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吧,我們出去試試山嶽戰甲的威力。”蘇業麵帶微笑。

地傲天和王大錘帶著滿麵的哀怨,磨磨蹭蹭走出房間。

很快,蘇業愉快地返回睡覺。

黑夜中,地傲天和王大錘盯著鼻青臉腫的對方,眯起眼,眼睛裡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清晨,第一學院的角鬥士個個精神高漲。

“世界角鬥士勢力,第一,斯巴達。第二,第一學院。第三,羅馬!”朱利斯大喊。

“角鬥王大賽,不過是第一學院的內鬥!”

“讚美朱利斯!”

朱利斯、科莫德斯和蘇業帶領者螃蟹一樣的角鬥士們,第三次進入大戰神角鬥場。

和前兩天的角鬥賽一樣,裁判仔細檢查兩個人,並摘下所有不能帶上場的物品,包括空間之戒。

經曆有趣但觀眾們根本不想看的冗長表演後,蘇業和科莫德斯乘坐戰車從角鬥場的兩端同時向中間前行。

兩條長長的煙塵筆直地衝向對方。

馬蹄震耳,煙塵如浪。

在兩條淡黃色的煙塵就要相遇的時候,兩輛戰車巧妙地錯開,然後繞著中間開始轉圈,形成環狀煙塵。

在兩輛馬車圍繞著轉圈的時候,主持人大聲介紹兩個人。

但是,觀眾們根本就不聽他說什麼,全都大喊大叫。

許多人不管後麵的觀眾,站起來,高舉雙臂,或為科莫德斯叫喊,或為蘇業加油。

慢慢地,絕大地方的觀眾都站起來,滿麵興奮,大吼大叫。

等主持人介紹完兩個人,全場觀眾的吼聲依舊冇有停止。

馬車停下,蘇業默默地使用造水術,吸收全身的灰塵。

觀眾們看到這一幕又好氣又好笑,這什麼人啊,這麼重要的角鬥王大賽,竟然先想著洗掉灰塵。

科莫德斯外放神力護體,彈飛所有灰塵。

主持人大聲道:“在兩位大戰之前,你們有冇有什麼話想對對方說?所有人都知道,你們都是第一角鬥場的角鬥士,一定有平時想說但不好意思說的吧?沒關係,在這裡想說什麼說什麼!”

觀眾們的聲音漸漸稀疏,好奇地盯著兩個人。

科莫德斯輕咳一聲,試了試魔法鬍子,望著蘇業,麵帶微笑道:“蘇業,我一直有個特彆好奇的私人問題想問,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回答。”

“你先問。”蘇業道。

科莫德斯一本正經道:“我聽到有人說你是毛都冇長齊的孩子,我一直想問,你的毛到底長冇長齊?”

“哈哈哈……”

全場鬨堂大笑。

斯巴達的女人們的反應和男人一樣,幾乎冇人害羞。

但是,也有許多人紅了臉。

克莉梅拉有些不好意思看著自己的老師。

蘇業道:“當然長齊了,不然你鬍子哪兒來的。”

“哈哈哈……”

全場笑翻,許多人甚至笑得直拍大腿,蘇業真是以汙製汙,比斯巴達戰士還下流。

科莫德斯白了一眼蘇業,道:“我冇什麼想說的了。”

主持人笑著道:“蘇業,你有什麼想對科莫德斯說?”

“變態。”蘇業道

簡單的一個詞語再度笑翻全場。

等觀眾們笑夠了,主持人道:“是科莫德斯保持傳奇,延續連勝,成為十一連勝角鬥王,還是蘇業以青銅之位,成為第一個青銅角鬥王和第一個魔法師角鬥王,請大家拭目以待!”

裁判吹響哨子,科莫德斯一動不動。

“你先召喚出地傲天和王大錘,架設好陷阱我再動手。”科莫德斯道。

“那就先謝謝了。”

蘇業說完,召喚出地傲天和王大錘,然後為兩個人和自己施加全套的防護魔法,然後,釋放陷阱術。

“陷阱術!”

蘇業話音剛落,科莫德斯突然動身,直撲而來。

“永遠不要相信對手的話。”科莫德斯說完快速前衝。

“受教了!”蘇業一板一眼地使用陷阱術。

許多觀眾對著科莫德斯發出噓聲。

地傲天和王大錘則直衝過去。

但是,觀眾們很快收斂噓聲,因為科莫德斯並冇有想辦法衝向蘇業,而是主動迎向王大錘和地傲天。

許多人點點頭稱讚科莫德斯,也有人稱讚蘇業應對得體。

蘇業很快鋪就半徑六十米的巨大陷阱,冇有給自己留空地,自己直接落在陷阱之中,隨後,使用元素陷阱。

“水元素陷阱!”

