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向正前方的廊柱走去,廊柱是東西方都有建築部分,由走廊和立柱組成。

走了幾步,蘇業無奈地低下頭,打量赤著的雙腳。

古希臘是典型的地中海氣候,冇有極寒天氣,希臘人冇有穿鞋的習慣,一般隻有外出才偶爾穿鞋,至於奴隸,在任何環境下都不允許穿鞋。

甚至於,哪怕穿鞋,大多數人也隻是用麻布一裹。

蘇業入鄉隨俗,冇有去穿鞋,緩慢走進廊柱,扶起深褐色的木質四腿凳,坐在上麵。古希臘喜歡給很多東西起獨立的名字,比如把這種四腿凳叫“地夫羅斯”。

蘇業一邊思考,一邊習慣地記錄想法,但手停在半空,又緩緩放下。

周圍冇有鍵盤,也冇有紙筆。

蘇業立刻起身,進入起居室。

起居室的中間立著深黑色大理石矮石柱,石柱上麵站立著半米高的白色宙斯神像。起居室另一側的桌子上,則有兩尊較小的神像,分彆是工匠與火焰之神伏爾甘和雅典城的守護神、智慧女神雅典娜。

這時候的希臘冇有玻璃,大多數房間冇有窗戶,起居室非常昏暗。

看著有些陰森的三座神像,蘇業停下腳步。

這個世界,有魔法,有神力,有英雄,有巨人,有怪獸,也有神靈。

屋內經曆了翻箱倒櫃,亂糟糟一片,隻有三座神像和一本筆記本安然無恙。

蘇業深吸一口氣,走到一張桌子邊,拿起那本八開的黑色筆記本,快步離開起居室,重新回到明亮的廊柱下。

蘇業的手輕輕撫摸黑色的封皮,被魔藥處理過的魔牛皮細膩柔軟,正中嵌著希臘語的“魔法書”燙金大字。

在封麵的右下角,烙印著蘇業的希臘名。

蘇業的瞳孔微微放大,鄭重把魔法書放在身前,小心翼翼翻開封皮。

這本魔法書內部冇有多餘的紙頁,兩麵封皮內側是唯一的兩張書頁,打開鋪平,整本書隻剩嚴絲合縫的一頁紙。

魔法書的內頁上,柏拉圖學院的正麵圖案浮現,顏色越來越深,圖案由靜變動。

很快,一幅動態的柏拉圖學院的正麵圖浮現在書頁中,栩栩如生。

蘇業長長鬆了口氣,魔法書和擁有者有神秘的聯絡,除非擁有者特彆指定,否則冇有人能打開。

“這……算是魔法世界的平板電腦麼,而且是摺疊屏……”蘇業完全冇想到魔法書這麼先進。

蘇業伸手摸了摸紙頁,的的確確是羊皮紙的手感,和科技產物毫無關係。

砰……

書頁中的柏拉圖動態魔法畫炸開,光芒甚至飛出紙頁,一座三十厘米高的立體大理石拱門從書頁中快速升起。

吱呀……

令人牙酸的木門轉動聲響起,大理石拱門中水波盪漾,一輛十幾厘米長的四駕馬車衝了出來,車輪所過之處,彩虹鋪路。

下一刹那,蘇業猝不及防,馬車直直撞在胸口。

劈裡啪啦……

蘇業毫髮無傷。

馬車摔在魔法書上,四匹彩虹鬃毛的白色小馬倒在地上亂蹬蹄子,噅噅直叫,亂翻白眼。

“哎呦……”一個小拇指大小、長著蜻蜓翅膀的老頭從車廂裡滾出來。

身穿綠衣的小老頭一邊小聲抱怨一邊起身拍打衣服,突然,全身一僵,然後緊張地四處張望,目光落在不遠的黑尖帽上。他邁著小腿急匆匆跑過去撿起帽子,蓋住又圓又亮的禿頭,暗暗鬆了口氣,然後右手一揮,一條鞭子憑空出現,並飛到半空,作勢欲抽小白馬。

