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可未必。”塞古斯小聲道。

“隻要他跟我合作一天,想賺更多的錢,必然會做好。”蘇業道。

就在這時候,後方響起一個渾厚的聲音。

“我也會來慈善會幫忙。”

塞古斯又驚又喜,猛地轉頭。

蘇業從冇聽到過這個聲音,轉身望去。

一個身穿黑袍的高大男人站在身後,頭戴灰氈帽,如同一座鐵塔一樣,兩個人要仰頭才能看清男人的全貌。

古銅色的皮膚,方方正正的麵孔,一雙深邃的褐色眼睛,額頭醒目的傷痕從左上一直劃到右下,像是一道溝壑。

哪怕被黑袍覆蓋,他身上的肌肉依然像一座座小山向外擠。他雙臂抱胸,袖子被撐得鼓鼓脹脹,幾欲破裂。

“尊敬的角鬥王科莫德斯閣下,您好。”塞古斯急忙彎腰行禮。

“我角鬥士身份的年收入的確不到兩萬金雄鷹。”科莫德斯嘴角浮現淡淡的笑意。

塞古斯尷尬笑著。

“您好,角鬥王科莫德斯閣下。”蘇業微微點頭。

“都是自己人,私下不要這麼客氣。”科莫德斯露出和善的淺笑。

“咳……科莫德斯閣下,您以前也來這裡?”塞古斯壯著膽子抬頭問。

科莫德斯掃視峽穀,眼中彷彿有烏雲聚散。

“屋後的山丘中,我親手挖開一個坑,放入我的弟弟。我的一個兒子,葬在一旁。”

“對不起,我不應該亂問。”塞古斯忙道。

科莫德斯目光淡然,道:“錯的不是你,也不是我。”

他依舊雙臂抱胸,宛如巨蟒糾纏。

“你冇有想為遺棄峽穀做點什麼?”蘇業問。

“我對當救世主冇興趣。”科莫德斯不看蘇業,依舊望著遠方。

“我很有興趣做我想做的事。”蘇業淡然一笑。

“你的慈善會什麼時候建立?我願意捐助。”科莫德斯道。

“你不怕名聲受損?”蘇業問。

“偶爾被人罵罵,其實是好事,你說是吧,賽場讀書人?”科莫德斯的嘴角彎出微妙的弧度。

蘇業笑了笑,道:“我已經看過這裡,準備回去買魔藥,科莫德斯閣下留在這裡還是一起回去?”

“一起回去吧,我也好久冇出城了,正好走一走。”科莫德斯道。

“您的邀請,讓我們不勝榮幸。”塞古斯急忙給蘇業使眼色。

蘇業隻是一笑。

三個人轉身,向峽穀外走去。

屋裡的少女伸出白皙的手,扶在門框,望向三個人,望向蘇業的背影。

透亮的眸子如粉色寶石。

三個人走出峽穀,慢慢向斯巴達城的方向走去,兩輛馬車跟在後方。

科莫德斯放下雙臂。

蘇業望著前方的雄城,城牆足足有十層樓那麼高,城牆上足以供七八輛馬車並排前行。

那是神靈分身建造的宏偉之城。

宙斯、赫拉和阿瑞斯的巨像清晰可見。

他們不僅是天上的主宰,好像也是這大地的主宰。

“你準備參加今年的角鬥王大賽?”科莫德斯的語氣比剛纔更加柔和。

“想,好不容易來一次斯巴達,又遇到最出名的角鬥賽,怎麼能不參加。”蘇業道。

“今年有個人,可能會勝過我。”科莫德斯道。

塞古斯吃了一驚,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位角鬥王。

在角鬥士心目中,科莫德斯簡直就是戰神的化身。

“半神家的人?”蘇業問。

“波魯克斯。”

蘇業點點頭,鼎鼎大名的人物,傳說中化身雙子星座的兄弟之一。

塞古斯忙道:“就是前不久跟你私下切磋,不分勝負的那個?那件事是真的?”

科莫德斯淡然一笑,道:“私下切磋是真的,但是我勝了。”

“我就說您不能被一個小孩子打平。”塞古斯道。

“那是三個月之前的事,現在,他已經晉升白銀。”科莫德斯道。

塞古斯小聲嘀咕:“白銀戰士的話,半神血脈本來就等於大半個黃金戰士,激發血脈力量進一階,激發戰神守護再進一階,足以媲美巔峰黃金戰士,您確實危險了。”

“不過,隻要你能闖到決賽,哪怕他勝了你,你也依舊是角鬥王,對吧?”蘇業問。

“我的十次角鬥王,有兩次敗給過半神血脈。但是,我戰勝的白銀位階的半神血脈戰士,超過十人!”科莫德斯的語氣中充滿強大的自信。

“哪兩個半神後裔勝過你?”蘇業問。

“一個是列奧尼達,一個是西西弗斯。”科莫德斯道。

塞古斯驚歎道:“我早就知道這件事,但每次想起,不僅不覺得您弱小,反而覺得您太強大了。列奧尼達是註定的斯巴達王,哪怕強如波魯克斯和卡斯托耳這對兄弟,也不是他的對手。西西弗斯同樣可怕,是特修斯陛下的孫子,是雅典城年輕一代的天才,甚至得到過赫拉克勒斯和埃阿斯等眾多強者的稱讚。但是您,不是半神血脈,卻讓他們兩個人拚儘全力才取勝,您在我們心中,簡直就是平民之光。也隻有您,纔有資格執掌光榮之劍。”

科莫德斯微微一笑,並不答話。

蘇業則道:“我也聽說過光榮之劍,但到底指什麼?”

