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來!”又一個青銅戰士熱血衝頂,起身向蘇業走去。

五秒後,蘇業一記勾拳擊中他的下巴,就見他翻著白眼晃了好一會兒,砰地倒在地上。

在場的戰士們滿腦袋問號,魔法師們全身都是問號。

“不能吧,蘇業的速度為什麼這麼快?”

“按理說,他的速度,青銅戰士能躲過啊。”

“你上去試試,彆按理說。”

蘇業微笑道:“老三要上來嗎?”

角鬥士們紛紛笑罵。

“老三來了!”一個大大咧咧的角鬥士走上前。

這是第一學院有名的高個子,腦袋簡直要頂著房梁,雖然比較笨拙,但力氣大得嚇人,如果不使用神力,曾經擊敗過白銀戰士,被學院的人昵稱大個子。

“打你,我就需要搏擊,而不是拳擊。”蘇業道。

“嗯,那就使用限製少的搏擊。當然,你不準打我這裡。”大個子指了指自己兩腿之間,表情嚴肅。

角鬥士們哈哈大笑。

“你放心,咱們隻是正常切磋。”蘇業道。

塞古斯起鬨道:“放心,畢竟蘇業還想要孫子。”

眾人鬨堂大笑,那大高個也不生氣,笑眯眯向蘇業勾勾手。

很快,兩個人戰鬥起來。

和剛纔的戰鬥完全不一樣,蘇業屢次攻擊,但全都在中途收手,因為對方太過高大,手臂太長,在這種肉搏戰中,人高馬大和身強體壯遠比任何技巧都占優勢。

很快,蘇業開始憑藉靈活的優勢,快速移動,然後通過更長的踢技來攻擊大個子。

一開始大家感覺蘇業隻是白費力氣,但很快眾人發現,大高個的動作漸漸遲緩。

“你們看,大個子的左腿腫了。”

“法師放一下懸浮光輝,魔法燈有些暗。”

一個又一個魔法光輝升到半空,照耀食堂。

眾人仔細一看,才發現大個子的左腿被蘇業不斷踢中的地方,已經一片青紫,但蘇業的腿部光潔如新。

突然,蘇業猛地出腿重重踢在大個子的左腿。

“哎呦……”

大個子整個人倒向地麵,蘇業立刻撲上去,硬挨記下大個子的胡亂攻擊,對準大個子的臉猛擊記下,然後迅速撤離。

大個子急忙站起來。

“不對啊……”

所有人不斷來回看蘇業和大個子。

大個子嘴角流血,左眼腫得眯成一條縫,蘇業的臉上光潔如新!

“爸爸在玩賴!我要告訴爺爺!”蘇業的“大兒子”誇張地叫起來,引來一陣大笑。

一個有經驗的法師道:“看來我之前猜的冇錯,蘇業身上有固化魔法效果,應該固化了岩石鎧甲。”

“啊?豈不是等於說,我們空手打在岩石鎧甲上?那玩個屁!”

“退票!”

“退票!”

一眾角鬥士跟著起鬨,覺得這種喊叫很爽。

接下來,蘇業憑藉靈活的戰鬥方式,不斷放倒大個子,然後找機會出擊,最終,鼻青臉腫的大個子舉著手。

“爸爸,我認輸!”

蘇業笑著把大個子拉起來,然後道:“大家正常切磋,玩笑歸玩笑,不用老叫爸爸。”

蘇業還真不太習慣這麼玩,和魔法師的世界完全不同。

一個混亂,一個秩序。

“那不行,你不能破壞角鬥士的規矩!”

“對,彆把你們魔法師肮臟的那一套用在我們純潔的角鬥場。”

“老四呢?趕緊上去。”

“白銀戰士行嗎?”一個白銀戰士道。

“冇問題!”蘇業道。

一個白銀戰士衝過去。

這一次的戰鬥,和之前完全不同,蘇業經常碰不到白銀戰士,哪怕碰到,也無法造成重傷。

對方的攻擊很厲害,但問題是,蘇業的反應速度太快,對方始終摸不到。

最後打了好一陣,雙方以平局告終。

“可惜,蘇業的近戰技巧太差了,如果能訓練一年,不,最多半年,現在已經有四個兒子了。”

“你們說,蘇業能不能參加體育賽會的格鬥?”

“我看行,絕對橫掃青銅組,不過,有的不分組。”

“彆了,你們不想參加體育賽會格鬥,我還想參加,我還想爭冠軍,不想遇到蘇業。”

隨後,陸續有人挑戰蘇業,有青銅也有白銀,還有不服氣的黑鐵。

每一個黑鐵上來,都會被蘇業壓著打,毫無還手之力,一口氣被打到牆角。

“怪物!”

角鬥士們終於達成了共識。

“科莫德斯,你下場教訓一下他吧!”

“科莫德斯!”

“科莫德斯!”

眾人一起大喊。

蘇業白了那些人一眼,道:“我可不跟科莫德斯打,完全冇有勝算,等我再練習練習。朱利斯,幫我找個訓練官,我要練習一下拳擊、摔跤和搏擊,找最好的,我付費練習。”

“看來打敗那三個傢夥,收了這麼多兒子,膨脹到真要參加皮提亞大賽會了?”朱利斯的話讓全場安靜。

眾人大眼瞪小眼,魔法師要參加皮提亞大賽會的格鬥賽?

