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坐回座位,繼續一邊觀戰一邊記錄每支隊伍的詳情。

第六場的主帥,是早上在食堂羅隆身邊挑釁的高個貴族,很快,戰鬥結束。

隊伍的五個人被埃及戰俘打成豬頭,全部倒在地上。

在觀眾的起鬨聲中,他們裝作昏迷不醒被抬走,引發更大的嘲笑聲。

羅隆雙手在嘴前合成喇叭,大聲嘲笑。

很快,七支隊伍全部完成俘虜戰,有兩支隊伍戰敗,隻剩五支隊伍。

蘇業看向其他四支隊伍,隻有那支查爾德帶領的四國聯軍和格爾納的隊伍保持完整。

格爾納示意裁判,放棄後麵的比賽。

隊伍隻剩四支。

羅隆前去抽簽。

這一次,羅隆興高采烈回來,舉著紙莎草道:“不是貝恩斯家族的雜種隊。”

不一會兒,主持人宣佈,羅隆隊伍和貝恩斯隊伍的兩個對手,都放棄比賽,並笑著稱,放棄的兩支隊伍本來都以為能抽到對方,結果,抽到了最不幸的結果。

隨後,主持人宣佈,剩下的兩支隊伍休息半個小時,半個小時後,進行冠軍隊伍爭奪戰。

“真是幸運。”羅隆笑著道。

三個黑鐵戰士點點頭。

“我們再研究一下那五個人。”蘇業拿出魔法書。

“好!”

四個人如同聽到將軍命令的小兵一樣,圍在一起低聲討論。

三個黑鐵戰士經驗豐富,不斷提出各種可能,讓蘇業連連點頭,一一記錄。

“時間到!”主持人的聲音在全場炸響。

“大家都已經等不急了,我也不多說廢話,下麵有請貝恩斯家族和羅隆家族上場!觀眾們,現在高聲喊出你們支援的隊伍的名字,大聲喊!”主持人激情地喊道。

“貝恩斯家族!”

“貝恩斯家族!”

最先有人喊貝恩斯家族,許多人也附和著喊叫。

羅隆無奈道:“不愧是英雄家族。”

羅隆話音剛落,更多人也開始喊叫。

“羅隆家族!”

“羅隆家族!”

喊羅隆家族的聲音徹底壓過貝恩斯家族。

羅隆詫異地看著觀眾席,臉上浮現淡淡的感激之色,以及濃濃的驕傲之色。

蘇業拍拍羅隆的肩膀。

“民眾不會因你們祖先位階的差距偏向他們,隻會為喜歡的勝利者而呼喊。”蘇業道。

羅隆身體微微一顫,重重點頭。

“我好像有點明白你昨天問我的話,榮耀來自何處,可還是有些地方捉摸不透。”

“一直想,一直想,一定能明白。”蘇業道。

“好!”羅隆抬起頭,眼中滿是喜悅。

蘇業的目光卻漸漸暗淡。

之前,雷克也是這種眼神。

那是已經與過去分開、對新的美好的憧憬。

可惜,雷克冇有機會了。

兩支隊伍緩緩向前走,最後在相距百米的地方站定。

太陽即將落山,角鬥場巨牆遮擋西邊的陽光,半個角鬥場彷彿被黑影吞噬。

黑影與陽光的交界處,彷彿成為角鬥場獨有的晨昏線,把角鬥場一切為二。

半神露台下,雅典娜雕像恰好立於光暗交界處。

龍首露台與裡麵的帕洛絲,同樣巧合地被光暗交界線平分。

黑白之間,少女的容顏宛若同時擁有黑夜的神秘與白晝的光輝。

蘇業抬起頭,望向半神露台。

帕洛絲正盯著這裡。

帕洛絲臉上浮現細細的猶豫,過了好一會兒,向蘇業舉起小拳頭,輕輕揮了揮。

蘇業點了一下頭,擠出極淺的笑容。

觀眾席上,極少數人驚訝地看著蘇業和帕洛絲。

少數年輕貴族變了臉,低聲吩咐身邊的人查清兩個人的關係。

一些大貴族陷入沉思。

蘇業仔細看向對麵的隊伍,愣了一下,低聲道:“羅隆,對麵的木乃伊換成了埃及法師!”

“什麼?”羅隆急忙仔細看去。

“城邦賽會可以換人?”蘇業問。

“有特殊情況可以,但需要經過我們的同意。”羅隆立刻舉手示意裁判。

裁判走過來,問:“有什麼事嗎?”

“對麵換人了!”羅隆道。

裁判看了對麵一眼,笑道:“這是對方的戰術,那個木乃伊戰士,是埃及法師的傀儡。因為一次隻能上一個,所以一直是傀儡出戰。今天換下傀儡,法師本人出戰。”

蘇業與羅隆相視一眼,麵色凝重。

裁判走到兩支隊伍中間,將白毛巾高高地拋出。

“到底是羅隆家族勇奪第一,還是貝恩斯家族更勝一籌?冠軍家族爭奪戰,開始!”主持人的聲音在天空迴盪。

雅典城的居民發出興奮的喊叫,沙啞的聲音此起彼伏。

對麵的貴族青年查爾德將食指橫在脖子前,輕輕一劃,露出殘忍的笑容。

角鬥場的黑影宛如巨口的大嘴,徹底吞下兩支隊伍。

蘇業第一時間唸誦咒語。

“召喚學徒仆從。”

地傲天再次出現,看了看周圍,最後望向前方。

蘇業依次為所有隊友和自己施加防護法術。

羅隆低聲問:“我們向前還是等他們進攻?”

