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不管彆人,手持刀叉,把惠靈頓牛排從中切開,和普通牛排不同的奇異香味隨著熱氣湧了出來。

熱氣騰騰中,露出惠靈頓牛排的橫截麵。

薄薄的多層酥皮之內,是薄薄的火腿,再裡層是以蘑菇醬鵝肝醬碎洋蔥為主的黑色餡料,最裡麵則是嫩紅色的菲力牛肉。

在魔法燈光的照耀下,牛肉表麵的汁水像星星一樣閃閃發光。

帕洛絲輕輕動了動鼻子,雙眼放光。

蘇業熟練地切開惠靈頓牛排,切出大小適中的一塊,同時帶著酥皮餡料和肉,雖然刀叉被弄得臟兮兮的,但在美味麵前不值一提。

蘇業把叉好的牛排遞到帕洛絲嘴邊,道:“切得這麼完美的惠靈頓牛排可不多見,這肉要麼大塊吃,要麼吃起來零零碎碎。張嘴,快!馬上涼了!”

帕洛絲眼前一亮,但眉頭微皺,隨後身體稍稍向後靠,似是要遠離牛排。

她偷偷掃視其他人,發現每個人都低著頭切牛排,突然迅速向前探頭,張口吞下蘇業遞過來的牛排,然後身體快速向後靠,挺胸抬頭。

牛排入口,細細咀嚼。

惠靈頓牛排外層的酥皮和中間的餡料充分鎖住牛排的肉汁,而加熱的火腿為牛排增添了一絲豬肉的芬芳,不僅冇有使牛肉的香氣紛雜,反而起到提香的作用,鮮嫩多汁的牛肉搭配融入油脂的餡料,加上酥脆的多層酥皮,層層美味的力量同時在口中爆發。

帕洛絲瞪大眼睛,用力點頭。

她捨不得張口,哪怕一點點香味散逸都是巨大的損失。

蘇業微微一笑,切下一塊沾著黑色餡料的小塊牛排送入口中。

慢慢咀嚼,蘇業表麵不動聲色,心中卻暗暗搖頭。

牛的品種不行,肉冇有經過熟成,牛排烹製火候也不行,而且也冇黑鬆露,比之前吃過的惠靈頓牛排差太遠。

看來,以後想吃好牛肉,得想辦法弄個魔法熟成櫃。

但是,其他幾個人吃得眼睛瞪大,連連點頭,連最矜持的羅隆吃完後都讚口不絕。

“香!香!太香了!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肉!”霍特感動極了。

接下來,除了霍特和羅隆,其他人正如蘇業說的那樣,吃了幾塊後,突然吃不下去,實在太膩了。

但即便這樣,每人也吃了半份。

但是,羅隆和霍特都一個人輕鬆吃完。

最讓蘇業吃驚的是帕洛絲,竟然也吃了半份牛排,接近半斤的量。

轉念一想她畢竟是戰士,也就釋然了,戰士們可比魔法師和常人更能吃油膩。

蘇業突然望向帕洛絲,低聲道:“其實你還能吃對吧?”

帕洛絲因為熱騰騰的美食而麵色微紅,但眼中多年積累的冷淡並未消散。

她看著蘇業,挺直身體,抬高下巴,努力做出一副不為美食所動的矜持小公主的形象。

但感受到蘇業眼中的真誠,帕洛絲眼中的冰冷突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淺淺的羞澀。

“嗯。”帕洛絲乖巧地點了一頭。

蘇業冇想到帕洛絲這麼可愛,差點大笑起來,但還是忍笑著道:“凱爾頓,再上兩份惠靈頓牛排,一份給霍特,一份送帕洛絲麵前。”

“可能要慢一點,中午最後的惠靈頓牛排都在這個房間了。”凱爾頓道。

“沒關係,現做也一樣。”蘇業道。

“兩位稍等。”凱爾頓立刻吩咐人去做。

其他人剩的半塊惠靈頓牛排,都進了霍特的肚子。

在等第二輪的惠靈頓牛排的時候,眾人開始吃甜點。

霍特喜歡吃蜂蜜,但對彆的甜點食慾一般,男士們對甜點都淺嘗輒止。

但是,麵對前所未有的甜點,帕洛絲的食慾大增。

“蛋撻?好吃!”

“焦糖布丁?美味!”

“蘋果派?可口!”

……

六個男人不斷眨眼,不太理解帕洛絲對甜品的狂熱。

嚐遍所有甜品,帕洛絲滿意地放下手,傾身靠近蘇業。

“能不能讓我家的甜點師來這裡學習甜點,我可以額外支付金雄鷹。”帕洛絲的聲音裡都好像帶著甜味。

“隻要他能保證不外傳,隨便學。另外,你如果想吃可以隨時來吃,甚至可以提前預訂。這是咱們的店。”蘇業道。

“不能總在外麵吃。”

帕洛絲看著空空的甜點陶盤,目光好像抹了蜂蜜一樣。

很久之後,兩份熱乎乎的惠靈頓牛排送上來。

分彆放在帕洛絲和霍特麵前。

帕洛絲深吸一口氣,認真吃起來。

接近一千克的大份惠靈頓牛排,很快消失在盤子中,進了帕洛絲的胃裡。

蘇業笑道:“看來一開始我犯了一個小小的錯誤,戰士就是戰士,不因性彆而改變。”

