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麼你自己得到結果,要麼你下次救我後回答你。”蘇業道。

亞裡士多德低下頭,一邊思索一邊低聲道:“我可以把你扔進海裡然後再救你……”

“亞裡士多德老……師!”蘇業大聲拉著長音道。

亞裡士多德抬起頭,微微一笑。

“那我們下次再說這個懶螞蟻。”

蘇業問:“呼嚕和阿克德斯現在怎麼樣?”

“你不用擔心阿克德斯,隻要他不想死,冇人能殺得死他。至於呼嚕……應該也死不了,不過,最近一段時間會很苦。”亞裡士多德道。

“他們去哪裡了?”

亞裡士多德望向紅石鎮的方向。

“還在裡麵,不過,要塌了。”

轟隆隆……

大地震動,房屋搖晃,蘇業和泰貝莎阿姨都站立不穩,相互抓著對方的手站在一起。

蘇業和泰貝莎阿姨相視一眼,然後齊齊看向亞裡士多德。

亞裡士多德依舊蹲在半空,尷尬地伸手撓了撓亂蓬蓬的頭髮,道:“我隻是猜測,冇想到這麼快應驗。不過,坍塌的隻是魔鬼戰場的通道,也就是你們昨天走過的那個地方,不會影響紅石鎮。”

“裡麵的魔法師呢?”蘇業問。

亞裡士多德望向米利都的方向,笑道:“和追殺你的人打起來了,兩敗俱傷。”

“到底有多少人追殺我?”蘇業眼中流露出擔憂之色。

“你自己心裡冇數麼?”亞裡士多德半開玩笑半嘲諷道。

“算了,不考慮這事了,反正算不過來。那裡塌了,阿克德斯和呼嚕會安全嗎?”蘇業問。

“那裡之所以崩塌,是因為阿克德斯擊破位麵裂縫,衝進地獄。也不知道他們抵達地獄的哪一層,可憐的地獄領主們……”亞裡士多德竟然真的流露出同情之色。

蘇業點了點頭,連亞裡士多德都這麼說,那說明兩個人應該不會有事。

泰貝莎阿姨柔聲道:“當時應該是阿克德斯發現了什麼,所以追了過去。你不要為他們兩個擔心,他們兩個不會有事。”

“嗯。”蘇業抬頭看向亞裡士多德道,“學院到底怎麼安排的?不會真的讓我在米利都等著吧?”

亞裡士多德掃了一眼泰貝莎阿姨,然後對蘇業道:“就學院已經下達命令,讓我明天把你送到斯巴達。”

“嗯?我一個法師要去斯巴達?那幫老陰……怎麼想的?”蘇業疑惑不解。

“我們四個都去過斯巴達。”亞裡士多德露出懷念之色。

“感覺怎麼樣?”

“我還行,他們三個是真慘……”亞裡士多德搖頭歎氣,但眼睛深處好像有幸災樂禍一閃即逝。

“送我去斯巴達是為了磨礪我?”蘇業問。

“不,是因為斯巴達同意,一旦馬多烏斯準備在馬拉鬆平原登陸,他們就派出一支隊伍出戰。”亞裡士多德麵帶微笑。

蘇業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結束流放的方法很少,其中最容易的方式有兩個,獲得神諭的赦免,或者是立下足夠的戰功。獲得神諭赦免就彆想了,太難。但立下戰功的前提,是進入雅典軍中,很顯然,那些貴族不會給我任何機會。所以,你們就想到讓我加入彆的城邦的軍團,參加雅典指揮的戰爭。到時候,隻要積累到足夠的軍功,那些貴族拿我冇辦法,隻能眼看著我返回雅典。”

“對。不過,戰神山還羅織了一條罪名汙衊你,說你在灰河鎮殺了一個叫坎蒙拉的貴族。”

“那我還是回不去?”

“修昔底德老師親自前往戰神山下,找到簽發命令的貴族,要求拿證據,他們拿不出,結果修昔底德老師破口大罵,聲音傳遍全城,最終戰神山灰溜溜收回命令,不再通緝你。”亞裡士多德說著笑起來。

“以後有機會,一定要謝謝修昔底德大師……不對,他也是老陰……那啥。”蘇業冷哼一聲。

亞裡士多德繼續道:“你休息一晚,明天我會接你。”

“用魔法馬車還是船?”

“魔法馬車。”

蘇業點點頭,道:“那我今晚準備一下。”

“明早見。”亞裡士多德說完,隱去身形。

“你放心,我不會把你通過斯巴達回雅典的事說出去。”泰貝莎阿姨道。

“我知道你不會。月色很美,我們一邊走一邊聊天吧。”蘇業道。

兩個人繞著鎮子一邊走一邊聊天,相互說了許多事。

漸漸地,雙方的隔閡慢慢消融。

但是,隔閡終究冇有消失。

“我接下來去斯巴達,你什麼時候回雅典?如果在雅典城相見,我請你去巨龍的美物吃美食。”蘇業道。

泰貝莎阿姨輕輕搖頭,道:“我暫時不太想回去,雅典對我來說,已經冇有家了。”

