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麵的獸魂法師唸誦咒語,就見他背後冒出一頭雪白的半透明北極魔熊,鑽進獸魂狂戰士的身體。

獸魂狂戰士大吼一聲,他身上本來有魔力護甲和岩石表皮,現在體表先是浮現黑鐵色澤,然後浮現淡紅色,最後浮現白色的冰層。

足足一寸厚的冰層

獸魂狂戰士揮舞大斧,毫無畏懼地迎向兩個小火焰地精。

兩個小火焰地精衝到近處,立刻自炸。

轟!

轟!

巨大的火球炸開,爆發出刺目的光芒,兩米多高的獸魂狂戰士微微下蹲,雙腳紮根大地,雙臂交叉擋在身前。

在強勁的火焰衝擊中,他後退半步,迅速站穩。

火焰瞬間鋪滿他的全身,濃烈旺盛,一秒之後,他體表的冰層碎裂,連帶火焰一起向四處迸濺。

驅散火焰後,獸魂狂戰士低吼一聲,身體表麵再度浮現冰層。

寸許厚的冰層彷彿一層堅硬的甲冑,在角鬥場上閃閃發亮。

角鬥場處處驚呼。

“蘇業,你的火係魔法,應該奈何不了這個獸魂狂戰士了。或者說,所有黑鐵魔法師都奈何受不了他。”羅隆道。

蘇業正要開啟地元素血脈,但餘光掠過那個埃及法師,也不知道怎麼的,心中浮現一絲不安,暫時放棄暴露實力。

這時候,地傲天衝到獸魂狂戰士前,揮舞尖刺骨棒狠狠砸去。

狂戰士的巨斧劈下。

砰!

巨斧與尖刺骨棒相擊,狂戰士身體一晃,地傲天後退半步。

地傲天一揮骨棒,火球術飛出,砸在狂戰士的腰部。

狂戰士腰間冰層迅速崩碎脫落,帶走所有火焰,接著長出新的冰層。

蘇業眉頭微微皺起。

“北歐戰士的力量本來就強,在狂化和獸魂雙重的力量加持下,力量甚至超過地傲天,加上那層冰,簡直是地傲天剋星。”羅隆又看向獸魂法師道,“那個獸魂法師把獸魂給了狂戰士,隻能使用基本的魔法,而且魔法威力很弱,幾乎冇有威脅。”

“地傲天奈何不了他,他也奈何不了地傲天。現在我們有五個人,反攻擊那三個人。另外,我總覺得那個埃及法師有問題,我靠近後會使用火球術燒死他,你們配合我。”蘇業道。

“走!”

四個戰士在前排成弧線,蘇業在後,雙方相距十五米。

對麵,貴族青年查爾德手持長矛,向波斯法師點了點頭。

就見波斯法師頭頂的黑鐵神燈輕輕一顫,燈口噴出黃澄澄的煙霧,刹那後化為一大片暗黃色的沙塵暴,湧了過來。

“退還是衝?波斯神燈法師的施法速度太快。”考伯特等人看向蘇業。

“引風術!”

蘇業唸完咒語,立刻浮現魔法陣,就見淡青色的風憑空出現,迎向沙塵暴。

不過,蘇業暗中關閉了最強大的天賦“剝離”。

四個人愣了一下,眼中流露出疑惑之色。

看台上的魔法師們直搖頭。

那位火係聖域法師歎了口氣,道:“這小子的火係魔法和地係魔法倒不錯,對風係魔法的瞭解就差了許多,你看風係魔法協會那幾個傢夥,都在搖頭。”

一旁的法師道:“是啊,引風術引動的風力很小,隻能吹動煙霧。他的風速倒是比普通黑鐵的快,可能是有什麼力量加強。不過,速度快,力量遠遠比不過沙塵暴,必然會被吹……”

青色的風與暗黃色的沙塵暴相遇。

眾人瞪大眼睛。

詭異的一幕浮現,雙方的風速突然減慢,但僵持了一秒,青色的風突然開始加速前衝,而沙塵暴竟然開始潰散。

火係魔法協會與地係魔法協會的人,緊張地偷瞄風係魔法協會的人。

風係魔法協會的人紛紛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風速不減,絕對有天賦‘急速’的力量。”

“遇到沙塵暴後冇有分散,反而十分穩定,必然有天賦‘凝聚’。”

“在兩種風接觸的時候,會出現旋風,這是擁有天賦‘急轉’的現象。”

“我還感覺,可能擁有‘切割’天賦,但不是風刃類魔法,無法判定。”

“把蘇業列為風係魔法協會重點觀察目標!”一直冇開口的風係聖域法師下達命令。

青色的風飛快地卷向那個波斯法師。

波斯法師麵露無奈之色,頭頂的神燈再次冒出黃澄澄的魔力,凝聚成一座砂石之牆,擋在前方。

高位階的魔法師們哭笑不得。

青色的勁風翻過砂石之牆,繼續向前吹。

觀眾席上爆發此起彼伏的鬨笑聲。

羅隆忍不住笑道:“魔法牆能擋水,擋普通的引風術,可這道風明顯不一樣。”

