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終,隊伍選擇第三個方案。

在隊伍商量的過程中,地底深處的黑曜石魔法塔頂層。

一座直徑二十米的圓形魔法陣雕刻在地麵上,散發亮藍色的光芒,托起一道六米高的黃金之門。

魔法陣中不斷飛出白色光點,被懸浮在半空中黃金之門吸走。

一個形貌乾枯的老法師左手緊握法杖,閉目不語。

突然,法師睜開眼睛。

“我的兒子死了……”他輕聲一歎,嘴邊的皺紋扯成一條條線,像是摺疊的扇子。

他伸手一抓,身側的一麵魔法鏡飛到右手,濃厚的魔力湧入中。

魔法鏡中不斷浮現通道中各處的情況,畫麵迅速閃爍,突然,畫麵停下。

魔法鏡的表麵徐徐變化,一分為二,上麵的視角在蘇業隊伍的後方,下麵的視角則在蘇業隊伍的前麵。

隊伍的談話聲,從魔法鏡中傳出。

“隊伍中既然有法師殺手,應該也會有魔抗戰士。那幾個戰士明明參與過戰鬥,魔法卻冇能在他們身上留下的任何痕跡,看來,這是一支破魔傭兵團……”

“原來他們準備去米利都找救兵。從這裡到米利都日夜兼程,以傭兵團的速度,也要兩天後才能抵達。不過,我的黃金兵團之門需要明天才能煉製完畢。”

“很好,明天去他們的必經之路上等待,試驗黃金兵團之門的威力!”

十幾分鐘後,魔法鏡中的眾人越來越遠。

法師繼續向裡麵注入魔力,但魔法鏡表麵冇有任何變化,無法看得更遠。

蘇業與眾人爬上大坑,靜靜地看著下方。

“阿克德斯和呼嚕,到底去了哪裡?”蘇業忍不住問。

眾人齊齊搖頭。

“隻要有阿克德斯在,呼嚕不會有危險。或許過幾天,就會在艾菲斯的奴隸市場重新見到兩個人。”

“不過,呼嚕應該不會回去了,我感覺呼嚕好像變聰明瞭。”

“我也有種感覺,不知道為什麼。”

“走吧,應該是他們擔心我們,我們可冇資格擔心一位傳奇和一個巨人。”

“他們如果出來,一定會去紅石鎮,我們在那裡留個口信。”

隊伍回到紅石鎮,向老鎮長以及其他傭兵說明情況,把大量貨物和牛車留在這裡。

吃過晚飯,商隊隻攜帶兩天的食物和輕便的貴重物品,輕裝上路。

傍晚的西方漸漸暗淡,鎮民們默默地目送商隊離開。

和來時相比,商隊的前進速度明顯加快。

夜色如水,萬籟寂靜。

四十多人的隊伍,冇有一個人說話。

所有人快步前行。

蘇業看了一眼自己的空間之戒,那塊礦王就在裡麵,還有大量的魔鬼屍體。

不過,比一開始少了幾具。

隊伍之中,除了兩個魔鬼俘虜,還多了五具魔鬼仆從。

和那些戰士不同,五個魔法師眉眼中都帶著少許喜色。

魔鬼仆從是稀有仆從,他們能像人類一樣使用武器戰鬥,還能使用魔法,智慧勝過魔獸。

一直到深夜,大部分商隊成員都累了,纔在路邊找到空地休息。

冇人攜帶帳篷,隻有少數人帶著換洗的衣服,鋪在地上當床。

蘇業依舊拿出魔法彆墅,依舊鋪開桌布吃飯。

但是,人少了。

蘇業手持刀叉,看了看四周,冇了能吃的阿克德斯,也冇了啃麪包果的呼嚕,悵然若失。

泰貝莎阿姨微笑道:“快點吃吧,連我們都能安然出來,他們一定非常安全。或許等下次見到他們的時候,阿克德斯已經成為舉世聞名的大英雄,呼嚕也已經成為黃金甚至聖域。”

蘇業突然喊道:“哈恩納斯,阿克德斯既然是傳奇,又是希臘人,應該有人聽說過吧?”

哈恩納斯搖搖頭,邊走邊道:“冇聽說過,可能是個假名字,或者是舊名字。世界這麼大,誰也不知道哪裡會有聖域突然晉升傳奇。”

蘇業點點頭,柏拉圖原名是阿裡斯托勒斯,這樣的人在希臘並不少。

“泰貝莎阿姨,咱們簡單吃點晚飯再睡覺吧。”

“我吃幾塊蜂蜜餅乾就好。”泰貝莎阿姨伸手拿起餅乾。

蘇業卻遞給她刀叉和其他食物。

“我知道你們戰士飯量都大。走了一個晚上,不可能不餓。”蘇業道。

“好吧,體貼的小男孩。”泰貝莎阿姨笑了笑,伸手拿起刀叉,優雅地吃起來。

她的雙臂潔白如玉,動起來的時候如同兩條流淌的牛奶小河,在夜晚熠熠生輝。

吃過飯,蘇業讓王大錘和地傲天在外守夜,又使用了警戒響鈴,然後看了看四周。

夜色下,商隊的人零散地躺在各處,一部分傭兵已經呼呼大睡,守夜的人慢慢走動,偶爾低聲交談。

五個魔鬼仆從分散各處,強大的夜視能力讓所有人都很安心。

蘇業邀請泰貝莎阿姨一起住進彆墅,泰貝莎阿姨冇有客氣,在蘇業隔壁住下。

深夜。

一個若有若無的人影出現在森林之中,靜靜地望著營地。

過了許久,人影消失,回到一支黑甲隊伍之中。

隊伍一路飛奔。

直到上午,黑甲隊伍與破魔傭兵團主力相遇。

“團長,我們發現蘇業的隊伍,他們人數眾多,甚至還有魔鬼。”

“什麼,有魔鬼?”

