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內勞斯雙腳踏空,向下方落去。

在半空中,揚塵、重壓和遲緩的力量作用於他的身體,但揚塵失效,而重壓和遲緩稍稍減緩了他的速度。

梅內勞斯以戰技破壞腳下的尖錐,再度起跳,迎向他的是三道又高又厚的引風術。

這一次,他冇有以戰技擊碎,而是在風中繼續向前跳。

幻聽和刺耳兩種天賦再度起效,他的雙目之中流露出難以掩飾的驚訝。

他本以為,自己外放半神光輝啟用獅骨盔甲後,會徹底抵擋住區區青銅法師的所有天賦力量,但是,幻聽和刺耳隻比之前削弱了不到一成。

他的耳邊再度充斥著雜亂與尖銳的聲音。

在和青色狂風相遇的一刹那,他的前跳速度驟減,僅僅跳了五米遠就無法前行,直直下落。

“這是什麼風?”梅內勞斯難以置信地重新落在陷阱之中。

等待他的依舊是揚塵、重壓和遲緩的天賦力量,揚塵依舊冇有起效,但是,狂風進入了地元素陷阱。

漫天塵土黃沙在地元素陷阱中飄蕩。

這一次,梅內勞斯不僅時時刻刻受到揚塵、重壓和遲緩的影響,還要時時刻刻承受風係魔法的幻聽、刺耳、切割和鋒銳的影響。

那些小小的風刃落在他身上,的的確確不會對他造成傷害,但在源源不斷消耗他的力量。

在喪失聽覺的時候,地傲天和王大錘已經繞到他身後,發起了攻擊。

兩個人完全不受地元素陷阱和引風術的影響。

梅內勞斯心中暗歎一聲,回身攻擊地傲天和王大錘,準備等引風術過去後,再進行起跳衝向蘇業,哪怕有獅骨盔甲護體,他也不敢一路踏著密密麻麻的陷阱尖錐跑過去。

但是,從此之後,引風術再也冇停過,並且移動速度變慢,導致每一道引風術的停留時間變長。

一個又一個淡藍色的體力抽離光球飛進他的身體。

地傲天和王大錘不再像之前那樣猛衝猛打。

地傲天站在王大錘身後釋放火球術,而王大錘左手多了盾牌。

在地元素和風元素天賦的影響下,梅內勞斯遠不如之前靈活。

足足戰鬥了一分鐘,梅內勞斯才擊退地傲天和王大錘,扭頭一看,就見蘇業在不斷施展體力抽離,而兩個魔法化身在按照固定的節奏使用引風術,能讓他始終處於引風術和地元素陷阱雙重力量之中。

短短一分鐘內,蘇業已經釋放了四十多個體力抽離。

梅內勞斯的動作和之前比,已經有了明顯的減慢。

“該死的蘇業!該死的魔法師!”梅內勞斯突然暴躁,他放棄王大錘和地傲天,轉身衝向蘇業。

引風術速度突然加快。

梅內勞斯腳下湧現厚厚的白銀神力,踏著密密麻麻的陷阱尖錐疾跑,跑了幾步,猛地踏空,腳一崴,整個人差點摔掉,急忙收腳並低頭一看,腳下的石錐不知道為什麼向下陷落。

“又是魔法天賦!”梅內勞斯幾乎瘋了,跳不能跳,跑不能跑,可自己剛剛激發半神光輝,如果再次激發,不僅可能會傷及身體,甚至會減壽。

就在他猶豫的時候,蘇業後退一步,使用一次體力抽離,始終保持在四十米左右。

地傲天和王大錘衝過來,攻向梅內勞斯的後背。

梅內勞斯再度被王大錘和地傲天纏住。

第一學院帶頭,觀眾席上突然爆發出整齊的助威聲。

“蘇業!”

“蘇業!”

“蘇業!”

蘇業掃視全場,微微一笑,繼續持續不懈地使用體力抽離。

在足足使用了一百個體力抽離後,蘇業開始換上攻擊魔法,火球術。

火球術不僅會不斷附著在獅骨盔甲上,而且在爆裂的時候,會形成天賦爆鳴的聲音轟鳴。

耳膜是人體最脆弱的地方之一。

不一會兒,梅內勞斯動作突然稍一遲緩,隻覺雙耳發出令人難以忍受的尖銳鳴叫,不得不用白銀神力徹底封住耳朵,不再受到幻聽、刺耳和爆鳴的折磨,但是,已經遲了。

耳鳴陣陣。

就在他分神之際,王大錘連續兩錘敲在他的右臂肘部,激發破壞疊加的力量。

獅骨盔甲稍稍變形,梅內勞斯輕呼一聲,急忙揮舞長矛橫擊王大錘。

鏗……

黃金鐵錘與戰矛相交。

戰矛彈開,梅內勞斯右臂猛地一顫,悶哼一聲。

王大錘大喜道:“這小子受傷了!哈哈!勝利屬於陛下!”

王大錘越戰越勇,地傲天用各種刁鑽的角度使用火球術,蘇業開始不斷使用岩石突刺,兩個魔法化身的引風術始終不停。

反觀梅內勞斯,因為耳鳴和體力抽離的影響,不斷被王大錘擊中。

突然,梅內勞斯閉上眼睛,左手本能地要去揉眼。

“卑鄙的魔法師……”

下一刹那,他突然反應過來,這是揚塵天賦,急忙使用白銀神力沖洗眼睛。

砰!

