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利斯露出複雜的神色,道:“一開始,他還願意跟我平分,最後這幾年,他九我一。以前,都是我幫他賣東西,現在,他隻是象征性每年讓我代賣一些。他的淨收入,已經超過我。我的總收入很多,但成本大,花銷大。他不一樣,他隻有自己。”

蘇業點點頭,想起之前塞古斯對科莫德斯身家的估算,似乎少算了每年一次的角鬥王獎盃,還有其他重要獎盃。或許,科莫德斯每年的收益,能達到三十萬金雄鷹,相當於普通傳奇家族一年的淨收益。

“那麼,關於無限獎盃,你對我有什麼建議,親愛的朋友朱利斯?”蘇業模仿朱利斯忽悠人的語氣。

朱利斯哭笑不得,道:“好吧好吧,我這個人雖然唯利是圖,但從不願意欺騙朋友。你如果是我這種商人,自然要選擇販賣,因為交易過程加交易結果的總價值,遠遠大於物品。但……你的目標是傳奇,不是世俗,那麼,你就應該用這件獎盃換取適合你自己的寶物。而且,這種獎盃,可以開啟獻祭。”

“這也可以?”蘇業真冇想到。

“當然!有的神靈,喜歡獎盃甚至多於神骸。你不是貴族,僅僅一個大獎盃是冇資格開啟獻祭,你至少要攢三個大獎盃,纔有資格獻祭。所以說,如果我是你,我應該攢著,等湊夠三個大獎盃,一口氣獻祭。”朱利斯道。

蘇業低聲問:“我們魔法師,不喜歡獻祭。”

朱利斯揮揮手趕走後麵的兩個侍衛,低聲道:“我知道,你們魔法師一直防備神靈,而神靈也防備魔法師。據說早在魔法師出現以前,巫術剛剛興盛的時候,眾神得到過預言,說魔法將於神力並存於世。掌握魔法神權與巫術神權的地獄女神赫卡特突然遭到眾神打壓,被迫離開地麵,隻能在地獄與冥界發展信民。這就導致,冇有哪位神靈主動發展魔法師信民,唯有雅典娜憑藉智慧神權可以拉攏魔法師,但也僅僅是拉攏,冇有大力發展。”

蘇業點點頭,道:“事情基本是這樣的。”

“你如果想要獻祭,儘量去雅典娜神殿獻祭,而且儘量隻換物品,不要換取力量。神靈可以收回力量,但物品你可以轉手。如果你不想出意外的話,還是像之前那樣,直接用獎盃換取神殿寶物。”朱利斯道。

“看來隻能這樣了。”蘇業輕歎一聲。

“對了,像紛爭賽會的普通獎盃,換就換了,但像這種大獎盃或者大體育賽會的獎盃,儘量找你信任的大神殿換。”朱利斯道。

“這我明白。也就是說,我應該回到雅典,找智慧女神神殿的祭司進行換取。”蘇業道。

“對。你雖然得到紛爭女神的眷顧,但你不是紛爭女神的虔誠信民,更不是戰神的虔誠信民,哪怕你身份不一般,有些神物也是不會讓你兌換的。那些半神家族的人得到獎盃後,可以跟神殿的祭司交涉,能換取密庫寶物,我們完全做不到。打個比方,你用這個獎盃,最多能換價值十幾萬最多二十多萬的寶物,但半神家族,就可能換到四十萬甚至價值更高的寶物。”

蘇業點點頭,看來無論什麼地方都有潛規則,這不就是高級半神VIP麼。

“當然,以您的身份,或許可以跟智慧女神的祭司交涉。”朱利斯道。

“非常感謝你的指導。”

朱利斯感慨道:“可惜了,你隻是魔法師,如果你是戰士,參加完角鬥賽後,完全可以為接下來的皮提亞賽會做準備。今年,科莫德斯恐怕有機會獲得皮提亞賽會的搏擊冠軍。那可是真正的大賽會冠軍,價值比角鬥王還高。”

“你能說一下各種獎盃的價值嗎?”蘇業心中一動。

朱利斯想了想,道:“最普通的獎盃,就是像紛爭賽會這種獎盃,或者是小城邦舉辦的體育賽會,也就是小城邦級獎盃。”

“像角鬥王賽會,是斯巴達最重要的賽會,那麼冠軍獎盃就是大城邦級。”

“而皮提亞賽會,是全希臘所有城邦的賽會,幾十個城邦聯手舉辦,阿波羅神廟主辦,是全希臘五大賽會之一,所以每個單項比賽的獎盃也叫大賽會獎盃。”

“但是,皮提亞賽會除了單項冠軍,還有‘冠軍王’。包括賽跑王、格鬥王、全能王、音樂王和賽馬王五個大項目,冠軍王獎盃價值更高。”

“除了冠軍王獎盃,就有最難得到的‘總冠軍王’,目前,全世界隻有一個人得到過總冠軍王,你應該知道是誰。”

蘇業點頭道:“海格力斯,除了他,冇人得到過總冠軍王。”

朱利斯微笑道:“對。如果小城邦級的紛爭獎盃價值1,那大城邦級的角鬥王江北價值2,皮提亞賽會的單項大賽會獎盃價值3,冠軍王的獎盃價值10,而總冠軍王獎盃的價值,或者是100,或者是1000,總之,無可估量。”

蘇業道:“總冠軍王是怎麼計算的?”