蘇業望向前方,對麵的隊伍一動不動,但是,那個埃及法師卻在唸唸有詞。

“搶先出擊,避免任何意外!”蘇業沉聲道。

“走!”

三隻火焰地精打前鋒,五個人跟在後麵小跑,快速前衝。

貝恩斯家族的人臉上的表情浮現細微的變化,他們全都看了一眼那個埃及法師。

“小心那個埃及法師,對方可能在施法,儘量打斷他!”蘇業道。

“我們把備用的長矛投過去!”

“考伯特,你力氣最大,靠近後,把火焰地精扔過去!”蘇業道。

“冇問題!”考伯特道。

羅隆猶豫一下,看了一眼站在角鬥場邊緣負責保護的聖域法師和聖域戰士。

雙方越來越近,突然,對麵的查爾德臉上浮現怪異的笑容。

就見他身後的黑袍埃及法師伸手指向蘇業。

一個漆黑的魔法陣浮現,密密麻麻的魔法紋路閃爍。

埃及法師的右臂從指尖開始,皮膚消散,血肉乾枯,轉化為枯骨,直至肩膀。

蘇業眉頭皺起,突然,頭顱彷彿被巨錘擊中,猛地後仰,同時發出痛苦的叫聲。

“怎麼了!”羅隆第一時間出手,扶住蘇業。

另外三個黑鐵戰士急忙停下,麵朝外護住蘇業與羅隆。

三個火焰地精突然抱著頭慘叫起來,地傲天一邊捂著腦袋大喊,一邊後退。

羅隆驚恐地看著蘇業,隻見蘇業死死咬著牙,細密的汗水從額頭上冒出,麵色煞白。

“難道是詛咒?”老兵格洛爾驚道。

一秒、兩秒、三秒……

突然,對麵的隊伍中響起慘叫。

羅隆望去,就見那個埃及法師雙手抱頭,細細的血絲從眼中冒出,身體跌跌撞撞向後倒去,最後摔在地上,身體抽搐。

蘇業緩緩睜開眼,滿麵疲色,深吸一口氣,眉頭緊緊皺著。

“怎麼樣了?”羅隆關切地問。

“好多了。應該是一種精神攻擊,不過對方冇想到我的精神體比他強大,讓他遭到反噬。”蘇業慢慢深呼吸,緩解所剩不多的疼痛。

羅隆罵道:“貝恩斯家族真陰險,這一定是動用了什麼秘術,如果換成彆人,已經死了!”

蘇業側頭望向半神露台。

帕洛絲的雙手緊緊握著,小臉微白,湛藍的眸子泛起陣陣波瀾。

蘇業向她點了點頭。

帕洛絲長長鬆了口氣,小拳頭緩緩鬆開。

一直關注兩個人的年輕貴族麵色鐵青。

觀眾議論紛紛,主持人適當地出來解釋道:“這應該是埃及的精神攻擊秘術,羅隆家族的法師撐了過去,而施術者已經遭遇不測。”

“卑鄙的埃及人!”

“卑劣的黑魔法師!”

“希臘人加油!”

“羅隆家族加油!”

憤怒的雅典民眾大叫,為蘇業等人助威。

之前為貝恩斯加油的人閉著嘴。

“還能戰鬥嗎?”羅隆問。

“有點小影響,但冇什麼。”蘇業道。

隨後,羅隆臉上浮現尷尬之色,低聲道:“你彆殺查爾德,我跟他的家族已經勢同水火,如果殺了他,我們家族會遭到毀滅性的打擊。他畢竟是英雄家族的嫡子,是第四順位繼承人。”

“你害怕了?”蘇業一邊揉著太陽穴一邊問。

“不甘心,但確實怕了。”羅隆無奈道。

“看來,你並不在乎家族的榮耀,至少冇有你自己認為的那麼在乎。”蘇業不客氣地道。

羅隆愣了一下,低下頭,麵露羞愧之色。

蘇業拍拍他的肩膀,道:“沒關係,這個忙我會幫,我儘量不殺他。就如同,你在紙花穀,也冇有收我的兩千金雄鷹。”

“謝謝你。”羅隆感激道。

“他們不過來,咱們過去!”蘇業一整衣袍,向前走。

三個火焰地精晃了晃頭,轉頭看著蘇業。

蘇業點點頭,兩個小火焰地精立刻忘了剛纔的事,興高采烈打前鋒。

地傲天滿麵怒色,對著兩個小地精的屁股一人踢了一腳。

“嘰嘰咕咕!”

兩個小地精立刻蔫了。

地傲天扛著尖刺骨棒,一邊走,一邊用冰冷的目光盯著前方的人,握得棒柄咯咯作響。

“嘰嘰咕咕!”地傲天大吼。

“嘰嘰咕咕!”兩個小火焰地精全身冒出火焰,憤怒地向前衝。

“擋住他們!”查爾德嚇得急忙後退。

場外負責安全的聖域戰士與聖域法師相視一眼,輕輕點頭,做好準備。

一個聖域戰士右手中出現高級阻燃劑。

“彆炸到查爾德。”羅隆急忙提醒。

“嗯。”蘇業隨口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