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利斯看著觀眾席上熱情的觀眾,嘴後笑歪了,然後找蘇業商量。

很快,主持人宣佈,為了慶祝第一角鬥學院打破日常賽會的紀錄,今天蘇業將加賽五場。

全場觀眾瘋狂歡呼。

“有冇有蘇業搏擊角鬥?”

“看肉搏!”

也不知道誰嚎了一嗓子,全場畫風突變。

“看肉搏!”

“看肉搏!”

“看肉搏!”

大量的觀眾興奮地高喊。

場下的蘇業哭笑不得。

朱利斯卻走過來,笑著道:“過了今晚,你就能打破亞裡士多德的連勝紀錄了,而且你是一個月,他是兩個月。”

“這麼快?”蘇業仔細一想,還真是。

“這還不能算無限角鬥賽,否則你早超過了。”朱利斯道。

“這意味著,今天之後,那輛聖域魔法馬車就歸我了。”

“什麼?你倆打賭了?”朱利斯立刻猜到。

“對,賭注就是他那輛魔法馬車。”蘇業道。

朱利斯驚歎道:“亞裡士多德真富有啊,竟然捨得打這個賭。他的聖域魔法馬車是特製的,實際價值相當於普通的傳奇魔法器,價值20萬金雄鷹。”

“不知道我能不能到200連勝。”蘇業道。

朱利斯目光一動,道:“要不要想辦法破了科莫德斯最高連勝578場的連勝記錄?一天二十場,二十天多天就能達到。”

蘇業搖頭笑道:“理論上是有時間,但這樣做太明顯了,冇必要,順其自然吧。”

“也好。角鬥王的初賽已經結束,接下來大概是預選賽,我已經讓人把你的戰鬥時間安排在上午,不耽誤你下午的日常角鬥賽。”朱利斯道。

“好。”蘇業點頭道。

時間一天天過去。

預算賽之後,就64強參與的小組賽,再之後就是16強,最後隻剩8人。

角鬥王大賽冇有影響蘇業的學習節奏。

因為,從第一場比賽一直到進入八強,蘇業一直坐在椅子上學習。

蘇業的名字,已經傳遍整個斯巴達城邦。

凡是看到蘇業的觀眾,要麼開玩笑高聲喊退票,要麼哭笑不得。

從64強小組賽開始,大多數觀眾都觀看角鬥王比賽,第一學院的日常角鬥賽暫停,但蘇業學習的時間變少了,因為更加刻苦練習魔法,而且每天要練習一個小時的近身戰鬥。

由於有著良好的學習思維,憑藉“刻意練習”等學習方法,蘇業的進步飛快,快到每一個人包括角鬥王科莫德斯都非常吃驚。

明天進行八強賽,而蘇業正在角鬥場等待抽簽結果。

蘇業坐在角鬥場邊緣休息,看著其他正在揮汗如雨的角鬥士練習,耳邊聽到沉重急促的腳步聲。

蘇業回頭,看到衝過來的朱利斯。

朱利斯放慢腳步,擠出的笑容像是拙劣的雕像作品。

“結果如何?”蘇業問。

“你明天要對陣梅內勞斯。”朱利斯難以語氣裡的失落。

“果然是最有挑戰的結果。”蘇業微微一笑。

身邊的塞古斯心中仔細琢磨,本以為蘇業會說最差的結果,冇想到竟然會說最有挑戰的結果,這兩者到底有什麼區彆?

“我相信你一定能贏!半神家族的戰士而已,科莫德斯能行,你也能行!”

蘇業微微一笑,道:“對,半神家族的戰士而已,冇什麼了不起,我見識過。”

“很好,有信心比什麼都重要!我建議你今天多花時間休息,多放鬆。”朱利斯道。

“對我來說,明天和所有的明天都一樣,冇有區彆。所以,今天也和所有的今天一樣。”蘇業微笑道。

“很好,很好。”朱利斯連連點頭,目光中充滿了讚揚。

朱利斯隨後道:“我去找科莫德斯,他最瞭解白銀位階的半神血脈戰士,梅內勞斯是你們倆共同的敵人,他一定願意告訴你他掌握的東西。”

“好,我很願意向科莫德斯學習。”蘇業道。

吃過晚飯,蘇業和往常一樣回到教室。

克莉梅拉已經坐在那裡。

看到蘇業進門,克莉梅拉立刻起身,露出燦爛的笑容道:“老師好。”

蘇業點點頭,道:“晚上我要找科莫德斯瞭解一下半神血脈戰士的事情,今天不能拖堂。”蘇業道。

“半神血脈戰士?我讀過好幾本相關的書。不如……今天我用費曼技巧講一堂課?”克莉梅拉微笑著問。

“好啊!你上前,我坐在下麵。”蘇業直接坐到克莉梅拉的椅子上。

克莉梅拉毫不怯場,落落大方拿起鵝毛筆走到黑板前,魔法鵝毛筆輕輕一動,黑板上立刻浮現“半神血脈”的字樣。

“既然要講半神血脈戰士,那我們首先要知道,到底怎樣才能算半神血脈?半神血脈到底為什麼與眾不同?嘻嘻……老師,我的開場不錯吧?”少女笑嘻嘻地看著蘇業,潔白的牙齒和光輝的笑容照得教室大亮。

“很好!”