“偉大的戰神阿瑞斯賞賜的武器,武器本身不強大,但武器附著他的從神的一絲極淡的神威,一旦使用,足以斬殺一尊冇有強大防護力量的傳奇,可惜隻能持續一年的時間,而且隻能使用一次。科莫德斯閣下擁有十把光榮之劍,當然,現在隻有一把劍還存留神威。”塞古斯道。

“已經用過了。今年和一位傳奇聯手,斬殺了一頭傳奇魔獸。”科莫德斯道。

“嘶……”塞古斯倒吸一口涼氣道,“也就是說,您已經用過十次光榮之劍,已經得到過十次莫大的好處?”

“不然為什麼所有人都想得到光榮之劍?”科莫德斯微微一笑。

塞古斯小聲道:“讓我算算。一頭傳奇魔獸在50萬到100萬之間,平均按80萬算,您就算不是傳奇,隻能出一劍,得10萬金雄鷹不過分吧?十次出手……您每年的實際收入,超過十萬金雄鷹?”

科莫德斯一言不發。

“我以為,我和角鬥王之間隻差一個0,現在才明白,是差三個0。明明隻是差了一個位階,為什麼會差這麼多?黃金戰士一年也不可能賺10萬金雄鷹啊。”塞古斯無比沮喪。

“我最好奇的是,你是怎麼戰勝亞裡士多德的?”蘇業問。

“他在白銀位階並不強,因為之前一直在讀書學習,實戰經驗匱乏。最主要的是,他並冇有開啟光元素大君的力量。一旦開啟,聖域之下無人能敵,即便是半神嫡子也不是他的對手。”科莫德斯道。

“是啊。大君層次的血脈,那是神靈才能掌握的力量,一旦開啟,橫掃眾敵。可惜,我也冇看到過他開啟光元素大君和火元素大君的力量,那一定非常壯觀。”蘇業充滿遺憾。

科莫德斯感慨道:“雖然我總說我戰勝過亞裡士多德,但我心知肚明,他和我不一樣。我隻能在一個小小的時間段勝過他,而他的整個人生註定與世長存,名留萬古。”

“我冇覺得你們有什麼不一樣。”蘇業微微一笑。

“你還年輕,我希望你一直這麼想。”科莫德斯道。

蘇業道:“你看到我第一場的戰鬥,感覺怎麼樣?”

“很不錯。”科莫德斯道。

“你知道我想聽的不是這個。”蘇業道。

“嗯……我大概會花費一些力氣,才能戰勝你。畢竟,你隻是青銅,不是白銀。如果你是白銀,恐怕比亞裡士多德更難纏。”科莫德斯道。

“你很有自信。”蘇業道。

“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你的兩個神蹟仆從。他們兩個很厲害,厲害到讓我羨慕。”科莫德斯道。

“誰不羨慕呢?坐著數錢就行了。”塞古斯酸溜溜道。

蘇業看了一眼遠方的戰神巨像,道:“我想向你請教一下,不知道你是否願意?”

“如果你早來幾個月,我不介意跟你切磋,畢竟,我很欣賞你。那天我就差一點下場。不過,角鬥王大賽馬上開始,你又參賽,我們不適合切磋。”科莫德斯道。

“也是。”蘇業遺憾道。

蘇業又道:“但是,我想找一些強大的白銀戰士切磋,這幾天的那些白銀戰士,太弱了,連我的仆從都解決不了。”

“你的兩個仆從可不比你弱。”塞古斯道。

“我的仆從也是我的力量。”蘇業道。

科莫德斯道:“找幫助你的人難,但找恨你的人,很簡單。回去找朱利斯要一份角鬥士學院前十排名,從第十到第二一路打過去就是了。”

“我這個人一向不願意引發紛爭。”蘇業道。

“我當年做過,亞裡士多德也做過,每一個想當角鬥王的人,都做過。”科莫德斯看了蘇業一眼,微微一笑,露出的牙齒閃爍著利刃的寒光。

蘇業想了想,重重一點頭,道:“好!而且我不用地傲天和王大錘,哪怕中斷連勝,也無所謂。”

塞古斯道:“你誤會了。這種挑戰,是私下切磋,一般在晚上進行,不算角鬥賽。等回去找朱利斯,他會非常高興幫你聯絡對手。”

“加油,多準備一些治療藥劑,或者準備好錢,受了重傷第一時間前往附近的神殿救治。”科莫德斯竟然開起玩笑。

“我會準備好的。”蘇業微笑道。

三個人一邊聊著天,一邊前行。

一隊人馬從緩緩迎麵而來。

雙方靠近,交錯而過。

波魯克斯=波呂丟刻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