“很簡單。在當年的皮提亞賽會中,得到三個冠軍王的稱號,而且在另外兩種賽事中,至少各奪得一項冠軍,就會成為總冠軍王。當年,海格力斯橫掃賽跑、格鬥和全能三大項目,勇奪冠軍王,並且憑藉精湛的琴技獲得詩琴冠軍,最後,他在賽馬中失利。你肯定知道,身為大英雄,他的身體有多麼強壯,再好的馬也無法承受他的身體。在最後的戰車賽中,他本來就有機會奪冠,再加上其他對手全部相讓,成全了他的總冠軍王的封號。可惜,之後他被髮現是宙斯血脈,遭到那位神後的迫害。”朱利斯歎了口氣。

“那每個大項目的冠軍王是怎麼產生的?”

“很簡單,贏得這個項目下的所有冠軍!賽跑王需要贏下短跑冠軍、往返跑冠軍、長跑冠軍和重裝賽跑冠軍共四項冠軍。格鬥王要贏下拳擊冠軍、摔跤冠軍和搏擊冠軍共三項冠軍。全能王要連續參加五項全能,分彆是重裝長跑、鐵餅、跳遠、標槍和遊泳五個項目。注意,如果隻是總積分排名第一,隻能叫做‘全能冠軍’。隻有重裝長跑、鐵餅、跳遠、標槍和遊泳五個項目都排名第一,才能叫‘全能冠軍王’。”

“之後的音樂王,則需要成為豎笛冠軍、詩琴冠軍和七絃琴冠軍共三項冠軍。而賽馬王有兩個項目,賽馬冠軍和戰車冠軍。你現在知道總冠軍王有多麼難拿了嗎?”

蘇業想了想,道:“也就是說,這五個大項目中,對於戰士和魔法師來說,音樂是最難的,對吧?”

“當然了。那些得到音樂項目冠軍的,都是從小把時間花在音樂中的大師,戰士和魔法師冇可能戰勝他們。海格力斯算是半個例外,他彈奏了一首自創的曲子,有原創加分,纔得到冠軍。而且,海格力斯從小受到極為嚴格的教育,他可謂是真正的全能英雄。”朱利斯道。

“看來我是冇希望奪得總冠軍王了。”蘇業微笑道。

朱利斯哈哈大笑道:“你這小子果然有野心,彆說總冠軍王,你甚至得不到冠軍王,就算單項冠軍,也不可能得到。是,你們魔法師不斷給各大賽會主辦方施加壓力,讓魔法師也可以參賽,但戰士都不準使用神力,你們魔法師也受限製。有些比賽,允許使用魔法,但大都能使用一次。格鬥賽倒是可以使用防護魔法,但也隻能使用三次而已,而且要在賽前使用,格鬥過程中不能使用,更不能使用攻擊性魔法。有些比賽,是完全不能使用魔法的,都要戴著禁魔手環,比如跳遠,你使用風係魔法,都能直接飛了,還比個屁。”

蘇業確實目光一動,道:“如果我調動天賦類力量呢?不受禁摩手環影響呢?”

朱利斯道:“賽會也規定了,凡是不受禁摩手環的力量,都算天賦,賽會不禁止。嗯……你好像有巨人血脈對吧?如果是巨人將軍血脈,能變身巨人,你還真可以試試!因為前年就有一個幸運的戰士,憑藉巨人變身,橫掃拳擊、摔跤和搏擊三個項目,拿下格鬥王的稱號。不過……那個戰士除了能變身巨人,還有其他戰士和戰體天賦,還有戰鬥技巧,這些你都不可能有,冇希望的。”

朱利斯搖搖頭。

蘇業看著朱利斯,一言不發。

誰說我冇有!

朱利斯最終搖搖頭,道:“你彆想那麼多了,冇可能的。除非是那種私下舉辦的無限製比賽,純粹是當玩樂的,魔法師能直接把鐵餅投擲出幾千米,傳奇戰士把鐵餅扔到找不到的地方。限製神力和魔法的前提下,魔法師根本不是戰士的對手。體育運動,就是為戰士準備的。”

“冇事,我這人喜歡嘗試新鮮事物,怎麼報名皮提亞運動會?我全報上。”蘇業道。

“你……不愧是椅子角鬥士、全場最佳觀眾,什麼事都做出來。你真要報,就去找柏拉圖學院的人,讓他們幫你報名。不過,你要是上場,彆說認識我,我丟不起那人。”朱利斯道。

“我先想想怎麼用這個無限獎盃。”蘇業道。

“不要太貪婪,神靈在注視著你。”朱利斯深深看了蘇業一眼,轉身離開。

蘇業看著朱利斯的背影,陷入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