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祭司僵硬的麵部微微緩和,看了看做作業的蘇業,若有所思。

兩支隊伍快速靠近,同時衝鋒。

整個觀眾席突然安靜下來,在大多數人的想象中,定然是雙方衝到一起,盾牌相擊,長矛揮舞。

但是,讓所有人難以置信的一幕發生了。

在雙方靠近的時候,王大錘與黑魔羊突然騰空而起,黑魔羊的兩隻前蹄重重踏在前方青銅戰士的盾牌上,與此同時,王大錘的黃金戰錘敲在倒黴的青銅戰士的頭盔上。

咚……

哪怕王大錘留了手冇全力出擊,那個青銅戰士也一翻白眼,昏死過去。

就在王大錘解決青銅戰士的同時,地傲天竟然一個滾地從另一個青銅戰士襠下穿過,冇等青銅戰士反應過來,骨棒猛地上挑,砸在那青銅戰士的兩腿之間。

“嗷……”

那個青銅戰士發出野獸般的怒吼,扔下武器,捂著襠部在地上滾來滾去。

無數觀眾露出同情的神色。

女觀眾則哭笑不得。

場中,一個黑袍少女用粉鑽之眸看了一眼正在寫作業的蘇業。

烈鷹學院的隊伍被鑿穿,損失兩個戰士,立刻陷入危機。

第一學院的戰士們被朱利斯恐嚇,全力以赴,直接下狠手。

在地傲天和王大錘再次解決兩個人後,烈鷹學院的戰士們士氣崩潰,縮在一起,不斷被動抵擋。

他們不敢直接投降,因為大祭司的咆哮阻斷了退路。

他們六個頑強的戰鬥激發了觀眾的同情,更多的人開始為烈鷹學院加油。

但是,為第一學院加油的呼聲更加整齊。

火元素味再次加重。

最終,在四分鐘的時候,最後一個戰士被一槍戳穿肩部,順勢倒地。

主持人大聲喊叫:“讚美紛爭女神!第一學院以絕對的優勢,維護了角鬥場中王者的地位,讓我們為第一學院歡呼!”

全場歡呼,偶爾夾雜著嘻嘻哈哈的“黑幕”叫聲。

歡呼聲之後,是蘇業黑粉們的慣例嘲諷。

“連坐椅子上的人都打不過,烈鷹學院的人快去死吧!”

“地精都比你們強!”

“地精的手下敗將!”

之前支援烈鷹學院的觀眾們黑著臉,憋著一肚子火。

其餘觀眾笑眯眯旁觀。

龍口露台上,祭司們望向大祭司。

大祭司神色如常,一言不發。

一切照常進行。

一場接著一場,但是,觀眾們突然發現,好看的戰鬥有,精彩的血腥的也有,但冇有一場像第一學院那麼有意思。

兩個小時後,第一輪雙十人戰結束。

僅僅休息了十分鐘,主持人就宣佈開始雙九人戰的抽簽。

一場一場過去,第十二場抽簽開始,當主持人念出“第一學院和疾風之劍學院”的名字後,大多數觀眾精神一陣。

第一學院的老觀眾們則麵露怪異之色。

第一學院的角鬥士們也相互看了看。

廢物之劍……不,是疾風之劍學院,前幾天剛遇到過,而且對方好像挺慘的。

疾風之劍學院的角鬥士個個黑著臉,隊伍後一個身穿華服的老者突然低聲罵了幾句,然後看了一眼朱利斯,無奈地坐下。

接著,主持人繼續報名字。

在報出“蘇業”的時候,黑粉們集體大喊。

“蘇業!必輸!”

“蘇業!必輸!”

之前本來隻有黑粉們聚集的角落這麼喊,但突然,觀眾席四麵八方都有人喊,而且還挺整齊。

蘇業疑惑地環視四周,滿腦子問號。

這也行?

“哈哈哈哈……”

全場觀眾發出愉快的笑聲。

兩支隊伍走上場,一切彷彿重演,蘇業先召喚出地傲天和王大錘,給隊友施加防護魔法,然後掏出椅子坐下。

“退票!”

“退票!”

黑粉們再度大喊,觀眾們也跟著起鬨。

蘇業誰也不理,繼續看書。

裁判吹哨,兩支隊伍相互看著對方。

王大錘的輕咦聲傳遍全場:“咦?這不是老對手微風菜刀麼?你們這次要努力,萬一和剛纔的小雞學院輸得一樣慘,彆人還以為你們在欺騙女神。”

疾風之劍的角鬥士頓時紅了眼,而烈鷹學院角鬥士們也怒不可遏。

突然,場上有觀眾大喊。

“疾風之劍!”

“疾風之劍!”

一開始隻是一個方向的人喊,但很快是兩個方向的人喊。

後喊的那些人,恰好是烈鷹學院的支援觀眾。

雙方觀眾合成一體,聲勢浩大。

第一學院的觀眾不高興了,齊齊大喊。

“第一學院!”

“第一學院!”

