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恩納斯在試煉完成的當天,就被派到波斯打理他們家族的生意,當然,大家都知道是流放,除非將來成為聖域,否則這輩子回不來了。格爾納來這裡就是玩玩,畢竟是英雄家族,不會擋我們這些小貴族的路,估計戰勝戰俘囚犯之後,會棄權,或者認輸離開。”

“怪不得這麼久冇見到哈恩納斯。”蘇業道。

蘇業看一眼觀眾席,突然發現明顯的現象。

靠近角鬥賽場的內圈的觀眾席中,衣服以白色居多,偶爾攙雜著在羅馬和波斯流行的紫色衣服。這些人身上的飾品不斷反射亮閃閃的光芒。

在中圈的觀眾席,衣服開始出現雜色,很多人也有白色長袍,但並不那麼明亮,像是穿了很久。

而在最外圈的觀眾席上,衣服以天然的褐色和棕色居多,很少有白袍,完全看不到紫色。

幾十萬人的地方,聲音混亂,話語混亂,一切混亂,唯有衣服的顏色竟然如此分明。

不多時,蘇業看向半神露台,裡麵坐著零星的三個人。

三個人都相距較遠,好像互不認識一樣,靜靜地呆著。

帕洛絲在看這裡。

兩個人四目相交,蘇業揮了揮手。

帕洛絲輕輕點了一下頭。

蘇業扭頭想尋找自己的同學和老師,但掃了一圈,麵對幾十萬人,算了,自己隻是魔鷹之眼,不是百首魔鷹之眼。

時間慢慢推移,很快,在半神露台的對麵,在參賽者上方的觀眾席,一個戴著魔法鬍子的主持人開始發言。

先是讚美眾神,然後讚美貴族,最後讚美雅典的每一個人。

之後朗誦賽會上常見的詩篇,再宣佈規則,又嘮嘮叨叨才宣佈開幕式開始。

“我們站起來,入場儀式開始了。”羅隆低聲道。

全場無論在哪裡的人,全都站起來,連半神露台上的三個人也不例外。

突然,樂聲在旁邊響起。

蘇業向左側看去。

就見左側黑洞洞的大門中,走出四個高大健壯的戰士,四個人腹部的黃金獅子腹甲格外醒目,身著戰時皮甲,每個人都扛著荊條。

他們是這場賽會的執法官和裁判,手中的荊條代表他們執法的權力。

全場大喊,山呼海嘯。

在執法官的後麵,是正在吹動或彈奏各種樂器的樂手,他們的聲音被觀眾的歡呼聲壓製得好像跑調。

樂手之後,是一座木質的白色雅典娜雕像,由十多人抬著,緩緩前行。

白色的木質雅典娜雕像神聖莊嚴,頭戴神冠,身穿長袍,左手持盾,右手握矛。

她的雙眼是木頭雕刻,並無任何色彩,但卻讓人不敢直視。

觀眾席們再次發出驚天動地的歡呼聲。

“智慧女神!”

“雅典娜!”

“女神保佑……”

眾人高聲歡呼女神的名字。

在城邦保護神雅典娜女神鵰像之後,是角鬥士們信仰最多的神靈。

長著翅膀的勝利女神,被塗得金燦燦,左手握棕櫚樹枝,右手高舉勝利花冠。

勝利女神的雕像小許多,但引發更大的歡呼。

角鬥場是勝利女神的主場。

蘇業靜靜地看著勝利女神的雕像。

外形和那天飛到自己上空的那位極為相似。

勝利女神鵰像之後,是手持棕櫚樹枝的孩子們,接下來由他們將棕櫚樹枝獻給每一場的勝利者們。

之後,則是幾位外形修飾得無比精緻的貴族,或是老年人,或是中年人,身著白色長袍,繫著紫色腰帶,身上的飾物並不多,但每一件都格外精美。

主持人立刻用充滿激情的聲音介紹新出場的貴族,用儘各種讚美之詞稱讚這些賽會的讚助者。

接著,那些角鬥士跟在貴族們稍後的位置,一起跟著隊伍前行。

“我們跟上角鬥士。”羅隆低聲道。

在角鬥士路過前方的時候,所有的貴族參賽隊伍跟上。

他們是這次賽會的真正主角。

觀眾席上的所有人大聲歡呼起來,不分男女老幼,不分貴族平民,不分內向外向,這一刻所有人都被全場的氣氛帶動,全力大吼。

蘇業抬頭向觀眾席上看去,在內圈和中圈的交界位置,突然看到霍特、吉米和艾伯特三人。

霍特靜靜地坐在那裡,和彆人站著一樣高,明明很喜歡湊熱鬨,但他冇有呼喊,隻是呆呆地看著前方,不知道在想什麼。

吉米和艾伯特則興奮的喊叫,兩個人看到蘇業後還用力揮手。

蘇業輕輕點頭,但目光離開兩個人,落在兩個人身邊的空位上。

看了好一會兒,蘇業默默轉回頭,跟著隊伍行走。

走了一陣,隊伍停下,樂聲繼續,主持人再度講話,完成開幕式。

羅隆低聲道:“我現在去抽簽,決定接下來我們攻擊什麼魔獸,你們回到座位上看角鬥士們的表演。”

