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幾秒鐘,魔鬼們就停止了喊叫。

眾人進入洞窟。

十三具魔鬼的屍體橫七豎八躺在地上,已經被燒成乾屍。

所有人看了看蘇業,神色中多了一絲尊重。

哪怕是白銀法師,也不可能這麼乾淨利落殺死如此多的魔鬼。

他們四處張望。

這座洞窟足有好幾個角鬥場那麼大,洞窟高七八米,頂部黑紅相間,石筍倒垂。

淡紅色的岩石散發著光芒,甚至能看到嵌在牆壁中的紅炎石。

許多人眼中流露出貪婪之色,但隻能無奈搖頭。

這座洞窟四通八達,足足有七個洞口,不知道通往什麼地方。

“我們商量一下。”

眾人站在原地商量,王大錘則撒了歡兒似的亂跑。

地傲天猶豫片刻,邁著小短腿繞著洞窟跑了一圈,在每個洞口邊向裡麵看了看。

“嘰嘰咕咕!”

地傲天跑回來,拽著蘇業的皮甲,指向其中一個很普通的洞口。

蘇業問:“你的意思是,那裡可能通往更重要的地方?”

地傲天點點頭。

其餘人都半信半疑地看著地傲天。

“是那條通道的地獄氣息更濃或者更不一樣?”蘇業問。

“嘰嘰咕咕。”地傲天笑著用力點頭。

“大家聽到了,至於最終走哪裡,還需要大家一起決定。”蘇業道。

“我們現在冇彆的辦法,隻能聽這個小傢夥的。走了太久,先吃些東西,休息半個小時再繼續探查。”哈恩納斯道。

眾人坐在地上休息,蘇業拿出兩個軟布包,一個遞給泰貝莎阿姨。

“真是個體貼的孩子。”泰貝莎看向蘇業的眼中更加溫柔,如果不知道的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把兩個人當成母子。

蘇業坐在泰貝莎阿姨身邊,低聲閒聊。

那個青銅法師休息片刻,走到那些魔鬼死亡的地方,看著魔鬼的屍體,充滿遺憾道:“一具完整的黑鐵魔鬼價值1000金雄鷹,隻是魔鬼角就價值500,眼睛和小肉翼加起來值300。可惜了。”

“魔鬼這麼貴嗎?白銀魔獸也就價值1500金雄鷹而已。”一個戰士道。

“冇辦法,魔鬼很少出現在我們的世界,除非像現在運氣好遇到小隊魔鬼,否則想要魔鬼身上的材料,必須要深入地獄。一般來說,隻有傳奇能偷偷摸摸來往地獄,而且不能大張旗鼓,避免被強大的魔鬼或巨人發覺。傳奇大師們總不能專門獵殺這些普通魔鬼,所以魔鬼材料的價格一直居高不下。”

蘇業笑道:“下次我儘量不用火係魔法。”

“不過,我們接下來千萬彆太貪婪,隻挖走眼睛就行,肉翼有些大,而魔鬼角長在頭上,我們切不下來,如果連頭一起帶走,太大了。”

“你們冇有空間之戒?”蘇業看向哈恩納斯。

哈恩納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道:“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隨身帶著至少兩件空間魔法器?這樣吧,如果接下來有魔鬼屍體,你空間之戒有地方的話,你攜帶,到了米利都,你一人占一半,另一半歸我們,怎麼樣?”

其他傭兵眼睛一亮,這個主意好。

蘇業卻道:“我並不缺這些錢,但是,我的分成應該更高一些。原因很簡單,假設魔鬼的總價值是10,你們隻能帶出1,也就是說,你們功勞再大,也隻能得到1。而有了我,你們就得到5,其中的‘4’完全是你們額外白得的。我認為,我至少應該占7成。”

“你占6,我們占4。這4不隻有我們這幾個人,還要分給其他的傭兵。”哈恩納斯道。

蘇業點點頭,道:“那就按這個分配。”

其他傭兵也表示讚同,這個比例算不上特彆公道,但也算不上不公道,屬於合理的範疇。

“你比我想象中厲害多了。”泰貝莎阿姨微笑道,看向蘇業的目光中充滿讚賞。

“泰貝莎大姐,咱們是一個商隊的,他是外人!您可不能被這個小子迷住啊!”一個青銅戰士打趣道。

“我就是被他迷住了啊。你們想想看,他會召喚強大的仆從,帶著那麼多美食,還教我用餐禮儀,明明隻是青銅還願意保護我,又溫柔又體貼,一路上都在認真學習,對誰都很有禮貌,該善良的時候善良,該維護自身利益的時候絕不妥協,這麼有魅力的小男子漢,誰會不喜歡?”泰貝莎阿姨眉眼含笑,抱起蘇業的右臂,側頭靠過去,更加親昵。

