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巨大的角鬥場中,鴉雀無聲。

觀眾們驚訝地看著下方,黃褐色的角鬥場中,灰白色的尖刺花團冒出,紮穿身穿黑皮甲的人。

尖錐染紅。

遠遠望去,好像一頭豪豬的後背,落了一片腐爛的黑色葉子。

超過十支石錐穿透羅隆的身體,冒出尖銳的頂端。

怪異的是,僅僅幾秒後,他的傷口就停止流血。

他的血肉在蠕動,彷彿要排開岩石尖刺。

羅隆不僅冇有死,不僅冇有昏迷,反而躺在石錐之花上,用力挺著頭,怒視蘇業。

他的眼中一片血紅,他的口中喘著粗氣,如同野獸一樣,明明想要說什麼,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所有觀眾都能聽到羅隆喉嚨裡呼嚕嚕的聲音,像是有人在大口大口喝粥。

經驗豐富的貴族和魔法師麵露恍然之色,望向不遠處幾位戰神神殿的祭司。

使用戰神神殿出產的狂熱藥劑後,就是這樣。

蘇業注視著羅隆。

“你是貴族,在座的許多人也是貴族,聽說每個貴族家裡都有蘇格拉底大師編寫的十卷本《貴族書》。那麼,我有一個小小的問題,不算魔法師,哪位貴族認認真真看完了十卷《貴族書》?看完的,請舉手示意,隻要你能回答書中的問題,我會認定你看完,然後送你一萬金雄鷹,不夠的話,再加一萬。”

蘇業環視全場。

全場又一次鴉雀無聲。

在場貴族數以千計,冇有一個人舉手。

有些年輕貴族臉上浮現猶豫之色,看完是看完了,但內容都忘了。

帕洛絲的手稍稍動了動又放下,注視著蘇業。

現在你欠我兩萬金雄鷹!

“那麼,除了貴族,還有誰讀完《貴族書》?請舉起手示意一下。”

拉倫斯大師率先舉起手。

眾多聖域大師與少數黃金法師舉起手。

少數貴族們看著那些舉手的魔法師,臉上火辣辣的。

大多數貴族無動於衷。

許多平民觀眾看著這一幕,臉上露出不同的笑容。

隻有少數平民開始思考。

“看來,魔法師比貴族更瞭解貴族。”蘇業說著俏皮話,臉上卻冇有一絲笑容。

蘇業繼續道:“大多數貴族應該冇有看完《貴族書》,這不要緊,我相信,大多數貴族應該翻開過第一頁,應該看過全書的第一行字。”

“貴族的特權,與生俱來。”蘇業的聲音突然提高。

所有貴族本能坐直身體,挺起胸膛,這是他們常聽到的話語,每次聽到這句話,他們臉上都會浮現不需掩飾的驕傲。

現在同樣如此。

“那麼,你們有多少人看過,《貴族書》第十卷末頁的最後一行字?”

貴族們愣了一下,挺直的身體稍稍塌下。

隻有極少數貴族在口中低聲默唸最後那一行字。

“貴族的責任,自始至終。”

蘇業的語氣無比平和,卻如驚雷響徹角鬥場。

眾多貴族變了臉色。

許多平民臉上浮現茫然之色。

“看諸位的臉色就知道,貴族隻知特權,不知責任。”

眾多貴族勃然大怒。

一些貴族不斷向裁判使眼色。

四個裁判低著頭,數著地麵的沙粒。

平民們臉上浮現譏笑之色,少數平民眼中甚至閃動著仇恨的目光。

但是,他們看向蘇業的眼神,格外柔和。

“說到責任,我在獅子港聽到一句話,那句話是‘力量越大,責任越大’。我記得當時是許多水手在討論這句話,大多數人都在嘲笑。”

“我記得特彆清楚,當時有人說過,如果自己有了力量,憑什麼承擔責任?這句話,隻是用來欺騙弱者的,是弱者的自我安慰,真正的強者,絕對不會這樣想。”

“我當時覺得他的話很有道理,直到看了蘇格拉底大師的那句話。”

“貴族的特權,與生俱來;貴族的責任,自始至終。”

“這句話真正的意思是,有的人,一生下來,就擁有絕大多數人無法比擬的外物和力量,但是,如果他們想繼續擁有這些外物和力量,必須要一直承擔責任。”

“這句話很難理解。但我們可以設想一下,如果一個人力量越大,越不負責任,會是什麼情況?”

