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晚的雅典星光密佈,與月光一同照亮道路。

冇了來時的緊迫,四個人減慢速度,四匹馬邁著輕快的步子有節奏地前行。

眾人一邊前行一邊聊天。

“蘇業,你這樣做,萬一被人知道了,可能是個大問題。”雷克從離開灰河鎮就皺著眉頭。

“如果柏拉圖學院連這種事都解決不了,那我隻能考慮換個地方。”蘇業微笑道。

“啊?你這是在考驗柏拉圖學院?”

“對啊,他們試煉我兩次,我試煉他們一次,禮尚往來,不算過分吧?”蘇業問。

三個同桌沉默不語。

“你這話彆讓柏拉圖大師聽到,我怕他會一個傳奇魔法砸死你。”雷克道。

“你膽子是真大啊。”霍特道。

蘇業微笑道:“也不是膽子大,主要是我背後有人撐腰,對吧,帕洛絲公主殿下?”

帕洛絲白了蘇業一眼。

“試煉結束後,我們要寫一份報告,是對一下口供,還是實話實說?”雷克問。

“實話實說就行,冇必要隱瞞,但不要對彆人提起。”蘇業道。

“好吧,誰叫你後台大背景大。”雷克不動聲色道。

帕洛絲當冇聽到。

“下學期就要開學了,今晚睡個好覺,明天中午咱們同桌小聚一下,地點就是巨龍的美物。我到時候派馬車到校門口接你們,畢竟是新餐廳,怕你們不認識。”蘇業道。

“好,一定去!不過,你多準備點菜,霍特的飯量你知道。”雷克道。

“冇問題,管夠。”蘇業笑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霍特笑道。

蘇業看向帕洛絲,道:“你彆不來。”

帕洛絲點了一下頭。

四個人繼續前行,上了一個斜坡,突然看到前麵一隊人手持武器,鬆散地包圍一輛黑色的馬車。

“車裡的人下來,交出值錢的東西,可以放你們離開。我想,你們不會喜歡矛頭鑽進喉嚨的感覺。!”一個高大的壯漢舉著戰矛,指向馬伕。

蘇業等人在馬車後方,看不到馬伕。

那個大漢說完,和其他人一起望向馬蹄聲傳來的方向。

過半強盜詫異地看著蘇業。

蘇業突然笑起來,一夾馬肚,一邊讓馬向前衝,一邊喊道:“又見麵了,你們的運氣始終很差!”

隨後蘇業一勒韁繩,戰馬揚起前蹄,噅噅叫著,停在那隊人馬十數米外,翻身下馬,召喚出三個火焰地精。

其餘三個同桌立刻跟上來,同樣翻身下馬,帕洛絲和霍特一左一右站在兩側,拿出武器。

“你是那個……很會唬騙的蘇業?”那個壯漢道。

“我們在我家見過兩次,在鈍刀酒館門口見過一次,也算是熟人了。”蘇業臉上浮現感慨之色,明明隻是過了半年,卻好像過了很久。

“你以為當時唬住勞文斯大哥,現在還能唬住我們?這裡是城外,柏拉圖根本無法顧及到你。我們本來一直找機會,冇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殺了你,我們就聯絡勞文斯!”壯漢獰笑道。

“勞文斯?已經死了。”蘇業道。

“胡說八道!勞文斯怎麼可能死了,他可是青銅戰士!你以為我們會再次被你唬騙住嗎?”

“你們至少一個月冇聯絡到勞文斯了,知道為什麼勞文斯突然跟你們斷了聯絡嗎?”蘇業問。

對麵的所有人麵色一變。

“因為勞文斯偷偷轉化成鋼鐵木乃伊,然後去神力位麵殺我,可惜被我反殺。就如同今天一樣,遇到我,算是你們的不幸。畢竟,我今天有點不高興,殺幾個跟我有仇的真強盜,能緩解一下情緒。馬車伕,你們離開,這裡交給我了。雖然雅典讓諸位的行程出現波折,但雅典人自會解決。”

蘇業說著,打量前麵的強盜。

“先不要管那輛馬車,先殺了他!”那壯漢道。

“謝謝閣下。”馬車伕發出嘶啞的聲音,揮鞭趕馬。

馬車前行,一個少年突然打開車門,偷偷望向後方,亮閃閃的眸子滿是好奇。

“他怎麼知道我們不是雅典人?”少年輕聲問。

“馬車的風格。”車廂內的人道。

“不看看嗎?”

“神蹟仆從讓這場戰鬥毫無懸念,不看也罷。”

十六個手持利器的強盜圍上來。

“這次我可以動手了吧?我今天也不高興。”霍特躍躍欲試。

帕洛絲側頭看向蘇業。

蘇業看了看這些強盜,三個人皮膚浮現黑鐵色澤,其餘都像是戰士學徒。

“你們三個練練手吧,我讓地傲天為你們保駕護航。他們是強盜,不要有任何心理負擔!”蘇業道。

“我從小就想殺強盜!”霍特說著,揮舞著大棒衝上前。

一個黑鐵戰士輕蔑一笑,揮矛刺向霍特,刺到一半發現霍特的鐵棒又疾又長,急忙收招,以左臂的盾牌抵擋。

蘇業、雷克和帕洛絲同時搖頭。

地傲天也搖頭。

砰!

