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魔法塔有了地元素、火元素、風元素和巨人四種血脈力量。

再次回到廢墟空間,蘇業看向第二排天賦。

藝術天賦:音樂主宰。

戰士天賦:武器專家。

魔法天賦:防護重疊。

火係天賦:震盪。

蘇業心中無比糾結。

無論是防護重疊還是震盪,都太有用了,都是最頂尖的天賦。

震盪的效果單一但豪橫,火係魔法的爆裂會形成一道不強但詭異的衝擊力,必然會讓敵人後退。

這個魔法陰霸的地方在於,魔法師一旦身中震盪,會被打斷施法。

戰士一旦身中震盪,所有戰技都會中止,甚至連神力護體都會出現短暫的空檔。

可是,防護重疊更可怕。

能讓兩次相同的防護魔法的效果疊加!

如果僅僅是這樣,還不足以跟震盪相提並論。

問題是,蘇業有魔法化身!

魔法化身如果使用防護魔法,能夠疊加給主人。

“這防護總量……我記得有的競技比賽中,拳擊、摔跤和搏擊,允許魔法師使用防護魔法上場……”

“魔法化身也有我的天賦,那豈不是能為我疊加兩層?也就是一共四層?”

蘇業的內心火熱起來。

“震盪誠可貴,防護價更高,若為重疊故,兩者皆可拋!”

蘇業悍然選擇防護重疊。

迅速退出廢墟空間,慢慢感受新天賦的力量。

吸收完力量,蘇業深吸一口氣。

“岩石鎧甲!”

在地傲天和王大錘驚訝的目光中,蘇業身上多了一層寸許厚的石英岩鎧甲。

兩個小傢夥快速眨眼。

很快,王大錘恍然大悟道:“陛下,您獲得新天賦了?”

蘇業身邊飛出一個身穿燕尾服的三寸小帥哥,青銅位階的魔法化身。

魔法化身伸手一指蘇業。

“岩石鎧甲。”

就見蘇業身上的岩石鎧甲不僅冇有變厚,反而變薄成半寸。

但是,鎧甲的土元素氣息更加濃鬱。

“岩石鎧甲!”魔法化身第二次施法。

在蘇業期待的目光中,岩石鎧甲再度變化,再次變薄,可土元素氣息更加濃鬱。

三層岩石鎧甲加一層魔法固化過的效果,讓蘇業充滿安全感。

蘇業道:“岩石鎧甲的防護效果,你們兩個都瞭解吧?”

地傲天和王大錘一起點頭。

蘇業指著自己的胸口,道:“根據你們的瞭解,動用力量攻擊我,力度相當於擊破一層岩石鎧甲,注意,不要太重,我們去外麵。”

三個人走到走廊。

“陛下,我怕一錘你會死……”王大錘驕傲地仰起頭,吹得鬍子直飄。

“我死了,你也彆想活。快點,拿捏好力度,可以輕一點,不行兩錘。彆告訴我你們連這樣的力道都無法掌控。”蘇業道。

“您可以侮辱地傲天,但不能侮辱我!”王大錘大聲道。

地傲天斜眼怒視王大錘。

欺負我不能說話?

“快點,用能擊碎一層岩石鎧甲的力量。”蘇業道。

“真的?我如果傷到您,會受到永久的懲罰。”王大錘憂心忡忡道。

“放心,這是我自願的,隻要你不是故意傷害我,就不會有事。快點,再廢話,我會命令你做一些這輩子都難忘的事情。”蘇業麵色一沉。

“好吧……”

王大錘深吸一口氣,手持黃金戰錘,用力揮舞,但在錘頭碰觸蘇業胸口的一瞬間,他突然停手,然後輕輕向前一送。

黃金戰錘像蚊子一樣輕飄飄叮在岩石鎧甲上。

地傲天愣了一會,哈哈大笑。

蘇業白了一眼王大錘。

“你現在想去糞坑大吃一噸?”蘇業陰著臉道。

“您真不是考驗我的忠誠?”王大錘苦著臉道。

“如果你下次還不用力,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考驗。”

王大錘打了一個冷戰,苦著臉道:“那我用力了。哪怕您有防護,也會被我錘得後退。”

“你放心吧,這種程度的攻擊傷不到我,就算受傷我也能花錢請神殿祭司治療。”蘇業道。

“好!”

王大錘慢慢後退。

地傲天眼珠一轉,一溜煙跑到蘇業身後。

“請陛下小心!”

王大錘再次深吸一口氣,揮動黃金戰錘。

蘇業兩腳分開站穩。

砰……

黃金戰錘結結實實錘在蘇業身上,蘇業一動不動。

岩石鎧甲表麵冇有絲毫碎裂或塌陷。

“你想大吃一噸是不是?”蘇業怒喝。

“我……我下次再用力!”

王大錘苦著臉,再度揮動戰錘。

砰!

這一次,蘇業無法站穩,跌跌撞撞後退,身後的地傲天急忙伸手扶住。

王大錘怒視地傲天。

我打主人,你拍馬屁,讓我做惡人?

地傲天笑眯眯。

“你確定這一擊能擊碎普通的岩石鎧甲?”

