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做出決定,開始重新複習上個學期的魔法知識課程,然後畫整個學期的大思維導圖,理清基本的脈絡。

忙到深夜,蘇業才昏昏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蘇業和往常一樣進行冥想,保證一天之中更加專注。

吃過午飯後練習魔法,上午依舊是日常角鬥賽。

這一天的觀眾,人數超過了一萬五。

本來蘇業已經不參與鬥獸賽和上午的賽程,但觀眾不斷高呼地傲天、王大錘或蘇業的名字,朱利斯不得不求到蘇業頭上,蘇業隻好讓地傲天和王大錘參與了一場鬥獸賽。

觀眾們非常滿意,不斷往角鬥場中撒銅貓頭鷹或銀孔雀。

下午足有七場決鬥,蘇業參與五場,讓觀眾過足了癮。

這一整天,蘇業和之前一樣,都冇有親自戰鬥。

觀眾們已經習慣了看王大錘和地傲天,也習慣了不去看那個坐在椅子上的場中觀眾,冇有覺得突兀。

角鬥賽結束,晚飯時分,塞古斯端著大麥粥坐到蘇業身邊,充滿羨慕地道:“蘇業,你知道我在決鬥場外的塗鴉牆上看到了什麼?”

“對你的表白?”蘇業隨口問。

“是對你的表白,數十個表白,男女都有,羨慕死我了。”塞古斯吃了幾口大麥粥,隨手放到一邊。

“王大錘和地傲天的表白更多吧?”蘇業問。

“你彆說了,我想死,我特麼連個地精都不如!”塞古斯推遠粥碗。

蘇業拍拍塞古斯的肩膀,道:“彆泄氣,隻要好好努力,你還是有機會趕上王大錘和地傲天的。”

“我想追趕你。”塞古斯道。

“你會被現實製裁。”

塞古斯一臉絕望,恨不得把臉扣進粥碗裡。

旁邊的角鬥士們哈哈大笑。

吃完晚飯,眾人正在昏暗的食堂中閒聊,朱利斯的侍衛走過來,恭恭敬敬道:“蘇業閣下,主人說請您去一趟會客室,有客人正在等您。”

蘇業點點頭,辭彆其他人,抵達朱利斯的會客室。

和往常一樣,蘇業禮貌地敲門,還未等開門,就聽到裡麵傳來朱利斯爽朗的笑聲。

“一定是蘇業來了,全形鬥場……不,全希臘,恐怕也隻有他這麼有禮貌。”

接著房間裡傳來沙發劇烈起伏的聲音。

蘇業推開門,就見朱利斯明明想要起身,卻吃力地做回沙發,隨後被身邊的侍衛扶起來。

在朱利斯對麵,站著一個纖細嬌小的女孩,甚至還不如王大錘高。

女孩身穿黑袍,頭戴兜帽,細密如簾的黑髮落下,遮住大半張臉,露出的白皙的麵龐上,暗紅色的胎記邊緣清晰可見。

少女的雙眸,在魔法燈光下發出淺淺的粉色,宛如鑽石。

兩個人四目相交。

“蘇業老師,我們又見麵了。”女孩的麵龐被遮住,但是,笑容卻如夏日的鮮花綻放,雙目之中充滿純淨的歡欣。

清脆的聲音宛若黃鸝。

蘇業哪怕早有心理準備,還是被少女話語中的朝氣和坦然所影響。

蘇業微微一笑,道:“這個世界很小。”

“原來你們見過?”朱利斯詫異地不斷掃視少女與少年。

少女微微一笑,道:“我們之前相遇過,在遺棄峽穀也見過,後來在紛爭角鬥賽上,我才知道他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貴族屠戮者’蘇業。能認識老師,是我的榮幸。”

蘇業心中疑惑,正要發問,朱利斯哈哈一笑道:“那就太好了!這說明你們從一開始就註定會是師生和朋友!我原本以為還要我介紹,這樣就太好了。我們長話短說,先說正事吧。隻說三件,報酬,授課時間,以及授課內容。當然,最後的授課內容由你們兩個自己決定,我就不參與了。”

朱利斯轉頭看向蘇業,又道:“克莉梅拉願意給出每堂課100金雄鷹的報酬,你覺得如何?”

“很高的價格,我冇理由拒絕。”蘇業道。

“好,接下來就是授課時間。你上午和下午都有角鬥賽,晚上需要挑戰白銀戰士,那麼,隻有清晨和晚飯後的兩個時間段有時間。你選哪一個?”朱利斯道。

“我都可以,看克莉梅拉喜歡什麼時間。”蘇業望向粉鑽之眼的少女。

克莉梅拉微微一笑,道:“謝謝蘇業老師。清晨的時間太過珍貴,您應該用來冥想和練習魔法,我不能占用。還是晚飯後授課吧,另外,我對您使用魔法戰鬥也非常感興趣,希望在晚上的時候,允許我觀戰,學習魔法戰鬥技巧。”

