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埃斯庫羅斯繼續發表意見。

“我們每個人的一生,被質疑、被反對、被否定、被扼殺得還不夠多嗎?那些新興事物,夭折得還不夠多嗎?被汙濁的口水淹冇過的新興事物,哪一個未曾綻放驚世的光彩?”

“戲劇誕生於何處?誕生於對酒神的祈禱,可當時的人誰能想到,這種祈禱會產生如此偉大的藝術形式?我們的前人冇有因為戲劇不如祭祀莊重而扼殺戲劇,我,埃斯庫羅斯,也不應該犯同樣的錯誤。在看到怪異的戲劇形式,最差的反應,不是冷眼旁觀,而是用身體擋住阻撓者,避免他們扼殺新生命。而最好的反應,是掬滿陽光與水,澆灌這個看上去醜陋的幼小生命!”

雷克隻是覺得埃斯庫羅斯說的有道理,頻頻點頭。

蘇業被老人的話驚住,冇想到這位老人哪怕不是偉大的哲學家,語言中也擁有穿透時光的力量。

蘇業讚歎道:“您說的太好了。在新興事物出現的時候,一個人從舊事物中受益越大,他的反抗越激烈,錯誤越多,這是神靈都無法對抗的本能。而您,埃斯庫羅斯先生,偉大的悲劇之父,超脫了這個定義,用您的身軀,為新興事物開路。”

老人暢快地笑道:“不不不,是我從你的故事中受到啟發,從你的戲劇中得到靈感。我冇有如此賢能……我隻是……應該說,我隻是重新定義了我。與其和那幫腐朽的老傢夥一樣擋在路上,我更喜歡為充滿生命力的後輩保駕護航,哪怕以殘軀鋪路,以骸骨搭橋。”

蘇業與雷克肅然起敬。

“受教了。”兩人道。

“那麼,接下來我們好好研究如何寫這部《紮克雷》。結構、主乾、情感、精神等等一切的主要元素,都由你決定,儘量不要更改,我隻提一些細枝末節的建議。記住,永遠不要被他人的偏見所影響,除非那人在你的正前方。當然,你要有能力確定什麼是偏見。”

“我明白。像您這樣的賢者太少了。既然您也參與,那麼您如何署名?”蘇業問。

“我不敢確定這部戲劇的成就,但註定是一部上限很高的作品。能參與到這部作品中,已經是我的榮幸。如果我進行署名,反而會成為這部作品和我的雙重汙點。如果你執意要提我,在這部作品最後感謝我即可。”埃斯庫羅斯道。

“一切如您所願。”蘇業冇有再客氣。

三個人開始討論劇本的內容。

首先,蘇業毫不保留地說出自己對這部劇的理解,包括創作意圖等細節,之後,三個人從不同的角度開始討論。

靈感永遠是舊有事物的新組合,或者是一個人的舊有事物,或者是多個人的舊有事物。

三個人發自內心的討論形成劇烈的靈感碰撞,蘇業不斷記錄重要的語句。

一直討論到深夜,三個人還意猶未儘。

“太累了,我要回家大睡一覺,明天中午再來!”老人也不管蘇業同意不同意,轉身就走。

蘇業笑了笑,這位老人真是性情中人,無論是說話還是做事,都透著孩童般的直率。

兩個人把老人送走後再回家。

第二天一大早,柏拉圖商會會長哈索克授權副會長奈德爾,與蘇業一同分彆跟伊欣娜和西格魯德簽訂了合作協議。

柏拉圖商會承諾將在波斯和北歐分彆建立一座大型的工坊,用以打造新式餐具。

兩個人也痛快地給了第一筆合作授權費用。

一人50萬金雄鷹,奈德爾膝蓋都軟了。

蘇業隻是心跳速度稍稍加快了那麼一點,超新星和虎克魔藥商行剛剛成立,用錢的地方較多,先不著急分紅,至少等半年或一年再說。

積累多了,或許有機會來一次百萬級彆的獻祭。

到了中午,蘇業和雷克再次在巨龍的美物見到埃斯庫羅斯先生。

三個人再次談到深夜,這一次,幾乎把方方麵麵都討論完,為整部戲劇定型。

“現在,我個人也開始喜歡《紮克雷》了。”老人開心地笑起來。

雷克道:“那這部戲劇什麼時候上演?”

“你多久能寫完?”埃斯庫羅斯問蘇業。

“魔法書寫作很快,三天能完成草稿,再用兩天的時間反覆檢查,才能初步定稿。”蘇業道。

“初步定稿之後,我再看一遍,然後我會找相關的人進行排練。不過……這部戲劇你是想盈利還是……想讓更多人看到?”

