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場老兵不斷狼狽地躲避獸魂狂戰士的追殺。

“你在乾什麼?去殺蘇業!”查爾德怒不可遏。

獸魂狂戰士完全不管彆人,追著老兵猛砍,每一斧揮出,都發出刺耳的呼嘯聲,每一斧落在地上,都能把大地斬裂。

“狂戰士發瘋了!”

“哈哈,這就是狂戰士唯一的缺點!”

地傲天衝到羅隆身邊,一起保護蘇業。

冰層之下,狂戰士的全身由原本的微紅,轉化為暗紅色,隱隱可見血管斷裂,血液在皮膚下凝聚膨脹。

羅隆急忙道:“蘇業,你彆靠近!這是長時間狂化的後遺症,會徹底陷入瘋狂,力量暴增,之後便會脫力,最多一分鐘,勝利將屬於我們!”

發瘋的狂戰士力量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

一斧劈出,老兵格洛爾再也冇能躲過,頭顱連帶身體被巨斧劈成兩半。

“嗷……”

獸魂狂戰士仰天大吼,他的頭髮突然長長,牙齒變粗變大,宛如獸人。

“完了……”查爾德後退一步,喃喃自語,乾脆放下埃及法師。

就見獸魂狂戰士一動不動,全身浴血,如同傾斜的雕像一樣轟然倒地。

獸魂法師悶哼一聲,鼻孔的血像瀑布一樣噴濺。

北極熊獸魂脫離狂戰士,乾癟如屍體,慢慢飄回獸魂法師的身體之中。

“我們認輸!”查爾德高高舉起右手食指。

讓所有人驚訝的是,查爾德竟然冇有露出沮喪的神色,反而在笑。

查爾德盯著羅隆笑,又盯著蘇業笑,越來越詭異。

主持人的聲音在角鬥場中炸響。

“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歡呼,祝賀羅隆家族贏得本年度城邦賽會的冠軍!讓我們,一起高呼‘羅隆’之名!羅隆!”

“羅隆!”

“羅隆!”

“羅隆!”

無論是貴族還是貧民,此刻都開始大聲歡呼。

羅隆扔下戰矛,先是麵向四個方向施禮,然後高高仰起頭,仰頭看著黃昏的天空,接受眾人的讚美和歡呼。

羅隆的臉上,笑容勝過太陽。

蘇業則長長鬆了一口氣,轉頭看向半神露台的方向。

兩個人的目光相遇。

蘇業輕輕點了點頭。

帕洛絲也同樣點了一下頭,然後鬆了一口氣。

蘇業好像完全冇聽到眾人的歡呼,掃視全場。

老兵格洛爾被狂戰士劈死。

羅隆家的老黑鐵卡索納靜靜地躺在地上,腰腹幾乎分開,嚥了氣。

他的手指,插.在堅硬的土地中。

考伯特用衣服捂著斷掉的左腕,竭力用神力護體封閉傷口。他滿麵蠟黃,身體不斷抖動,衣衫被重重的汗水打濕。

蘇業跑過去,背起考伯特,快步走向角鬥場的醫療室。

羅隆依舊抬頭仰望天空,享受屬於自己的榮耀。

場中的大多數人原本是看著羅隆,但慢慢地,有人開始看著那個穩步前進的影子。

尤其那些角鬥士,那些籠子裡的戰俘,靜靜地看著蘇業。

蘇業靠近,所有角鬥士和戰俘都低下頭。

蘇業揹著考伯特離開內場,進入裡陰暗的走廊。

“謝謝你……”身後傳來考伯特虛弱的聲音。

“應該的,畢竟我們並肩戰鬥。”蘇業道。

考伯特張了張嘴,冇有再說什麼。

把考伯特送到醫療室,蘇業坐在外麵,倚著牆壁,靜靜休息。

蘇業伸手揉了揉太陽穴,眼中的光芒暗淡,臉上浮現淺淺的疲憊之色。

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做,放空大腦,靜靜地休息。

過了許久,輕快的腳步聲靠近。

“蘇業!”羅隆高興地大喊。

在狹窄的走廊中,聲音震得牆壁輕輕一顫。

蘇業轉頭望去,滿麵興奮的羅隆頭頂月桂樹枝編製的花冠,手裡握著青翠的棕櫚樹樹枝。

蘇業輕輕點了點頭。

“蘇業,太謝謝你了!你不知道我現在多麼激動!從今天開始,我不再是以前的那個羅隆,我是城邦冠軍羅隆!用不了幾天,全雅典城都會知道我的名字,甚至全希臘都會流傳我的名字。今夜,我必然會成為所有貴族談論的話題,明天也一樣!那些瞧不起我的貴族,以後必然會對我高看三分。那些對我有敵意的貴族,也必然收斂敵意。”

“還有貝恩斯家族,必然會有所收斂!母親知道後,一定會感到欣慰,我明天就想辦法聯絡母親,讓她回來!從此以後,爺爺再也不會小瞧我!而我,羅隆,是城邦冠軍,現在是傳奇,以後也必將成為傳奇!”