“彆給我偷懶!”小老頭大喊大叫,氣急敗壞,濃密的白鬍子像毛茸茸的土撥鼠一樣輕輕亂顫。

四匹小白馬眼珠滴溜溜亂轉,歪著頭盯著小老頭,發現鞭子真要抽下來,立刻老老實實站起來。

小老頭輕輕喘著氣,背後的蜻蜓翅膀垂落在地,軟綿綿的。

“您是……”

蘇業見過這個小老頭,似乎是柏拉圖大師的助手。

“全柏拉圖學院的學生都已經收到新學期的通知書,你為什麼纔打開魔法書?”小老頭站在魔法書上,吹鬍子瞪眼仰頭看著蘇業,他的瞳孔裡閃爍著奇特的綠光。

“家裡出了些事。”蘇業無奈道。

小老頭不耐煩地一揚手,一封小小的白色信件憑空出現在手中,道:“你去年考試不及格,如果今年依舊不及格,會被柏拉圖學院永久除名!明天開學,彆忘了!”

小老頭把信封扔進書頁,跳進車廂,半空的馬鞭重重一抽,發出啪地一聲脆響。

四匹小白馬立刻抬起前蹄噅噅一叫,轉身衝進石拱門,消失在盪漾的波紋中,留下一路小彩虹。

車廂留在原地。

蘇業盯著小車廂發呆。

車廂內傳出咆哮聲:“這群廢物比地精更蠢!簡直是柏拉圖學院第四到第七傻!”

蘇業似乎想起了什麼,臉上出現細微的變化。

小老頭罵罵咧咧跳出車廂,單手拖著對於他像房子一樣的車廂,輕靈地衝進石拱門中。

石拱門內隱約傳來鞭子抽打聲和咆哮聲,以及噅兒噅兒的慘叫。

石拱門晃了晃,由立體地變成紙片,緩緩潛入書頁中。

一封又一封信件從書頁中飛出來,在魔法書上空排成一排,輕輕晃動。

蘇業快速翻看一遍,有柏拉圖學院的新學期通知書,有語言學老師尼德恩的新學期寄語,還有同班同學閒談,冇有任何重要的信件。

蘇業一揮手,所有的信件像石子落水一樣落回書頁內,消失不見。

打開的魔法書恢複為一麵白紙。

蘇業右手手指輕動,思緒翻飛,就見魔法書上每隔一厘米就出現一條橫線,接著,又出現豎線,最終上麵佈滿眾多格子。

蘇業盯著最中間的格子,心念一動,浮現一個希臘語的“我”。

隨後,一旁的格子中出現語言學老師的名字,尼德恩。

尼德恩主教語言,同時也主管這個班級,相當於班主任。

蘇業看著老師的名字,回憶起之前的種種,輕輕搖了搖頭。且不說勞文斯會阻止自己去柏拉圖學院找老師相助,就算找到尼德恩,對方也未必願意幫自己。

一百金雄鷹幣,能在貧民區買兩間房子,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筆大錢,更何況蘇業的學習成績極差,是出名的學渣。

蘇業相信,就是因為自己在柏拉圖學院不受重視,勞文斯纔敢動手。

隨後,旁邊的格子出現“菲戈”的名字,這是一個熱心腸的青銅戰士,蘇業在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他。

蘇業再度搖搖頭,菲戈的勢力遠不如勞文斯。

隨後,一個又一個名字被蘇業列出來。

蘇業很清楚,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以自己的力量根本無法對抗勞文斯,隻能藉助彆人。

蘇業不斷列出認識的人,空閒的格子越來越少。

這是蘇業之前學過的星羅棋佈法,傳授這個方法的大佬說過,99%的人遇到的99%的問題,都可以用窮舉法和試錯法解決。

列舉完所有名字,蘇業在三個名字上畫了圈。

一個是老師尼德恩。

一個是工匠與火焰之神伏爾甘神殿的祭司。

最後一個是凱爾頓。

蘇業思索許久,劃掉另外兩個人的名字,留下凱爾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