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開一看,蘇業驚喜萬分。

原來昨天雷克特意去拜訪了悲劇之父埃斯庫羅斯,這位名滿希臘的老人竟然同意了雷克的請求,願意指導蘇業,未來兩天都有空,讓蘇業找個時間提前約定就行。

蘇業冇想到這麼早就能跟傳說中的悲劇之父見麵,立刻給雷克發魔法信,約定今天中午在巨龍的美物見麵。

臨近中午,蘇業的馬車抵達柏拉圖學院大門,雷克正在那裡等著。

蘇業走下馬車,看到雷克臉上的黑眼圈更濃,上前給他一個擁抱。

“怎麼了?做什麼虧心事了?為什麼對我這麼熱情?是不是想見我妹妹?”雷克警惕地看著蘇業。

“不不不,在悲劇之父麵前,我對你妹妹毫無興趣。我之所以擁抱你,是感謝你默默的付出。埃斯庫羅斯是一位貴族,而且是名滿希臘的大劇作家,能讓他見我,你一定全力以赴。看看你的黑眼圈,就是最好的證明。”

蘇業不是傻子,太清楚雷克這兩天做了什麼。

埃斯庫羅斯的名聲在希臘,不如柏拉圖,但絕對不下於修昔底德,尤其在貴族和新興家族的圈子中,埃斯庫羅斯的名氣更大。

能讓這種流芳百世的行業巨人先驅決定見一個十幾歲的孩子,蘇業甚至懷疑雷克很可能哀求埃斯庫羅斯。

“謝謝!”雷克反而感謝蘇業。

感謝蘇業冇有忽視自己的努力。

“走!希望你還冇吃膩巨龍的美物。”蘇業拍拍雷克的肩膀。

“永遠不會膩。對了,妮雅說謝謝你的甜品。”雷克笑道。

“咱妹妹很懂禮貌,不錯。”蘇業道。

“是我妹妹!”雷克瞪著眼睛。

蘇業哈哈一笑。

雷克猶豫刹那,不情願地道:“妮雅說,等她忙完手頭的事,過些天給你製作一個魔法書的封皮。”雷克說完,拍拍自己魔法書表麵的牛皮封皮。”

“非常感謝,下次去見她,一定帶更多好吃的。”

“我不會讓你們見麵的!”

“總有機會。”蘇業微笑道。

不多時,兩人抵達巨龍的美物,站在一旁等待。

一輛馬車停下,一位身形高大的老者走下馬車,一身白色的希臘長袍,麵帶溫和的笑容,深邃的眼睛中流露出智慧的光芒。

“埃斯庫羅斯閣下!”雷克快步走過去。

蘇業也跟著向前,望向這位千古流芳的悲劇之父。

“閣下,這位就是蘇業,我的同學。”雷克介紹道。

“非常感謝埃斯庫羅斯閣下願意前來。”蘇業立刻低頭施禮。

老人哈哈一笑,道:“不不不,應該是感謝你,不然我至少要等兩個月才能吃上這裡的美食。我本不想來,但雷克說可以在這裡就餐,馬上點頭答應了。”

“那我一定讓您吃到最美味的食物,請進。”蘇業側身做了個請的姿勢,並給門口的侍者使了一個眼神,讓侍者在前麵引路。

埃斯庫羅斯走進餐廳,環視大廳,輕輕點了一下頭,跟著侍者向前走。

“埃斯庫羅斯先生!”

“先生午安!”

眾多就餐的貴族紛紛向老人打招呼,語氣中充滿了尊敬。

埃斯庫羅斯不斷微笑點頭。

三人入座,蘇業微笑道:“咱們先吃再說,不能讓您老人家餓著肚子。”

“我也是這麼想的。”埃斯庫羅斯笑道。

蘇業冇想到,這位悲劇之父,卻是一個性格開朗的老人。

或許,知人所喜,知人所悲。

凱爾頓再次親自前來,詳細講解菜品,並詢問了老人的口味。

哪知埃斯庫羅斯卻道:“既然是來新的餐廳,自然要嘗試未品嚐過的新菜品,如果每一次嘗試都隻選擇老口味,那不是嘗試,隻是重複。”

“您真是一位智慧的賢者。”凱爾頓由衷讚歎。

三人說說笑笑,愉快地吃完一頓飯。

不過,老人卻不碰一點甜品。

蘇業和雷克詫異地詢問原因。

“我喜歡一切甘甜之物,但過多的甘甜會麻痹我的感知。所以,我要剋製**,放棄凡塵的甘甜,抓住更高的甘甜,戲劇。”埃斯庫羅斯麵帶微笑說出原因。

“那我們敬世界最甘甜之物,戲劇。”蘇業道。

三人舉杯,小口輕飲。

飯後,三個人走到會客室,先是閒談了半個小時,讓埃斯庫羅斯稍稍瞭解蘇業。

蘇業和雷克講述的過程中,老人經常輕輕點頭,給予蘇業和雷克迴應,每次聽到精彩之處,對蘇業都不吝讚美之詞,每一句話都像是史詩一般,讓人格外受用。

接著,蘇業拿出自己的魔法書,讓埃斯庫羅斯看大綱。

埃斯庫羅斯認真翻看,看完之後,並冇有立刻說什麼,而是思索許久,又重新看了一遍。

整個過程中,他冇有流露出其他情緒,一直保持嚴肅專注的樣子。

再一次深思,他把魔法書還給蘇業。

“故事是一個好故事,你的一些語句讓我以為,你是繆斯女神的神眷者。那麼,你想聽全部真話嗎?”埃斯庫羅斯問。

“當然。”蘇業道。

“從我個人的角度講,非常不喜歡。”

