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我自己用了。”亞裡士多德回覆。

“有冇有銷售渠道?我有錢,願意買。”蘇業道。

過了好一會兒,亞裡士多德纔回複:“越高等的神蹟仆從遺骸,數量越少,價值越高,關鍵很多人瘋搶。低階仆從價值不大,要的人少,但高階的神蹟仆從,價值高到可怕。傳奇大師較少,所以聖域遺骸價格不高,50萬左右,相當於一件高等傳奇裝備的價錢。但聖域大師很多,黃金神蹟仆從遺骸,你知道多少錢嗎?40萬!兩件初等傳奇魔法器的價格。”

“我買得起。”蘇業道。

“我怎麼覺得你在氣我?族群天賦仆從,你準備走專精還是全麵?”

“尼德恩老師認為我適合走全麵,儘量保證每個仆從的特性不同。”

“嗯……你的學徒仆從是火係,黑鐵仆從是地係,那我建議你的青銅仆從選風後,白銀仆從選冰後。冰風雙後,雖然稀少和昂貴,但因為是古老元素神靈的後裔,她們的魔法能夠進行融合,也就是我們魔法師所說的魔法創設。你是買得起,但不好意思,冇人賣。”

“好吧,那我再考慮考慮。我的黃金仆從選什麼好?”蘇業問。

“按理來說,你選水係的比較好,補全地火風水四大主係力量。但黃金位階的水係仆從太弱,不如換成木係、金屬係、暗係、光係或雷係。等你成為傳奇,可以選擇聖域水係仆從,都不弱。”

“暗係和光係就算了,我冇有這兩係的魔力樹根,發揮不出威力。雷係也有些弱,我在木係和金屬係中選一個吧。”

“金屬係的黃金位階真有兩個特彆強大的神奇生靈。一個是金屬巴洛克,一種金屬半人馬,是半人馬族群的王者。一種是金屬巨人,但你至少擁有巨人大君的血脈才能召喚。還有一種奇蹟仆從,鋼鐵之狼,你可以想辦法尋找神蹟石。”

“木係的呢?”

“木係的黃金位階神蹟仆從,隻有一種,名為‘世界樹枝’。這是最稀少的仆從之一,因為世界樹枝的性質特彆奇怪,的確可以算是神奇生靈,但本身是世界樹的一部分。我當年也想尋找這種神蹟仆從,可惜冇找到,換成雷係的。世界樹枝曾經在雅典拍賣過,你猜拍出多少?”

“100萬?”蘇業問。

“太少。”

“300萬?”

“繼續。”

“500萬?”

“一個神力位麵,總價值接近一千萬,也就是一件半神器的價格。”

“這是為什麼?”蘇業驚了。

“世界樹枝能製作延壽魔藥。那根世界樹枝比較大,大概能製造十瓶,每瓶延壽十年。當然,每個人隻有喝第一瓶的時候有效。”

“也就是說,就算我有了世界樹枝,也應該賣掉而不是化為神蹟仆從?”蘇業問。

“理智上,你的說法是正確的。但是,你不覺得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擁有世界樹枝仆從的人更特殊嗎?”

蘇業心想你果然滿腦子都是裝嗶!

“世界樹枝真的這麼難得到?”蘇業問。

“非常難,這東西基本屬於神物,隻有進入舊神星才能得到。我運氣一般,進入舊神星後冇得到世界樹枝,隻得到真神遺骸,而且是殘缺的。”

蘇業默默看著魔法信,恨不得把魔法書摔到亞裡士多德臉上。

那可是真神遺骸,哪怕隻是一隻手,就足以撐起一次大獻祭。

殘缺的真神遺骸獻祭所得,絕對不會低於七環,說不定能換一個大君血脈。

價值至少是世界樹枝的十倍。

“世界樹枝形成仆從,有好處嗎?”蘇業想了想,你裝任你裝,我自巋然不動。

“世界樹枝是世界樹的一部分,理論上,世界樹枝的成長是無限製的。畢竟那棵原初世界樹已經被舊神們砍了,現在據說神靈都在種世界樹枝,爭取自己的樹苗先長成世界樹。因為,世界樹有唯一性。”

“那世界樹枝有冇有彆的優點,比如戰鬥之類的?”蘇業問。

“當然有優點。根據推測,世界樹枝仆從彆看隻是黃金位階,實際威力不下於聖域。有了這件神物,自然生出一條木係魔力樹根,自身木係魔法和天賦都會受到加強。如果你的木係天賦足夠多,形成木係元素共鳴,你會發現,世界樹枝能對抗傳奇。當然,隻是傳奇戰士。”

“元素共鳴?我冇學過這個知識點。”蘇業道。

“這是高等魔法知識,課本上冇有,至少要到聖域才能學習。不過……我懷疑你不久之後就會見到。等你見到的時候,自然就知道了,不急。時間不早了,阿伽門農路過斯巴達,找我去喝酒,今天聊到這裡。”

邁錫尼的王子,未來特洛伊之戰的希臘領袖……

蘇業深吸一口氣。

又在裝……算了,原諒他了,畢竟是自己小時候的偶像。

“唉,還是跟尼德恩老師聊天愉快。”

蘇業搖搖頭,繼續學習。

但滿腦子都是世界樹枝。

“算了,不想了,想辦法弄到風後和冰後吧。等到時候讓亞裡士多德和尼德恩老師幫我留意下,如果有人出手,隻要是金雄鷹能買到,都高價買下來。”

第二天,一切照常,隻不過蘇業上午不參與角鬥賽,隻參與下午的五場實戰賽。

但是,讓所有人驚訝的是,今天的觀眾比昨天多了五成。

昨天那些信誓旦旦不來的觀眾,都在場。

上午的角鬥士渾身解數,但觀眾們個個無精打采。

下午,蘇業一上場,全場觀眾雙眼發光。

在蘇業拿出椅子的一瞬間,全場觀眾整齊劃一大喊。

“退票!退票!退票!”

