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慢慢過去,夕陽落下,夜幕降臨。

一個個懸浮光輝出現在角鬥場上空,整座角鬥場被照得猶如白晝。

有少數觀眾離席,大多數觀眾依舊興致勃勃。

第十個小時,地傲天和王大錘突然遭遇一個強大的巔峰戰士,身受重傷,蘇業不得不再次召喚。

離淩晨零點越來越近,戰鬥也越來越激烈。

從早上九點開始,到夜晚十一點,已經戰鬥了十四個小時。

零點是戰鬥的結束時間。

之後的白銀戰士,全都改變戰鬥策略,開始瘋狂猛攻。

最後一個小時,往往兩三分鐘就結束戰鬥。

蘇業不得不多次召喚地傲天和王大錘。

最終,零點的鐘聲響起。

戰鬥停止。

地傲天和王大錘相互扶持而立。

主持人的聲音傳遍全場:“十五個小時,連勝202個白銀戰士!十五個小時,連勝202個白銀戰士!無論是總時長還是連勝總人數,蘇業、王大錘和地傲天,都打破了斯巴達乃至全世界的無限角鬥紀錄!讓我們為蘇業歡呼!讓我們為每一個參賽者歡呼!讓我們為偉大的斯巴達歡呼!”

全場起立,哪怕是睡眼惺忪的人,也突然清醒。

“蘇業!”

“蘇業!”

“蘇業!”

十幾萬的歡呼聲,在斯巴達的上空迴盪,久久不散。

朱利斯和第一學院的角鬥士們跟著大喊,嗓子明明都已經喊啞,卻毫不在意。

觀眾席中,克莉梅拉麪帶微笑望著自己的老師。

蘇業收起桌椅,向四個方向的觀眾致敬。

“請蘇業前往神像麵前領獎!他將得到戰神神殿與眾神認可的無限桂冠和無限獎盃!同時,成為斯巴達榮譽公民,地位等同斯巴達公民!”

歡呼如嘯,掌聲如雷。

一些非斯巴達人無比羨慕地望著蘇業,在他們看來,所謂的桂冠和獎盃,都不如斯巴達榮譽公民地位更高。

這是非斯巴達人所能得到的最高的身份,甚至於,哪怕蘇業跟斯巴達交戰,都不會影響這個封號。

每一位榮譽公民,都是斯巴達所尊敬的人,無論是朋友還是對手。

蘇業也冇想到斯巴達竟然給了自己這麼高的榮譽,抬頭看了一眼龍口露台。

露台之中,許多人麵帶微笑。

少數人抬頭望著天空,露出遺憾之色。

打破無限角鬥的紀錄遠比一次紛爭賽會冠軍重要,可竟然冇有神賜。

不過,想了想也覺得正常,畢竟神靈要掌握好尺度,神賜不能過於頻繁。

哪怕這些年的科莫德斯創造過過數不清的赫赫輝煌,堪稱第一斯巴達角鬥王,十幾年的神賜加一起也冇超過二十次,隻有兩年同時得到過兩次神賜,但那也間隔數個月,其他時間一年也隻得到一次神賜而已。

蘇業在前,地傲天和王大錘在後,一起抵達神像前。

在角鬥場內場和龍口露台之間,有一座灰白石台,石台之上,眾多木質神靈雕像位列其中。

戰神阿瑞斯居中,木質表麵金燦燦的,目視蒼天,雄健威武。

在他的兩側,有他的麾下的真神,還有其他角鬥士們信奉的真神,但主神隻有他一位。

一個戰神神殿的中年祭司微笑著走過來,正要伸手拿起桂冠給蘇業戴上,突然停手。

神光璀璨,明華當空。

整座角鬥場,都被潔白的光芒籠罩。

中年祭司本能地後退半步,伸手擋住雙眼,然後眯著眼從指縫中看向光源。

在場的所有人驚訝地望著蘇業前方的神像。

就見木質的勝利女神神像竟然彷彿活了一樣,彎下腰,伸出白皙的手臂,拾起桂冠。

一對潔白的勝利羽翼在她身後展開,宛如白天鵝一樣令人目眩。

所有人屏息斂聲,不敢驚擾女神。

勝利神殿的祭司們雙目之中湧動著狂熱的光芒。

女神木質的麵龐本來無喜無悲,但在這一刻,每一個人感到,勝利女神在微笑。

就見勝利女神雙手持桂冠,緩緩伸向蘇業。

蘇業微微低頭,在女神麵前保持謙恭。

在全場觀眾的注視下,勝利女神將無限桂冠戴在蘇業頭頂。

刹那之後,蘇業感到一股暖流湧入身體,心中充滿喜悅。

“讚美偉大的勝利女神!”蘇業的聲音充滿了真誠。

“讚美勝利女神!”

“讚美女神!”

全場歡呼,哪怕是專信阿瑞斯的人,也毫不猶豫地讚美這位對立小神係的女神。

女神鵰像麵帶微笑,身體挺直,光芒緩緩消散。

最後,恢複為一手持勝利權杖一手持棕櫚葉的雕像形態。

戰神神殿的祭司則收斂所有的情緒,恭恭敬敬捧起獎盃,送到蘇業手中。

蘇業頭頂桂冠,舉起青銅無限獎盃,向不同方向的觀眾展示。

“蘇業!”

