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貝莎阿姨周身的護盾也是由火焰組成,半透明,但盾牌上不隻有盾麵,還刻畫著一隻高等魔獸烈焰鳥,盾高三尺,而且有六麵盾牌環繞身體旋轉。

在泰貝莎阿姨的火元素護盾麵前,彆人身上的火焰護盾像是個弟弟。

傭兵們相互看了看,難掩目光中的駭然。

這個蘇亞遠比之前的猜測更強。

“您是火元素大師,您來吧。”塞西爾無奈地驅散之前的火元素護盾。

塞西爾說著,就要給哈恩納斯使用地係防護魔法,哈恩納斯卻道:“防護類魔法,我建議都交給蘇亞,你們負責戰鬥。”

“你確定?”塞西爾問。

“非常確定。”哈恩納斯親眼在巨樹峰上看過石錐之花綻放的場麵。

“那好,我們使用魔法陷阱。”

哈恩納斯又用怪異的語氣道:“架設陷阱的話,也最好交給蘇亞。”

“那要我們做什麼?”塞西爾哭笑不得道。

“保護蘇亞?”哈恩納斯無奈地半開玩笑。

兩個法師心裡不舒服,但是,當魔法進化的石英岩鎧甲出現在泰貝莎阿姨身上的時候,心裡的不舒服冇了。

“彆忘了給我加持防護魔法。”兩個法師齊聲道。

蘇業點點頭,不斷為所有人釋放防護魔法,因為事態危機,接下來可能要跟黃金魔鬼進行戰鬥,如果隱藏魔法進化,很可能等於間接傷害這些夥伴,所以冇有關閉任何天賦。

“蘇亞的天賦真強!”

“真是讓人放心的孩子。”

戰士們不斷誇獎

兩個法師相視一眼,看來這些戰士都認不出魔法進化,既然蘇業不說,都默契地幫忙隱瞞。

泰貝莎阿姨笑吟吟地看著蘇業為其他戰士施法,笑容中竟然多了一絲驕傲,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得到眾人的認可一樣。

為所有人增加了強大的防護後,通道中的腳步聲越來越響。

“我釋放魔法陷阱,你們稍稍後退,彆誤碰。”

蘇業說完,唸誦咒語道:“陷阱術。”

塞西爾忙道:“不要使用改變地形的陷阱,這裡的地麵都是特彆堅硬的岩石,很多陷阱術會失效……”

白銀法師說到一半,突然閉嘴。

所有人看到,足足二十米寬、三十米長的通道地麵全部塌陷,形成一個足有五米深的大坑,坑底樹立一根根尖銳的石英岩尖錐,密密麻麻,在懸浮光輝的照耀下閃爍著寒光。

大坑表麵地元素凝聚,形成浮土,像是正在癒合的傷口一樣,很快變得和周圍的地麵一模一樣。

戰士們目光呆滯。

“這是青銅級的陷阱術?這明明是聖域魔法!”

塞西爾和青銅法師相視一眼,看來自己對魔法進化的力量一無所知。

蘇業道:“為了避免魔鬼的屍體被破壞得太狠,我就不使用元素陷阱附加元素力量。”

“我感覺再來幾個陷阱術,我們能平安逃走,如果對方冇有黃金的話。”哈恩納斯無奈道。

眾人齊齊點頭。

“我們後退三十米,我釋放第二個。”蘇業道。

眾人後退,蘇業釋放了第二個陷阱術。

“魔鬼比較怕冰係力量,你要不要為戰士的武器進行元素附加?”塞西爾問。

眾人盯著蘇業,其實塞西爾實際在問:你的元素附加是不是也這麼變態?

蘇業點了一下頭,右手指尖碰觸泰貝莎阿姨的白銀神力長劍,唸誦咒語。

“附加冰霜。”

以蘇業的指尖為中心,美麗的白色霜紋向四麵八方蔓延,如雪花包裹整把長劍。

在炎熱的地獄邊緣環境,整把劍冒出醒目的白霧。

兩個法師歎了口氣,他們兩個人的元素附加,隻能讓劍刃變亮而已,這個附加冰霜倒好,威力趕得上附魔。

“你是寒冰大師,你來吧。”

很快,每個戰士的武器都被霜白之色包裹。

“我們不要站在陷井邊,那些魔鬼會警惕,我們假裝慢慢向前走,他們纔會衝過來踩踏陷阱。既然對方的隊伍裡有法師,接下來,我要單獨行動。”凱裡道。

眾人點點頭。

突然,凱裡手中的戒指一閃,從頭到腳慢慢變得透明起來。

其他戰士羨慕地看了一眼凱裡手中的一枚戒指。

蘇業發現自己完全看不到凱裡,突然,在凱裡消失的位置,透明的人影一動,周圍的光線形成不自然的扭曲。

隊伍轉過身,慢慢向外麵行走。

身後的聲音變得清晰。

突然,一陣鬼哭狼嚎的聲音響起。

“陷阱!有陷阱!”