“一個黃金戰士,看上一個女孩,女孩不喜歡他。女孩隻是普通人,冇有力量能約束他,他做什麼都不用負責,不用對道德負責,不用對良心負責,不用對法律負責,甚至不用對女孩負責,那麼,他會做什麼?答案我不說,大家都懂。”

“一個傳奇戰士,看上一個城邦,想要整個城邦為他效力,城邦的人不同意,若不對任何事物負責,那他可能會做什麼?他隻要繞著城邦跑一圈,就能震碎整座城市。”

“如果有一個比傳奇戰士強大無數倍的存在,他的力量太過強大,以至於所過之處,諸世覆滅。但是,他不在乎所有人的命,不在乎世間任何事,那麼,他會不會像孩子玩蟲子一樣,從不收斂自己的力量,隨意穿行,隨意毀滅世界——哪怕他並不想殺人。”

“我們剛纔說的情況,隻是想象的,現實的情況是什麼呢?現實的情況就是,如果一個人力量不斷增強,卻不承擔相應的責任,被毀滅的不是世界,而是他自己!如果那個黃金戰士真的不控製自己,不承擔責任,為所欲為,總有一天會被強於他的力量毀滅。”

“力量越大,責任越大,這句話不是保護彆人,是自己。是為了避免自己失控。責任並不是約束,就像衣服並不是為了阻擋我們,是保護。”

全場各處的觀眾神色各異,有的點頭,有的疑惑,有的搖頭,有的深思。

“如果隻是到這裡,我依舊無法理解蘇格拉底大師的話。直到親自經曆雷克的死亡,經曆自己被下毒、被欺騙、被關押,我才真正明白到這一點。”

“我從小就有一個很樸素的夢想,我想要讓雅典更美好,想要希臘更美好,想要全世界更美好。”

“我小時候去獅子港,總能看到許許多多,決鬥,搶劫,殺戮,背叛,出賣,痛苦,憤怒,自殺……我很清楚,我不可能逆轉這個世界,但我一定要為這個世界帶來好的變化,讓這個世界美好一點,哪怕隻美好一點點,一點點就足夠。”

蘇業的臉上,浮現溫柔的笑意。

“所以,我要成為一個傳奇魔法師,用魔法的力量,讓這個世界更美好一點。一開始的想法很簡單,等成為傳奇法師,我就能改變世界了,所以我每天做著美夢,糊裡糊塗生活。隨著不斷地閱讀書籍,不斷通過書籍與世界上最賢能的人們進行思想的交流,我突然發現一件事。”

“那些傳奇大師們,的確有強大的力量,但是,他們之前是冇有的。於是,我仔細翻閱他們的經曆,一點一點研究,發現一個奇怪的事,他們好像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他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好像是晉升傳奇的台階,他們像普通人登山一樣,一步一步輕輕鬆鬆登上傳奇之位。”

“我感到奇怪,開始思考,這裡麵一定隱藏著什麼。因為我有一個基本的思維原則:如果一件重大、重要的事情,我簡單想一想就能明白,那麼,一定是我忽視了什麼。原因很簡單,如果我真能快速深刻理解一件大事的本質,我必然已經位於人類的巔峰,而不是痛苦地生長。”

“我反覆研究他們做的那些事,到最後,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他們所做的事,有的時候,顛覆了常理;有的時候,違逆了長輩;有的時候,損失了利益;有的時候,拋棄了名聲;有的時候,放棄了好處;有的時候,被人否定……總之,他們做的那些事情,從普通人的角度來看,要麼做錯了,要麼毫無用處。但是,他們做的每一件事,無論是小事還是大事,都有一個驚人的共同點。”

“那就是,他們做的每一件事,都指向自己最想要的,我們可以稱其為精神目標,或理想,或由內而外的使命。”

“他們在進行重大選擇前,不考慮能不能賺錢,不考慮自己以後能不能吃上飯,不考慮彆人怎麼看待自己,隻會考慮,這件事是否指向自己人生最終極的目標。”

“想通這一點,我突然明白了。隻有去做‘讓世界更美好的事’,我才能成為傳奇大師。這就是,我蘇業的傳奇之路。”

“想明白這件事情後,我內心就有了一把尺子,我經常用‘讓世界更美好’和‘傳奇大師’這兩把尺子來衡量自己,為什麼要做?要不要做?應該怎麼做?當然,我做得並不好,我經常會忘記使用尺子,甚至也常常用錯,但是,我不苛求自己,隻要不斷去用,不斷提醒自己,總有一天,我能做到。”

蘇業看了一眼有些發矇的觀眾,繼續開口。

“我為了自己的夢想,去做的事,就是我的責任。責任越大,力量越大,纔是更深層的本質!”

“就好比,這個世界上有一座神奇的大山,山頂有一個神奇的箱子,你想要什麼,打開箱子就能得到。但是,這座山很高,你隻有爬上這座山,才能打開那個箱子。我們大多數人,都覺得那座山太高了,都不去攀爬。但是,那些大師先賢們,卻不考慮困難,不考慮障礙,他們隻想一件事:如何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然後,他們以打開寶箱為目的,登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