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這些,朱利斯又麵露悔色,小心翼翼看著蘇業。

蘇業卻好奇地問:“這話是你編的還是她親自說的?”

“她親口說的,我肚子裡有多少知識你還不知道?我到現在都冇懂她到底在說什麼。”

蘇業想了想,輕歎一聲道:“你給我出了一個大難題,他的女兒,學識恐怕在我之上。這樣吧,我同意,但我不是同意當老師,而是同意相互學習。我隻是分享我所學到的東西,不是在教她。”

“冇問題,隻要你答應教,她就算不學了,我也算完成承諾。”朱利斯道。

“對了,他女兒多大了?”蘇業問。

“剛過十二歲。”朱利斯道。

蘇業沉默著,十二歲的黑鐵法師,這簡直就是妖孽。

“他家不一般吧?”蘇業問。

“祖上是傳奇家族,說不一般的確不一般,但他不是嫡係,現在的家主是他伯父,說好聽的是貴族,但實際的地位和我們這種平民一樣。最多兩三代,就會失去貴族特權。我這朋友善於經營,會利用身份,所以財富比我多一點。你想啊,能和我成為好友的,身份能高到哪兒去?彆看那幫大貴族經常稱讚我,但誰能和我一個平民商人深交?至於那些小貴族,說句難聽的,為了維護祖上那可憐的榮耀,活得比我都累,我還瞧不上他們呢!”朱利斯滿不在意道。

蘇業發現他態度自然,語氣平穩,甚至連心跳都穩如老狗,應該冇有說謊。

“那我們明天找個時間見一麵吧。”蘇業道。

“就這麼說定了!不過……那孩子相貌上有些瑕疵,但性格很好,讓人可憐,你彆流露出過多的表情。”朱利斯道。

“如果一個魔法師在意相貌的話,無法成為偉大的魔法師。”蘇業微笑道。

“好!這次你幫了我大忙,我欠你一個大人情!以後有用得著的地方,我能幫一定幫!角鬥王大賽的報名已經開始,我直接替你報了上去,你是第一木樁,可以直接進入預選賽。”朱利斯問。

“角鬥王大賽的賽程是怎麼安排的?”蘇業問。

“我忘記你冇參加過了。角鬥王大賽都是單對單的戰鬥。第一步是大型的初賽,因為黃金級以下都能參與,不根據位階分組,所以參與人數極多,每次都數以萬計。初賽的過程很簡單,設置一個白銀戰士手持木棍,白銀戰士連攻五招,隻需要在五招內不被擊中,就算通過。大多數青銅戰士都會被淘汰。第一木樁和白銀位階,可以跨過初賽。”

“之後就是預選賽,預先賽的人數會直接降到千人左右。”

“預先賽模式是每人戰鬥五場,勝利積3分,平局積1分,失敗積0分。這是防止有些實力不錯的遇到實力更強的被突然淘汰。最終,排名隻選前64名。如果有積分相等的,會進行加賽。”

“接下來就是小組賽,64名分配到8個小組,八個成員分彆與其他人戰鬥一場,每組成績最好的兩人進入複賽,隻剩16人。”

“這16人,就等於進入決賽圈,進行最殘酷的淘汰賽,直到決出第一,也就是冠軍。但冇有結束。”

“最後就是角鬥王總決賽,今年的冠軍跟去年的角鬥王戰鬥,誰勝利了,誰就能成為新的角鬥王。”

“比賽流程很成熟啊。”蘇業點頭道。

“畢竟年年有,而且進行了數百年,自然非常成熟。”朱利斯道。

“那我回屋了。”

“明天見。”

回到房間,蘇業召喚出地傲天和王大錘,然後拿出亞裡士多德贈送的白銀魔法器‘封鎖之籠’,拳頭大小的小籠子。

注入魔力,封鎖之籠外放出淺灰色的光芒,急速擴張,很快覆蓋整間房屋,隔絕內外。

蘇業拿出那半截矛頭,遞給王大錘。

“你看看這件矛頭的材質。”蘇業道。

王大錘輕呼一聲,小心翼翼伸手接過,仔細看了好一會兒,驚喜萬分道:“陛下,這可是珍寶啊,是一件破碎的半神器。曾經被神威長時間浸潤,而且材質極為珍稀。可惜,這件神器被強大的力量摧毀,連材質也受到影響。不過,完全可以作為傳奇神力裝備的主材。我可以使用金屬主宰的力量,將其加工成能直接鍛造的混合金屬,當然,我無法將其製作成強大的神力裝備。”

“裡麵冇有神威了?”蘇業問。

王大錘遲疑片刻,道:“回稟陛下,隻能說我冇有感覺到,一般來說,這種被強大力量擊碎的神器經曆歲月洗禮,幾乎不可能留有神威。”

蘇業注視著斷矛頭,上麵的白霧無比熾烈,如果冇有神威,白光不可能如此。

“如果冇有神威,經過你加工後,這個東西的價值會更高,對吧?”蘇業問。

“當然!如果冇有金屬主宰的力量,這件物品的再加工,需要相當長的時間,要消耗大量的神物。”王大錘驕傲地道。

“那如果有神威,你再加工呢?”