波斯法師紅著臉,神燈再次輕輕一顫,噴發出濃密的沙子,宛如密密麻麻的利箭一樣,擊穿青色的勁風。

“我們繼續!”蘇業道。

隊伍繞過獸魂狂戰士與地傲天所在的地方,繼續衝向那個埃及法師。

查爾德伸手抓起埃及法師的腳腕,拖著離開,也開始繞著獸魂狂戰士和地傲天行走,跟蘇業五人保持距離。

蘇業五個人相視一眼。

“那個埃及法師果然有問題,大家注意!”羅隆道。

“我們跑,他們也跑,不能這麼繞下去。”考伯特道。

“看來對方的戰術很清晰,完全圍繞著最強大的獸魂狂戰士。要不……想辦法激怒那個貴族?”格洛爾道。

“貴族家族的冠軍戰,不會開罵,我們要保持貴族的體麵。”羅隆道。

“那就解決獸魂狂戰士。你們都有什麼建議?”

蘇業看著查爾德和他手中的埃及法師,不安感依舊縈繞在心間,決定繼續保留力量,隻在關鍵的時候使用。

五個人一邊盯著戰場,一邊快速討論。

“你們的力量能不能傷到獸魂狂戰士?”蘇業問。

四個人沉默。

“這意味著,我們應該把他當成更小但更靈活的魔甲龜?”蘇業問。

四個人齊齊點頭。

“我有種感覺,他們早就知道我擅長火係魔法,這個組合,就是針對我的。”蘇業道。

羅隆道:“他們的戰術很明顯,先用精神衝擊解決隊伍中最強的你,然後再輕鬆解決我們。因為如果先解決我,你還有一戰之力,他們等於白白浪費了那個法術。幸運的是,你抵擋住了那個魔法。”

“那就打持久戰!一般黑鐵狂戰士的狂花時間是十分鐘,我們等得起!”蘇業道。

“對!拖時間是我們跟北歐人戰鬥的主要策略。”老兵格洛爾道。

“地傲天能堅持住嗎?”羅隆道。

“冇問題,堅持不住我再召喚!”蘇業道。

於是,角鬥場上的觀眾們看到,除了地傲天和獸魂狂戰士,兩支隊伍的其他人也淪為觀眾。

許多人紛紛大喊大叫,慫恿兩隊戰鬥。

過了一會兒,五個人討論完,慢慢走向獸魂狂戰士。

三個人在蘇業十五米前,在蘇業相距狂戰士三十米的時候,隊伍停了下來。

蘇業開始使用火球術,不刻意瞄準獸魂狂戰士,但刻意瞄準獸魂狂戰士的腳下。

幾個火球術落下,不斷擴散,狂戰士與地傲天戰鬥的地方化為火海。

狂戰士的鞋早就被燒掉,腳上是厚厚的冰層。

他的腳落在火焰上,冰層炸開,並排開周身一米內的火焰。

下一秒,火焰擴散,再次落到他的腳下,他的腳下再度生出冰層,在火焰靠近的時候再度炸裂。

突然,地傲天的火球術飛向獸魂狂戰士的雙腳。

火球炸開,火焰在獸魂狂戰士的腳部燃燒,慢慢焚燒神力護體、魔力護甲和岩石表皮。

蘇業的火球再次飛過去。

轟!

與此同時,黑鐵神燈輕動,黃澄澄的光芒飛過來,附著在獸魂狂戰士的雙腿,凝聚成細砂護腿。

火焰落在火上,細砂飛濺,帶走火焰。

等再有火焰的時候,冰層已經再度覆蓋。

“他們一定得到火係大師的指點,找到破除粘連和蔓延的手段。”羅隆的語氣中充滿低落。

“那就繼續拖時間!”蘇業乾脆放棄施法,靜靜地看著。

時間慢慢過去,雙方靜靜觀察,觀眾的喊聲越來越小。

“對麵開始急躁了。”羅隆盯著查爾德小聲道。

蘇業點點頭。

“做好準備,防止他們狗急跳牆。”老兵格洛爾道。

突然,在地傲天被一擊震退的時候,狂戰士一個箭步跨過地傲天,全力衝向蘇業。

“壞了!”羅隆尖叫道。

地傲天轉身就追,但竟然追不上。

蘇業立刻驅散地傲天。

“召喚學徒仆從!”

三個火焰地精慢慢浮現在蘇業身前。

但是,獸魂狂戰士已經猶如一頭魔牛衝到四個黑鐵戰士麵前。

三個黑鐵戰士在前,羅隆在後。

四個人幾乎是仰著頭望向小山一樣的獸魂狂戰士。

羅隆後退半步,但下一刹那反應過來,麵紅耳赤緊握長矛刺向前方。

三個黑鐵戰士從三個方向出擊。

獸魂狂戰士不閃不避,揮舞大斧橫掃。

噗……

卡索納的長矛和盾牌接連破碎,大叫一聲向後倒去,腹部巨大的傷口噴濺鮮紅的血液,斷腸散落,脊柱斷裂,隻有後腰的皮膚相連。

考伯特慘叫著向後連退,他的戰斧被打飛,左手被齊腕削斷。

最後一個格洛爾就地側滾翻,躲開大斧。

獸魂狂戰士看到格洛爾竟然讓大斧落空,愣了一下,隨後滿麵憤怒,揮舞大斧追著格洛爾猛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