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正沉浸在學習的快樂中,下課鐘聲冇有擊碎這種快樂,尼德恩老師的聲音做到了。https://www.90xs.cc

“蘇業,跟我出來。”

蘇業再次成為班級的焦點,赫頓等人再次發出充滿惡意的笑聲。

蘇業看了一眼赫頓,發現他竟然依舊笑嘻嘻的,有恃無恐。

“他的態度有問題……”蘇業一邊思索,一邊跟著尼德恩出去。

尼德恩一直向前走,甚至進入小樹林之中,蘇業也不知道他要做什麼,隻能跟著。

過了好一會兒,尼德恩才轉過身。

“知道為什麼叫你來嗎?”尼德恩的表情無比嚴肅。

“老師,您放心,我明天一定不會遲到!這次真不是我偷懶,我真是因為學習而遲到。”蘇業表情無比認真。

尼德恩臉上的嚴肅徐徐融化,道:“你真不知道?”

蘇業有種不詳的預感,這話裡話外的意思,怎麼聽都不對勁。

“你已經是魔法學徒了!”尼德恩冇好氣地說,他看錶情就猜到蘇業理解錯了。

“啊?你看錯了吧。”蘇業根本不相信。

書上說的很明白,第一次進入神界光芒後,隻是會吸收一部分力量,身體隻會得到部分加強。

隻有經過長時間的修煉後,才能晉升魔法學徒或戰士學徒,誕生魔力或神力。

雖然彆人總嘲笑霍特笨,修煉了五年也冇成為學徒,但實際上,全希臘的人就算天天修煉,至多有百分之一的人能在五年內成為戰士學徒或魔法學徒。

大多數人都是修煉十多年甚至更久纔出現第一次晉升。

第一次接觸神界光芒就晉升魔法學徒的人,也有,但這些人要麼有強大的天賦,要麼是經過長時間的學習和積累。

蘇業很有自知之明,一直覺得自己很普通,自己滿打滿算學了一天的魔法……不,是隻學了一節冥想課,怎麼可能直接成為魔法學徒,自己又不是天才。

蘇業想通了,堅定地搖頭道:“老師,您肯定看錯了。如果連我都能通過一次冥想晉升魔法學徒,其他人都是傻子嗎?”

尼德恩被噎得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一會兒才道:“你是不是冇看冥想學第二章?”

“我隻預習了第一章。”蘇業道。

尼德恩道:“我們在每一次晉升後的幾個小時裡,都會散逸出一些氣息,隻有位階比你高的人,才能感覺到。所以,我可以確定你已經晉升魔法學徒。第二章寫的很清楚,在第一次進入神界光芒後,要儘快進行第二次冥想。如果冇有晉升魔法學徒,你會直接進入神界光芒中。如果已經晉升,就能發現自己置身於一處虛幻的不真實的建築中,朦朦朧朧,就像夢一樣,好像隔著半透明的水幕。”

“那裡,就是我們希臘魔法師的魔法塔。當然,魔法塔不是虛幻,而是你層次太低。即便是我,也無法看清魔法塔。據說隻有冥想達到最高境界的魔法師,才能清晰地看到。這種境界,就是內觀,也就是能從內部觀察到魔法塔。”

蘇業心道,內觀?感覺這和自己的理解不一樣,內觀可以理解為觀察內在的自我、觀察真實的自我,魔法世界的內觀是指能從內部觀察到魔法塔?

尼德恩繼續道:“接下來,你進行二次冥想。不過你實力太弱,不要把精力放在魔法塔中,因為你再努力也看不清魔法塔。你隻要知道自己有了魔法塔,已經成為魔法學徒,就可以退出來。”

“在這裡?”蘇業看了看四周。

“在這裡。”尼德恩右手一擺,一張毛毯從半空徐徐浮現,漂浮在離地半米高的地方。

毛毯足有一指厚,佈滿豔麗的花紋,明明顏色很俗氣,但搭配著優美的圖案和對稱的設計,頗有藝術的美感。

“這就是波斯魔法師的魔法飛毯?”蘇業一邊好奇問,一邊用手撫摸,手感和普通毛毯一樣細膩。

“不,隻是普通的小魔法器,隻能代替床,你去上麵坐好。”尼德恩。

蘇業低頭看了一眼滿是泥土和草葉的腳,充滿無奈。

“沒關係,魔法器不怕臟。”尼德恩抬起一隻同樣不乾淨的腳。

“謝謝老師!”蘇業坐到魔法飛毯上,直接冥想。

因為僅僅是快速冥想,蘇業這次冇有使用耗時較長的掃描冥想法,而是直接把注意力集中在呼吸上,快速進入內觀狀態。

僅僅用了一分鐘。

尼德恩呆呆地看著蘇業,眼中充滿難以言喻的色彩,彷彿飛毯的所有顏色都注入其中。

他冇想到,蘇業雖然成績差,竟然是個冥想天才。

雖然他不知道蘇業現在的冥想達到什麼境界,但這麼快就能進入深度冥想,這已經是黃金法師程度。

這意味著,蘇業在彆的資質上不行,但在冥想上,至少有聖域資質。

“這小子……”尼德恩的嘴角噙著一抹淺淺的笑意。

外麵的尼德恩發呆,精神世界的蘇業也發呆。

蘇業進入深度冥想後,的確如尼德恩老師所說,進入了魔法塔。

但,尼德恩隻說對了一半。

因為,蘇業發現自己所在的建築不僅不模糊,反而格外清晰,清晰到能看到地麵的紋理,能看到牆壁上岩石的起伏不平,甚至能感受到魔法塔中有點冷。

“這是什麼鬼?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是不是闖進彆人魔法塔了?”

蘇業難以置信地觀察魔法塔。

和想象中的塔不一樣,這座所謂的魔法塔,乍一看是一間圓形的屋子,直徑大概三十米左右,非常寬敞。

但是,仔細一看,屋子黑色花崗岩地麵不是圓形,而是正多邊形,一時間也數不清到底有多少個多邊形。

白色的大理石牆壁也不是弧形,不是一整麵牆壁,而是數不清的下寬上細的等腰梯形牆壁拚成。

整體下粗上細,確實像是塔形,但是,隻有一層。

這座塔的上麵冇有穹頂,而是一個比地麵小一些的正多邊形天窗,天窗之上,一道濃鬱的純白色神界光芒降落,光芒之中有紅色、金色和灰色的光點飛舞。

神界光芒落在魔法塔房間的正中心。

那裡,佇立著一棵一米高的小樹苗。

小樹苗通體如黑水晶,但表麵浮現許多黃色、紅色、藍色和白色的光點。

樹苗隻有一根樹枝,隻有一片黑水晶樹葉。

怪異的是,樹苗有四條樹根,每條樹根的部分位於地麵之上,而且分彆整齊地對準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分彆是黃色、紅色、藍色和白色。

蘇業隱隱感到,每一條樹根都紮在魔法塔深處,正在從不知名的空間吸收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