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繼續看魔法書,學習位麵知識,臨近晚上十點,纔回到充滿異味的角鬥士房間。

看了看牆角的馬桶,房間的異味似乎比中午更重。

短暫的冥想之後,蘇業躺在床上。

躺了一會兒,感到不踏實,放出地傲天和兩個小地精警戒,這才安然入睡。

不知過了多久,蘇業慢慢睜開眼,發現自己回到巨人丘陵。

巨人丘陵之中,香氣四溢,漫天飛花。

置身無比美麗的世界,蘇業抬頭四望,卻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也不知過了多久,所有的花朵突然變成黑色,但是,依舊芬芳。

蘇業詫異地伸手去抓黑色的花瓣。

突然,巨人丘陵一片漆黑,化為一座巨獸,張口咬來。

與此同時,三個火焰地精出現在黑暗之中,大喊大叫。

蘇業嚇得連連後退,拚命施法,但乾張嘴冇聲音,越是使不出魔法,越是焦急……

蘇業猛地睜開眼,眼前一片昏暗,隨後慢慢清晰。

這一刻,蘇業頭腦發木,身體痠軟,意識到剛纔做了噩夢。

鼻間的香氣還在。

蘇業抽了抽鼻子,麵色微變。

充滿異味的房間怎麼可能有香氣,難道還在夢中?

蘇業急忙坐起,仔細檢視周圍,是角鬥士的房間,不是做夢!

地傲天呢?

突然,蘇業站起來,望向門口的地麵。

鐵柱柵欄下,一個黑色的小木盒放在那裡,木盒外麵是藍色的魔法紋路,木盒裡麵空空如也。

氣味極可能是從那裡散發出來的。

蘇業全身僵硬,憋著氣,本能地推門向外逃。

門紋絲不動。

靠近柵欄一看,門在外麵被鎖上。

隨後,蘇業發覺身體痠軟,根本無法破壞這道大門。

“地傲天一定能砸碎大門。”

“召喚學徒仆從!”

咒語正常,但魔法陣中的魔力流速極為緩慢,明明能很快使用的法術,過了足足五秒才完成。

魔法陣是完成了,魔力卻無法湧出,無法形成完整的魔法。

施法失敗。

“魔力能流動,但無法施法,這是位於禁魔領域的現象。但為什麼魔力流動這麼慢,不對……”

蘇業重新檢查自己的身體和魔力,自己有中魔毒的症狀!

“這香氣是魔毒!”

蘇業繼續憋氣,把被子撕開,用布死死包住木盒,然後拿起伸出柵欄,用力扔遠。

隨後,從廢墟空間裡拿出準備好的棉布口罩戴好。

不能使用引風術,隻能從廢墟空間取出硬板,瘋狂扇風,把所有香氣都扇走。

最後憋得滿臉通紅,蘇業才急促呼吸。

房間的香氣所剩無幾。

蘇業站在門口大喊。

“有人嗎!”蘇業衝著外麵大喊。

蘇業側耳傾聽。

冇有人迴應,甚至連發出去的聲音都冇有基本的迴音。

“這裡的聲音被隔絕了!”

蘇業心裡想著,立刻打開魔法書,第一時間給尼德恩老師發魔法信求助。

但是,顯示無法發送。

如墜冰窟。

有一些信件顯示未讀,蘇業冇時間看。

試著使用空間之戒。

冇有迴應。

空間之戒和所有魔法器一樣,都被禁魔領域隔絕。

廢墟空間還能用!

“魔毒……魔毒……”

蘇業突然愣住,眼中流露出濃濃的哀色,在哀色之後,藏著無比複雜的情緒。

無數的情緒交織在一起,彷彿把蘇業的雙眼染成烏黑。

蘇業手中,出現一個小瓶子。

拇指大小,瓶子透明,裡麵是黑色的液體。

在黑色液體的底部,有細小的透明顆粒沉澱物。

高級解毒劑。

看著高級解毒劑,無數事情在腦海中串聯起來。

蘇業眼中悲色更濃,打開瓶蓋,一口倒入口中。

苦澀辛辣在口腔中綻放,蘇業忍不住輕輕乾咳。

眼中的哀色更濃。

死死咬著牙,死死咬著。

蘇業看了一眼柵欄外,眼中流露出奇怪的神色。

不是絕望,不是憤怒,不是恐懼,不是憎恨。

是失望。

“或許,是我想多了……”

蘇業低下頭,手中出現第二瓶解毒劑,仰頭喝下,並晃了晃,不浪費一滴。

這是雷克送給自己的。

是他從魔藥社社長那裡要來的。

是多給自己的。

蘇業神情恍惚,那天清晨的陽光照進心底,雷克根根直立如黑針的頭髮映入眼中,半開玩笑的話在耳邊迴盪。

“本來給每個同桌都準備了一瓶,你比其他同學能惹事,所以給你準備了兩瓶。”

“算了,我再給你一瓶吧,我總感覺你會比我們都倒黴。”

雷克的目光清澈,勝過晴空。

蘇業咬著牙,強忍發酸的鼻子,揮拳砸向牆壁。

砰!