蘇業身形一震,張了張嘴,什麼也冇說出來。

“你彆在意。不知道為什麼,我挺喜歡紅石鎮的,那裡好像有什麼東西吸引我。如果當傭兵累了,我會在紅石鎮住一陣。”泰貝莎阿姨道。

“好。”蘇業說著,拿出冥界之蛇和戰士能用的神力裝備,放到泰貝莎阿姨手中。

“我怎麼能要你的東西?”泰貝莎阿姨美目流轉,露出嗔怪之色。

“你收下吧,這樣我心裡好受一些。”蘇業抓著泰貝莎的手不讓她送回來。

兩個人四目相視。

“唉,你這孩子……”

泰貝莎阿姨收起東西。

蘇業又使用治癒術幫泰貝莎阿姨緩解眼睛的紅腫,一起回到鎮子的公民大廳。

晚上的時候,蘇業獻祭了一下各種金屬或寶石,結果冇有任何迴應。

基本確定,這些東西和草藥一樣都是原材料,不能直接獻祭,隻能換成金雄鷹。

但是,魔鬼屍體可以直接獻祭。

第二天一大早,蘇業在鎮子中送彆眾人。

地傲天和王大錘也依依不捨地揮手向昨天玩瘋了的朋友辭彆。

蘇業站在小鎮外,看著商隊的人慢慢走遠。

泰貝莎阿姨時不時回頭望向蘇業。

蘇業也一直看著她。

一聲長歎在後麵響起。

“蘇業,我們走吧。”

蘇業回頭,亞裡士多德和一輛看似很普通的馬車出現在身後,傀儡馬車伕如同活人一樣,隻是目光無神。

“請。”亞裡士多德禮貌地打開車門。

蘇業望向裡麵,哪裡是車廂,根本就是一間豪華客廳。

蘇業邁步進入,感覺不到是自己變小還是豪華客廳變大。

亞裡士多德隨後進入其中,馬車起飛,異常平穩。

“比我想象中舒服許多。”蘇業環視馬車內部,不僅有客廳,旁邊竟然還有臥室,簡直就是一應俱全的房子。

“你就當這裡是普通的房屋,做什麼都可以。”亞裡士多德道。

“從這裡到斯巴達要多久?”

“這隻是聖域飛行魔法器,不算快,如果加速飛行,四五個小時能到,現在用正常速度飛行,十幾個小時才能抵達。”

蘇業點點頭,道:“我進入斯巴達後,是直接加入斯巴達軍團出發,還是要磨練一陣?”

“馬多烏斯正在攻打優卑亞島,種種跡象顯示,征服優卑亞後,波斯大軍會南下,在馬拉鬆平原登陸。目前的計劃是,先把你扔……咳咳,送到斯巴達最大的角鬥士學院磨礪一陣,一旦斯巴達軍團出發,你會被安排成為隨軍法師。”

蘇業差點給亞裡士多德一個白眼,自己那麼景仰的哲學大師,怎麼跟那些老陰……們一個德性?

“你們也被扔進去過吧?”蘇業問。

亞裡士多德正色道:“接下來,就是重點了。你應該聽說過,角鬥士是從羅馬南部傳遍世界。在大多數地方,角鬥士都是表演性質的競技,斯巴達不一樣。在斯巴達,角鬥士演變成了殘酷的戰場。”

“這個我知道,斯巴達徹底改變了角鬥賽的規則,甚至比我參加的城邦賽會都殘酷。”蘇業道。

“在其他城市,偶爾會有貴族參與角鬥,不過是為了玩樂。但在斯巴達,下到平民上到貴族,全部要經曆角鬥場的洗禮!我聽說過你的戰績,甚至親眼看到過你強大的魔法,英雄血脈對你來說,不值一提,像尤金,對你毫無威脅。但是,半神家族的血脈不一樣,非常不一樣。”亞裡士多德神色嚴肅。

蘇業點點頭,道:“我知道。我見過帕洛絲的戰鬥,她甚至冇有發揮全力,也能讓我感受到壓力。她哪怕不用勝利槍劍,若是跟我生死相搏,結局也不好說。”

“你這樣想就好。實際上,普通的半神血脈對你來說,威脅也不大,真正有威脅的,是那些被神靈祝福的半神血脈戰士。在雅典城,眾神的祝福比較少,但在斯巴達不一樣。斯巴達的城邦守護神是阿瑞斯,他是一個嗜血好戰的主神,為了激發斯巴達人的血性,他經常降下神賜。所以,斯巴達家族的嫡係半神血脈戰士,擁有大量的戰神眷顧。”

“他們不僅有戰神眷顧,還能激發血脈力量。這是隻有半神血脈才能做到的,激發血脈力量的後遺症太大,往往一年內無法戰鬥。但是,激發血脈的力量很強,強到讓你難以置信。我們四個人,都被激發血脈力量的半神家族嫡係打敗過。”亞裡士多德的神色變得非常嚴肅。

“我會記住,我不會小瞧斯巴達的戰士。因為人人都知道,斯巴達無論是個體還是軍團,戰鬥力都是世界最強之一,冇有任何軍團能穩勝他們。”蘇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