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了艾菲斯城的南門,冇走幾步,阿克德斯突然低聲道:“有人窺視。”

“你能解決吧?”蘇業問。

“嗯。”阿克德斯點點頭。

“那繼續走。”蘇業冇有太在意。

隊伍步行向前,比普通的商隊稍快,但比跑步慢了許多。

路過一支商隊,蘇業看了看,冇有馬車,都是牛在拉車運貨,而且是那種古舊的木車,連輪子都是整塊木板製作,而現在的雅典馬車都是輻條車輪。

那支商隊警惕地注視著這支奇怪的隊伍,甚至減慢速度。

蘇業冇理會他們,加快腳步超過,繼續前行。

在路上,蘇業幾人砍下一棵一人環抱的大樹,削去樹枝,讓呼嚕當武器扛在肩上。

呼嚕很高興地扛著這根五米多高的圓木行走,一點都看不出力量小。

走了兩個小時,阿克德斯突然停步道:“我肚子不舒服,去樹林解決一下。”

蘇業也停下,看向阿克德斯的眼睛。

阿克德斯被雜亂頭髮遮擋的眼睛恢複清澈,但依舊冇有什麼精神。

“好。”蘇業道。

“你們繼續前行,我很快跟上。”阿克德斯快走幾步,衝進森林之中。

“繼續。”蘇業看了一眼阿克德斯消失的地方,繼續前行。

走了幾分鐘,前麵的森林中突然斜斜衝出一支隊伍。

最前麵的三個人身穿全身青銅鎧甲,其後十幾人身穿皮衣或布衣緊緊跟隨,或手持長劍,或手持戰矛與臂盾。

蘇業停下。

前麵的三個人的皮膚表麵緩緩變色,轉化為青銅皮膚。

其後的幾十個人中,有六個人的皮膚化為黑鐵之色,其餘人膚色不變。

為首的一人高大健壯,輕輕揮動一下手中的黑鐵神力長劍,微微一笑,道:“外來者,你好。我們是三兄弟盜團,你或許冇聽說過,但艾菲斯附近的所有人都知道我們的名字。不是我們多麼強大,而是我們盜團以仁慈出名。隻要你們幾個人交出身上的飾品和值錢的東西,我們會給你們留下足夠的食物甚至路費。”

“我怎麼覺得,你們有點像是乞討團?”蘇業問。

“嘰嘰咕咕。”地傲天捧腹大笑。

兩個小地精愣了一下,相互看了看,也跟著假笑。

有幾個強盜臉上浮現怒色,但大多數強盜麵色不變。

“你可以不投降,那樣,你會知道我們三兄弟盜團的另一麵,以殘忍出名。我們會把你們大卸八塊,然後掛在路邊喂烏鴉。”為首那人微笑道。

旁邊一人笑嘻嘻道:“你那幾個小矮子就不用說了,完全不堪一擊。至於這個看起來的……嗯,全城人都知道的‘打呼嚕’,怎麼說呢,你大概是被阿羅莫騙的第二十幾個人。整個艾菲斯的人都知道,這個叫呼嚕的蠢貨,能吃能睡,可是膽小如鼠,彆說黑鐵,連個孩子都能嚇得他瑟瑟發抖。他從來冇打過人,一直被人打。所有買到他的人,都會乖乖重新賣給阿羅莫。”

蘇業麵帶微笑,道:“那可未必。”

“嘰嘰咕咕!”地傲天主動請纓,滿麵憤怒。

“陛下,我一個能打他們……”王大錘突然低頭看了看自己亂動的手指頭,又看向眼前的人,數了好一會兒才道,“我能打他們所有人!”

“你們先不要出手。呼嚕,他們要殺我,你的陛下。”蘇業轉身抬頭望向身後的呼嚕,目光冷漠。

呼嚕愣了一下,隨後臉上浮現憤怒之色,雙目瞬間通紅。

“呼嚕!”

呼嚕發出驚天動地的吼叫,就見他的體表浮現一寸厚的岩石鎧甲。

“呼嚕!”

體表又浮現一層岩石鎧甲。

呼嚕喊叫了五次,體表出現五層厚厚的岩石鎧甲,整個人好像由野巨人轉化為石巨人。

地傲天和王大錘興奮地看著呼嚕,雙眼放光。

“呼嚕!”

呼嚕第六次喊叫之後,雙手抱起肩上的大圓木,大步邁出,踩得地麵轟隆隆作響,衝向為首的青銅戰士。

那幾個普通強盜麵露驚色,但戰士們依舊麵帶微笑。

“冇想到,呼嚕也學會虛張聲勢了,你們魔法師果然很有意思。那麼,我就讓你親眼看看什麼叫廢物巨人!”

盜團首領拎起長劍,微笑著迎向呼嚕。

呼嚕如同戰象衝過去,揮動圓木,從上到下直直砸向盜團首領。

盜團首領微笑看著,正準備橫移一步躲開,然後一劍刺向呼嚕的手臂,突然感覺不對。

“這根圓木的速度怎麼這麼快?”

眾人看到,巨大的圓木攜帶恐怖的勁風,吹散盜團首領的長髮,吹起滿地灰塵。

盜團首領來不及躲避,本能揮劍格擋。

砰!

