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隻知道,這棵魔力之樹就是每個魔法師的魔力源泉,魔法師所消耗的魔力,由這棵魔力之樹提供。至於其他的,一概不知。

“看來回頭要好好看看基礎魔法學了,不然連這些是什麼都不知道。”

房間、屋頂、神界光芒、魔力之樹、樹根……

蘇業突然看向一麵牆壁。

就見那牆壁之上,竟然有一個小小的鳥巢,一個透明的兩翼小精靈正在裡麵呼呼大睡。

“那是我的魔牛之體的天賦精靈。”蘇業麵露喜色。

蘇業看著魔法塔,內心湧現前所未有的滿足感和踏實感。

熬過前麵的磨難,終於迎來大收穫。

有了魔法塔,有了魔法,自己就有了真正的自保之力。

蘇業伸手觸摸魔力之樹,內心升起一種奇妙的感應。

這種感覺遠不如在神界光芒中舒爽,但是,卻有莫大的成就感。

蘇業心中,湧動著無限的豪情,這纔是真正的開始。

自己屬於這個世界,而這個世界,也必將屬於自己。

“眾神世界,我來了!”

蘇業深吸一口氣,平靜下來,又像觀察寶物一樣仔細觀察魔法塔。

除了之前看到的,冇有新的東西,看上去有些簡陋。

“這隻是開始,我相信,我的魔法塔會越來越強大!”

看清了魔法塔的情況,蘇業離開魔法塔,雙目睜開。

尼德恩道:“你進入冥想很快,但在魔法塔中停留太久,魔藥課已經開始了。”

“啊?那我要不要回去上課?”

“魔藥學那種輔助類課程,不去也罷,語言與魔法纔是最強大的力量。”尼德恩毫不客氣點評道。

“不太好吧……”蘇業道。

“更何況,這幾天可能會用到你。”尼德恩像看獵物一樣看著蘇業。

蘇業心頭冒出不好的預感,道:“老師,你這話什麼意思?什麼叫用到,我覺得好老師不應該用這個詞語。”

尼德恩卻不回答蘇業,道:“你在魔法塔中看到了什麼?”

蘇業無奈,隻得道:“一片水霧,看不太清。”

尼德恩和善地拍拍蘇業的肩膀,道:“不要氣餒,我也看不清。隻要你繼續努力,一定會像大師們一樣看清自己的魔法塔。不過,你大概能感覺你的魔法塔是正多少邊形,或者說,你的魔法塔有多少麵牆壁?”

蘇業愣了一下,這應該是基礎魔法學或冥想課後麵的內容,也不敢亂回答,試探著問:“老師,您的魔法塔有多少麵牆壁?”

“十六麵。”尼德恩道。

“那柏拉圖院長的有多少?”蘇業又問。

“傳言說是三十六麵牆壁。據說,亞裡士多德更在柏拉圖大師之上,他的魔法塔牆壁數量,大概在五十左右。”

“魔法塔的內部牆壁越多,意味著越強嗎?”蘇業問。

尼德恩點點頭,道:“總體來說,魔法塔的牆壁越多,力量越強,但是,塔麵越多,也意味著晉升的難度稍稍多一些,當然,潛力也更大一些。”

“這樣啊,我記不清我的魔法塔有多少麵牆壁,但應該和老師的差不多。不過,魔法塔牆壁的多少,由什麼決定?”蘇業問。

尼德恩想了想,道:“目前冇有定論,或者說,很多因素都可能決定。比如神界光芒的強度,靈魂的強度,冥想能力,天賦,意誌力等等,都有可能影響牆壁的數量。”

“謝謝老師,我大概明白了。”蘇業道。

“每一個學生成為魔法學徒後,都要找一個老師進行專門指導,你準備選誰?”尼德恩問。

“能選柏拉圖院長嗎?”蘇業問。

“換。”尼德恩麵無表情道。

“修昔底德副院長?”

“換!”

“亞裡士多德呢?”蘇業問。

尼德恩盯著蘇業看了許久,道:“從現在開始,我專門指導你魔法。”

蘇業一臉驚喜道:“原來能選您啊?那選您,我真是太榮幸了。”

尼德恩淡然道:“都說了讓你少學點戲劇。”

“咳咳……”蘇業趕緊從魔毯上下來。

“今天的第一課,我已經講過所有的基礎學徒魔法,你說一遍。”尼德恩嚴肅地道。

蘇業急忙道:“我記得。分彆是探測元素、偵測毒性、懸浮光輝、精準指向、飛石術、火焰箭、風刃術、造水術、結冰術和魔法繩,一共十個基本學徒魔法。”

“你對這十個魔法應該有基礎的瞭解,如果讓你選擇第一個魔法,你準備學習哪一個?”

蘇業想了想,道:“我還真想過,我必然會選攻擊性的法術。其中飛石術、火焰箭和風刃術威力最大。不過飛石術是鈍物攻擊,不打中後腦等要害,作用不大,被排除。火焰箭在學徒時期飛行速度太慢,很容易被躲避,威力大也無用。風刃術飛行很快,如果角度找好,甚至能切開黑鐵戰士的動脈,我決定先選這個。”

“那我教你魔法繩。”尼德恩道。

蘇業眨了眨眼,敢情剛纔的話都白說了?

尼德恩耐心地問:“風刃術的施法時間是多少?”

“一開始的話,大概要4秒,練習到極致後,能達到2秒。”

“魔法繩呢?”尼德恩問。

“一開始就是3秒,很快就能達到2秒。我明白了,謝謝老師,我選擇魔法繩。魔法繩施法快,可以捆綁彆人,在戰鬥中作用極大。隻不過,雖然條狀帶狀物都可以用,但實戰魔法繩需要極佳的好材質,我找不到,也買不起。”蘇業無奈道。

“我手裡有一條使用多年的魔法繩,原本是黑鐵魔牛的筋,經過我的魔力浸潤多年,幾乎相當於白銀魔獸的筋。黑鐵戰士絕對掙脫不開,哪怕青銅戰士都需要化很長的時間才能掙脫,並且至少能困住白銀戰士四五秒。”

尼德恩右手探進腰帶,輕輕一抽,一條嬰兒小拇指粗的繩索被抽了出來,足足有兩米長,呈棕灰色,外表光滑圓潤,像是古董的包漿。

“祖傳老腰帶?”蘇業低聲問。

尼德恩就要收回去,蘇業急忙把魔牛繩索搶回來,笑道:“謝謝老師。”

“由於你晉升魔法學徒太快,冇有經過係統的學習,我隻能一對一教你。要釋放魔法,需要咒語,而要使用咒語,必須要構建出“魔法陣圖”。你知道魔法陣圖要刻在什麼地方嗎?”

蘇業搖搖頭。

“魔力之樹的樹葉上。一枚樹葉,隻能鐫刻一個魔法陣圖。”

蘇業點點頭。

“像這種學徒魔法陣圖,很簡單。你看。”尼德恩拿出魔法書,先用手指畫了一個近乎完美的圓形,然後在裡麵一筆一筆地畫線條。

蘇業靜靜地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