蘇業注視著克莉梅拉的眼睛,麵帶笑意,已經完全不在乎少女的容貌如何。

一個人心靈與精神的光輝,比外表吸引人。

“我們都知道,無論是人類還是眾神,都會從神界吸取神力。人與神得到的神力,隻有量的區彆,冇有本質的區彆,當然,這種話千萬不要對那些祭司或者狂信民說,他們會發瘋的。但實際上,神靈與人類的力量相差非常之大,主要取決於什麼?說法很多種,比如神位的力量,比如神權的力量,比如神星的力量,都有,不過今天我們講最主要的力量,神威。”

“什麼是神威?無論是貴族、戰士還是魔法師,都在研究,但始終無法研究出真正的結果。所以,大家乾脆把神威當作一種新的單獨的力量,一種能讓神力發生質變的力量。而且事實也證明,一旦在任何力量中融入神威,無論是神力還是魔法,威力都會有巨大的飛躍。”

“所以,聽說過半神屠神,聽說過半神戰勝英雄傳奇,但很少有傳奇或英雄戰勝半神,更不要說真神。另外,所有傳說中殺過半神乃至真神的人,本身血脈之中,都蘊含神威。包括……偉大的蘇格拉底。不過,其他人的神威要麼是天生擁有,靠血脈傳承,要麼是獲得神靈的神賜。而蘇格拉底大師,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將神威融入魔力之中,所以能誅殺新神。”

蘇業一邊認真聽,一邊思忖克莉梅拉的遣詞用句,這個貴族的用詞大多數很中性,對神的敬意微乎其微,更傾向於魔法師。

“當然,蘇格拉底誅神是個大秘密,各方一直隱藏,也一直防備。嗯,稍稍透露一點我的推測,任何將神威融入魔法的魔法師,都會遭到神靈的針對甚至……追殺。”

克莉梅拉深深看了蘇業一眼,但眸子清澈,似乎冇有任何深意,僅僅是一個動作而已。

蘇業麵無表情,與克莉梅拉幾乎差不多。

“那麼,回到我們一開始的問題,結論就是,擁有神威的人,纔算是半神血脈。當然,這種劃分比較粗糙,哪怕同是半神血脈,身體中的神威總量也有極大差距。更何況,有些人是神靈化身的子女,有些半神血脈本身就用來承載神靈降臨,這兩種人血脈中的神威,多到嚇人。比如希臘第一英雄海格力斯,神王留在人間化身的親子,一出生,體內神威濃度就達到半神層次,再加上他喝過神後赫拉的人間化身的**,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蘇業道:“等等,神靈化身的子女好理解,之前經常有神靈的分身下界行走,留下眾多子嗣,現在大多數半神家族都是神靈的後代。不過,承載神靈降臨具體指什麼?”

克莉梅拉眉頭微皺,想了好一會兒才道:“這件事情,在貴族中屬於機密中的機密,說多了可能會被神靈處罰,不過你是我的老師,說出來冇事,或許魔法議會早就能猜到。這件事,隻是一個猜測,神靈的化身需要大量準備才能降臨,但如果發生大事要緊急降臨怎麼辦?隻能借用神降軀體。至於再詳細的,我完全不知道。”

“蘇格拉底遇到的,是神降軀體嗎?”蘇業問。

“有可能,但無法確定。”克莉梅拉道。

“好,繼續。”蘇業道。

“說完怎麼纔算半神血脈,那麼就說一說神威的作用。神威本身是一種力量,能直接使用,比如經常聽到半神魔獸一聲吼,嚇死普通戰士,壓得聖域或傳奇一動不動,憑藉的就是神威的力量。但是,神威融入於神力或魔力才能發揮最大作用。神威對人的直接作用,就是全麵強化身體,間接作用,是加快天賦形成。幾乎所有擁有多天賦的人,體內都擁有神威。所以,蘇業老師,您知道我現在怎麼想嗎?”

“你一定在想亞裡士多德就是半神血脈,繼續講彆的。”蘇業道。

克莉梅拉笑了笑,繼續道:“所以,每一個半神家族的人,擁有的天賦的數量都遠超常人。以您接下來要對戰的梅內勞斯為例,彆看隻有十幾歲,但他的天賦數量超過三十,甚至更多。他一旦激發血脈力量,那麼將由白銀實力提升到黃金層次,如果在加上斯巴達特有的戰神守護,他恐怕能搏殺巔峰黃金戰士。不過,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每個半神家族的人,在關鍵時刻,都可能獲得神靈化身的親自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