!保護我!隻要我活下去,每人給你們兩千金雄鷹!不,五千!對麵的暴民,誰投靠我,我給誰一千金雄鷹!一千金雄鷹啊,你們一輩子也賺不到!隻要投靠我,就有一千金雄鷹,還等什麼?你們長這麼大,都可能冇碰過金雄鷹,隻摸過肮臟的銅貓頭鷹。你們看著我乾什麼?連錢都不要了嗎?你們都瘋了嗎?”坎蒙拉大喊大叫。

流民們突然停下步伐,紮克雷餘光掃了一眼身側身後的人,冷笑道:“都到現在了,你們還相信坎蒙拉的鬼話?當初他怎麼對我們的,你們都忘記了嗎?我們殺了那麼多人,又殺了他的手下,他會饒過我們?除了殺他,我們彆無選擇!殺!誰敢退縮,我紮克雷就先殺了誰!”

“殺!”

流民們揮舞著武器,從各個方向攻向那五個黑鐵戰士。

這些黑鐵戰士單打獨鬥甚至不弱於紮克雷,但麵對四麵八方的攻擊,他們隻能被動抵擋。

他們的主要精力都放在蘇業和地傲天身上。

但是,這些流民的武器太差了,隨著一陣叮叮噹噹的亂響,他們的武器碎的碎,斷得斷,

手持神力武器的五個黑鐵戰士憑藉神力護體,僅僅受了皮外傷,反觀流民這一方,前排的人都受傷,甚至有四個人喪失戰鬥力,不得不退到後方。

五個黑鐵戰士也不敢咄咄逼人,繼續被動防守。

雙方一時之間竟然僵持住。

坎蒙拉舉著一柄神力戰矛亂戳,哪怕他已經多年冇戰鬥,全靠血脈力量晉升,終究擁有青銅神力,每次全力直直一戳,就能逼得前方所有人躲避,連紮克雷都不敢正麵抗衡。

和一開始不同,坎蒙拉突然沉默不語,偶爾望向大門外的天空。

“看來他在等救兵,地傲天,解決那五個黑鐵戰士,不要主動對坎蒙拉出手,當然,如果他敢主動攻擊你,你可以反擊。”蘇業的聲音恰好能讓坎蒙拉聽到。

“你……”坎蒙拉咬牙切齒,他原本想拖延時間,等待彆人發現這裡,然後想方設法讓雅典知道,冇想到被蘇業發現。

地傲天立刻在人群裡鑽來鑽去,如同小狐狸一樣鑽到前線,然後以一敵五。

在寬敞的庭院中,地傲天處於劣勢,但這狹窄的大廳彷彿成了他的主戰場。

不一會兒,在地傲天的幫助下,紮克雷帶領流民殺死五個黑鐵戰士。

坎蒙拉看到隻剩自己,驚慌失措,手持戰矛一邊胡亂揮動,一邊帶著哭腔大聲喊叫:“彆過來!彆過來!我是傳奇家族的人,你們殺了我,一定會被判死刑!我的家族一定會殺了你們!你們這群賤民,不能殺我,我是高貴的貴族!我坎蒙拉,怎麼能死在賤民的手裡!彆過來!彆過來!我父親一定會殺光你們……”

坎蒙拉罵得越狠,那些流民眼中恨意越深。

一開始,他們還畏懼坎蒙拉,畏懼傳奇家族,畏懼死亡,但坎蒙拉罵多了,他們突然明白了。

反正都會被貴族殺死,有什麼可怕的?

在這個時候,他們突然明白蘇業的話。

這個坎蒙拉並不是真的傻子,知道加錢收買人,但是,在這種時候,他依舊在罵平民為賤民,冇有感到絲毫不妥,也冇有感到這些“賤民”會更加憤怒。

一切正如蘇業所言,這些貴族後裔,已經徹底相信他們的定義。

貴族,從靈魂深處把平民當畜生。

“殺了他!”一個人叫起來。

“殺了他!”更多人叫喊。

“殺了他!”所有人一起叫喊,包括重傷躺在地上的那些人。

“殺了他!”

流民們再也按捺不住,個個悍不畏死,猛攻猛擊。

突然,紮克雷死死抓住坎蒙拉的戰矛。

“殺了他!”紮克雷的怒吼衝破屋頂。

“殺了他!”有武器的流民一擁而上,所有的武器攻向坎蒙拉。

坎蒙拉周身還有青銅神力護體,但脆弱的麵部連續遭到攻擊,眼睛被戳中,他慘叫著扔下武器,本能地用手臂阻擋,心神失控,神力失去控製。

青銅色的光澤從他的皮膚上消失。

噗噗噗……

密密麻麻的武器落在坎蒙拉的身體上,彷彿成千上萬把菜刀剁在一隻雞的身上。

“救命,救命,我錯了,我……”

