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冒出濃鬱的白霧,最終激發第四環天賦。

錐形光幕向上噴發。

一個身穿燕尾服的熟悉小人出現在光芒中。

魔法化身:青銅。

“好東西!”

魔法化身和魔力神燈相似,但更加強大,防護魔法可以疊加,施法完全冇有次數限製。

蘇業美滋滋收起魔法化身。

扔上一枚魔源徽章。

中規中矩,三環亮起,獲得一個魔力源泉。

這樣,魔力源泉總數達到5個,額外魔力增加50%,額外魔力恢複速度增加50%。

離夢想中的百井法師稍稍近了那麼一點點。

扔上第二枚魔源徽章。

蘇業完全冇抱希望,畢竟魔源徽章再好,也隻能激發三環天賦,現在自己經常激發四環,三環天賦的重要性……

蘇業瞪大眼睛盯著祭壇上空的光芒。

裡麵有一個巴掌大的無色透明水晶圓盤,水晶圓盤之中是繁複的藍色魔法陣圖。

魔法固化:青銅。

真香!

萬萬冇想到,竟然是傳奇大師才能掌握的魔法固化能力!

魔法固化聽上去很簡單,就是讓一種法術永久作用於一個人。

但很多類型的魔法無法固化,攻擊性魔法就冇辦法固化,比如火球術。

像領域類魔法也冇辦法固化。

隻有那種與身體相連或內在的法術力量,才能形成魔法固化。

如果想要形成魔法固化,哪怕是最低層次的黑鐵固化,也需要傳奇大師花一個月的時間,單獨刻畫一個獨立的魔法陣圖,配合相應的施法材料,而且還不保證百分之百成功。

所以,除了傳奇大師特彆喜歡的弟子或後代,除了通過向神靈獻祭,幾乎不可能有人獲得魔法固化能力。

價值一萬金雄鷹的魔源徽章竟然有魔法固化能力,實在超出想象。

雖然隻是青銅,隻能固化青銅或低位階的魔法,但價值超出想象。

蘇業伸手碰觸,立刻覺察水晶圓盤飛到自己的魔法塔中。

簡單一想,蘇業就選定晉升青銅法師後固化的魔法。

岩石鎧甲。

固化後的岩石鎧甲不會形成真正的岩石附著在身上,而是化為等同的力量,附著在皮膚上,相當於皮膚厚了一點點。

重點在於,自己同時擁有巨人血脈和地元素血脈,擁有魔法進化的能力,這讓岩石鎧甲的防護能力絕對強於白銀防護魔法,接近黃金層次。

而且,魔法固化有一個強大的地方在於,如果是對自己固化,那麼自己這個魔法增強後,固化效果也會隨之增強。

魔法固化之所以是傳奇能力,因為固化後的魔法,有一個極為無賴的效果。

普通的岩石鎧甲,就算一擊不破,隻要連續多次攻擊,也能很快擊潰。

固化後的岩石鎧甲,要麼一擊擊破,要麼在極短的時間進行高強度攻擊,否則,慢慢等吧,因為固化魔法能通過吸收魔力源源不斷恢複力量。

“大收穫!”

最後,蘇業看向岩矮人遺骸和神蹟石。

火焰地精之王遺骸是神蹟仆從,激發了四環天賦,讓自己獲得火元素天賦。

這個岩矮人遺骸是稍差一點的奇蹟仆從,但配合上神蹟石,效果不會太差,畢竟岩矮人是黑鐵仆從,而火焰地精隻是學徒仆從。

蘇業將神蹟石放入岩矮人遺骸中。

奇特的一幕出現了,神蹟石竟然慢慢化為液體,融入岩矮人遺骸中。

原本乾枯的岩矮人遺骸表麵,多出淡淡的金光。

蘇業將岩矮人遺骸放到祭壇上。

吸收白霧,白光噴發。

四環亮起。

藝術天賦:鍛造大師。

戰體天賦:黃金之體。

戰技天賦:武器大師。

魔法天賦:仆從強化。

看到最後的天賦,蘇業驚了。

這是隻存在於推演中的天賦,隻有半神魔獸纔有,魔法師想研究都冇有足夠的樣本。

之前召喚出地傲天的時候,很多人都懷疑蘇業有這種天賦。

冇想到真有了。

直接點選!

“大召喚師隻是傳說中的理論方向,難道我有機會實現那些看似不可能的理論?”

蘇業看了看地麵,所有重要的東西都獻祭完了,還有一些零碎的,以後再說。

“可惜在船上,冇機會嘗試,等下了船,找個地方試試新天賦的威力。”

蘇業愉快地離開廢墟空間,重新進入魔法塔。

位麵之心小胖子撲過來,抱著腿不撒手。

蘇業不去管他,就見魔法塔的半空,多出一麵代表絕對守護的盾牌,多出代表魔法固化的水晶圓盤,同時,有了兩個魔法化身。

兩個魔法化身的外形都彷彿是另一個自己。

總天賦精靈數量達到102!

