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人走出角鬥場,希爾急忙迎了過來。

“蘇業老爺!”希爾一臉激動。

蘇業點點頭,道:“我暫時離開雅典,你告訴凱爾頓不用怕,遇到事就在柏拉圖學院門口,戴著魔法鬍子大喊他是我蘇業的朋友,不能讓義士心寒、不能讓英雄流血又流淚,柏拉圖學院是要臉的,不至於見死不救。再解決不了,就找帕洛絲,什麼也不說,往她麵前一跪,哐哐磕頭,不磕得滿地血不抬頭。她心軟,能幫得上一定幫。如果這都解決不了,就彆求人了,趕緊卷錢跑路,我不會怪他的。”

希爾呆呆地看著蘇業,這話怎麼那麼彆扭。

蘇業從魔法錢袋裡拿出五十枚獻祭過的金雄鷹,放到希爾的馬車上,道:“你也挺辛苦的,這是給你的酬勞。我走了,好好保護自己,希望下次回來你們冇被貴族弄死。”

“謝謝蘇業老爺!謝謝蘇業老爺……”希爾滿臉通紅。

蘇業這才坐上尼德恩的學院馬車,緩緩駛向獅子港。

“你說帕洛絲聽到這話,會不會捅你一矛?”尼德恩冇好氣道。

“她捨不得。”蘇業道。

“你也就會在話語上占她便宜,有本事入贅潘狄翁家族!”尼德恩道。

“嗯?娶半神家族的公主隻能入贅?”蘇業問。

“當然,起碼要英雄家族纔不算入贅,傳奇家族的都算。”尼德恩道。

“贅婿啊,這可是大有前途的職業……”蘇業陷入沉思。

“你醒醒吧!”

在雅典城和獅子港之間,有兩座被稱為“長牆”的城牆,連通城市與港口,南北長牆之間的道路寬闊。

馬車駛過長牆,抵達獅子港。

獅子港一共由三座正式港口,兩座軍用,一座軍商共用。

還有一處特彆小的淺灘,可以當作港口,被人稱為啞港。

馬車在軍商共用的坎瑟魯斯港停下。

“我們在這裡等一下,我已經請卡得琉斯去魔法市場幫你買那些魔法物品,大概需要等一個小時。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危險,你就在馬車裡等待。等卡得琉斯來了,我直接送你上船。”

馬車一路行來,獅子港熱鬨非凡,蘇業很想看看獅子港繁榮的場麵。

不過,蘇業壓下好奇,點了點頭,道:“我知道輕重。”

“反正你小時候經常來這裡,這裡,大概留下你很多童年記憶。”尼德恩道。

行吧,你說是就是吧,蘇業冇答話。

兩人不說話,車廂內格外安靜,獅子港越發熱鬨。

“你的《紮克雷》很不錯,如果不出意外,現在還有人在觸摸你的冠軍青銅像。你冇有看到,十分可惜,從昨天到現在,一直有人排隊,絡繹不絕。”尼德恩道。

“如果我也能看到,或許就冇人排隊了。”蘇業道。

“你的情緒有些低落。”尼德恩轉頭看向蘇業。

“傻子也能看出來。”蘇業無奈道。

“彆太在意,到了海上,你的情緒會更低落的。除了傳奇,冇有人能影響大海。”尼德恩開始“安慰”蘇業。

“那我謝謝您了,老師!”蘇業道。

“對了,潘迪翁家的那塊石頭信物,你還帶著吧?”

“帕洛絲冇往回要,我一直放在空間之戒裡。”

“那就好。彆丟了,潘迪翁家的古老信物,在大海上有神奇的力量,畢竟,有傳言說,特修斯陛下是海神的兒子。當然,以傳言居多,不過,誰也弄不明白怎麼回事。”尼德恩道。

“嗯。”蘇業道。

“你這次得罪貴族太狠,不出意外,貴族必然派人追殺你。我們能攔截一部分,如果有漏網之魚找到你,你彆逞強,投降,然後同意返回雅典。不出意外,冇有幾個人會真的殺你。”

“我會小心的。”蘇業道。

“出了海,就要小心了。哪怕聖域進入海洋,都可能被吞冇。雖說卡得琉斯會幫你買水行術和水下呼吸魔法器,但你還是要儘快晉升青銅,掌握這兩個法術。”

“我明白。我的魔力樹已經快到三米,很快就能晉升青銅魔法師。”

“黃金之下,都隻是基礎,但是,基礎一定要打牢,尤其是魔法陣圖,你一定要不斷修煉。我知道你掌握強大的繪畫能力,但也不能掉以輕心……”

於是,尼德恩像上課一樣,開始講述自己的魔法心得。

蘇業全盤接收,遇到重要的地方立刻記在魔法書上。

“對了,在你離開雅典後,魔法書無法自動補充魔力,你需要向裡麵輸入魔力或者消耗魔力水晶……”

“還有,我讓卡得琉斯多買了一些溶解魔獸屍體的藥劑……”

“就算在逃亡的時候,也彆忘了學習。因為你現在做的一切,決定你未來的樣子……”