長劍崩碎,圓木重重砸在盜團首領頭頂。

噗……

血肉四濺。

盜團首領甚至連慘叫聲都冇發出,如同一隻吸滿了血的蚊子被人一巴掌拍在牆上,塗滿一地。

其餘人看著呼嚕,呆滯當場,無法理解為什麼天天被人欺負的廢物巨人,為什麼突然變成這麼勇猛的巨人戰士。

砰!

-->>

砰!

“三兄弟”一個不落,都被呼嚕用圓木直接砸死。

這時候,強盜們才麵露驚駭之色。

“殺了他!”有一個黑鐵戰士向呼嚕投矛。

但是,其餘所有人,轉身就跑。

呼嚕深吸一口氣,猛地吐出,勁風湧出,吹偏投矛。

投矛的戰士嚇呆了。

呼嚕抱著圓木高高躍起,一躍十幾米,一腳踏爛投矛戰士。

接下來,蘇業等人看到一個難以形容的場麵,呼嚕彷彿一頭巨獅在斷腿的老鼠群裡不斷跳躍,一棒一個,像打地鼠一樣砸死所有強盜。

“太殘暴了……”王大錘目瞪口呆。

“嘰嘰咕咕!”地傲天豎起大拇指。

兩個小地精瑟瑟發抖。

呼嚕扔下圓木,站在原地呼哧呼哧大口喘氣,周身的岩石鎧甲慢慢消散。

最後,他雙目迷茫地看了看周圍,撓撓頭,一臉疑惑地走向蘇業。

蘇業認真打量著呼嚕,若有所思。

突然,蘇業轉頭望向身後。

阿克德斯已經趕了回來,步履穩健,和離開的時候毫無區彆。

“解決了?”蘇業問。

阿克德斯點點頭。

蘇業冇有多問。

阿克德斯卻看了看一片狼藉的現場,看了一眼呼嚕,又看向蘇業,目光中閃過一抹疑惑。

“嘰嘰咕咕!”地傲天帶著兩個手下衝向戰場,開始撿取值錢的東西。

王大錘也衝了上去,他隻撿金屬武器。

不一會兒,地傲天笑嗬嗬捧著一大堆東西回來,赫然有一個價值三千金雄鷹的錢袋,還有一些飾品。

“嘰嘰咕咕。”地傲天遞給蘇業東西的時候,臉上浮現少許無奈之色。

神力裝備都被砸壞了。

蘇業收起東西,放入空間之戒,然後轉入廢墟空間。

王大錘冇有回來,他已經把所有金屬武器和損壞的神力武器堆在一起。

蘇業向前走去,正要開口,就見王大錘抓起一把長矛,卸掉木杆,將鐵矛頭置放在右手手心。

就見鐵矛頭緩緩浮起,並迅速轉化為液態的圓球。

大量的雜質從液態圓球中飛出,液態圓球越來越亮,彷彿漂浮在太空中的水銀。

眾人靜靜盯著王大錘。

地傲天急忙跑過去幫忙,不斷拆下金屬物品。

王大錘陸續向液態金屬球中投入金屬,讓液態金屬球越來越大。

最終,十幾個人的兵器都扔了進去。

“唉,還是太少啊,完全不夠給呼嚕製作成武器。”王大錘歎了口氣。

“我這裡還有。”

蘇業走過去,一揮手,密密麻麻的武器掉落在地,全都是從柏拉圖商會買的精鋼武器。

王大錘眼睛一亮,大呼道:“夠了!”

說完,一把把武器投入液態金屬球,而液態金屬球最終變得無比巨大。

整個銀亮的液態金屬球彷彿哈哈鏡一樣,倒映眾人扭曲的身影

“呼嚕你喜歡什麼武器?斧?錘?劍還是什麼?”王大錘大喊。

“樹!”呼嚕老老實實道。

王大錘翻了翻白眼,道:“那就圖騰柱吧,等你用習慣了,以後可以讓大師附加力量。”

隨後,液態金屬球開始變形,慢慢凝聚成一根漆黑的圖騰柱。

圖騰柱表麵是複雜的古老圖騰圖案,直徑約六十厘米,高達五米,比呼嚕還高。

在定型前,呼嚕道:“有點短。”

“那你要多長?”王大錘道。

“加一倍。”呼嚕道。

“十米?你逗我玩呢?”

“他還能長高。”阿克德斯少見地開口。

“十米長的圖騰柱如果要長久使用,除了更多的金屬,還需要加入一些魔法金屬。”王大錘道。

“我這裡有一些魔法器和神力裝備,你看看什麼能用得上。”蘇業一甩手,又是嘩啦啦飛出一大堆東西。

“神力戰盾?這水平絕對是工匠之神神星上的信靈打造,放入圖騰柱不合算,留著。風之劍?夠了,這一把劍夠了。不過,這把劍可不便宜。”王大錘兩眼放光。

“用吧。”蘇業並不在乎。

“好!”王大錘興奮地將風之劍融入圖騰柱,接著,又吸收了大量的普通鐵器,最終製作成一根十米長的漆黑圖騰柱。

黑色的圖騰柱表麵,有許許多多血紅色的紋路,勾勒出一頭頭凶獸麵孔,猙獰可怖。

王大錘麵色一白,一鬆手,圖騰柱砰地一聲掉在地上,砸得硬土開裂。

“這是人類傳奇才能嘗試的武器。”蘇業道。

所有人望向呼嚕。

就見呼嚕像普通人拿竹竿一樣,輕鬆拿起,扛在肩上。

他腳下的地麵開始下陷。

“王大錘,你這是什麼能力?”蘇業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