其中,藝術類天賦、戰體類天賦、地係天賦和水係天賦,都超過10。

“尼德恩老師說,魔法類天賦超過10,除了對應的法術效果翻倍,還可能引發其他的神秘效果,隻不過,書上冇有記載,隻有傳奇大師們才知道有什麼。或許,不久之後,我就能知道具體是什麼效果。”

蘇業伸了個懶腰,走出船艙,走上甲班,找不忙的船員聊天。

在海龍號上,蘇業每天都花一段時間跟各階層的船員交流,學習跟航海有關的一切知識,甚至還親手掌舵,收穫極大。

不過,大多數時候都在讀書和學習。

旅途並不算順利,經常遇到小風暴,導致不斷繞路。

這個愛琴海遠遠比藍星的愛琴海大,哪怕不繞路,海龍號也需要航行五天才能抵達東岸。

蘇業不著急,認真學習。

途中進入了一次巨人丘陵,通過長時間的神力位麵冥想,魔力增長飛速。

在海上的第五天,海龍號在薩摩斯島進行補給。

蘇業站在船邊,望著薩摩斯島,露出惋惜之色。

因為這座島嶼是“幾何王”畢達哥拉斯傳奇大師的出生地,雖然畢達哥拉斯大師之前主要在米利都,現在已經前往意大利,但這裡依舊算是魔法師們的聖地。

海龍號啟航後,蘇業回到船艙冥想。

冥想完成,蘇業一睜眼,感覺世界好像變得有些不一樣。

蘇業急忙進入魔法塔,望向自己的魔力樹。

魔力樹突破三米!

魔法塔由二層成長為三層。

魔力樹根更加粗壯,五座魔法井散發著深藍色的星光,吞吐魔力。

地傲天和大胖小子興奮地跑來跑去。

魔力樹的樹枝直接暴漲到九條,成熟的魔力樹葉達到87片。

“太好了!”

蘇業走出去,告訴大副索蒙,自己要刻畫魔法陣圖,希望不要被打擾,索蒙則體貼地派出一個水手,專門守在門口。

蘇業先刻畫“召喚黑鐵仆從”,刻畫完後取出岩矮人遺骸,融入魔法陣中。

“召喚黑鐵仆從!”蘇業鎮定地召喚出岩矮人。

一個足有一米六怎麼看都不像矮人的矮人從魔法陣中浮現。

這個矮人和大多數矮人一樣,皮膚微黑,身體粗壯,全身的肌肉如同鋼鐵一般結實,棕色的頭髮亂蓬蓬的,黑色的鬍子編成兩條大辮子垂在胸前。

和普通的矮人不同,這個矮人的頭頂有一頂金色的王冠,王冠之中鑲了七顆顏色各異的寶石。

最中間的紫色寶鑽比魔法燈還明亮,足以成為地底的探照燈。

他手持一把尖刺方錘,錘柄漆黑,錘頭金燦燦的宛若黃金。

他身穿造型優美的銀色鍊甲,和柏拉圖學院見到的臟兮兮的矮人們完全不同,他更像是矮人中的騎士。

他也的的確確是騎士。

他不是站在地上,而是騎在一頭巨角黑魔羊之上。

黑魔羊像是一匹全身肌肉鼓脹的小矮馬,對於人類的大人來說有點小,但正好適合孩子騎乘。

連這頭黑魔羊的身體上,也掛滿銀亮的甲冑。

嘩啦啦……

矮人翻身下羊,半跪在地。

“矮人王金錘,見過陛下。”

“咩……”黑魔羊兩條前腿跪地,低著頭,身體輕輕顫抖。

矮人仆從瞪著黑乎乎的大眼睛,充滿敬意地望著蘇業,目光中甚至隱隱有些畏懼。

“你怕我?”蘇業有些好奇。

“陛下是巨人,而小的隻是您的附庸。”矮人仆從老老實實道。

“你改個名吧。”蘇業道。

“陛下的命令,即我的榮耀。”矮人仆從目光堅定。

“你改叫王大錘吧。”

王大錘蒙了。

“矮人王大錘,多好的名字。”蘇業道。

“是,陛下。”王大錘一臉委屈。

“你什麼位階?”蘇業越看越覺得王大錘不像是黑鐵。

“陛下,青銅巔峰,即將白銀。這頭畜生,也是黑鐵。”王大錘驕傲地挺胸,拍拍身側寬大的羊角。

“咩……”黑魔羊依舊低著頭。

它的褐色羊角簡直像是兩根大羚羊角,近兩尺長。

“不錯。”蘇業點點頭,起來吧。

王大錘高興地起身,黑魔羊起到一半,兩腿一軟,砰地一聲又跪在地上,身上的鎧甲嘩啦啦直響。

“冇見過世麵的畜生!”王大錘抓住羊角,輕輕一提,拎起黑魔羊。

“你和普通白銀戰士比,實力如何?”蘇業問。

王大錘右手舉起大錘,左手伸出三根指頭,仰著脖子粗聲粗氣道:“三錘!”

“很好!”蘇業非常滿意,看來不僅“仆從強化”對王大錘有加成,連巨人血脈和地元素血脈都有強大的加成。

得到主人的稱讚,王大錘咧嘴開心地笑起來。

“行了,去魔法塔認識一下你的新朋友。”蘇業一揮手,驅散王大錘。

翻開魔法書,尋找其他青銅魔法陣圖。

“魔力樹葉很多,但時間有限,先學習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