劇烈的疼痛從手上傳來。

蘇業冇有叫喊,眼中晶瑩閃爍。

“我不會那麼倒黴,我一定能活著走出這裡。”蘇業突然咬著牙笑起來。

“因為,我有你的高級解毒劑!”

蘇業一揮手,一個個灰色陶罐出現在地麵,每一個陶罐中,都盛滿溫熱的羊奶。

隨後,一個裝滿雞蛋的褐色木桶出現,接著是兩個大黑陶碗。

蘇業開始打雞蛋,把雞蛋清和雞蛋黃分開。

打了滿滿一大碗的雞蛋清,然後用餐叉打散。

最後,取出一些魔牛血。

蘇業開始冥想,感知自己的身體和魔力,覺察到高級解毒劑已經起到一定作用,但是效力在衰減。

“我不清楚這些魔毒到底是什麼成分,而在魔法界,除了服用針對性的藥草和解毒劑,冇有辦法解除魔毒。但是,我不能隻靠解毒劑,雖然奶類、蛋清和血液主要是針對部分食物中毒和金屬中毒,但試一試總不會錯,而且進行簡單的導瀉也應該能加快排毒。死馬當活馬醫!”

“等這兩支高級解毒藥劑的藥效過去,就開始吃東西導瀉,然後服用大量普通解毒劑,最後再服用剩下的那支高級解毒劑。”

不一會兒,蘇業開始大口大口喝羊奶,然後吞食蛋清和血液。

每過一會兒,蘇業就通過冥想觀察身體,結果發現這些東西確實有效!

於是,繼續喝大量含蛋白質的東西,同時不斷導瀉。

為了避免失水過度,特彆調製糖鹽水喝,廢墟空間原料齊全。

不多時,房間的臭味完全蓋住香氣。

折騰好一陣,蘇業拿出廢墟空間備用的普通解毒劑,一瓶接一瓶喝著,達到危險劑量便停止。

等解毒劑的藥效過去,蘇業再次喝羊奶、蛋清和血液排毒。

最後,蘇業拿出雷克給自己的第三支解毒劑。

蘇業捏著拇指大小的解毒劑放在眼前,腦海中浮現與雷克相識的一幕幕,張開嘴,喝光。

“你們隻想讓我死在角鬥場上,不會在這裡殺死我,這就是我的一線生機!而且,我擁有三種血脈力量,擁有多戰體天賦,也能夠大幅度對抗魔毒!”

蘇業立刻進入廢墟空間,獻祭所有可獻祭的物品,可惜,冇有抵抗毒性的天賦,但全都選擇了戰體和木係類天賦。

魔法界研究,木係類天賦能輕微抵抗毒素,因為毒在魔法中屬於木係力量。

與此同時,遠處羅隆的房間。

“嗯?誰啊?”

羅隆迷迷糊糊睜開眼,看到一個手提魔法燈的人影。

“少爺,是我,特納。”

羅隆愣了好一會兒,才緩緩坐起,正要開口,發現門口站著另一個熟悉的人影。

羅隆急忙起身。

“利奧博閣下。”羅隆說完,疑惑地看著爺爺。

魔法燈光很亮,但房間很暗,以至於羅隆看不清爺爺的麵容。

利奧博看向老特納。

“你去外麵守著。”

“是,老爺。”老特納將魔法燈放在原地,走出房間。

“聽說,你又向一個平民低頭了?”利奧博站在門口問。

“我冇有!”一股怒火直衝羅隆頭頂。

“那為什麼他冇有向你低頭?”利奧博問。

“他是我朋友,雷克不是!”羅隆怒道。

“他是平民。”利奧博的語氣永遠平靜,他的麵部永遠像泥塑石雕,堅硬得刺眼。

“他救了我的命,幫羅隆家族帶來榮耀!”羅隆道。

“埃及法師的目標,從頭到尾就是他,你從來冇有生命危險。”利奧博淡然道。

“什麼意思?”羅隆感到不安。

“昨天問你的話,你冇有回答。”

“什麼話?”

“還想回貴族學院嗎?”

黑夜之中,利奧博宛如巨人站在門口,俯視羅隆。

“無論我想不想,都回不去。”羅隆道。

“我在問,想回貴族學院嗎?”利奧博的聲音微微加重。

羅隆的心臟猛地一跳,望著爺爺,彷彿回到家族老宅大廳之中,全身冰涼。

“想。”羅隆老老實實回答。

“我可以讓你回去。”利奧博道。

“算了吧,如果你真能讓我回去,我也不至於去柏拉圖學院。現在家族還不如當年,你拿什麼讓我回去?就算回到貴族學院,我再被那些人攻擊,然後再決鬥,再離開嗎?貝恩斯家族恨不得把我碎屍萬段!”羅隆自嘲道。

“如果貝恩斯家族願意和解呢?”利奧博道。

“您大半夜叫醒我,是來講笑話的嗎?”羅隆道。

“隻要你在接下來的冠軍賽,做一個貴族應該做的事,就能回到貴族學院,冇有任何人再找你麻煩。”利奧博道。

“您到底什麼意思?我不相信貝恩斯家族這麼輕易放棄仇恨。除非,你和貝恩斯家族達成了什麼協議。”羅隆眼中充滿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