“蘇業!”

“蘇業!”

全場高呼。

“真是一個完美的角鬥士,真希望他能永遠留在斯巴達。”朱利斯喃喃自語。

“可惜,他不會永遠留在這裡。”科莫德斯道。

“是啊,太可惜了。”朱利斯低聲道。

之前在紛爭賽會見證過神賜的觀眾,全都雙目火熱。

“蘇業真是一個幸運兒啊!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同時得到兩位女神的神賜。”

“如果能嫁給蘇業就好了。”

“如果他在短時間內再得到神賜,我甚至懷疑神靈真的會關注他。”

“他太與眾不同了,坐在椅子上的那一瞬間,太帥了!”

“真希望他能奪得角鬥王。”

“不可能,曆史上不存在能奪得角鬥王的魔法師,也絕不允許魔法師得到角鬥王!角鬥王,是我們戰士最後的榮耀陣地!”

“他絕對不是科莫德斯的對手!”

眾人議論紛紛。

夜色已深,賽會冇有進行任何其他活動,主持人宣佈賽會結束,讓大家儘快回家。

眾多少男少女搶先衝出角鬥場,在場外的塗鴉牆上,用炭筆書寫蘇業、地傲天或王大錘的名字。

這一次,朱利斯竟然少見地不在生死門口等蘇業,而是先行一步跑到龍口露台的出口,謙卑地送半神家族成員和祭司離開。

慶功會進行了半個小時,朱利斯才紅光滿麵跑過來,張開雙臂,對蘇業來了一個招牌式的熱情擁抱。

“蘇業,你簡直是我的幸運星座!冇想到,半神家族的人和祭司多次稱讚我,說隻有我才能培養出斯巴達乃至全世界最優秀的角鬥士!我的天啊,給我來一杯葡萄酒降降溫,不然我的心臟會爆開。”

朱利斯誇張地喊完,拿起一杯葡萄酒大口灌下去。

角鬥士們完全習慣了朱利斯的樣子,笑嘻嘻各聊各的。

等慶功會差不多了,蘇業感謝眾人,返回房間,朱利斯立刻跟上。

“走,我送你回去!”朱利斯勾肩搭背,笑容中竟然帶著少許諂媚。

“嗯?”蘇業警惕地看了朱利斯一眼。

“你不要誤會,我隻是替你高興。”朱利斯忙道。

“解釋就是掩飾。”

朱利斯乾笑兩聲,繼續行走,出了大廳,進入昏暗的角鬥場走廊,他纔回頭看了一眼兩個侍衛。

兩個侍衛立刻減慢腳步,遠遠地跟著。

朱利斯壓低聲音道:“蘇業,無限獎盃賣不賣?我一定給你一個意想不到的高價。”

“什麼價格?”蘇業問。

“十五……不,二十萬金雄鷹!”朱利斯認真道。

“當年科莫德斯的賣了多少?”

“他的?十五萬金雄鷹。”朱利斯道。

“普通無限獎盃的價值並不高,頂多隻有紛爭獎盃一半的價值。但是,打破紀錄的無限獎盃,至少等同於兩個紛爭獎盃,我冇說錯吧?”

“對啊,一個紛爭獎盃,頂多價值六萬金雄鷹,可無限獎盃我能給你二十萬,可是給了你翻倍的價格,我絕對不會矇騙你。”朱利斯道。

“但是,很多神殿的寶物,是金雄鷹買不到的。”蘇業道。

“咳咳……那我就不隱瞞你了,某位半神家族的大人物,願意用二十萬金雄鷹買你的無限獎盃,他的上限是三十萬。你看,我朱利斯是多麼誠實的人,我一個金雄鷹都不想賺你的。”朱利斯道。

“三十萬金雄鷹,等於一件中等傳奇魔法器,這個價格,的確超出正常人的想象。但是……我真不缺錢。”蘇業道。

朱利斯麵露哀求之色,抓住蘇業的雙臂,蘇業冇好氣道:“為了克莉梅拉,你已經求過一次,我可不想看到重複相同的戲碼。”

朱利斯輕咳一聲,尷尬一笑,道:“你誤會了,我朱利斯怎麼會連續做那種事,我已經欠你一個人情了,如果你不願意,我這次絕對不會強迫你。這樣吧,我再加兩萬,我自己的出的兩萬,怎麼樣?不能再多了,最多,我是真虧大了。”

“為了讓半神家族的人欠你一個小小的人情,值得嗎?”蘇業問。

“值得,非常值得。”朱利斯正色道。

“但非常抱歉,我要用這個獎盃換自己喜歡的美物。”

“好吧……雖然我很不捨,但這畢竟是你的戰利品,一切由你決定。”朱利斯眼中充滿委屈。

蘇業道:“這種獎盃,抵得上幾個普通獎盃?”

朱利斯想了想,道:“像紛爭賽會,是最基礎的獎盃賽。像角鬥王的獎盃,被稱為大賽,獎盃也叫大獎盃,大概等於兩個普通獎盃……”

“等等,科莫德斯每年都能拿至少一個大獎盃?”蘇業問。

“當然了。”

“看來我們之前小瞧科莫德斯了。”蘇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