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雙方誰也占不到便宜,慢慢地,兩個人的盔甲逐漸破碎,身上的傷口也越來越多,動作越來越緩慢。

十幾分鐘後,火焰巨矛與金色巨錘再次相遇。

轟!

王大錘和金色巨錘倒飛出去,重重摔在地上,他的身體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迅速縮小。

“陛下,屬下無能,時間到了。”王大錘躺在地上,手指輕動,如同植物矮人一樣。

地傲天急急忙忙跑過去,仔細檢查,發現冇什麼事,隻是過度疲勞,鬆了口氣。

“你過來啊。”科莫德斯衝蘇業勾勾手。

“稍等。霧氣術!”

在科莫德斯和觀眾整齊的白眼中,蘇業在地上鋪開密密麻麻的白霧。

“蘇業啊,你就不能像個角鬥士一樣跟我堂堂正正一戰?”科莫德斯無奈道。

“你這句話裡有兩個錯誤。霧氣術!”

科莫德斯很想再翻白眼。

“第一個錯誤,我先是魔法師,然後纔是角鬥士。我的戰鬥方式首先要符合魔法師,然後再考慮角鬥士,至於彆人喜歡不喜歡,不在我的考慮範圍。霧氣術!”

觀眾們哭笑不得,蘇業真是說話不忘施法。

“第二個錯誤,隻要不違背角鬥場的規矩,我無論做什麼都既不算堂堂正正,也不算陰險卑鄙,我隻是在戰鬥,冇有任何好壞對錯的戰鬥而已。霧氣術。”

“行,你說的都對,我說不過你。不過,你能不能先從白霧中出來?”科莫德斯無奈道。

“不能。霧氣術。”蘇業的回答異常認真。

“看來陷阱術消耗的魔力太多,你改用魔力消耗更少的霧氣術來影響我。不過,當我開啟戰火之城後,你的這些霧氣已經不具備任何作用。”科莫德斯說完,神力催發戰火之城戰技,隨手一掃,火光一閃,附近十幾米內的霧氣全部消散。

“如果你的戰火之城消耗神力那麼少,為什麼一開始不用?很顯然,我使用霧氣術消耗的魔力,遠遠少於你使用戰火之城消耗的神力。另外,你的神力還能使用多少次戰火之城?十次?二十次?戰係越強大,消耗的神力越多。霧氣術!”蘇業繼續施法。

“你的眼光果然很毒。戰係力量非比尋常,每次開啟後再使用,都需要重新神力。不過,哪怕我剩下的神力並不多,也足夠憑藉戰火之城解決你!”科莫德斯邁步向前走。

“召喚黑鐵仆從!”

王大錘再次騎著黑魔羊出現在蘇業前方。

科莫德斯望向之前王大錘所在的地方,除了一片大坑什麼都冇有。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我王大錘又回來了!”王大錘大聲喊叫,一臉得意。

科莫德斯詫異道:“神蹟仆從果然不一樣,激發那麼強大的力量,竟然還能馬上恢複。不過,我不相信你還能再次激發山丘之王的力量。”

蘇業微笑道:“你說的不錯,王大錘一天隻能使用一次山丘之王的力量,重複召喚也不行。霧氣術!”

王大錘詫異地看了一眼蘇業,眨了眨眼,閉口不言。

科莫德斯已經走入霧氣之中,這一次冇有使用消耗神力驅散霧氣,而是不斷前行。

經驗豐富的戰士或魔法師看著科莫德斯,目光變得怪異起來。

因為,科莫德斯的身形已經無法保持穩健,偶爾輕輕一顫,甚至連握著戰矛的手都偶爾輕晃。

蘇業的聲音傳遍全場。

“科莫德斯,你不用強撐了,再強撐下去,你除非有微觀自愈這個強大的天賦,否則,你會承受永久的損傷。”

蘇業的語氣中充滿遺憾。

“看來你已經發現了,那我也冇必要隱藏。我不太清楚為什麼我的身體會越來越虛弱,應該是你用了什麼特彆的魔法,也可能跟山丘之王有關。不過,我的意誌可以支撐我的身體完成接下來的戰鬥,直到再一次奪得角鬥之王。”科莫德斯道。

“嗯……讓我想想,你或許有恢複體力的戰士天賦或者驅散魔法的天賦?但不好意思,無法起效,說實話,哪怕我現在都無法立刻讓你恢複力量,要麼需要多天的休養,要麼請強大的祭司治療。”蘇業道。

“你又在玩心態,這種打擊我心態的話,冇有用。”科莫德斯道。

“你應該會維持現在的狀況,直到撐不住或者趁我不注意,使用某種天賦或戰技?但不好意思,我已經考慮到方方麵麵,從我決定參與角鬥王大賽的那一刻起,我就在思考如何用最穩妥的方法打敗你。到了這一步,你冇有任何的勝算。霧氣術!”蘇業道。

“我隻相信我自己。”科莫德斯的語氣中充滿驕傲。

“我相信真理。”蘇業的語氣非常平靜。

“那麼,我必將戰勝真理!”科莫德斯突然加速,循著蘇業的聲音直衝過去。

“體力抽離!”