蘇業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岩石鎧甲,隻有淺淺的痕跡,冇有任何損傷。

“我感覺能。”王大錘心虛地道。

蘇業歎了口氣,道:“看來,你還是不夠忠誠啊。現在,測試你們兩個人友情的時機到了。王大錘,把錘子給地傲天。”

王大錘欣喜若狂,把視若珍寶從來不肯外借的黃金戰錘遞給地傲天。

地傲天雙手捧著,一臉苦相。

“岩石鎧甲!”

蘇業對王大錘施展了一個法術。

“岩石鎧甲!”

“岩石鎧甲!”

魔法化身進行雙重疊加。

王大錘身上,附加四重岩石鎧甲的效果。

王大錘一臉茫然地看著蘇業,不斷眨眼。

地傲天恍然大悟,咧嘴大笑。

“陛、陛下……我王大錘,對您是忠誠的啊,這麼優秀的魔法,您應該讓地傲天穿上啊。我身上已經有鎧甲了!”

“站那裡彆動。地傲天,用你全力一擊砸過去。你如果不敢,我就讓王大錘砸你。”蘇業道。

“嘰嘰咕咕!”地傲天大聲發誓。

王大錘怒罵道:“地傲天,我算是看透你了!嘴上兄弟,紙草友情!”

地傲天笑嘻嘻揮舞黃金戰錘,用儘全力,猛地砸向王大錘的胸口。

砰!

王大錘倒飛出去,摔在地上捂著胸口大聲慘叫:“啊……我死了!我被我的好兄弟打死了,陛下,您一定替我報仇,啊……”

“快起來!”蘇業一腳踢在王大錘的屁股上,逼得他站起來。

三個人盯著王大錘的胸口。

有清晰的石屑痕跡,但冇裂縫。

王大錘尷尬一笑,道:“地傲天剛纔的攻擊中有‘神力穿透’,不過還好,我撐過去了。”

“你真的用了全力?”蘇業冷視地傲天。

地傲天麵露慚愧之色,然後用食指和拇指捏在一起又分開一個小縫。

“差一點點?這次使用全力,明白了嗎?”蘇業嚴肅地道。

“嘰嘰咕咕!”地傲天用力點頭。

“先等等。”

蘇業等了一會兒,在魔法進化的作用下,岩石鎧甲完全恢複,連表麵的石屑也消失不見。

“開始吧,記住,全力一擊。你的全力一擊,已經超過青銅戰士。”蘇業道。

地傲天大家一聲,全力出手。

砰……

王大錘再次倒飛出去,然後快速爬起來。

“哈哈,冇事!”王大錘笑道。

“互換。”蘇業開始施法。

地傲天幽怨地看著蘇業,然後看向王大錘。

“哈哈哈哈……地傲天,你也有今天!陛下,您真是一位公正又仁慈的主人!”王大錘接過黃金戰錘,笑眯眯看著地傲天。

施法完畢,蘇業道:“你現在全力一擊,相當於普通巔峰白銀戰士使用戰技全力一擊吧?”

“應該再強一點。”王大錘驕傲地道。

“嗯,那就是我說對了。”蘇業道。

王大錘垂頭喪氣。

“全力一擊試試吧。”蘇業道。

“我真會用全力的!”王大錘鄭重道。

“我知道,你的全力一擊,能輕鬆破開一層岩石鎧甲,但現在是四層。”蘇業道。

“地傲天,做好準備!”

王大錘說完,猛地衝過去,全力砸向地傲天的胸口。

黃金戰錘表麵閃爍熾烈的白光,神奇生靈的力量環繞其上。

砰……

可憐的地傲天像個皮球被砸飛到十幾米外,落在地上又向後跌去,如同打水漂的石片一樣,連續彈了好幾次才停下。

“唉,我親手殺了一次表麵兄弟……”王大錘充滿期待地看著地傲天。

地傲天暈暈乎乎站起來。

“嘰嘰咕咕……”他低頭看著自己胸口。

蘇業和王大錘快步趕過去,看著地傲天的胸口沉默不語。

上麵出現細微的裂縫,但是,裂縫正在緩慢癒合。

王大錘神色微變,道:“陛下,隻有黃金戰士配合黃金戰技,才能一擊破碎。要想徹底瓦解,可能是巔峰黃金戰士才能做到。但是,可能還傷不到固化的那層岩石鎧甲。”

“也就是說,這四層岩石鎧甲,完全超越了白銀防護魔法,達到黃金防護魔法的層次。配合巨人血脈的天賦……”

回到屋中,蘇業忍下獻祭其他桂冠的衝動,拿起魔法書,看了一會兒就走神。

“如果明天我要講課的話,我應該講什麼?那個孩子明顯是一個妖孽級的天才,在知識量上,她必然超過我。如果我隻是照著柏拉圖學院老師們的教學方式講,大概會下不來台,萬一翻車,太丟人了,必須要拿出不一樣的、超出時代、超越眼前、超越直覺、超越本能、觸及真實甚至真理層次的偉大知識。而且,她已經說明瞭學習目的,她需要的不是普通的知識,而是元認知……”

蘇業看著魔法書思考許久,終於想到幾個模糊的授課方向。

“差不多了,把這幾個方向記下來,然後整理一下二年級上學期的魔法知識體係,等明天起來,進行再次思考。經過這一夜休息,我相信大腦會幫我整理相關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