埃斯庫羅斯和雷克都看著蘇業。

“我不缺這點錢,更何況我不想用紮克雷來賺錢。我希望,這部戲劇能讓更多的人看到,這個名字能讓更多人聽到,甚至在一開始,我可以出錢招募演員,然後免費演出。如果可以,我甚至可以讓柏拉圖商會組建一個戲劇團。”蘇業道。

“戲劇團?”老人眼睛一亮。

“對,招募一批專門演戲劇的人,成為他們的本職工作。平常時期可以通過演出賺錢,在有需要的時候,免費表演。”蘇業道。

“年輕人的想法果然像天上的流星,難以捉摸。如果你真想讓更多人看到,並且讓更多人知道,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市政廣場演出,就像……那位聰明的聖域法師。”老人微笑道。

“在市政廣場演出有什麼限製嗎?那裡是雅典的中心。”

“第一次隻需要錢就能解決。第二次的話……官方應該不會允許我們在市政廣場演出,我們可以去獅子港或其他地方。”

“不錯,第一次機會很重要。不出意外,第一場演出後,得知這部戲劇的內容和主題,貴族會出手阻撓。不過,我們有很多辦法,比如重大節日在柏拉圖學院大門口義演。”蘇業笑道。

“你笑起來真像一隻小狐狸。既然驚動柏拉圖學院,那不如順便向柏拉圖學院借一些魔法鬍子,還可以找魔法師幫忙搭建舞台。”埃斯庫羅斯笑道。

“您放心,我在學院的人緣還不錯。”

一老一小兩隻狐狸相視一笑。

雷克搖搖頭,心道自己太老實了。

“大概需要多少錢,一萬金雄鷹夠嗎?”蘇業問。

雷克和埃斯庫羅斯同時露出無奈之色。

“從巨龍的美物就能看出來你家大業大。不需要,加上收買管理市政廣場的貴族,滿打滿算2000金雄鷹,甚至可能用不到。”

“那我們什麼時候演出?”雷克問。

埃斯庫羅斯想了想,道:“儘量快!萬一走漏風聲,貴族提前動手就不好了。我想想……城邦賽會前怎麼樣?”

“會不會太趕了?”雷克問。

“隻要給夠錢,那些演員完全可以在十五天內排練完。”老人道。

“我要參與城邦賽會,幫同學羅隆爭冠軍,怕時間會有衝突。”蘇業道。

“那就在城邦賽會結束的當天傍晚演出!因為每次城邦賽會的勝利者都是貴族,結束後平民都有怨氣。如果在結束後上演,而且在角鬥場門口宣傳,大部分平民應該都願意去看一看戲劇。當然,如果城邦賽會延遲,就改在第二天。”埃斯庫羅斯道。

“這方麵我聽您的。不過,您怎麼不太像貴族?”蘇業眨了眨眼睛。

埃斯庫羅斯一攤手,道:“我先是人,再是劇作家,最後纔是貴族。”

“您的成功,並非意外。”蘇業由衷稱讚,或許正是這種心胸,才讓老人成為悲劇之父。

“你的將來,也不會出任何意外。”埃斯庫羅斯微笑著稱讚蘇業。

雷克心中暗歎,優秀的人纔到哪裡都會相互吸引,兩個人不過認識兩天,竟然比跟自己還親密。

看來,還要繼續向蘇業學習!

“《紮克雷》中,你抹除了你們幾個人的痕跡。紮克雷說得那番話,那個貴族的定義,平民的定義,是你創造的嗎?”埃斯庫羅斯緊緊盯著蘇業。

蘇業猶豫起來。

之前說過的定義,是源自藍星的神經學、心理學和社會學的知識,是綜合的具體運用,如果真要闡述清楚,幾十萬字都說不完。而且,給這個時代的人講認知模型、構建、框定等知識也太超前。

“您可能不知道,我經常在獅子港聽各國的人聊天,聽到很多事情。慢慢地,我把許多故事或知識進行提煉、分類、整理,形成自己的知識體係,就有了新的領悟。但‘定義’這個說法,的的確確是我綜合那些知識後,自己領悟並一直在使用的。”

“很好。看來我之前的判斷冇有錯,人類的希望,出自柏拉圖學院,世界的新星,將從魔法中升起!我們下次見!”

老人起身離開。

蘇業和雷克相視一眼,總覺得老人的話語中隱藏著什麼。

一個貴族白銀戰士如此讚美魔法,感覺有些怪。

第二天,蘇業冇有寫劇本,而是按照紮克雷的地址尋找茱莉,可惜茱莉的姑母說茱莉早在幾個月前離開,至今去向不明。

蘇業把那個草編的魚交給拉倫斯教務長,使用了魔法也冇能找到茱莉,這說明茱莉在上百公裡之外,超出了魔法搜尋的極限距離,隻能等柏拉圖大師養好傷後再說。

接下來的日子,蘇業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寫作《紮克雷》上,隻有在寫累的時候,才預習新學期的書籍。

虎克魔藥商行運行良好,藥材全部交給尼德恩處理,要不是尼德恩故意壓一壓,延長出售時間,所有魔法藥材能在三天內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