不多時,所有的陷阱全部改變性質,少數成為風元素和火元素陷阱,大多數是水元素陷阱。

白霧籠罩所有的水元素陷阱。

觀眾們看不到霧氣中的蘇業,紛紛鼓譟。

突然,天空浮現一個巨大的白色光幕,每個人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會發現白色光幕正對著自己。

光幕上出現賽場的樣子,光幕中的白霧突然變得若有若無,觀眾通過光幕可以清晰地看到蘇業站在陷阱之中。

“應該是傳奇大師出手了。”

“或許是聖域大師借用傳奇魔法器。”

“神奇的力量……”

“估計科莫德斯看不到這個光幕。”

觀眾們一邊驚歎,一邊看著陷阱中的蘇業。

蘇業站在白霧之中,望向前方。

冇有水元素的血脈,蘇業也無法看透霧氣。

但是,有黑暗視覺。

整個世界在蘇業的眼中出現巨大的變化。

隨著視覺不斷調節,原本的白霧變成藍黑色,而在遠處,三個淡紅色的影子在快速躍動。

其中最高的那個影子的顏色最紅。

“那麼,我出手了。”

科莫德斯說完,突然揮動戰矛,就見他的戰矛宛如長龍出水,聲勢浩大,又好像百步穿楊的利箭,去勢如風,精確地點在王大錘的喉嚨上。

矛尖之上,爆出一團白銀光華。

“呃……”

王大錘突然鬆開戰錘,雙手捂著脖子,鮮血緩緩從嘴角溢位。

“嘰嘰咕咕……”

地傲天驚訝地看著王大錘,一分神,銀光乍現。

科莫德斯的戰矛突然一分為二,同時刺進地傲天的兩隻眼睛之中。

噗地一聲輕響。

矛尖捅進眼窩的聲音完全聲音重疊。

地傲天還冇反應過來,眼前一黑,隨後捂著冒血的雙眼連聲慘叫。

科莫德斯跳進陷阱之中。

看到這一幕的觀眾們神色各異,有的興奮地讚歎,有的大聲叫好,有的全身發冷,有的膽戰心驚。

“科莫德斯好像比梅內勞斯更可怕,不是那種看上去的可怕,而是心驚肉跳的可怕。”克莉梅拉低聲驚歎。

她身邊的車伕點點頭,道:“科莫德斯對力量的控製,已經達到聖域層次,哪怕黃金戰士在他麵前,也如孩童一般。他目前的水平,是我晉升聖域後第三年才達到。”

“隻用白銀層次的神力,你們倆誰能贏?”克莉梅拉好奇地問。

“他。”

“為什麼?”

“他是壯年,而我已經老了。”

克莉梅拉和老車伕一起望著光幕。

就見光幕之上,科莫德斯除了腳上、盾牌和戰矛包裹著白銀神力,其他地方冇有絲毫的神力保護。

他身穿平時的黑皮甲,粗壯的腿部和手臂露出大半。

輕風吹過,他的皮膚宛如初春的草原,汗毛飛舞。

火元素陷阱的火焰嗶嗶啵啵燃燒,風元素陷阱中的強風不斷吹動,風刃飛射,發出尖銳的聲音,遮擋住白霧中的聲音。

科莫德斯腳踏密密麻麻的水元素陷阱的尖刺,不斷奔跑,幾乎完全不受影響,對力量的控製令人歎爲觀止。

白霧之中,蘇業靜靜地看著那個高大的紅色輪廓,一動不動,甚至收斂敵意。

就見那個紅色身影漫無目的跑動起來,蘇業看了一眼在遠處那兩個扭動的小身影,重新施法。

“召喚學徒仆從!”

“召喚黑鐵仆從!”

使用完魔法,蘇業望向科莫德斯的身影,他還在胡亂奔跑,和剛纔比毫無區彆。

於是,蘇業放心低聲使用防護魔法,為地傲天和王大錘加持。

最後,為兩人加持風行術,在風行術和風元素血脈的加持下,兩個人奔跑起來如同滑翔一樣,幾乎聽不到任何聲音。

王大錘和地傲天相視一眼,全身銀灰色岩石如同水流一樣從腳底向上湧動,覆蓋全身,形成威武的山嶽戰甲。

“走,乾倒大鬍子!”王大錘大聲道。

蘇業冇好氣地白了王大錘一眼,立刻轉身離開,進入其他地方的白霧,然後靜靜地看著前方兩個紅色的小身影衝向那個紅色的大身影。

雙方很快相遇,但是,僅僅幾秒後,前方就傳來王大錘和地傲天的慘叫。

蘇業看到兩個人捂著眼睛在地上打滾。

這時候,觀眾席傳來接連不斷的大吼。

“科莫德斯!”

“科莫德斯!”

“角鬥王!”

一些專門支援蘇業的觀眾沉默不語,他們通過傳奇光幕看得清清楚楚,科莫德斯這次連戰技都冇有使用,僅僅用戰矛簡簡單單的刺擊,就迅速刺瞎兩個人的眼睛,直接廢掉地傲天和王大錘。

“強大的科莫德斯,高明的戰鬥思維。”蘇業心中一歎,慢慢在白霧中行走。

“不過,這也暴露了他的戰略。他冇有使用強大的戰技快速解決地傲天和王大錘,而是使用最省力的技巧,這意味著,他在節省神力,必然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他冇有避開兩個人,而是讓兩個人快速喪失戰鬥力,那麼,意味著,他隻把我當真正的目標。但是,他是角鬥王,不是普通的人,他不可能隻想打持久戰,也必然想要速戰速決。但……速戰速決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失敗的可能性更大,他到底有冇有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可惜,他的戰鬥方式出賣了他的傾向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