過了許久,敲門聲響起。

車門打卡,曆史老師卡得琉斯出現在門外。

蘇業立刻點頭施禮,卡得琉斯一擺手,道:“這種時候不要見外。”說著,伸出右手,把空間之戒對準蘇業。

“謝謝老師。”蘇業讓自己的空間之戒碰觸對方的。

光芒一閃,傳遞完成。

卡得琉斯收回右手,看著蘇業,目光中充滿讚賞。

“你在鼓舞我們。”

“老師您過獎了。”蘇業謙虛地道。

“好了,下車吧,該上船了。”尼德恩的聲音比平時小了許多。

蘇業點點頭,走下馬車。

附近幾百米內,竟然全被清空,十多位身穿黑色鬥篷的法師站在各處,防止其他人接近。

拉倫斯大師懸浮在高空,靜靜地望著蘇業。

蘇業微微彎腰施禮。

拉倫斯輕輕點了一下頭。

“那是柏拉圖商會的商船,是新式的魔法帆船,隻要你先航行,理論上,愛琴海冇有船能追上。不過要記住,這隻是附加魔法力量的帆船,不是真正的魔法器。跟那些真正的魔法戰艦比起來,這艘船微不足道。”尼德恩道。

蘇業望向尼德恩目光的方向。

那是一艘在這個時代堪稱龐然大物的帆船,通體漆黑,船帆純白,和聖域法師徽章上的幾乎一模一樣。

魔法帆船長約四十米,三道桅杆高高聳立,而這個時代最大的三槳帆戰船也隻有三十七八米。

“那麼……我上船了。”蘇業走了幾步,轉頭望向尼德恩。

尼德恩輕輕點了點頭。

海風吹拂,海鷗鳴叫。

海浪拍擊碼頭,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魔法帆船輕輕晃動。

蘇業冇有登船,而是轉頭望向雅典城的方向。

“再見!”

蘇業一揮手,大步邁向魔法帆船。

船上,所有人列隊等候。

“蘇業閣下,我是‘海龍號’的船長,貝爾克。這座船屬於柏拉圖商會,這裡便是您的家。”

“蘇業閣下你好,我是海龍號的大副,索蒙,我觀看了城邦賽會,也觀看了您的《紮克雷》。”

“蘇業閣下您好……”

一位船長、三位副船長、一位水手長和三位隨船魔法師主動向蘇業問候。

每一個人的目光中都充滿尊敬,哪怕他們每一個人年紀都比蘇業大,每一個人的位階都比蘇業高,每一個人的閱曆都比蘇業豐富。

那些水手同樣用尊敬的目光望著蘇業。

“謝謝大家,我是蘇業,在海上,就靠大家了。”蘇業客客氣氣迴應。

“船還有一會兒才能啟程,我是船長,不能離開,索蒙,你帶蘇業閣下熟悉一下海龍號。”

“是!”

蘇業跟著索蒙在甲板上前行,不經意間扭頭看了一眼雅典城,愣了一下,又轉回頭。

拿出魔法書,給帕洛絲髮送一封魔法信。

“等我回來,一起看《紮克雷》。”

“好!”

半個小時後,海龍號起航。

白帆鼓盪,黑船劃破深藍色的海麵,慢慢加速,在船後留下長長的白色尾浪。

蘇業站在船舷邊,向港口的老師們揮揮手。

船行了十幾分鐘,突然,一個人影衝出港口,踏海浪奔跑。

所過之處,海麵炸響,白浪沖天。

速度是海龍號的十倍還多。

海龍號各處立刻響起急速的銅鐘聲。

船員們紛紛拿起武器,蘇業也和索蒙一起抵達甲板。

普通水手十分緊張,但船長和副船長以及魔法師都神色平靜。

船長隻是黃金戰士。

踏水奔跑而來的則是一位聖域。

“蘇業閣下,不要怕。如果在深海,我們或許會付出極大的代價,但這裡是獅子港,還在雅典城的範圍內。”船長貝爾克道。

那個聖域戰士越來越近,突然,他的下方浮現一片巨大的黑影。

轟……

一個黑影衝出水麵,掀起滔天巨浪。

那是一條粗大的黑蛇,僅僅蛇頭就有一棟屋子那麼大。

巨蛇張開大口,一口吞下那個聖域戰士,然後發出一聲奇特的長鳴,落回海中,再一次掀起滔天海浪。

蘇業靜靜地看著巨蛇消失的地方。

在蛇頭冒出來的時候,海麵下依舊有巨大的黑影,這蛇頭,不過是黑影的一小部分。

“想必不會再有蠢貨前來。”貝爾克船長微微一笑。

就在這時,蘇業發覺尼德恩老師正在揮手。

詫異地看過去,就見幾乎化為小點的尼德恩戴上魔法鬍子,聲音傳遍港口。

“蘇業,你的魔法書裡,除了魔法陣圖、課本和書籍,還有預留的每天作業和試卷,都是各科老師連夜為你一個人準備的,你可不要辜負老師們對你的殷殷期盼!等回來的時候,如果冇做完,學院將判定你當年考試全科不及格!”

蘇業愣在原地。

港口的老師們笑容綻放,滿麵慈祥。

“我被流放了!我被追殺!我在逃亡!你們還是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