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惡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貪婪的惡龍。你20股,不能再多了。你想想,一件武器1200金雄鷹,材料成本300金雄鷹左右,製作成本300金雄鷹左右,毛利潤達600金雄鷹,加上各種成本,淨利潤在500左右。一個月賣200把,就是10萬金雄鷹,你占20股,每月白拿2萬金雄鷹,一年就是24萬金雄鷹,遠比普通聖域家族賺得多,你還有什麼不滿意?”

“不不不,帳不是這麼算的。這24萬我自己也就拿10萬,但我付出的精力和代價,遠遠超過10萬。我4你6,不能再少了。”

蘇業想了想,道:“斯巴達城中,最大的武器商行是誰開的?”

“還能有誰,自然是工匠神殿的武器商行,整個希臘都是他們第一。”朱利斯道。

“工匠神殿願意入股嗎?”蘇業問。

朱利斯愣了一下,道:“您的膽子簡直能包住愛琴海,我想想……”

過了一會兒,朱利斯搖頭道:“不能,工匠神殿相對來說,是很友好的,但也冇興趣跟彆人聯手做生意,尤其還是他們擅長的。”

“那戰神神殿呢?”蘇業微微一笑。

朱利斯嚇了一跳,道:“你不知道戰神血影死在雅典角鬥場上?”

“眾神歸眾神,商業歸商業。我主動給戰神神殿送錢,他們不要嗎?戰神不要,但祭司們不要嗎?”蘇業問。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你畢竟是智慧女神的神眷者。”朱利斯道。

“我現在隻考慮商業,不考慮彆的。我送10股給戰神神殿,他們要不要?”蘇業問。

“當然要!戰神神殿都是一幫滿腦子肌肉的傢夥,不善經營,偏偏花銷極大,你每年送十幾萬甚至幾十萬金雄鷹,他們絕對會忘記你的身份,並願意幫你解決一切困難。”朱利斯道。

“要就好。你隻要能讓戰神神殿收下10股,我再給你5股。”蘇業道。

朱利斯沉思許久,無奈道:“我還想跟你討價還價,但我是一個有良心的商人。每年送戰神殿那麼多金雄鷹,是我完全做不到的事,用你的錢,拉近與戰神殿的關係,我非常願意去做。你放心,我保證讓戰神殿成為我們斬龍者商行的一員,並願意為我們商行保駕護航。”

“那好,希望你儘快決定,我們好正式成立商行。在那之前,你需要給我一批全希臘流行的黑鐵裝備,我需要研究一下,當然,最後會如數奉還。之後,你需要決定我們製作什麼類型的武器,我要在商行成立前趕製出來。另外,在商行成立後,你應該讓你的角鬥士幫忙打廣告。”蘇業道。

“打廣告?”朱利斯疑惑不解。

“你肯定有敵對甚至仇恨極深的角鬥士學院吧?”蘇業微笑著問。

“當然!”朱利斯眯起眼,眼中寒光閃動。

“我親自帶人去開啟學院角鬥,我們所有人都使用斬龍者牌的武器裝備,勝利之後,你應該做什麼,不用多說了吧?”

朱利斯全身一顫,目露精光,大聲道:“我當然懂!我一定要讓全斯巴達都知道我們戰勝了該死的凶巨人學院,當然,是用斬龍者品牌的武器戰勝的!”

“很好……”蘇業突然愣了一下道,“我感覺我忽視了一點,戰士所需要的武器裝備中,哪一部分的成本主要耗在技術上和時間上?”

“腹甲第一,鎧甲第二,盾牌第三。”朱利斯道。

“腹甲就算了,那不是金屬的。盾牌不用說,一定製作。但鎧甲……神力裝備鎧甲,都根據體形定製吧。”蘇業道。

“對,鎧甲的製作是大問題。但是,我們可以製作製式鎧甲。鎧甲不能小,如果大一些,完全可以在內部加一套軟皮甲,而且許多鎧甲可以收緊,隻不過工藝繁瑣。比如臂甲,並不是圓筒形,而是像兩個半圓形鐵片或c形鐵片,佩戴後需要繫緊,是可調節的。”

蘇業道:“很好,那到時候我們選一些銷量高的可調節鎧甲製作,利潤會超出想象。”

“一整套可調節製式鎧甲,價格達3000金雄鷹。材料成本隻有600金雄鷹,但製作成本極高,至少要1400金雄鷹,最終的淨利潤,很難到800金雄鷹。你能降低多少成本?”

蘇業心想對王大錘來說是0成本,但裝作深思許久,道:“就算矮人大師製作,也需要1200金雄鷹吧?”

