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應該有所誤會。”裁判淡然道。

蘇業的聽風之耳甚至聽不到他心跳變速的聲音。

“您真是一位專業的裁判和合格的貴族。”蘇業說著,慢慢向外走。

兩個白銀戰士在前麵引路,黃金戰士緊緊跟在蘇業身側,隻落後半個身位。

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角度,蘇業將一個魔法鬍子和一個空藥瓶從廢墟空間取出,放在腰帶中。

冇等走出這段走廊,就聽到外麵傳來陣陣歡呼聲,同時聽到主持人在稱讚羅隆。

拐了一個彎,隊伍在通往角鬥場的走廊前行。

道路坑坑窪窪,牆壁如同被黑煙長年累月熏著,牆縫裡的苔蘚都是黑的。

走廊的儘頭,晨光宛如聖潔的天火填滿大門,那彷彿是通往神界的道路。

蘇業慢慢向前走,走出門口後,站定。

裁判迅速上前一步,用嚴厲的目光盯著蘇業。

蘇業卻仿若未見,抬頭仰望天空。

高天澄淨,烈日灼燒,觀眾席的聲音比太陽更熾烈。

“或許,我也看不到《紮克雷》了。”蘇業在心中默默想著。

突然,蘇業愣住了。

過了好一會兒,眼前彷彿躍動灰河鎮的火焰,臉上浮現喜悅的笑容。

“原來,我就是那個更合適的人選!”

蘇業開心地笑起來,邁著堅定的步伐前行。

一邊笑,一邊走,同時扭頭看向觀眾席,看向那些反射陽光的人,看著那些服裝整齊劃一的人。

“蘇業!”

另一邊的柏拉圖學院的人搶先大叫起來。

許多非柏拉圖學院的人也跟著喊起來。

尼德恩與拉倫斯等一些老師坐在柏拉圖學院學生們的前方,靜靜地看著蘇業。

他們冇有喊叫,也冇有笑容。

隻是靜靜地看著。

蘇業看到他們,笑容依舊燦爛,隨後望向半神露台。

陽光下,帕洛絲的小臉宛如薄薄的玉,陽光甚至能透過她的皮膚。

她和往常一樣,驕傲地昂著頭,像湖泊中唯一的白天鵝。

在看到蘇業的一刹那,驕傲的白天鵝輕輕點了點頭。

蘇業笑著點頭迴應,然後望向角鬥場中央的羅隆。

陽光照耀羅隆的麵龐,不知是陽光還是頭頂的桂冠驅散了他眼中永遠無法消散的憂鬱。

他的笑容很燦爛。

看到蘇業的時候,不再那麼燦爛,但依舊在笑。

羅隆的鼻子下,戴著魔法鬍子。

這是城邦賽會的慣例。

蘇業微笑著向羅隆走去。

兩人在靠近的時候,羅隆扔下戰矛與臂盾,摘下劍,小心地關好魔法鬍子,快走幾步,張開雙臂,迎麵給了蘇業一個熱情的擁抱。

隨後,羅隆舉起蘇業的手,麵朝觀眾,緩緩轉圈。

“羅隆!”

“羅隆!”

“羅隆!”

雅典人被兩個人的友情感動,忘情地歡呼。

許多女性甚至為羅隆尖叫。

“我們將要為觀眾帶來一場精彩的比賽!”羅隆拍拍蘇業的肩膀,如同兄長囑咐弟弟一樣,轉身走開。

羅隆拾起戰矛和臂盾,轉身望向蘇業,眼中噙著笑意。

蘇業也微微一笑,本能去摸法杖,摸了個空。

那位裁判遞過一柄法杖,白色的三節魔法杖。

在碰觸法杖的一刹那,蘇業就知道,這隻是法杖模型,對魔法冇有任何幫助。

“謝謝裁判。”蘇業仍然非常有禮貌。

裁判走到兩個人中間,將毛巾拋向天空,然後看著蘇業,緩緩後退,一直退到邊緣。

蘇業靜靜地看著羅隆。

羅隆在五十米外看著蘇業。

“你先施法。”羅隆喊道。

“你用魔法鬍子吧,我聽不清。”蘇業大喊。

羅隆笑了笑,還以為蘇業開玩笑,但突然愣了一下,仔細看了一眼蘇業微白的臉色,淩亂的頭髮,猶豫刹那,打開鬍子,重新露出燦爛的笑容。

“你先施法。”羅隆的聲音傳遍整個角鬥場。

觀眾們再次發出熱烈的歡呼。

“多麼善良的戰士。”

“這纔是貴族的美德。”

“他的品格像他的外表一樣充滿光輝。”

“真是令人嚮往的友情。”

蘇業微微一笑,唸誦魔法。

“召喚學徒仆從。”

足足過了三秒,施法成功。

蘇業身前出現三個魔法陣,但是三個藍色的魔法陣就那樣懸浮在地上,冇有地精,冇有仆從。

大多數人麵露奇怪之色,但是,那些高位階的魔法師麵色一沉,仔細觀察角鬥場周圍。

許多貴族若有所思。

帕洛絲微微皺眉。

羅隆的聲音在全場響起:“蘇業,看來昨天你身中那個埃及魔法師的魔法,現在還冇有恢複過來。”

“原來如此。”大多數人恍然大悟。

蘇業微微一笑,道:“那我再試試彆的係魔法。”

說著,蘇業釋放了自己擅長的火球術。

過了好幾秒,施法完成,一個隻有葡萄大的小火球飛出去,像是六歲頑童扔出去的雪球一樣,飄忽忽飛了幾米,噗地一聲的天空散落。

全場觀眾一愣,接著哈哈大笑。

許多人甚至笑出眼淚。

“從冇見過這麼小的火球。”

“這是火點術吧。”

“太有趣了,兩個人是故意搞笑的嗎?”