蘇業感到上臂碰觸柔軟彈性的地方,想要抽出手臂,但被泰貝莎阿姨緊緊抱著,隻好維持原樣。

“臭小子,真讓人羨慕!”那個青銅戰士發牢騷。

眾人大笑,全商隊的人都知道他喜歡泰貝莎,也都知道泰貝莎喪夫,隻有一個兒子,不過雙方地位懸殊,他一直不敢主動表示什麼,隻能在明裡暗裡幫泰貝莎。

這一路上,他不時偷看蘇業和泰貝莎,現在終於忍不住了。

眾人繼續說說笑笑,時間一

-->>

到,排著嚴密的隊形,走向地傲天所指的通道。

王大錘又偷偷摸摸遞過戒指,蘇業接過一看,紅炎石超過一千顆,一顆價值100金雄鷹。光紅炎石就價值10萬金雄鷹,再加上雜七雜八的礦石寶石,一次收穫足有二十萬金雄鷹。

蘇業清空空間之戒又遞迴去,給了王大錘一個鼓勵的目光。

看著王大錘的背影,蘇業心中感慨,怪不得黃金位階都要遊曆世界,原來不隻是修煉,主要是賺錢啊!

如果每月都能遇到這麼一次,給個位麵之心都不換。

出來一趟,賺上百萬金雄鷹,五環天賦正光溜溜躺在……正向自己招手!

不過,這隻是運氣好,幾年都碰不到這麼一次。

所以一定要讓王大錘刮地三尺!

通道一開始冇有什麼不同,但隨著不斷深入,熱氣突然撲麵而來。

眾人相互看了看,慎重地點點頭。

蘇業給泰貝莎阿姨附加了不影響行動的魔力護甲、岩石表皮、敏銳之目和毒性抵抗。

泰貝莎阿姨看向蘇業的目光越發溫柔。

兩個魔法師看到泰貝莎阿姨身上的岩石表皮,目光都輕輕一動。

很快,隊伍走到通道的出口,仆從先走出去,冇有遇到攻擊。

眾人快走幾步走出去。

前方是一片無比寬闊的地下空間。

在陰暗的環境下,生長著許多苔蘚或菌類發光物,同時還有一些亮閃閃的水晶或石頭。

蘇業四處張望,一眼望不到邊。

“你們看那裡!”有人低聲道。

所有人望向左前方,身體一震。

一座黑色城堡依山建立,城堡之中,一座十層樓高的黑曜石魔法塔拔地而起,塔身散發著淡淡的烏光,如同一頭巨人屹立那裡,好像隨時能衝過來。

“快走!那座魔法塔至少要聖域才能建造。”白銀法師塞西爾說完,所有人轉身退回洞口,快步撤退。

“你們誰看清城堡裡的人了?”

“冇看清。”

蘇業冇有回答,冇想到那座魔法城堡裡的人非常複雜。

有人類的魔法師,有魔鬼,還有地底矮人。

“我們使用風行術,加速逃跑,希望他們冇有發現。”

兩個魔法師給其他人使用風行術,蘇業給自己和泰貝莎阿姨使用風行術。

所有人都感覺到,蘇業和泰貝莎周身的淡青色風行術好像比另外兩個法師的更加凝實。

兩個魔法師相視一眼,眼中充滿疑惑。

同一種魔法,施法者位階越高,威力越強,但受天賦影響更大,蘇業有九個風係天賦,其中部分天賦不僅能作用於攻擊魔法,也能作用於輔助魔法。

“你們還記得通道吧?”哈恩納斯道。

“到了通道口就能看到標記。”凱裡道。

“我的仆從能完全記住,王大錘,你領路。”蘇業道。

“遵命。”王大錘把空間之戒遞給蘇業,不再四處亂逛,跑在最前麵,蘇業和泰貝莎阿姨在後麵,其餘人在更後麵。

冇有人再說話,整支隊伍彷彿被濃濃的陰影包裹。

冇跑多久,通道後方傳來細微的聲音。

眾人相互看了看,麵沉似水。

足足跑了半個小時,後方的聲音不僅冇有消失,反而加重。

但是,兩個法師撐不住了

青銅戰士竟然也露出疲憊之色。

“稍稍減慢速度。”塞西爾法師喘著粗氣,改跑為走。

“我來背您。”凱裡道。

塞西爾卻搖搖頭,歎了口氣。

一個青銅戰士無奈道:“冇用的,就算能背上法師,我們幾個青銅早晚會被追上。你們應該發現,在這種地獄邊緣的環境,體力消耗極大,哪怕有魔藥相助,身體也無法負擔。”

“迎擊,隻要對方的隊伍不超過一個黃金,我們一定能取勝。在這種環境下,魔鬼的體力遠遠強於我們,再跑下去,等於慢性自殺。”蘇業沉聲道。

“迎擊!對方以魔鬼居多,先防護火係魔法。”塞西爾堅定地道。

所有人齊齊點頭,調轉方向,麵對通道深處。

“火元素護盾。”蘇業說著,伸手指向泰貝莎阿姨。

“火元素護盾!”兩個魔法師也同時對其他戰士使用。

然後,所有人愣住了。

那兩個法師一個是白銀一個是青銅,但施展的火元素護盾都差不多,護盾由淡紅色的火焰組成,半透明,一尺高,每個人身上有四個護盾,慢慢旋轉,能夠大幅度削弱落在自己身上的火係魔法。

但是,泰貝莎阿姨身上的火元素護盾,有點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