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青銅級彆的戰鬥完全不同,白銀級彆的戰鬥一開始就陷入膠著之中。

王大錘悍不畏死找機會衝鋒,結果不僅無功而返,身上還被長矛擊中,若不是有蘇業的防護魔法,必然會被捅個窟窿。

戰鬥慢慢進行,觀眾們緊張起來。

不同的觀眾為自己喜歡的學院或角鬥士加油叫喊。

但是,全場所有的人,都時不時看向一個人。

蘇業。

自始至終,蘇業都在看書。

隻有看累了,才抬頭輕輕搖晃脖子,看一會兒戰鬥,然後繼續看書,寫寫畫畫。

戰鬥繼續,突然,雄獅學院的角鬥士改變陣形,王大錘等人冇有適應過來。

等他們適應過來,一個白銀戰士已經繞過他們,衝向蘇業。

全場驚呼。

“蘇業!”一個白銀戰士大吼。

蘇業這才抬起頭,看到百米外衝向自己的白銀戰士。

蘇業微微一笑,正準備拿起法杖,突然,一個聲音傳遍全場。

“為了陛下!”

王大錘突然大吼一聲,就見他的右臂突然變得無比粗大,層層疊疊的灰白色岩石鱗甲快速生長,鱗甲巨臂竟然宛如一個成人那麼大。

黃金戰錘也突然膨脹,金光閃耀。

“為了陛下!”

王大錘再度大吼一聲,左腳猛地向前踏在地麵,大地開裂,煙塵揚起,隨後揮舞右臂,將變大的黃金戰錘投擲向白銀戰士。

白光包裹黃金之錘,宛若一道白虹,帶著巨大的破空聲飛去。

雄獅學院戰士連聲大叫,那白銀戰士急忙回頭,餘光看到疾飛而來的黃金之錘,鎮定如常,就地一滾,避開黃金戰錘的飛行路徑。

看到這一幕,雄獅學院的角鬥士們鬆了口氣,第一學院的戰士們則歎了口氣。

這個白銀戰士反應太快,已經避開了黃金戰錘的路徑。

突然,全場驚呼。

黃金戰錘調轉方向!

正在翻跟頭的白銀戰士還冇等反應過來,黃金戰錘結結實實砸在他的後背。

噗……

仿若巨斧劈開朽木,巨錘穿透白銀戰士的身軀,帶著破碎的骨骼、內臟和鮮血,發生呼呼的巨響,向王大錘飛去。

鮮血撒了一路。

黃金戰錘回到王大錘手中的時候,光潔如新。

“護衛陛下,是吾等職責。”王大錘認真道。

“嘰嘰咕咕!”地傲天舉起尖刺骨棒,拍拍王大錘的肩膀。

蘇業露出微笑,輕輕點頭,繼續低頭看書。

戰鬥停止,觀眾們麵色呆滯。

那個白銀戰士有神力護體,白銀戰士全力一擊,也最多是將他擊飛吐血,絕不可能傷得這麼重。

所有人目光落在王大錘手中金燦燦的大錘上。

黃金神力裝備麼。

隨後,眾人望向蘇業,差點氣歪鼻子。

這麼重要的時刻,竟然還在看書,簡直不把對手當人。

太不是人了!

“我們認輸!”雄獅角鬥士學院的隊長突然伸出食指。

場上的角鬥士望向觀眾們。

戰鬥還冇有結束就認輸,會引發觀眾的憤怒,如果觀眾大都不同意,角鬥士必須要繼續戰鬥。

但是,觀眾們毫無反應。

雙方角鬥士施禮,雄獅學院的角鬥士急忙抬走昏迷的白銀戰士,第一學院的角鬥士回到蘇業身邊。

“結束了?回去吧。”蘇業收起椅子,轉身往回走。

地傲天和王大錘跟在身後,其餘四個白銀戰士跟在更後麵。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有種錯覺。

這支隊伍,青銅魔法師蘇業纔是隊長。

觀眾們呆呆地看著場下,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

“退票!”一個觀眾忍不住大喊。

其餘觀眾哭笑不得。

罵蘇業吧,可蘇業贏了。

不罵吧,總覺得哪裡不對。

“不過,那個矮人戰士真厲害。”

“那個小地精也很猛。”

“唉,這麼好的仆從,怎麼那麼倒黴被蘇業得到。”

“可惜了,蘇業還是冇能出手。”

“他肯定全靠兩個仆從,啥也不是!”

“對對對,他就是在那裡虛張聲勢!”

就在這時候,主持人宣佈第一學院勝利,並大聲道:“從今天起,蘇業將成為第一學院的常駐角鬥士,每天都會有他的比賽,大家如果喜歡,可以經常來看。”

“看他?不可能!”

“我也不看,傻子才跑角鬥場上看他讀書。”

“魔法師的角鬥好看,但蘇業的角鬥毫無樂趣可言!”

“我其實有點想看看他什麼時候參戰……”

“我不在乎他參戰不參戰,我隻想看到他被戰士胖揍的那一天!”

“我也是!”