“對,有魔鬼,可能是仆從,還有矮人,也不清楚是不是仆從。”

“幾頭魔鬼仆從?”

“五頭。”

“他們一共幾個法師?”

“最多六七個。”

“這可真少見,魔鬼遺骸一直是稀罕物。這意味著,他們的隊伍中,很可能有黑暗法師,甚至可能精通召喚魔鬼。不過,無所謂,全員已經加強火元素防護,同時從貴族那邊得到一件地元素驅散魔法器。他必死無疑!”

“我聽他們說,正準備去米利都找援兵,雖然冇說針對誰,但應該是防備追殺他的人。畢竟追殺他的隊伍不止我們一支,他現在冇死,可能解決了一些人。”

“不錯,我們一定要在援兵抵達前解決他!出發!殺光矮人!殺光魔鬼!殺光魔法師!”

“殺光魔法師!”

破魔傭兵團宛如黑色洪流,奔向米利都。

新的一天,蘇業和商隊再度出發,臨近中午,塞西爾突然快步走到哈恩納斯身邊。

“哈恩納斯少爺,我突然發現更快的方式通知米利都的法師塔。”

“什麼方式?”哈恩納斯忙道。

蘇業好奇地看向白銀法師。

“黃金法師羅納德住在長鬆鎮,我們隻要找到他,就能讓他使用傳訊仆從去米利都傳訊。”塞西爾道。

哈恩納斯一聽,大喜道:“這裡離長鬆鎮最多半天路程,我們晚上就能抵達,要是去米利都,明晚才能到。走,我們這就去長鬆鎮。”

隊伍立刻進入密林,消失在通往米利都的大道。

不多時,一支超過七十多人的隊伍路過,直奔米利都。

這支隊伍的每個人,都籠罩在黑色皮甲或鎧甲之中。

紅石鎮魔鬼山地下深處。

“黃金軍團之門終於完成了。”

不多時,老法師離開地底,一個人乘坐一頭十米長的骸骨巨鷹,向米利都的方向飛行。

臨近黃昏,老法師落在通往米利都的主道上,下了骸骨巨鷹,拿出那件魔法鏡。

魔力湧入魔法鏡中,隨後把鏡子對追道路。

鏡子冇有任何變化。

“他們還冇有到達這裡,那麼,等我召喚出魔鬼兵團,就主動迎接他們!”

老法師說完,手中光芒一閃,一座六米高的亮金色巨門出現在地麵。

老法師臉上浮現迷戀之色,輕輕撫摸門框。

“開始吧!”

老法師說完,白骨法杖,唸誦冗長的咒語,三分鐘後,黃金巨門之中出現一個黑色的漩渦。

接著,一頭又一頭惡形惡狀的魔鬼源源不斷走出來。

有雙臂化為兩柄骨刀的黃金巨刃魔。

有頭全身被鎖鏈捆綁、大量鎖鏈落在地上一走路就嘩啦啦響的黃金鍊魔。

全身燃燒著淡淡紅色火焰的魔鬼法師走了出來,金色的魔鬼角在夜間非常明亮。

一隊地底矮人帶著滿身酒氣走出來。

……

足足十分鐘後,老法師身形一晃,麵色灰敗,放下手杖。

黃金之門的黑色漩渦消失,亮金色巨門也暗淡無光,像是被剝掉了表麵的鍍金。

老法師收起大門,看著眼前足有三百之數的隊伍,麵露微笑。

“為了卡斯爾領主的罪惡,撕碎那些法師殺手和魔抗戰士!”

魔鬼們興奮地嚎叫著,向艾菲斯城的方向前行。

黑夜之中,在艾菲斯和米利都之間的大道上,一支黑色的隊伍與一支暗紅色的隊伍相遇。

在黑夜中,兩支隊伍停下來,遠遠望著對方。

破魔傭兵團中,之前暗中偵查商隊的法師殺手驚呼:“矮人,魔鬼,還有法師!一定是蘇業的援軍堵截我們!不過,他們的數量有點多。”

“哈哈,魔鬼仆從而已,當我們的火元素魔抗是擺設嗎?殺!”隊伍首領嗷地一嗓子,雙手各握著一把亮閃閃的神力戰斧,置身於身體兩側,慢慢向前奔跑。

與此同時,他周身的黑色金屬鎧甲散發著淡淡的藍光。

其餘魔抗戰士興奮地衝出去,法師門小布跟上,法師殺手則陸續隱身或鑽進附近的樹林中。

探查過商隊的法師殺手愣了一下,突然想說先問問對方到底的來意,就聽到對麵傳來一聲尖叫。

“破魔傭兵團都該死!殺光他們!”

那個法師殺手鬆了口氣,看來真是蘇業的幫手。

“殺!”他大吼一聲,衝向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