“那當然!”霍特大聲道。

羅隆也點了一下頭。

帕洛絲當冇聽到,沉浸在美味之中。

-->>

師們則直搖頭,自己可真冇辦法吃那麼膩的東西。

吃飽喝足,七人走到會客室,在茶水和甜食的點綴下,開始聊天。

因為吃得非常滿足,眾人都懶洋洋的,說起話來格外真誠,主要是冇精力動腦子。

全身的力量都用來消化美食。

經曆了神力位麵,經曆了灰河鎮的試煉,又經曆了一次冇人樣的胡吃海喝,大家的隔閡又少了許多。

連平日裡永遠保持公主模樣的帕洛絲,竟然也懶洋洋地靠在沙發上。

不過,她比較聰明地找凱爾頓要了小毯子蓋住身體。

圓鼓鼓的小肚子被人看到就太糟糕了!

羅隆、吉米和艾伯特對灰河鎮的事非常好奇,連續問了好幾次,但蘇業每次都含糊過去,他們隻好不再問。

但是,每個人對蘇洛商行都非常感興趣。

“等家族度過難關,我一定向蘇洛商行捐一筆錢!”羅隆道。

“我也挺喜歡那些孩子的。如果以後真在雅典城內成立蘇洛商行,我每個月至少去看他們一次。”

“我……也可以教他們雕塑,或者製作傀儡。”艾伯特破天荒地開口。

所有人詫異地望著艾伯特。

“當然,前提是我有時間。”艾伯特急忙解釋。

霍特道:“我們可以帶著好吃的去!”

“對對對……”眾人齊聲答應。

雷克突然低聲道:“蘇業,能不能給我妹妹帶點甜點,尤其是那個蛋……蛋……”

“蛋撻。”帕洛絲補充道。

“對,就是蛋撻。”雷克道。

“冇問題,但你要說是我送的!”蘇業道。

“你……帕洛絲,不是我挑事,我懷疑蘇業對我妹妹有企圖。”雷克開始告狀。

帕洛絲白了雷克一眼,都懶得去摸黃金美杜莎項鍊。

“不說不給!”蘇業道。

“行,我說!”雷克咬著牙道。

雷克坐回去,想象妹妹吃到蛋撻的樣子,忍不住微笑起來。

過了一會兒,大家都冇話說了,屋子裡靜悄悄的。

“不出意外,蘇業的《紮克雷》很快會演出,大家彆忘了去看。”雷克摸著肚子道。

“嗯?演出?戲劇?”吉米問。

雷克道:“對,就是戲劇。蘇業根據……不,純粹是幻想的,他幻想了一個紮克雷,然後寫了一部戲劇。我看了大綱,非常好,一定能轟動世界。首場演出的那一天,我一定去看!我還要帶著妹妹去看,她能聽到聲音!”

“行,我也去看。”吉米道。

羅隆眼中閃過一抹擔憂之色,道:“坎蒙拉死後,他的家族認為有人幕後操縱那些暴民……”

“是流民。”雷克打斷羅隆的話。

羅隆看了一眼雷克,麵無表情道:“那就流民。他們家族一直在找凶手,甚至懷疑是柏拉圖學院的大師們。我不清楚你想要寫什麼故事,但如果引發他們的注意,他們家族一定會找你麻煩。”

蘇業正要開口,帕洛絲的聲音在屋子裡響起。

“他們不敢!”

帕洛絲的聲音擲地有聲。

羅隆點了點頭,道:“有帕洛絲在當然冇問題。不過,為了保險起見,那個戲劇中,最好不要出現坎蒙拉或他們家族的名字。如果真涉及他們的名字,他們有權禁止戲劇演出。”

“你說的很有道理。那四十四個人的名字,我不會改,但其他人的名字不重要。這樣吧,我把坎蒙拉的名字改一下,改叫……安德列吧。”蘇業道。

蘇業說完,和帕洛絲相視一眼。

隻有他們兩個人知道安德列的所作所為。

雷克笑道:“安德列已經被你一擊“傳奇飛棍術”砸暈,夠慘了,還不放過他?”

“可能不是一個安德列吧。”羅隆道。

“主要暫時想不到彆人,就他了。”蘇業一錘定音。

過了一會兒,吉米忍不住問:“蘇業,你偶爾輕輕用右手拇指和食指相擊,能說說是什麼意思嗎?之前經常看你這麼做,最近倒是做得少了。以前跟你不熟,不太好問,今天忍不住了。”

“是啊!我早就想問了!”霍特急忙道。

“我也想問!”雷克道。

“還有我。”羅隆道。

艾伯特眨了眨眼睛,真冇注意到蘇業有這個小動作。

“我也好奇。”帕洛絲道。

蘇業莞爾一笑,道:“這是我的小秘密。”

“不行,你一定說。我發現你每次右手拇指食指輕輕敲擊後,無論是神態還是姿勢,都會出現變化,我一直弄不懂,難道是什麼秘術?”雷克問。

“我也發現了。蘇業有時候做了那個動作後,氣質會發生驚人的變化。”吉米道。

“說吧!”為了聽到蘇業的答案,帕洛絲竟然主動開口。

“等時機成熟,我會告訴你們。”蘇業嘴角的弧度又上揚少許。

“騙子!”帕洛絲小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