“不是陷阱,是厲害的陷阱!怎麼能有這麼大的坑……”

“媽的……”

魔鬼語、矮人語和人類語言接二連三響起。

眾人這才轉身看,其他人隻能看到遠處模模糊糊發亮的眼睛和一些發亮的武器。

“他們的隊伍中冇有懸浮光輝,看來他們所有人都有黑暗視覺。”塞西爾道。

蘇業盯著魔鬼隊伍,道:“好訊息是,對方冇有黃金位階,壞訊息是,對方的數量很多。有三個人類法師,冇有佩戴徽章無法判斷具體位階,但看樣子至少有一個白銀法師。還有四五個人類戰士,或許因為長期生活在地底,麵色有些白。最多的是魔鬼,數量過百,白銀魔鬼足足六頭,青銅十多頭,其餘都是黑鐵,有少數魔鬼法師。還有二十幾個地底矮人,都是拿著錘子的戰士。另外,這隻是在地麵上的。不出意外,掉進陷阱的大概有二三十個魔鬼或矮人。”

“……”

眾人沉默著。

“小蘇亞,你怎麼能這麼厲害?”泰貝莎阿姨看著蘇業,眼睛閃閃發光。

“他遠比你們想象中厲害,我特彆嫉妒他。”哈恩納斯毫不掩飾酸溜溜的語氣。

兩個魔法師呆呆地看著前方,一動不動。

已經麻木了,愛怎麼樣怎麼樣吧。

“按照之前的計劃,先使用陷阱和遠距離攻擊消耗他們,儘量不近戰,他們的戰士多,我們近戰很吃虧。”

“他們現在正在做什麼?”

蘇業看向前方,道:“他們已經用魔法觸發第二個陷阱,然後在陷阱中釋放石牆術,以石牆為橋,快速穿過陷阱。”

“看來對方受過正統的法師訓練,用石牆術解決陷阱類魔法,是教科書式的技巧。換言之,對方背後可能是一個非常大的勢力,我們回到紅石鎮後,要立刻離開,然後通知米利都的法師們。”塞西爾道。

眾人點點頭。

“流沙術。”蘇業一抬手,一大片流沙漩渦出現在前方,擋住整條通道。

流沙緩緩旋轉。

魔鬼大隊憤怒地叫著衝過來,一看隻是流沙,不僅冇有減慢腳步,反而加快速度衝過來。

魔鬼戰士後麵的法師們相互看了來看,輕輕點頭,一起釋放流沙術。阻止流沙術的方式很簡單,在對麵也使用流沙術,形成相反的力量,能讓流沙變成純粹的沙地。

幾十個魔鬼戰士戰士衝進流沙中,憑藉超快的速度踏著流沙前行,但冇跑幾步,小腿陷入流沙之中,一開始還能拔出腿繼續跑,但很快整個腰部陷入其中,用儘全力掙紮。

“好像被什麼東西拖住了!”

“有東西抓住我的腳!”

十幾個魔鬼和地底矮人掙紮著驚呼著,如同暗流中的海帶一樣拚命扭動,越陷越深。

雙方都目瞪口呆,流沙術是阻礙類魔法,不是殺傷類魔法,可為什麼感覺這些魔鬼會死在流沙裡麵?

對麵的法師接連使用旋轉方向相反的流沙術,但是,他們的流沙術不僅冇有讓蘇業的流沙術停下,反而讓蘇業的流沙術力量更強。

“這個流沙術不對……”

所有魔鬼以難以置信的速度下陷,最後嗚嗚叫了幾聲,被流沙徹底捲入裡麵,消失不見。

“使用石牆術!”一個黑暗法師大聲道。

就見一道道石牆豎立在流沙之中,石牆被流沙陸續絞斷,也阻斷了流沙的力量。

幾個魔鬼進入沙子中打撈同伴,結果撈上來的是一具具口鼻中流出沙子的屍體。

“殺了人類!”

“殺了人類!”

更加瘋狂的魔鬼隊伍踩著石牆頂端,衝了過來。

幾個碩大的火球從通道深處飛來。

其中三個火球格外巨大,人頭大小,和普通的火球術不同,普通火球術內外顏色接近,而這三個火球術從外往內顏色越來越深。

“臥倒!是白銀位階的爆裂火球!”塞西爾大喊。

泰貝莎阿姨猛地抱住蘇業,然後帶著他一起倒在地上。

轟……轟……轟……

三個爆裂火球依次爆炸,強大的衝擊力和火焰四散,通道震動,灰塵飛揚。

“你剛纔怎麼一動不動?還是戰鬥經驗太少,以後小心。幸虧我一直在你身邊。”泰貝莎阿姨快速起身,伸手拉起蘇業。

“……”

蘇業無奈地起身。

在火球飛過來的時候,自己有兩個想法,一個是使用石牆術阻擋火球,另一個是站在原地不動,看看自己的防護力量如何。

結果成了這個樣子。

“蘇亞的防護魔法好強!”

“毫無破損。”

“連皮甲都燒不透。”

“那麼強的爆裂火球,竟然被護盾削弱到學徒層次。”

戰士們士氣大振,一邊說著,一邊保護法師緩緩後退,並盯著衝過來的魔鬼戰士。

遠處的三個白銀魔鬼法師和人類魔法師低聲交談,麵露詫異之色。

其中一個青銅法師忍不住大喊:“你們為什麼派這麼多魔抗戰士?到底為何而來!”

傭兵們相互看了看,誰是魔抗戰士?

過了好一會兒才明白對方誤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