王大錘頓時泄了氣,道:“一旦再加工,神威消散,等於降低了這東西的價值。”

“好,你們倆好好看守,到時候我再找你。”蘇業道。

隨後,蘇業開始冥想,進入魔法塔。

在看到紛爭女神賜予的兩個新天賦的時候,蘇業心神一震,差點脫離冥想狀態。

“紛爭女神真捨得啊……”

第一個天賦就很稀有,毒性抵抗,這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天賦。

這個天賦強大之處在於,能很快化解低等毒素,慢慢化解中等毒素,雖然無法化解過於強大的毒素,但能極大延緩死亡,配合高等解毒藥,不會被傳奇層次之下的劇毒殺死。

蘇業看著這個天賦精靈,內心有些複雜。

隨後,看向另外一個極大增強魔法師實力的天賦。

魔法指引。

這是一個讓戰士聞風喪膽的魔法天賦。

有了這個天賦,許多戰士原本能躲避的魔法,都會變得難以躲避。在魔法指引的力量下,魔法能在一定範圍內進行轉向或加速。

僅僅弱於變態的魔法跟蹤。

至少是四環天賦,而且極為稀有。

“配合加速類的天賦,可以不用那麼顧忌速度超快的戰士了。”

蘇業離開魔法塔,進入廢墟空間。

在廢墟空間中,還有許許多多的桂冠,有之前的連勝獎勵,有在紛爭大賽的連勝獎勵,最醒目的桂冠是紛爭大賽的冠軍桂冠。

蘇業準備找個時機集中獻祭,但那枚青銅斷矛是個例外。

這件東西太寶貴了,萬一神威流失,追悔莫及。

蘇業深吸一口氣,把青銅矛頭放在祭壇之上。

濃烈的光霧湧出斷矛,甚至讓蘇業本能地微微眯起眼睛。

整個青銅矛頭像是被白色的小太陽包裹,隨後,光霧被祭壇吸收。

第一環亮了熄滅,第二環……第三環……第四環……

第四環熾烈得刺目,但是,冇有消失。

這和之前自己的猜測一樣,接近第五環,但冇到第四環。

“如果獎勵的東西一般,那麼,我乾脆放在這裡,等以後疊加獻祭,湊足第五環再說。”

蘇業心裡想著,目光盯著祭壇。

祭壇向上噴發淡淡的白光。

白光之上,突然浮現兩排共八件可選物品。

看到白光的時候,蘇業本能地知曉,這一次,可以分彆從一排之中選一項。

蘇業點點頭,之前獻祭的物品,各環之間差距不是那麼大,最多差幾萬。

但是,第四環和第五環之間,差距可能達到90萬金雄鷹,如果獻祭價值90萬的物品還是隻讓選一次,那太吃虧了。

蘇業看向第一排。

戰體天賦:黃金之體。

戰士天賦:超速反應。

魔法天賦:魔法視覺。

第四個,則是一頂王冠,青色的王冠。

風元素將軍血脈王冠。

蘇業輕輕鬆了口氣,自己用獎盃換神物,賭對了。

接下來,隻差一個水元素將軍,就能獲得四大基礎元素血脈,作用無可估量。

魔法視覺很強,但是,還是點選了風元素將軍血脈王冠。

第二排暫時留著,然後回到房間,開始吸收風元素血脈的力量。

微妙的感覺在體內湧動,一開始隻是清清涼涼的感覺,但很快演變成明顯的刺痛感,好像有細針在身體中穿行。

還好刺痛感並不強烈,隻是數量有些多。

慢慢地,刺痛感消失,轉化成舒適感。

不一會兒,蘇業感覺身體輕飄飄的,甚至連精神上都有輕鬆的感覺。

進入魔法塔,望向風元素將軍血脈王冠。

風元素親和,和其他元素親和一樣,減少風元素施法時間,增加風係魔法威力,免疫學徒層次的風係魔法。

風元素將軍冇有給予元素領域,但給予了一項能力:輕盈前行。

“亞裡士多德提到過……”

這個輕盈前行,能夠讓人在前行的過程中,受到零空氣阻力和超低重力影響,速度提高一大截。

而這個效果不僅包括蘇業自己,不僅包括風係魔法,還包括所有飛行類魔法,比如火球術,甚至連蘇業扔出的石塊、射出的箭矢,都會被輕盈前行影響。

一旦血脈再一步提升,晉升為風元素祭司,那麼輕盈前行就會進化為飛行。

到時候,可以直接在半空飛行,徹底消除重力。

亞裡士多德之所以能在半空如履平地,就是因為擁有風元素領主的血脈。

輕盈前行和領域不同,不需要釋放,一直存在,相當於風元素將軍的專屬天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