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利斯粗粗一算,這些黑鐵神力裝備的總數量超過一千件。

“偉大的魔法師蘇業,真是這幾天的成果?這可不是普通的鋼鐵武器,而是神力裝備!據我所知,除非雙王下令全力鍛造,否則整個斯巴達的黑鐵神力裝備日均產量也不到50件。不要奇怪,因為除了黃金大師,再優秀的魔法鐵匠,也需要很多天才能打造一件黑鐵神力裝備。而黃金大師們往往在打造更強的神力裝備。”

“你們打造速度這麼慢嗎?在柏拉圖學院,矮人鐵匠的產量遠比你說的高。”蘇業道。

“您也說那是矮人鐵匠,他們是天生的鍛造大師。我們斯巴達不缺普通兵器,普通兵器的鍛造甚至遠勝雅典。但是,魔法師太少,願意參與鍛造的更少,所以神力裝備的鍛造速度成了斯巴達的短板。這些年,雙王和長老會一直在討論要不要大量引進魔法師,但那些貴族們始終反對,生怕魔法師威脅到貴族的地位。”朱利斯道。

“原來如此。看來,我在這裡開分店是一件正確的選擇。對了,第一批貨款記得全給我,為了長久的合作,我們應該先向矮人展示誠意。”蘇業道。

“您放心,我一定會讓您背後的強大矮人王國滿意!”朱利斯急忙道。

“我們談談慈善會的事……”

兩個人談到半夜,一切敲定。

朱利斯拍著大肚子保證一定會做好慈善會。

第二天一大早,朱利斯帶著蘇業和部分角鬥士,離開第一學院角鬥場,前往紛爭角鬥賽的賽場。

和所有的大型角鬥賽一樣,一開始是漫長的開幕儀式,進場儀式,史詩朗誦,向女神祈禱……

在這個過程,蘇業偶爾掃一眼角鬥場,粗粗估計,整個角鬥場上的觀眾超過十萬,這還是斯巴達人數少,換成雅典,少說翻倍。

多虧有神靈化身或傳奇大師幫忙建造角鬥場,否則根本容納不下這麼多人。

不過,蘇業總感覺哪裡不對。

經過漫長的開幕式後,在紛爭女神木質雕像的注視下,三十二家角鬥士學院分列角鬥場內各處,主持人開始抽簽。

凡是被抽中的兩個學院,直接衝到場上,開始決鬥。

紛爭女神角鬥賽的規矩不一樣,首重紛爭,勝負反而不重要。

每次比賽隻有十分鐘的時間,雙十人戰無論勝負,都會退場,並減少一名成員,等待下一次雙九人戰。

第一場和第二場的兩個學院十分賣力,觀眾們大聲歡呼。

第三場的兩個角鬥學院玩起心思,表麵上打得熱熱鬨鬨,實際上都在節省力氣。

十分鐘一到,兩支隊伍停手。

但是,等待他們的是紛爭神殿的大祭司的咆哮。

“卑劣的臭蟲!下賤的老鼠!不敬神的雜種!在偉大的紛爭女神麵前,你們竟然鬆懈怠慢!我不管你們背後是誰家的貴族,哪一位長老或諸王!以紛爭女神的名義,我宣佈,銀獅學院和斯芬克斯學院十年內禁止參加紛爭神殿舉辦的任何角鬥賽!這二十個該死的蛆蟲,將被紛爭神殿列為不受歡迎之人!你們兩個學院的渣滓馬上滾出去,慢一步,我會祈禱女神的力量碾碎你們,從頭頂到腳趾,全部碾成肉醬!滾!馬上滾!”

聖域戰士的憤怒的吼叫傳遍全場。

許多觀眾這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了,於是紛紛大罵。

在眾人的喝罵聲中,兩個學院的人灰溜溜地逃跑。

許多角鬥士不僅冇有同病相憐,反而跟著大罵。

塞古斯在一旁撇撇嘴,道:“這些蠢貨,為了冠軍不擇手段,平時玩一玩也就算了,大祭司閣下親自監督,竟然還敢這麼玩,活該。”

朱利斯立刻罵道:“你們記住,第一場,全力以赴!我不需要你們節省體力,我隻需要大祭司滿意,我隻需要女神滿意!我們可以輸,但不能被罵走,明白了嗎?如果膽敢讓我臉上無光,我就把你扔進黑牢裡,嚐嚐被蟑螂和老鼠鑽進屁y裡的滋味!”

角鬥士們身體一抖,朱利斯向來說到做到。

塞古斯忙道:“蘇業,那你這一場彆做作業了。”

朱利斯愣了一下,微微一笑,道:“由蘇業自己決定,我相信他會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可是……”塞古斯還要說話,被朱利斯嚴厲的目光製止。

第八場,終於唸到第一學院的名字。

數千觀眾突然精神一陣,雙目放光,盯著場中。

隨後,兩個角鬥學院各出十個角鬥士進入場地,而主持人唸誦二十個人的名字。

過半的人名會引發或多或少的歡呼,當唸叨蘇業的時候,突然爆發出全場不是最多但最響亮最整齊的歡呼。

“蘇業!必輸!”

“蘇業!必輸!”

“蘇業!必輸!”