觀眾們一邊發著牢騷,一邊離開。

“乾得不錯!”朱利斯愉快地伸出雙臂,給了蘇業一個熱情的擁抱。

其他角鬥士疑惑不解,這個蘇業來頭這麼大?都快把角鬥場搞砸了,朱利斯還這麼高興?

不一會兒,朱利斯又宣佈明天的角鬥士安排,明天下午將安排整整七場實戰賽,蘇業連戰五場。

角鬥士們羨慕地看著蘇業。

雖然頻繁參與戰鬥可能傷身,但每次參戰都有額外獎金,而且能被更多的觀眾認識。

許多有名的角鬥士都可以在休假的時候接受觀眾的邀請,享受普通角鬥士享受不到的待遇。

朱利斯送蘇業回到房間,指著房間外的兵器架道:“上麵就是斯巴達最受歡迎的所有黑鐵神力裝備,旁邊的莎草紙上還有詳細的數據以及銷量,都可以作為參考。”

“好。”蘇業點點頭,用空間之戒收走所有東西。

回到房間,蘇業拿出魔法書,給亞裡士多德發出一封魔法信。

“老師,有空幫我買一件能釋放‘封鎖咒’的白銀魔法器,防止彆人窺探我。我現在離不開角鬥場。”

“我手裡就有,送你了,今晚派人給你送過去。”

“謝謝老師。另外,我還缺一件白銀魔法皮甲。”

亞裡士多德半天不回。

“???能收到嗎?”

“這裡畢竟不是雅典,我的魔法書有時候也收不到訊息。你再發一遍。”

“我還缺一件白銀魔法皮甲。”

亞裡士多德又是半天不回。

“冇事了。”蘇業發了個魔法信。

“嗯,以後有什麼事儘管說,老師我能做到的,一定幫你!”

蘇業撇撇嘴合上書,跟我裝信號不好?

蘇業召喚出王大錘,然後一甩手,所有的武器裝備嘩啦啦落在地上。

“大錘啊,展現你實力的時候到了。”蘇業道。

“陛下放心!”王大錘說著,拿起一把神力長劍,就見一抹白光閃過,然後隨手放一邊,拿起另一件。

很快,他放下最後一件神力裝備,道:“陛下,我已經學會製造這裡的所有神力裝備。”

“好樣的!”蘇業道。

“多謝陛下誇獎!”王大錘眉開眼笑。

蘇業把空間之戒遞給王大錘,道:“裡麵有許多魔法金屬和魔法寶石,還有大量的普通金屬,你看看能製造什麼神力裝備。”

王大錘接過空間戒指,掃了一眼,道:“可以製造所有的神力裝備。神力裝備的本質就是在普通金屬中加入適量的魔法金屬,然後進行神力構建,非常簡單。難點除了打造,還有神力構建,對我來說非常輕鬆。”

“那你來製作一把神力長劍試試。”

“遵命。”

就見王大錘手中浮現一些金屬,隨後金屬化為液體,融為一個金屬球。

就見他抓住金屬球,用力一握,金屬球猶如液體一樣迅速變形,最終化為一把神力長劍。

刹那之後,一道淡淡的白光從劍柄底端向上掠過,最後從劍尖飛出,消失不見。

神力長劍徹底凝固。

“完成。”王大錘雙手捧著長劍送到蘇業麵前。

蘇業接過一看,一把上好的神力長劍,隻需要安裝配飾,就可以販賣。

“很好。接下來你根據我說的大致比例,開始製作神力裝備。”蘇業道。

“您真是一位慷慨的陛下,鍛造裝備是我們岩矮人永生不倦的愛好。”王大錘興致勃勃道。

蘇業深深看了一眼王大錘,心道你以後彆哭。

“很好,那我任命你為……朕的首席鍛造官,以後一切武器鍛造,都交由你來完成!”蘇業道。

哪知王大錘突然撲通一聲雙腿跪地,雙眼含著熱淚道:“多謝陛下恩賜!從今以後,大錘將為您鞠躬儘瘁,一定為您鍛造無敵的兵器,劍指天下,開疆擴土!”

蘇業眉毛一挑,自己這些仆從跟誰學的,怎麼一個個跟戲精一樣,明明就是給個空頭銜,怎麼當成天大的恩賜。

“好好乾,我很看好你!”蘇業拍拍王大錘的肩膀。

王大錘興奮地起身,利用金屬主宰的能力進行鍛造。

蘇業驚訝地發現,或許是受到激勵,王大錘製作兵器的速度比剛纔快了一成多。

幾秒鐘一件神力裝備,這速度簡直變態。

就算是柏拉圖學院黃金位階的矮人,打造一件黑鐵神力長劍也需要一天的時間,如果打造鎧甲,少說四五天。

製約神力裝備的一直不是材料,是打造速度。

蘇業看著興致勃勃的王大錘,突然想到一個美妙的畫麵。

如果“召喚黑鐵仆從”晉升為族群召喚術,一口氣召喚多個岩矮人,那神力裝備的產量……

蘇業翻開魔法書,給亞裡士多德發出魔法信。

“偉大的亞裡士多德啊,您優秀的學生蘇業向您祈禱,有冇有青銅神蹟遺骸?白銀也行,黃金也行,我不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