黑魔羊猛地衝鋒,雙角狠狠擊中梅內勞斯的腹部,王大錘的黃金戰錘則重重落在獅頭正中間。

梅內勞斯眼前一黑,摔在密密麻麻的陷阱石錐上。

王大錘為了這個時機已經等待很久,右手臂化為巨型岩石手臂,握著變粗加重的黃金戰錘,衝上去,對準還未反應過來的梅內勞斯的頭顱猛地砸下,抬起,再砸……連成一片虛影。

破壞疊加瘋狂起效,戰鬥狂熱讓他的全身充滿力量。

砰!砰!砰!砰……

梅內勞斯全身不斷顫抖,拚命想要起身,但即便在獅骨盔甲的保護下,也無法承受如此劇烈和頻繁的衝擊。

一開始,梅內勞斯感覺自己掉進水中,大量的水沿著口腔和鼻子湧入身體,漸漸地,身體開始下沉,眼前的光明越來越淡,越來越淡,但黑暗越來越深,越來越深,自己好像要慢慢陷入漆黑的海洞之中。

“不!我是半神家族的王子,我不能輸在一個平民手中!我的血脈,我的榮耀,我的一切,半神光輝!”

“半神光輝!”梅內勞斯的吼聲傳遍全場。

強大的光芒與力量爆發,近處的地傲天和王大錘全被衝飛出去,重重摔在陷阱中。

連蘇業都噔噔噔連退數步。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梅內勞斯一躍而起。

他的空著手,望向蘇業。

“冇有人可以戰勝我,冇有人……噗……”

梅內勞斯雙眼一閉,直挺挺向後摔去。

鮮血從他的眼孔中和頸部的頭盔縫隙中溢位。

獅骨盔甲消散,化為那套魔抗盔甲。

場外的聖域裁判急忙衝過去,掀開梅內勞斯的麵甲,足足看了三秒,長長鬆了口氣。

“梅內勞斯連續使用半神光輝,身體無法承受,修養一陣就能恢複。”裁判轉頭看了看蘇業,抱起梅內勞斯,衝向戰神殿的大祭司。

戰神殿的大祭司是一位高大英武的老人,眼袋深重,麵色陰冷,他冷哼一聲,隨手一揮,一旁的主祭司起身迎向聖域裁判,使用神術治療梅內勞斯。

主持人大聲道:“由於梅內勞斯太過年輕,強行使用半神光輝導致昏迷。我宣佈,這一場蘇業獲勝!讓我們恭喜蘇業闖入角鬥王大賽的四強賽!”

主持人說話的時候,緊緊盯著蘇業。

蘇業望向主持人,輕輕點了一下頭。

主持人暗暗鬆了口氣,露出和善的微笑。

全場歡呼。

尤其剛纔生梅內勞斯氣的平民們,瘋了一樣大喊大叫。

“蘇業!”

“蘇業!”

蘇業抬頭望向半神露台。

大多數半神家族的人一動不動,麵無表情。

波魯克斯和卡斯托耳卻把雙手放在嘴邊,大聲喊著蘇業的名字。

列奧尼達麵帶微笑,再次向蘇業舉杯。

蘇業輕輕點頭,算是回禮,然後向四方的觀眾致謝。

戰車駛來,載著蘇業前往半神露台下的領獎台,戰神殿的一位主祭司親自為蘇業戴上勝利桂冠。

坐上戰車,蘇業回到生死門。

“我親愛的無敵角鬥士,我簡直愛死你了!”朱利斯猛地衝過來,給蘇業一個熱情的擁抱。

蘇業翻了翻白眼,提前抬起手,任由朱利斯擁抱住,然後跟走過來的奧古圖和科莫德斯擊掌。

朱利斯鬆開雙臂,扶著蘇業的肩膀,道:“在他用出半神光輝的時候,我以為你要輸了,冇想到,你還是贏了!我感覺,你還冇用全力,對吧?”

蘇業轉頭看向科莫德斯,微笑道:“當然,我的對手,隻有一個人。”

朱利斯卻道:“不,哪怕是科莫德斯,也無法戰勝使用半神光輝的梅內勞斯。”

蘇業笑著搖頭道:“比經營我們不如你,但論戰鬥,你不如我和科莫德斯。對,梅內勞斯的力量在‘數量’上,是超過我和科莫德斯的。但是,他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我又故意挑動他的心態,而且,他過於自大,導致他實際上隻能發揮八成的實力。另外,他跟戰士的戰鬥經驗很豐富,比如跟王大錘和地傲天的戰鬥過程非常出色,出色到我都感到尊重的程度,他的的確確下了苦功夫。但是,他明顯不擅長對付魔法師。”

科莫德斯麵露古怪的神色,道:“不,半神家族的戰士有高他們一個位階的法師陪練,從小到大,永不間斷。梅內勞斯不是不擅長對付魔法師,是不擅長對付你這種魔法師。”

“對!”朱利斯和奧古圖一起大笑。

科莫德斯若有所思道:“我懷疑你開啟了一種新的魔法流派。”

“什麼流派?”蘇業好奇地問。

“百萬天賦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