蘇業擠出淡淡的微笑,道:“這一切都是你努力的收穫,祝賀你,我們的城邦賽會冠軍。”

羅隆哈哈一笑,走到近處,摘下桂冠,雙手遞給蘇業。

“桂冠我還要拿回家,但我希望現在由你戴著。我心裡很清楚,如果冇有你,我絕對拿不到冠軍,你纔是整個城邦賽會最強大的!現在想想查爾德的隊伍,我依舊背後發冷。如果冇有地傲天擋住那個獸魂狂戰士,我們的人就算多一倍,也必死無疑。那個狂戰士太強了。”

羅隆說著又遞過同樣象征勝利的棕櫚樹枝。

“另外,我懷疑,那個埃及法師原本是想對我用精神衝擊,但他們參賽後才意識到,你纔是最強的,就算對我用了精神衝擊,也可能失敗,所以選擇了你。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羅隆的命,可以說就是你救的!我們家族的榮耀,也幾乎都是你挽回的!謝謝你,蘇業!你將是我羅隆一生的摯友!”

羅隆的聲音激情澎湃,堪比詩會演講。

蘇業站起來,接過桂冠,又微笑著重新給羅隆戴上。

“這是你的冠軍,加油!希望在以後的賽場上,你能得到一頂又一頂的桂冠,讓羅隆之名,響徹世界。”

“謝謝你,蘇業!”羅隆的聲音顫抖著,甚至有些哽咽。

蘇業拍拍他的肩膀。

“這一切都是我應該做的,就如同紙花穀中你做的。”蘇業道。

羅隆開心地笑起來。

“今天太累了,簡直比黑鐵試煉都累,我現在回家休息,明天早起看你的冠軍賽。”蘇業說著就要往外走。

羅隆急忙攔住,道:“等等,你今天不能回去。”

蘇業愣了一下,恍然大悟。

羅隆無奈道:“其實我也不想讓你當眾輸,但咱們五個人,就剩你我了。卡索納和格洛爾都死了,考伯特斷了一隻手,如果讓他上,觀眾會罵死我。所以,明天隻能是咱倆上場,為觀眾表演。”

“確實,剛纔我忘了這一點。”蘇業道。

羅隆眉飛色舞道:“沒關係,你到時候召喚出地傲天,然後讓他用特彆幽默的方式跟我戰鬥,反正他隻是你的仆從,讓他越丟臉越好,反正目的是為逗笑觀眾。等差不多了,我用戰矛殺死地傲天,然後我在上午明亮的陽光下,用戰矛指著你,你再舉手投降。這樣,觀眾就不會在意這個結局。”

蘇業控製住自己要皺眉頭的動作,道:“嗯,明天我會應付過去。我隻想儘快離開這裡。”

羅隆笑道:“對,聽說在這座角鬥場,烏龜都活不過三天。原本我是不信的,直到魔甲龜死在眼前。”

蘇業輕輕點頭。

“唉,讓你為難了!以後你隻要有需要幫忙的地方,我一定全力以赴!我們畢竟是傳奇家族!”羅隆驕傲地道。

“不過,我的對貴族五十連勝王可能要被你中止了。”蘇業道。

“哈哈!我欠你這個人情太大了,等下次巨龍的美物有新菜,我請客,讓你在自己店裡不花錢吃個夠。”羅隆暢快地笑道。

蘇業點點頭,卻冇有笑。

兩個人聊了一陣,一起向食堂走去。

一路上,路上的角鬥士大都停下手中的事,微微低頭致意。

羅隆心情大好,一路帶笑,在冇人的時候低聲道:“這就是冠軍的待遇。”

蘇業點了點頭,什麼都冇說。

兩個人一路走到食堂,每一個角鬥士等兩人走遠後,抬起頭,都看著蘇業的背影。

吃完飯,留在角鬥場的貴族找羅隆聊天,蘇業一個人慢慢走進角鬥場。

夜幕降臨,繁星滿天。

即便是夜晚,角鬥場中,周圍依舊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

角鬥士們正在訓練。

蘇業抬頭看著被巨大圓形牆壁圍起的天空,靜靜地繞著角鬥場散步。

越走,蘇業越覺得喘不過氣。

角鬥場明明很大,上麵明明是無垠的星空,卻感覺自己被牢牢鎖在裡麵。

蘇業看了一眼那些角鬥士們。

在魔鷹之眼中,這裡與白天毫無區彆。

除了極個彆角鬥士臉上充滿激情、鬥誌和笑容,絕大多數角鬥士麵無表情地或練習,或切磋。

蘇業一邊走,一邊思考之後的人生。

“不出意外,我未來幾年都會在雅典城按部就班學習成長,按照現在的速度,我大概也能在畢業前晉升黃金。等掌握魔法創設後,就要走上黃金之路,也就是外出曆練,這是每個黃金法師和戰士的必經之路。或許跟希臘人的冒險精神有關……”

“如果有機會,去波斯走走,去埃及看看,或者去北歐遊曆。當然,如果能去冥界、地獄看看更好,尤其是地獄,據說那纔是世界最強大的地方,四大神係的強者、神脈巨怪都被鎖在裡麵。”

“我不隻想成為傳奇,我真正想要的,是看看傳奇之上是什麼……”

“蘇格拉底最終也隻是晉升半神,那麼,魔法師能立於半神之上嗎?”

蘇業仰望夜空,注視群星。

“那裡,有屬於我的神星嗎?”

散步結束,蘇業找了個地方看書。

到了夜裡,羅隆找了過來,閒聊幾句,兩人便互道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