蘇業一聽,差點爆粗口,循聲望去,就見近萬黑粉興奮地把手放到嘴邊做喇叭狀齊聲大喊。

整齊劃一!聲音嘹亮!

簡直跟排練過似的。

有組織有紀律!

終於明白哪裡不對了,原來那幫黑粉一直憋著,在這時候突然爆發。

其他觀眾一聽,全笑了。

這種戰鬥還冇開始就一麵倒的喊聲,幾乎很少有,就算有也是對那些臭名卓著的罪犯角鬥士。

朱利斯不僅不生氣,反而特彆高興,就差對旁邊的學院說,看到冇,蘇業是我們學院的。

對麵學院的十個角鬥士還挺高興,美滋滋地前行。

雙方在相距百米的地方站定,隨著裁判的哨聲響起,雙方進行最後的準備。

蘇業先召喚出地傲天和王大錘,然後為所有戰士使用防護魔法。

對麵也有魔法師,也為所有人使用防護魔法。

但等蘇業把所有防護魔法釋放了一遍,對麵的魔法師還冇完成一半。

觀眾們一看,頓時來了興趣。

但是,接下來,蘇業驚呆全場。

就見蘇業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掏出一把椅子,坐下,翻開魔法書,做作業。

近萬黑粉們東張西望,看著觀眾席那一張張驚呆的麵孔,忍不住大笑起來。

在龍口露台的位置,坐著半神家族的成員和紛爭神殿的祭司們。

每一個人都有影響斯巴達局勢的能力,每一個人平日裡都喜怒不形於色,但現在,一臉迷茫。

紛爭神殿的大祭司用儘全力,才剋製住把手中的半神器紛爭尖矛投出去的**。

自己剛剛把兩個學院罵得狗血噴頭,這個青銅魔法師敢這麼玩?

大祭司深吸一口氣,做出決定,十分鐘後,直接宣佈這個魔法師瀆神,能殺直接殺了,如果背景太大先用鞭子抽一頓趕出斯巴達!

藐視誰呢?

大祭司看了看其他祭司,所有祭司無論分屬什麼派係,此刻都重重點頭。

乾掉那個該死的魔法師,維護紛爭女神的威嚴!

場中,塞古斯雙膝一軟,差點跪下,道:“偶像,不,親爹!不,親爺爺!您正經點行不行?這和咱們的日常角鬥賽真不一樣,真有神靈注視這裡,真的!你不怕,我們怕啊。”

其餘八個青銅戰士眼巴巴看著蘇業,就跟餓了三天看到食物被搶走的小狗一樣,隨時可能哭出來。

這個蘇業太能作了!

難道就不看看龍口露台上坐著什麼人?

那可是紛爭女神的祭司們,這位女神的祭司各個都是暴躁戰士,巴不得天下大亂,甚至巴不得斯巴達自己先亂起來,惹他們不高興,十分鐘一過,肯定動手啊。

蘇業微微一笑,不答話,隻是把兩個魔法鬍子分彆遞給王大錘和地傲天。

塞古斯一看,歎了口氣,道:“既然你做好準備,我們就跟著你瘋吧。各位兄弟,這一場,關係咱們能不能活到下午,拚命吧!”

所有人重重點頭。

對麵的十個角鬥士笑嘻嘻前行。

隨後,讓所有觀眾感到有趣的一幕發生了,一個小地精和一個小矮人,竟然走在第一學院隊伍的前列,其他戰士在後麵。

就見王大錘跟個流氓一樣,摟著地傲天的肩膀,戴著魔法鬍子流裡流氣道:“地傲天,我預測咱們能在三分鐘內解決他們,你覺得他們能扛多久?”

地傲天想了想,伸出四根手指。

“五分鐘啊?你太瞧得起他們了。”

地傲天嫌棄地看了一眼王大錘。

塞古斯忍不住湊過去在王大錘鬍子邊道:“那是四。”

“我說是五就是五!”王大錘冇好氣地斜了塞古斯一眼。

兩個人的聲音傳遍全場。

“哈哈哈哈……”

觀眾們笑成一片,本來兩個小傢夥就挺能吹的,冇想到其中一個不識數。

對麵的角鬥士尷尬了。

他們相互看了看,用力點頭,暗暗發狠。

突然,觀眾席響起整齊劃一的喊聲。

“地傲天!王大錘!”

“地傲天!王大錘!”

蘇業的黑粉們齊齊為地傲天和王大錘加油。

王大錘翻身上羊,和地傲天一起向觀眾席致意。

然後,王大錘突然衝前方十個角鬥士道:“哥們兒,你們太弱了!回家再喝兩年奶吧,大口喝,喝少了還是不行。”

觀眾席上再度爆發大笑聲。

騎著羊的矮人這麼囂張,實在太有意思了。

對麵的青銅角鬥士們深吸一口氣,眼中怒火升騰。

紛爭神殿的祭司們眼睛一亮,這是有熱鬨起紛爭了?好事兒!

“烈鷹學院,無敵!”

“烈鷹學院,無敵!”

支援對麵角鬥士的觀眾們開始大喊。

隨後,支援地傲天和王大錘的觀眾也開始大喊。

還冇開打,雙方支援者便讓整座角鬥場充滿了火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