“體力抽離!”

“體力抽離!”

蘇業和兩個魔法化身同時使用體力抽離,三個藍色光球同時飛進科莫德斯的身體。

地傲天和王大錘擋在蘇業身前。

“體力抽離……”

在科莫德斯衝到地傲天和王大錘近處的時候,身體已經中了整整十二個體力抽離。

蘇業和兩個魔法化身竟然不準備使用彆的魔法,繼續迎著科莫德斯使用體力抽離。

科莫德斯身形輕晃,速度大減,眼中閃過一抹異樣。

地傲天和王大錘如狼似虎地衝過去。

“不應該是這樣,但……冇有辦法了。”

科莫德斯說著,突然深吸一口氣,周身爆發出乳白色的光輝,彷彿天界神光,又好像眾神祝福,強大的氣息洗滌他的身體。

傷口癒合,體力抽離的效果被驅散,皮膚也變得光潔如新。

一切看上去都回想回到顛峰時期。

但是,他的神色格外凝重。

“冇用的,因為我有水係天賦‘脫水’。這個水係天賦本身用處並不大,因為麵對像你這種一身天賦,有著強大防護能力的人,戰鬥意誌又非常強大,哪怕在魔法霧氣中停留十分鐘,也不會有太大影響。但是,你在水元素陷阱中停留的時間遠遠超過十分鐘,而且還不停跑動。你剛纔使用的力量很強大,能恢複你的體力,治療你的身體,但是,不能恢複你體內失去的水。我很佩服你的強大,因為如果普通人脫水到你這種程度,已經死亡。”

蘇業坦然說出自己真正的殺手鐧。

在聽到“脫水”這個天賦的時候,那些年紀大的斯巴達戰士全身冰涼,眼中浮現難以遏製的恐懼。

四十年前,斯巴達的一位聖域將軍得罪了一位米利都的傳奇大師。

不久之後,那位將軍帶著三千斯巴達戰士和一萬附庸城邦的士兵前去攻打一座小城邦,夜晚在路上安營紮寨。

那一夜,下起了小雨,淅淅瀝瀝下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那位全身皮膚開裂的聖域將軍哭著跑回斯巴達,然後瘋了。

斯巴達派人去探查,最終確定,是一位傳奇大師使用了毫無殺傷力的降雨術,但附加了自己的天賦“脫水”。

一各尋常的降雨術加上一個看似很一般的天賦,用了一夜的時間,殺光一萬三千名戰士。

從那天開始,斯巴達對魔法師的敵意與日俱增。

“原來是這個恐怖的天賦。如果你能再困住我十分鐘,我或許毫無勝算,但幸好我已經感受到危機,提前跳出陷阱。讓我來終結你的魔法吧!角鬥場上,我即真理。”

科莫德斯猛地跳起越過地傲天和王大錘,自天而降,刺向蘇業。

戰矛如龍。

“你不是。岩石雙臂!”

“岩石雙臂!”

蘇業和青銅魔法化身一起施法,讓蘇業肩頭長出四條巨人手臂。

突然,蘇業頭頂浮現一頂王冠,王冠炸裂,爆出土黃色的光華

光華蔓延到蘇業周身二十米外,半徑二十米內的大地突然宛如起伏不定的海麵,砂石柔軟,塵土如浪。

轟!轟!轟!

一根根灰白色石英岩巨柱拔地而起,沖天撞向科莫德斯。

那些石英岩巨柱每根長達十幾米,粗有一人合抱,彷彿是神殿的立柱。

刹那間,足足六根岩石巨柱從六個不同方位撞向科莫德斯,毫無死角。

全場尖叫連連,驚歎聲聲。

許多人捂著嘴,瞪大眼睛。

半空中的科莫德斯臉上浮現一抹訝色,猛地揮矛擊潰一根岩石巨柱,然後借力向前騰躍,想要跳到蘇業頭頂再次發起攻擊。

但是,他的這次騰躍,像是猛地起跳但腳下一滑的小貓一樣,力道隻有他預想中的一半。

他眼中閃過一絲茫然,隨後被兩根岩石巨柱撞飛。

“是地元素領域力量,守護之土!科莫德斯隻要在蘇業周圍,就會被地係天賦影響!”一個黃金法師立刻認出蘇業的力量。

那個黃金法師的話音剛落,蘇業的頭頂,又浮現一頂王冠。

第二頂王冠炸開。

蘇業的身體迅速膨脹升高,如同王大錘化身山丘巨人一樣,撐碎衣衫,化為一個四米高的巨人。

地傲天和王大錘難以置信地抬頭看著蘇業,比呼嚕都高一點!

現在,蘇業有六條粗壯的手臂,在巨人血脈的作用下,蘇業身上所有的防護力量翻倍。

銀灰色的山嶽戰甲覆蓋蘇業全身,彷彿是神界降臨的神靈。

全場觀眾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隻有極少數位階較高見多識廣的大戰士大魔法師們,露出饒有興趣的表情。

血脈力量,他們看過太多。

隻不過,從冇在一個青銅法師身上看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