蘇業和其他貴族隊伍回到之前的座位上,主持人又開始吟誦詩歌,吟誦完之後,第一批角鬥士上場,進行角鬥。

在角鬥士戰鬥之前,兩個戰士和兩個魔法師分彆站在觀眾席最內圈的邊緣,也隻有他們四個能站著。

兩個法師胸口佩戴白船航海魔法師徽章,兩個戰士胸前則佩戴星空徽章。

蘇業發現,這些角鬥士和想象中的不同,他們全都如同競技運動員一樣,雖然也是真戰鬥,但有許多限製,比如不能從背後攻擊,不能攻擊對方的頭部,一方武器碎了不能搶攻,要等其助手遞上武器……

對多次參與實戰的蘇業來說,這種戰鬥還差了一點,但是,觀眾們看得熱血沸騰。

每一次角鬥士受傷流血,就會有大量的觀眾歡呼。

蘇業平靜地看比賽,尋找自己能學習的地方。

不多時,第一場決鬥結束。

接著,一些人抬著筐走到觀眾席上,然後從筐裡拿出一些薄殼木球,用力向觀眾席上拋去,許多觀眾用儘全力爭搶。

隻有外圈和中圈的觀眾席上纔有木球灑落。

內圈的觀眾們則看向那些搶木球的觀眾,露出看似和善的微笑。

蘇業第一次看到這個場麵,早就聽說過這種源自羅馬角鬥場的風俗,羅馬的大貴族為了取悅公民,會把寫字的紙莎草放入木球,得到木球的人打開後,在比賽結束能兌換紙莎草上寫的東西。

獎品種類極多,有奴隸,有武器,有食物,有錢幣。

在第二場角鬥表演開始的時候,羅隆苦著臉回來。

“抱歉,我運氣太差。”

羅隆說著,在蘇業和另外三個黑鐵戰士麵前亮出自己抽簽的紙莎草。

“魔甲龜?”卡索納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這可是青銅之王,最強的青銅魔獸之一,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你運氣太好了。”蘇業道。

羅隆無奈道:“魔甲龜數量稀少,運輸麻煩,很少會出現在城邦賽會,但每一次出現,麵對它的隊伍必敗無疑。一會兒的魔獸戰,要在十分鐘內戰勝魔獸,否則就算失敗。魔甲龜本身力大無窮,防禦極強,又會水係魔法,唯一的缺點是在陸地上行動緩慢,可一旦縮進龜殼,黑鐵位階根本奈何不了它們。”

“魔甲龜身上的材料挺值錢,但我聽說哪怕是白銀戰士遇到魔甲龜都懶得出手,不是不愛錢,是太麻煩,一般來說,隻有黃金戰士或法師才能比較輕鬆對付魔甲龜。這次魔獸戰,難了。”卡索納道。

“會不會被針對了?”格洛爾隨口道。

眾人麵色一變,卡索納不悅地看了格洛爾一眼,格洛爾立刻意識到自己失言。

“我相信這次賽會的組織者是公正的,但是,不是冇有意外的可能。”羅隆的聲音有些沉重。

眾人相互看了看,羅隆幾乎是在說,自己的抽簽很可能被人做了手腳。

“不管怎麼說,我們全力以赴,哪怕失敗,也對得起自己的努力!”考伯特低聲道。

“對,我們不能放棄。”卡索納道。

蘇業則一邊翻看魔法書,一邊說著魔甲龜的特性,眾人認真聽。

唸完之後,蘇業總結道:“魔甲龜的優點不多說,防禦太強。他的弱點,就是它能探出來的頭部、四條腿部和尾部。我們隻要斬斷它的頭,就能快速結束戰鬥。”

“魔甲龜的膽子比較小,我怕它往龜殼裡一縮,死活不出來,我們拿它根本冇辦法。”羅隆道。

“我不怕它縮在龜殼裡,我隻怕它使用水係魔法影響我的火係魔法。不過,它要施法,必須露出頭,那麼,這就不難解決。”蘇業胸有成竹道。

“它的頭也十分堅硬,我們要在同一個位置攻擊很多次才能砍掉它的頭。”卡索納道。

羅隆輕輕點頭。

“我的地傲天能解決。”蘇業道。

“地傲天的尖刺骨棒有毒!隻要給刺破它的皮,就有機會在十分鐘內殺死它!”羅隆道。

眾人商量戰術,隻能圍繞著地傲天。

三個黑鐵戰士問了地傲天的力量後,全都半信半疑。

三場角鬥士表演很快結束,觀眾們也過足了癮。

很快,主持人宣佈,城邦賽會正式開始,第一場將是一支隊伍對抗魔獸。

在觀眾們的歡呼聲中,一頭青銅冰狼王緩緩從角鬥場的囚籠裡走出來。

它那巨大的白色身體和冷酷的目光引發觀眾們陣陣驚呼。

接著,第一支貴族隊伍的五個人出場,對冰狼王展開攻擊。

隨著戰鬥的進行,觀眾的呼聲此起彼伏。

結果,這支貴族隊伍實力較差,最終以一人重傷三個人輕傷的代價,在第九分鐘的時候殺死冰狼王。

四個人站在冰狼王的屍體上,主持人高喊這支隊伍的家族名字,引發觀眾熱情的歡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