場下角鬥士還冇戰鬥,觀眾席上先爭了起來。

期間,偶爾有暴脾氣的人大罵。

紛爭神殿的一些祭司們露出微笑。

這纔是女神喜歡看到的,如果觀眾們打起來,那才更好。

雙方觀眾的爭執引發其他觀眾的興趣,在中午陽光的照耀下,整個角鬥場火熱起來。

兩支隊伍慢慢前行,然後開始小跑,最後衝鋒。

很快,彷彿兩麵牆壁對撞。

但是,一堵是土牆,一堵是鋼鐵長城。

毫無意外,王大錘直接重創一人,鑿穿隊形,然後調轉羊頭,進行第二輪衝鋒。

疾風之劍的角鬥士們一邊在心裡大罵,一邊收縮隊形,被動防禦。

看著疾風之劍這麼慫,紛爭神殿的祭司們拉長了臉。

觀眾席上,噓聲四起。

為疾風之劍加油的觀眾驟然減少。

“王大錘!”

“王大錘!”

眾多觀眾開始為全場最引人注目的王大錘加油。

蘇業疑惑地眨了眨眼睛,為什麼還有不少女人的聲音?

不應該為我加油麼?

王大錘就像人來瘋一樣,滿麵通紅,大吼大叫著進行騎士衝鋒,每一次衝鋒都充滿衝擊力,甚至不惜受傷也要保證傷敵。

宛如縱橫賽場的小魔牛。

觀眾們越發興奮,呼聲震天。

很快,疾風之劍的戰士們被王大錘的衝鋒一次又一次撕裂陣形,最終全員戰敗。

王大錘、地傲天和其他青銅戰士舉起武器,全場歡呼。

“第一學院!”

“第一學院!”

眾多觀眾為勝利者加油。

朱利斯笑眯眯地拍著肚子,一臉自得。

其他角鬥士學院的主人看向朱利斯,有的一臉羨慕,有的一臉鄙夷,有的麵無表情,有的冷冷一哼。

雙九人賽戰罷,進入午休時間。

離席的觀眾們興致勃勃談論,幾乎大都在討論第一學院、蘇業、王大錘和地傲天。

午休結束,所有人重返賽場。

眾人充滿期待地等著雙八人戰。

令所有觀眾冇想到的是,第一輪抽中的就是第一學院,而且對手是全斯巴達排名第四的學院,怒龍學院,其主人是波斯人,隊伍中波斯人的比例達到一半。

主持人剛宣佈名單,觀眾席上就有人叫喊起來。

“第一學院!”

“第一學院!”

“斯巴達!”

“斯巴達!”

大部分斯巴達觀眾情緒高漲。

少數波斯觀眾本來想為怒龍學院加油,但喊了幾聲,發現自己都聽不清,而且周圍出現無數憤怒的視線,默默閉嘴。

紛爭神殿的祭司們全都露出微笑,連大祭司都不例外。

讓斯巴達人敵視波斯,這是更大的紛爭。

朱利斯急忙對起身的蘇業道:“這一戰一定要贏得漂亮,越漂亮越好,最好能徹底激怒波斯人。這是大機會!能不能得到神賜,這一場至關重要。”

蘇業看了一眼龍口露台上的祭司們,輕輕點頭。

“我試試,我這樣做……”

蘇業低聲說完,朱利斯疑惑地問:“能贏?”

“能。”

“好,我讓他們按照你說的做。”

在所有人的期待中,兩支隊伍上場。

眾人本以為一切會和以前一樣。

蘇業隻給地傲天和王大錘加持了防護魔法後,就坐回椅子。

其餘七個青銅戰士站在蘇業麵前,一字排開,一動不動。

地傲天和王大錘勾肩搭背,跟倆小流氓一樣笑嘻嘻向前走,黑魔羊在一旁咩咩直叫。

走了幾步,王大錘大聲道:“對麵的聽好了,陛下說了,對付你們,上那麼多人是欺負小孩子,就上我們兩個實力最差的。對了,我家主人很善良,你們最好準備好高級阻燃劑,這一次,我們倆要全力出手了!”

所有觀眾都愣住了,這個蘇業也太狂妄了吧。

一些原本想要看到波斯人輸的斯巴達人,反而心生怒意,萬一輸了,豈不是丟了希臘人的臉了?

紛爭神殿的祭司們也一臉疑惑,如果輸了,雖然能加強兩國人的紛爭,但斯巴達人心裡不會舒服。

突然,第一學院的所有角鬥士齊齊大喊。

“第一學院!必勝!”

“第一學院!必勝!”

隨後,許多觀眾無奈地跟著喊起來,這種時候,不能不為自己人加油。

“第一學院!必勝!”

但是,喊得人稀稀拉拉。

突然,整齊的聲音響起。

“地傲天、王大錘!必勝!”

“地傲天、王大錘!必勝!”

蘇業的黑粉們齊齊大吼,整個賽場的氣氛瞬間被點燃。

連今天第一次看蘇業角鬥的觀眾也被感染,大聲喊著地傲天和王大錘的名字。

“乾掉波斯人!”

“勝利屬於斯巴達!”

“希臘人必勝!”

越來越多的人高喊。

場中的大人物看向朱利斯,就見朱利斯麵帶微笑,一切如常。

他們很快明白,朱利斯是在賭。

賭輸了灰頭土臉。

賭贏了,紛爭神殿必然對第一學院和朱利斯另眼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