角鬥士們驚了,為什麼觀眾這麼興奮?

上午明明有人睡著了。

“死黑子……”

蘇業半開玩笑地小聲嘀咕一句,喚出地傲天和王大錘,然後坐下打開魔法書學習。

“乾掉魔法師!”

“對麵的蠢貨,你們連坐在椅子上的人都打不過嗎?”

“你們是疾風之劍學院的對吧?這場要是輸了,我們就讓全斯巴達人知道,疾風之劍學院被一隻地精和一個矮人橫掃!”

“乾掉魔法師!”

疾風之劍學院的角鬥士和支援者一臉發懵。

那些觀眾到底是在罵那個魔法師,還是嘲諷疾風之劍學院?

第一場,五個青銅戰士稀裡糊塗上場。

兩分鐘後,他們被地傲天和王大錘打得慘不忍睹,一個青銅戰士一不小心,竟然被黑魔羊用兩角生生頂暈。

“廢物之劍學院!”

“連魔法師都不如的戰士!”

“地精的俘虜!”

“活在矮人胯下的戰士!”

疾風之劍學院的角鬥士們都要瘋了,這是什麼觀眾?

怎麼兩頭都罵?

疾風之劍的支援觀眾本來想對罵,但看到對麪人數有點多,情緒有點激動,算了。

主持人趁機道:“那頭地精,是尊貴的火焰地精王,叫地傲天。那頭矮人,是尊貴的矮人王,叫王大錘!都是蘇業的仆從。”

地傲天和王大錘一起向觀眾致敬。

“地傲天王大錘!”

“地傲天王大錘!”

兩個人的名字響徹角鬥場。

蘇業聽而不聞,繼續坐在原地看書。

兩個仆從連戰五場,五戰皆勝。

最後一場結束後,看著坐在原地不動的蘇業,觀眾們的邪火一股腦噴向疾風之劍學院。

“廢物之劍!”

“連個不會動的魔法師都打不過!”

“斯巴達之恥!”

“滾吧!”

“你們隻配在地傲天褲襠裡鑽來鑽去,都配不上王大錘和小黑羊的褲襠!”

……

地傲天有些疑惑地看著那些觀眾。

疾風之劍學院的角鬥士們憋著一肚子火離開,他們的支援觀眾也閉著嘴一言不發偷偷開溜。

主持人輕咳一聲,道:“到今天為止,蘇業閣下已經積累八成連勝,按照規矩,我們將在戰神鵰像麵前,為蘇業閣下佩戴桂冠。請大家用熱烈的掌聲祝賀蘇業閣下。”

“黑幕!”

“退票!”

觀眾們大喊,但大多數人嬉皮笑臉。

總訓練官把桂冠戴到蘇業頭頂的時候,觀眾們再次爆發。

“黑幕!”

“黑幕!”

蘇業白了觀眾一眼,向生死門走去。

“他敢衝我們翻白眼?”

“他這是要造反啊!”

“退票!退票!退票!”

所有人跟著起鬨。

朱利斯笑得上下眼皮粘在一起,不拿刀切已經分不開。

很多角鬥士看到這一幕,隱隱覺得角鬥場會有新變化。

第三天,觀眾數量再度增加。

所有新觀眾一開始還比較矜持,但很快全都學會喊“退票”和“黑幕”。

到了第五天,明明依舊是普通角鬥賽,但在蘇業出場的時候,觀眾席上已經坐了八千人。

是第一天的整整八倍。

蘇業坐在椅子上的一瞬間,大部分觀眾雙眼一亮,敞開嗓門,山呼海嘯。

“退票!”

“退票!”

“退票!”

對麵的鐵橄欖學院的角鬥士們笑開了花,冇想到對手這麼討厭,有這麼多反對者。

接下來,鐵橄欖學院的角鬥士們再也冇笑過。

從第一場敗給地傲天和王大錘開始,全場觀眾就對鐵橄欖學院狂噴不止,各種斯巴達和希臘臟話像狂風一樣在賽場上飄來蕩去。

鐵橄欖學院的角鬥士被罵得發矇。

蘇業坐在那裡,蘇業挑釁你們,罵我們乾什麼?

又是五戰連勝。

在全場持續不斷的“黑幕”喊聲中,蘇業戴上第四頂桂冠,微笑地向前方觀眾微微鞠躬,然後走向生死門。

“隻鞠躬一麵,又在挑釁我們!”

“後天有獎盃賽,我們不能放過他!”

“對,不能放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