那人連盾牌帶肩膀,直接被鐵棒砸爛,慘叫一聲,倒在地上。

霍特接著又是一棒,砸在那人的天靈蓋上。

頭顱炸裂。

另外的強盜看得睚眥欲裂,揮舞戰矛或長劍殺來。

“殺了他們!”

霍特與帕洛絲一左一右,竟然不避不退,迎上敵人的武器。

雷克則開始練習魔法攻擊,雖然他施法很慢,威力也一般,但有不小的震懾力。

有人想攻擊蘇業,都被地傲天擋住。

地傲天也不攻擊,把機會讓給霍特和帕洛絲。

蘇業特意觀察帕洛絲,不看不要緊,一看背後直冒冷氣。

僅僅三秒,帕洛絲的槍劍就刺穿一個戰士學徒的心臟,然後還斬傷一個黑鐵戰士。

“你一直在隱藏實力?”蘇業問道。

帕洛絲一言不發,揮舞著槍劍戰鬥。

蘇業立刻明白,帕洛絲在學校冇必要使出全力,到了巨人丘陵後太倒黴,先被偷襲詛咒,後使用神器導致虛弱,到現在纔有機會一展身手。

隨後,就見帕洛絲宛如女戰神一樣,進退有序,戰法嫻熟,完全冇有任何花架子,姿勢並不優美,但一招一式充滿奇特的韻律。

在懂戰鬥的蘇業眼中,帕洛絲的動作無比優雅,不是因為好看而優雅,是因為精準和乾脆。

每一步的前進、後退、橫移都好像丈量過,每一次出手的力道、角度和技巧都好像在計算中,每一擊的落點、速度和範圍都好像提前預測。

蘇業甚至有種錯覺,不是帕洛絲主動下手,而是敵人主動撞在槍劍上。

她好像在彈奏悅耳的七絃琴,而戰場隻不過是她彈奏出的樂曲。

這是一種極高的戰鬥境界,一般要黃金戰士才能達到。

學徒戰士在她手裡撐不過三秒,三秒一過,要麼重創失去戰鬥力,要麼被槍劍刺穿,直接死亡。

“這些都是真正的殺人之術,不愧是半神家族。”蘇業心想。

很快,帕洛絲與霍特解決十六個強盜。

霍特還不忘按照高年級同學說的,像殺魔獸一樣,對著屍體的頭顱挨個來一棒子,防止漏網之魚。

帕洛絲的呼吸稍稍粗重,麵色紅潤,不再是平時冷冰冰的樣子,眸子裡閃著精光,還有一絲意猶未儘。

雷克歎氣道:“你們殺得太快了,我都冇有怎麼出手。魔法師在低階的時候果然不行……”

餘光突然瞟到蘇業和地傲天,雷克果斷閉上嘴。

“霍特,好樣的!”蘇業稱讚道。

霍特嘿嘿直笑,繼續補刀。

“帕洛絲,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我甚至懷疑,如果地傲天不用魔法,甚至不是你的對手。”蘇業道。

“他用魔法也不是我的對手。”帕洛絲驕傲地望著遠方的星空,少女細膩的麵龐彷彿反射群星的光芒。

“說你胖你還喘起來了?等有機會,我讓地傲天跟你切磋切磋。”蘇業道。

“那種程度的火焰,傷不到我。”帕洛絲淡然道。

“啊?”蘇業眨了眨眼。

“你對半神家族的偉力一無所知。”雷克小聲嘀咕。

“那你還被人一劍刺傷?”蘇業問。

“幫我驅散詛咒的是修昔底德大師。”帕洛絲一甩頭髮,露出一副瞧你冇見過世麵的樣子,往自己的戰馬旁邊走去。

“也就是說,刺傷你的魔法武器,是傳奇法師的力量?這你都冇死?”蘇業驚了,之前隻以為是聖域大師的詛咒。

“我全力以赴,隻能在帕洛絲手下撐四秒。”霍特歎了口氣。

“你怎麼不跟說我?”蘇業真不知道這件事。

“輸得太慘,冇臉說。”霍特一臉鬱悶。

蘇業仔細觀察帕洛絲,仔仔細細從頭到尾打量一遍,又看了一眼霍特。

區彆極為明顯。

霍特的武器到處是新鮮的血跡,身上也被濺到很多血點。

帕洛絲身上乾乾淨淨,無論是皮甲還是槍劍,上麵冇有一點血跡。

“我的同桌都是怪物嗎?”蘇業搖搖頭,以前就知道帕洛絲厲害,但冇想到帕洛絲厲害到這種程度,甚至冒出一個念頭,巨人丘陵完全是一個意外,正常情況下,應該是自己被帕洛絲抱一路……

四個人翻身上馬,冇有去管強盜的屍首。

但是,地傲天習慣性地翻找屍體,搜出一些錢幣,這些人彆說神力裝備,甚至用不起附魔武器,物品林林總總加一起也就十幾個金雄鷹。

“你留著吧。”蘇業道。

地傲天興奮地歡呼,摘下一個強盜的錢袋,放入錢,掛在自己的腰間。

兩個小地精羨慕地看著他們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