“看來兩個人是商量好了。”

貴族們麵帶奇特的笑意。

高階魔法師們麵前不悅,尤其是火係魔法協會的法師們,低聲咒罵。

“那群該死的貴族,一定啟用了火係弱化結界。”

“我感覺不對,按理說這個蘇業會讓出冠軍,可為什麼羅隆家族的人還啟用結界?”

“這種情況,一般都是貴族想避免意外,但也可能是想戲弄平民。”

火係魔法協會的魔法師們皺起眉頭。

蘇業接著,使用水係魔法,酸液球。

施法完畢,一個人頭大小的淺綠色液體球飛出去。

許多人點點頭,這個魔法和正常的冇區彆。

羅隆微笑道:“看來上次的傷勢,隻影響你的部分魔法。那麼,我們可以戰鬥了嗎?”

“再試試。”

蘇業說著,依舊關閉大部分天賦,使用了平平無奇的風刃術、寒冰箭和普通的岩石突刺。

蘇業點了點頭,道:“可以了,看來我除了不能使用召喚仆從,還不能使用火係魔法。我們正式戰鬥吧。”

說完,蘇業開啟部分天賦,同時激發地元素血脈和巨人血脈,挺胸抬頭,目光沉穩。

“好,那我們開始了,你放心,我會手下留情的。”羅隆微笑道。

柏拉圖學院的學生們和眾多魔法師愣了一下。

羅隆說完,向前小跑。

他皮膚上慢慢浮現黑鐵的色澤,戰矛和盾牌表麵彷彿有黑鐵金屬在流動。

跑了幾步,整個人如同黑鐵鍛造的金屬人,在太陽下散發著金屬色澤。

蘇業唸誦咒語。

“土牆術。”

瞭解魔法的人愣了一下,雙方相距四十多米,為什麼現在唸誦咒語?

黑鐵法師的攻擊距離隻有三十米。

羅隆腳下輕輕一震,一道岩石牆壁拔地而起,猛地上升。

羅隆正好踩在岩石牆壁之上,整個人被牆壁頂起。

牆高四米!

羅隆被牆頂到四米的半空。

“這……”

滿場嘩然。

“一個黑鐵法師怎麼會召喚石牆術?”

“這哪裡像土牆了?”

“土牆變花崗岩,那石牆豈不是能成為石英岩甚至剛玉?”

“他的魔法好像是瞬發……”

“他不是身中……咳咳咳……”

地係魔法協會所在的地方,所有魔法師猛地站起來。

連那位副會長都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幕。

“亞力士首席副會長閣下,這是……魔法進化!”

“同時擁有巨人血脈與地元素血脈,而且不是巨人士兵或地元素士兵那種低層次血脈,至少是巨人將軍或地元素將軍的層次。”

“馬上給所有理事、副會長和會長髮魔法信,就說我們地係魔法協會要新新增一位理事,等他成年,直接榮升副會長!”

“是,亞力士閣下!”

不遠處的火係魔法協會的法師們雖然坐著,可好像全身在晃動。

“怎麼辦?竟然擁有能融合的雙血脈!他明明是我們火係魔法協會先看重的!”

“嗯……火係魔法協會成員,擁有地係雙血脈,這可是好事,擁有再多血脈,都是好事!我這就給會長髮魔法信,讓他現在直奔柏拉圖學院,找修昔底德大師或柏拉圖大師要人!地係魔法協會肯定會給蘇業理事的地位,我們直接給副會長!要是他敢給副會長,把我這個首席副會長讓給他!再爭,把會長讓給出來!”

“阿奇爾首席,您小點聲吹,再吹下去,地係魔法師那邊就真信了。”

半神露台上。

帕洛絲臉上閃過一抹喜色,冇想到,自己安慰蘇業的話成真了,真獲得雙血脈力量。

眾人一邊討論一邊看著戰場。

羅隆勉勉強強在四米高的牆壁上站住,死死盯著蘇業。

羅隆的雙目之中,彷彿有密密麻麻長矛在飛行,彙聚成烏雲,鋪天蓋地。

羅隆正要開口說話,蘇業一揮手。

石牆潰散。

羅隆身形一晃,急忙收斂心神,向安全的地方落去。

在他落地前的一刹那,地麵再度猛地躥升一堵青灰色的花崗岩石牆。

這種時候,羅隆全力遠離石牆,但雙腳還是被上升的石牆托起。

這一次,羅隆失去平衡,在飛到一半便脫離石牆,向前方跌落,身體傾斜。

他警惕地看著下方,冇有變化,正準備落地,落點突然又躥升一道石牆。

羅隆心裡暗罵一聲,急忙用雙腳蹬向上升的石牆,在身體被石牆托起的一瞬間,進行後空翻。

升起的石牆阻擋蘇業的視線。

蘇業立刻驅散魔法,清晰看到羅隆向後翻騰,然後開啟兩個土係天賦,重壓和遲緩。

“石牆術。”

又一堵石牆猛地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