埃斯庫羅斯的話語如同一桶冷水,把蘇業和雷克澆得透心涼。

蘇業隻是略顯尷尬地一笑,雷克則變了臉色。

“你的劇情,開頭並不夠吸引人,這也是為什麼現在的戲劇大多以倒敘為主,偶爾配合插敘交代前因。你的場景轉換和多幕的變化,容易讓觀眾走神。還有……”

埃斯庫羅斯說了許多他認為的缺點。

蘇業手持魔法書,把埃斯庫羅斯說的都記下來。

但是,隻把其中幾條劃出重點,然後在下麵寫下改進方式。

很快,老人說完自己的看法。

雷克麵沉似水,萬萬冇想到,事情會是這樣,他本以為埃斯庫羅斯會很喜歡這部戲劇。

會客室沉寂片刻,老人臉上恢複微笑,望向兩人。

“之前說了我個人的看法,那麼接下來,說說‘劇作家埃斯庫羅斯’的看法。”

蘇業目光一凝,雷克則露出詫異之色。

老人哈哈一笑,道:“不要驚訝。畢竟我除了叫‘埃斯庫羅斯’這個名字,最常被人叫的是‘詩人賽會冠軍’和‘悲劇之父’,雖然我很不喜歡後麵的稱呼。但是,當然人們願意那麼叫我的時候,我就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雷克輕輕點頭。

但蘇業聽到“責任”兩個字,目光一變,更認真地看著這位悲劇之父。

“我個人非常非常不喜歡你這種形式的戲劇,注意,我隻說‘我不喜歡’。我不會說不好,也不會說糟糕,因為我深知,在世界的麵前,我們每一個人都微不足道,都渺小如螞蟻。再睿智的目光,也隻能看到前方,再狹隘的視線,也可能看到智者的盲區。所以,我隻能說,我不喜歡。我的喜歡,並不是這個世界的標準,也就冇資格做出判斷,尤其是做出負麵的判斷,尤其是做出傷害人的判斷。”

“當我首先對你做出傷害的判斷,就等於允許你的劍刺向我的胸膛。”老人的語氣越發和藹。

“您真是一位充滿智慧的前輩。”蘇業誠懇地說。

雷克臉一紅,之前看輕老人家了。

“但是,作為劇作家,作為一名詩人賽會的冠軍,作為彆人口中的悲劇之父,我個人的喜好就不重要了。當我第二遍用這些身份看你的《紮克雷》大綱的時候,我幾乎每一秒都可能吼出聲,你看,你的頭腦完全冇被我們這些老東西束縛,你根本不在乎是一個人、兩個人還是三個人,你直接要上五十多個人!”

“你把我們的舊東西撕得粉碎。獨幕劇?粗暴地踢走,換上多幕。單一舞台?扔掉,安放一些佈景,改變舞台的時間、地點,這簡直是繆斯附體般的美妙靈感。詩歌?統統摔碎,全部換上通俗易懂的話語,讓不認字的人也能聽懂,你用實際行動讓我們臉紅。我們這些劇作家總是自以為代表人類智慧的結晶,總是認為自己才懂人心,但你讓我們知道,我們如此虛偽。如果不能讓普通人看懂戲劇,那是何等傲慢!”

“你的文辭是不夠優美,但是,其中那幾句話,包括雷克昨天反覆在我麵前吟誦的那幾句話,已經超越了凡間的美,擁有了哲理的美。”

“是,埃斯庫羅斯不喜歡,但‘詩人賽會冠軍’和‘悲劇之父’喜歡得發了瘋!因為我看到了完全不一樣的事物,完全不一樣的生命!這個生命看上去幼小不堪,甚至有些醜陋,但我們為什麼要拒絕它呢?就如同,我們怎麼會扼殺一個幼小醜陋的嬰兒呢?我們應該做的是,撒下陽光,精心灌溉,讓時間來證明這個新事物!”

“如果時間證明這個新事物一無是處,我們能有什麼損失?但如果我們扼殺這個新事物,最後時間卻證明她是美妙的,我們纔會有巨大的損失。”

“我們不是世界的真理,不是任何人的真理,大多數時候,我們甚至都不是自己的真理。但是,我們往往把自己的愚昧當作真理,當作標準,限製自己,限製他人。”

老人毫不在乎蘇業和雷克的反應,如同在朗誦自己的詩歌戲劇一樣,滔滔不絕發表自己的看法。

蘇業和雷克相視一眼。

不愧是專業寫詩寫戲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