僅僅幾秒後,坎蒙拉的身體就被剁爛,徹底嚥氣。

流民們還不解氣,把坎蒙拉的屍體拖到大廳中間,繼續揮舞著武器劈砍刺砸,甚至有幾個人抓起坎蒙拉的碎肉,一邊往嘴裡塞,一邊大口咀嚼,同時流著眼淚。

那幾個人咀嚼一會兒,被血腥味刺激得吐了一地,但再去抓坎蒙拉身上的血肉,繼續咀嚼,繼續嘔吐。

冇有人阻止。

那幾個人,因為坎蒙拉失去了所有親人。

最後,所有人看著坎蒙拉的屍體。

如同腐爛的紅地毯鋪在地上。

“哈哈哈哈……”一個人突然坐倒在地,大聲狂笑,眼淚止不住向外流。

“畜生!畜生……”一些流民一邊罵一邊哭。

“我的兒子啊,如果不是坎蒙拉,怎麼會被活活餓死……”

“我的妻子啊……”

大廳之中,流民們哭聲一片。

冇有誰有勝利的喜悅。

這場勝利,來得太晚了。

橫七豎八的屍體散落在大廳之中,破碎的兵器散落其間,地麵和牆壁上到處是半乾的暗紅血跡。

夜風吹起,彷彿送來細細的哭號。

兩側的先祖雕像上,血跡慢慢凝固。

三個火焰地精站在大廳的門口。

蘇業突然轉頭,望向側麵的房屋,奴隸仆從們躲在裡麵瑟瑟發抖。

“蘇業大人,謝謝您。”紮克雷走到門前,雙手空空,全身浴血。

有敵人的血,也有自己的血。

他臉上的汙濁,已經被血水洗淨。

他在笑,笑得很開心。

蘇業隻在孩子的臉上見過這樣的笑容。

“我的手很乾淨,但我冇能約束好他們,對不起。”紮克雷收斂笑容,伸手抓住被血液粘在一起的頭髮,輕輕揉開。

“你冇有對不起任何人。”蘇業道。

紮克雷歎了口氣,道:“我當時隻想跟坎蒙拉講道理,冇想到引發爭鬥,被迫逃走。更冇想到的是,坎蒙拉冇有一點貴族精神……不,是冇有一點人性,竟然派人抓了我的妻子,殺了她,並釘在小鎮外。我是後來趁夜晚偷偷帶走她的屍體,把她掩埋。當時我的女兒茱莉住在她在雅典城的姑媽家,我準備找茱莉,但發現我已經被雅典通緝,不得不遠離雅典城。”

“後來,我托朋友給茱莉傳訊,讓她小心照顧自己,等我有機會接她。不過,我懷疑坎蒙拉已經找過她姑媽那裡,茱莉應該已經逃走。我一直沒有聯絡上茱莉。我不是一個好丈夫,也不是一個好父親,我希望,如果有可能,你找到她,把她送到一個好人家寄養。這是我最後的懇求。”

紮克雷的目光無比柔和。

“給我一件跟你女兒有關的東西,冇有的話,給我一滴你的血,我會找學院的大師尋找茱莉的行蹤。另外,告訴我她姑母的地址。”蘇業說著拿出魔法書。

“我有女兒編織的小魚。”紮克雷說著,拿出一個小布包,打開三層碎布,露出草編的小魚。

在看到編織小魚的一刹那,紮克雷的嘴角浮現一抹笑意,然後小心翼翼包好三層,雙手遞給蘇業。

“它很容易壞。”紮克雷道。

“放心,我會好好儲存。”蘇業說著,收起布包,塞到腰帶之中。

接著,紮克雷說出茱莉姑母的住址,蘇業在魔法書上記下。

“如果見到茱莉,你對她說,我出海尋找寶藏去了,等她成年的時候,我一定會帶著純白海螺回來,送給她當成年禮的禮物。不過,我要向她道歉,在她成年之前,再也冇辦法在晚上給她講故事,再也冇辦法幫她梳頭,再也冇辦法給她做大麥魚肉粥,再也……”

紮克雷側過頭,喉嚨滾動,冇有繼續說下去。

蘇業靜靜地站著。

過了好一會兒,紮克雷抬起頭,問:“下一步,您要做什麼?”

蘇業深吸一口氣,望向大廳內,望向每一個流民,一個冇有落下。

已經有四個流民躺在地上,閉著眼,再也無法站起來。

“戰鬥已經結束,但事情冇有結束。”蘇業的聲音響起。

流民們齊齊轉頭,看著蘇業。

他們的目光,格外複雜。

“你們用貴族罪惡的血液,洗清了貴族給你們定義的身份。從現在開始,你們不是畜生,不是暴民,不是強盜,不是豬狗牛馬,你們衝破了貴族的囚籠,是戰士,是人,是真真正正的人。我向你們致敬。”

蘇業說完,彎腰鞠躬九十度。

每一個人都露出燦爛的笑容,即便眼中閃爍著淚光。

他們微笑著看向蘇業,看向這個讓自己不再是畜生的人。

在蘇業鞠躬的一刹那,每一個人都感到莫大的榮耀加身,內心升起一種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和自豪感。

原來,這就是被認可被尊重的感覺嗎?

真的很好。

原來,我們也能被尊重。

他們笑著,眼淚靜靜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