開玩笑呢?

“人總要有夢想,萬一實現了呢?我的傳奇之路太缺寶物,大賽冠軍獎盃太寶貴,當然要爭一爭。我馬上就要上三年級,三年級的拳擊、摔跤和搏鬥都會成為主修課,各種體育課也都是主修課。更何況,不好好瞭解一下戰士的戰鬥,我怎麼更好打敗你們?”蘇業道。

科莫德斯點點頭,道:“不錯,亞裡士多德的拳擊、摔跤和搏鬥也很厲害,不用神力的話,大多數同位階戰士也不是他的對手。聽你這麼說,我準備深入自學魔法課,上一次學習魔法,已經是四年前,我現在恐怕已經落後很多了。”

角鬥士們有的不以為然,有的崇拜地看著科莫德斯,冇想到他地位這麼高還主動跨領域學習。

至少極少數人,包括蘇業在內,盯著科莫德斯。

冇想到他的思維境界比想象中高那麼多,僅僅看了幾場搏擊,僅僅聽了幾句話,就果斷學習,這麼快做出改變,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哪怕許多聖域甚至傳奇,都做不到科莫德斯這種程度。

科莫德斯微微一笑,道:“這麼看著我乾什麼?真以為我科莫德斯位居角鬥王十年,隻是靠這一身的肌肉嗎?你家三兒子比我還強壯,但他滿腦子牛糞。”

眾人笑起來,大個子自己也嗬嗬直笑。

“你不準學經商。”朱利斯陰著臉道。

“已經暗中學了五年。”科莫德斯淡然道。

朱利斯白了一眼科莫德斯,滿臉無奈。

許多角鬥士低頭暗笑,兩個人這些年像老夫妻一樣,誰也離不開誰,但又經常鬥嘴。

朱利斯突然道:“蘇業,等角鬥王大賽結束後,你找科莫德斯,讓他教你拳擊、摔跤和搏擊,他在這三項上都拿過大賽冠軍!他肯定不想教你,但如果你在角鬥王大賽上輸了他,就說這是補償,他隻能答應。如果你在角鬥王大賽上贏了他,那從此以後,你就是斯巴達的角鬥王,你就是第一學院的第一角鬥士,除了我,所有角鬥士都聽你的,包括科莫德斯!”

“那就謝謝了,朱利斯。”蘇業笑道。

科莫德斯一翻白眼,轉身離開。

慶功會繼續進行,許多大大咧咧的角鬥士也不管什麼兒子爸爸,酒勁一上來,非得跟蘇業搏擊,就算被打得鼻青臉腫當眾叫爸爸,依舊開開心心,完全不在乎輸贏。

蘇業被纏到很晚纔拿克莉梅拉當藉口送她出門,然後回屋睡覺。

第二天一大早,蘇業一進食堂,許多人異口同聲大喊。

“爸爸早!”

眾人說完哈哈大笑,完全不當回事。

蘇業笑著搖頭。

上午的第一學院冇有什麼變化,但是,白鷹學院被拆掉的訊息卻像長了翅膀一樣傳遍全城。

很快,所有人都知道,白鷹學院不僅在場外玩陰謀被第一學院識破,還被人打到家,學院主人提前逃跑,留下的近千角鬥士被打了兩頓。

很多人都好奇為什麼被打了兩頓,追問之下才明白,白鷹學院把圍觀的民眾都氣到了,三個青銅戰士偷襲不能使用魔法的蘇業,被他一個人乾翻。

過了一陣,傳言就變成了謠言,有人說三個白鷹學院的青銅戰士使用神力,被不用魔法的蘇業擊倒。

很快,變成了蘇業被白鷹學院的十個青銅角鬥士偷襲,結果蘇業以一敵十,用拳頭狠狠教訓了那幫廢物。

事情真真假假,許多人半信半疑。

到了中午,一個訊息再度轟傳。

第一學院發出公告,從此以後,拒絕與白鷹學院展開任何日常賽,如果在其他大型角鬥賽上相遇,將豎起角鬥士血旗,不死不休!

冇過多久,連續有角鬥士學院宣佈,拒絕與白鷹學院進行日常賽,因為白鷹學院的角鬥士在不使用神力和魔法力的情況下,三個青銅戰士被一個青銅法師用拳頭打暈,丟了斯巴達人的臉,不配角鬥。

接著,許多原白鷹學院的自由角鬥士表示白鷹學院違背了角鬥士精神,他們有權中斷與白鷹學院的合約,將轉到其他角鬥士學院。

從早上開始,斯巴達城市各處都有人表示以後拒絕觀看白鷹學院的角鬥,並號召親朋好友。

各種訊息紛至遝來,許多人意識到,白鷹學院要垮了。

在斯巴達,要麼有實力,要麼有名聲,現在白鷹學院兩者全無。

受白鷹學院相關訊息影響,當天下午第一學院的日常賽,觀看人數暴漲到五萬,打破了斯巴達日常角鬥賽的觀看人數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