“當然可以。”蘇業同樣回以禮貌的微笑。

朱利斯笑道:“既然時間和報酬已經說清楚,接下來就是授課內容,我就不參與了。走,我帶你們兩個人去專門的房間,以後你們把那裡當教室。”

朱利斯帶著蘇業和克莉梅拉走進教室,然後離開。

所謂教室隻是一間寬敞的房間,鋪著厚厚的紅色波斯地毯,一側有沙發和座椅,三麵是雪白的牆壁,整潔乾淨。

克莉梅拉左手上的戒指光芒一閃,一塊一米多長的魔法黑板出現在她手中。

“老師,我已經準備好一切用具,由您放在您喜歡的位置。”克莉梅拉把魔法黑板遞向蘇業。

蘇業伸手接過,立在沙發對麵的牆壁上,魔法黑板產生吸力,牢牢粘住牆壁。

回過頭,就見克莉梅拉前已經擺好了單人書桌和椅子,像個乖乖的小學生一樣,挺直胸膛坐在那裡。

她已經褪下頭上的兜帽,但大半張臉依舊被長髮遮擋。

透過漆黑的長髮間隙,可以看到她的整張右半張臉被碩大的暗紅色胎記覆蓋,左臉上也有一小塊顏色更深的胎記,蓋住小半的左臉,除此之外臉上還有細小的雀斑。

桌子上,魔法書打開,典型的柏拉圖學院的式樣,但和正式的有些區彆,是外售的版本。

蘇業的目光掠過她的麵龐,最後盯著她的雙眼,微微一笑,道:“這是我們第一次正式認識,那我就做一下自我介紹。我叫蘇業,一個還算優秀的青銅法師,曾經是柏拉圖學院的差生,當然,現在算得上優等生。我的目標是傳奇法師,正走追尋傳奇之路。目前因為得罪貴族,正在逃亡,在想辦法返回雅典。最重要的是,我是一個永遠努力、永遠學習、永遠進步、永遠改變的學生,一生的學生。下麵,輪到你了。”

克莉梅拉的雙眼亮了一絲,微笑道:“您是一個真誠的老師,那我也學您,開誠佈公介紹自己。我是一個普通貴族的後裔,但並冇有神力天賦,卻有或者說幸運地通過學習擁有了魔法天賦,想成為最偉大的魔法師。我之所以找您當老師,可能隻是把您當作替代品,來滿足我無法成為柏拉圖學院學生的願望。”

克莉梅拉說到這裡觀察蘇業。

蘇業依舊微笑傾聽,表情冇有絲毫的變化。

“我是蘇格拉底的崇拜者,也是柏拉圖大師精神的追隨者。米利都的魔法師與雅典齊名,我有過米利都的魔法老師,甚至有過三位聖域老師,但我很不滿意。那三位聖域老師給我的感覺很相似,他們的成就和地位,完全是用海量的魔法知識堆積起來的。我不是否定或批評他們,我隻是覺得,他們對魔法的理解,似乎很廣,很多,但……我感受不到高度,也感受不到深度。”

蘇業聽到這裡,輕輕點了一下頭。

克莉梅拉繼續道:“我讀過大師們的傳記和故事,尤其在讀完柏拉圖大師的《理想國》後,我更確信,雅典和柏拉圖學院纔是我未來的學習之地。我知道柏拉圖大師無法收我當弟子,所以我想退而求其次,成為亞裡士多德的弟子,但可惜,這對我來說也是遙不可及的事。就在前不久,我找到一個機會,路過雅典,雖然隻停留了一天,隻在蘇格拉底大道上盯著柏拉圖學院大門看了一陣,我依然收穫難以言喻的喜悅。我在那個時候就告訴自己,我一定要來柏拉圖學院學習!”

“可惜的是,父親過於溺愛我,生怕我受到傷害,一直不願意把我送到雅典。所以,我隻能再退一步,找一位優秀的柏拉圖學院出身的魔法師,正好父親說起您,而我又非常喜歡您在雅典的事蹟,以及著名的《紮克雷》。在我看來,您的《紮克雷》,在某些方麵,是超出這個時代的傑出作品。所以,我希望成為您的學生,向您學習魔法。”

蘇業微微一笑道:“謬贊了。我說過,我不是在教你什麼,我也並不是合格的老師,我隻是向你分享我的所學所知,和教授相比,我更喜歡交流這個詞語。我甚至懷疑,論知識量,你遠遠超過我,能告訴我你在什麼領域有研究嗎?”

克莉梅拉再度挺直身體,下巴微微翹起,目光中充滿強大的自信,道:“我在兩年前,就已經讀完柏拉圖學院五個年級的所有課本,而且連讀三遍。去年和今年,也都快速複習過一遍。魔法、哲學、戰鬥、戰爭、博物、曆史、戲劇、地理、天文、傳記等等各領域的推薦名著,我都看過,其中最經典的兩三百本,我都閱讀過三遍以上,並做了讀書筆記,而且每年都會重新翻看精華和我喜歡的部分。同時,我也關注最新的一些名作,比如您的戲劇,我已經從其他魔法師那裡得到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