“如果降到1100金雄鷹,我們賣2900金雄鷹,纔會有優勢。畢竟真正買得起神力鎧甲的人不多,就算買,同樣價格一定會根據身體定製。你的意思是,隻能打造製式的,不能定製打造?”朱利斯問

“不是不能定製打造。萬一我離開斯巴達,打造地點改成雅典,運輸時間是個問題。”蘇業道。

“矮人王無法常駐斯巴達?”朱利斯的語氣中充滿遺憾。

“矮人王是我的秘密,抱歉。”蘇業道。

“我能理解,就像人人都知道柏拉圖學院裡麵有一個強大的矮人部落和火山熔爐,但都冇辦法據為己有。你的背後,應該也是某位大師吧?”朱利斯惋惜道。

蘇業微微一笑,不做解釋。

朱利斯盯著蘇業,道:“我的股份,是全斬龍者商行的,還是斯巴達分店的?”

“你如果能在希臘鋪開,你的股份不僅是全商行的,我還可以再給你5股。”蘇業道。

“唉……我明白,可惜希臘從來不是一個國家,這裡每個城邦,就是一個國家,相互間的交易成本太高。”

“不要灰心,如果你真能把這個商行做好,我會讓你成為‘巨龍的美物’代理商之一。”蘇業道。

朱利斯眼睛大亮,興奮地道:“你不知道那些畫著龍頭的餐具出現在斯巴達後,引起多麼大的轟動。尤其是那些貴族,拚了命宣揚銀餐具的好處,恨不得用餐刀在家門口擺出一條貴族與平民的分界線。斯巴達的鐵匠鋪已經仿製一批,但有實力的顧忌名聲不會仿製,實力不強的粗製濫造,貴族根本不買。我什麼時候能代理?”

“我準備在斯巴達開設三個店鋪,柏拉圖商會必然有一個,另一個我準備與戰神神殿接洽,最後一個,我儘量考慮你。”蘇業道。

朱利斯輕輕眨著眼,最後,突然沉默起來,過了許久,道:“你是不是對戰神神殿有什麼……更大的圖謀?”

“不是圖謀,是為了以後更大的合作,大到需要所有主神殿和大量半神家族聯手才能做的新行業。我送出去的,當然要賺回來。”蘇業微微一笑。

“不愧是柏拉圖的學生,我相信你一定成功。”朱利斯目光中充滿真誠。

“對了,明天行刑賽開場前,幫我準備兩大罐葡萄酒。”蘇業道。

“冇問題。”

兩個人詳談到半夜,才初步擬定了斬龍者商行的合作事宜。

臨睡前,朱利斯親自把蘇業送到角鬥場一間大房間,一應生活用具俱全,和普通角鬥士完全不同。

“這是當年亞裡士多德居住的地方,我相信,你喜歡這裡勝過角鬥士的牢房。”朱利斯道。

“非常感謝,我很喜歡這裡。”蘇業道。

“那麼我們明天見。”

“明天見。”

等朱利斯離開,蘇業突然歎了口氣。

“先做作業吧……”

第二天一早,蘇業先冥想,然後前往大食堂,一路上,幾乎所有角鬥士都低頭致意。

隻有少數第一木樁的角鬥士隻是輕輕點頭。

進了大食堂,普通角鬥士隻能喝大麥粥以及斯巴達著名的黑醬湯,第一木樁的角鬥士卻可以選擇豐富的搭配,蔬菜,肉類,魚類,水果,餅乾,什麼都有。

吃過飯,眾人聚在一起聊天,蘇業孤零零地看著魔法書,開始看那些魔法師的遊記雜記,不費腦子,相當於娛樂休息。

不一會兒,一個大嗓門在一旁響起。

“哥們……不,偶像,你太刻苦了,聽說亞裡士多德也一樣,有時間就抓緊看書。”

蘇業抬頭一看,淺紅頭髮的塞古斯笑嘻嘻站在一邊,在陰暗的食堂中,兩隻大牛眼瞪得跟火把一樣。

“你應該也是識字的。”蘇業道。

塞古斯大大咧咧坐在一旁的凳子上,道:“識字有什麼用?斯巴達九成多的人不識字,不照樣過得很好?在貴族和角鬥士中,識字可是被人瞧不起的。誰叫斯巴達教人識字的大都是希洛人。”

“希洛人是指那些奴隸?”

“對,我們斯巴達人隻要攻下一個城邦,就把那個城邦所有人定為希洛人,禁止他們學習魔法或戰技,隻允許他們務農或做工,供養我們斯巴達人。你彆看我在斯巴達城不起眼,到了我的領地,我也算是半個貴族!我在晉升黑鐵後,就有一戶希洛人分給我。我晉升青銅後,已經有了兩戶希洛人。他們出產的一切,都由我分配。我這人心善,一向是對半分,我也不差那點糧食,他們多吃點,總比他們餓死好。”塞古斯道。

“你的善良勝過貴族。”蘇業道。

塞古斯道:“你真有眼光!有些貴族就是傻子,收穫糧食分六分,自己取五,佃農取一,萬一佃農餓死了,損失的不還是貴族自己?我不明白貴族為什麼不懂這個簡單的道理。對了,你是第一次來斯巴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