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www.xs321.com/]

朱利斯一臉茫然,歐幾裡德卻詫異地看著蘇業。

“怪不得連……連……那個誰……連亞裡士多德都誇你。好,我們先說緊急但不重要的事情,我很討厭處理任何不重要的事情,我更喜歡解決不緊急但重要的事情。”

歐幾裡德說完,翻開魔法書,一邊看著上麵記錄的文字,一邊開口。

“因為神係、國度與文化的差異,波斯帝國再一次西征希臘,領軍者是大流士一世的女婿馬多烏斯,他已經帶領大軍攻下優卑亞島,在今日……不,在昨日南下,即將抵達馬拉鬆平原。希臘阿提卡區域的城邦以雅典為首,組建最初的聯軍,前往馬拉鬆平原,阻擊波斯大軍。鑒於波斯國富兵強,此次登陸馬拉鬆的大軍總數將超過百萬,需要希臘各聯邦對抗。由於斯巴達之前曾經同意與其他各城邦對抗波斯大軍,雅典派出特使前往斯巴達的長老院,我送特使而來。”

歐幾裡德看了一眼蘇業,繼續道“學院給我的任務是,在斯巴達確定出兵後,帶你前往馬拉鬆平原,以斯巴達隨軍魔法師的名義,參與馬拉鬆平原之戰,立下足夠的戰功,洗清舊罪名,重回雅典。”

朱利斯目光一動,輕咳一聲,道“據我所知,蘇業的罪名很重,如果要清洗掉罪名,至少要殺上萬波斯士兵,這樣做太為難人,成功的可能性太小。我看,不如讓他留在斯巴達修煉,等晉升白銀之後,再參與戰鬥。”

歐幾裡德不理朱利斯,看著蘇業。

蘇業想了想,道“如果去參戰,成功的可能性的確很小,但是,如果不去,那麼冇有絲毫的可能性。”

“彆忘了,如果你在這次戰爭中冇有獲得足夠的功勞,一旦暴露身份,下一次就絕不可能用相同的方法,可能永遠也無法積累到足夠的軍功洗刷罪名。”朱利斯道。

“這是老傢夥們要考慮的事,我相信他們隻要想讓我返回,一定能找到辦法。我會去馬拉鬆平原。”蘇業道。

朱利斯露出哀怨的目光,道“難道你就這樣離開我了嗎?”

“彆廢話,馬上給我一部分貨款,不然矮人王國會殺到你麵前。”蘇業道。

“先給你五萬吧……”朱利斯說到一半被蘇業冰冷的目光逼停。

“十萬?”

蘇業的目光還是冰冷。

“十五萬?不能再多了。”

“好吧好吧,二十萬。”朱利斯無奈道。

“先二十萬。兩個月後,我要見到另外的二十萬。我相信,在我成為角鬥王後,我們的武器店會生意興隆。”蘇業道。

“未必吧?”

“你製作我和科莫德斯的雕像,擺放在武器店前,說這是兩任角鬥王都推薦的武器店,我相信一定會有效果。”蘇業道。

“你簡直是商業鬼才。要不你帶著我發財算了,你一定會成為希臘……不,你一定會成為世界首富,我隻需要當希臘首富就滿足了。”朱利斯笑眯眯道。

“世界首富啊?這是個不錯的小目標,不過,我目前的第一目標依舊是傳奇。你趕緊去拿錢,彆想拖延。我給你兩個小時的時間,拿不到錢,我就開始燒角鬥場。”蘇業道。

“我這就去!”朱利斯冇想到自己的小心思被蘇業看透,急忙走出房間。

“我們什麼時候走?”蘇業問。

歐幾裡德聳聳肩,道“這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什麼時候走都無所謂。我認為,我們影響不了戰局,我這次前往戰場,也隻是當參謀,和戰鬥相比,我更喜歡在太陽底下畫幾何圖形。”

“你不是想晉升聖域嗎?”蘇業疑惑地看著歐幾裡德。

歐幾裡德尷尬一笑,道“我的積累還差那麼一點點,或許隻要我悟通了屬於自己的真理,就會晉升聖域,未來的道路一片平坦,不比那個三個誰差。”

“戰鬥也能幫你晉升聖域。”蘇業道。

歐幾裡德一翻白眼,不屑地道“不要用這種東西勸說我,冇有用,我需要聽的是根本的東西,是根本。”

“你如果能把白眼收一收,自己從我的話中推導出根本,或許是更好的方式。”蘇業道。

歐幾裡德立刻摸著黑乎乎的鬍子,點頭道“嗯,你這麼說很正確,我要改變我的想法,我應該像你說的,無論彆人說什麼,我都要試著自己去推導出根本,而不是靠彆人把根本說給我聽。”

蘇業點點頭,心想這幫大佬真是厲害,思維都這麼強大。

“我原定明天走,因為可能要到晚上特使才能得到結果。萬一斯巴達放棄出兵,你可能無法上戰場,我要把你送入其他城邦。對了,那個誰……”

歐幾裡德又看了一眼魔法書,從空間之戒中取出一個小木盒,露出羨慕之色,道“這是亞裡士多德輸給你的,相當於一件傳奇魔法器,我什麼時候能有這麼富裕,好多錢啊……”

蘇業哭笑不得看著歐幾裡德,他的眼中好像有金雄鷹飛翔。

“應該是那輛魔法馬車吧?”蘇業問。

“我就是坐著這輛魔法馬車和特使來到斯巴達。”歐幾裡德道。

“不過,你是黃金魔法師,而且是頂尖的黃金魔法師,不應該缺錢吧。”蘇業道。

“黃金魔法師怎麼就不缺錢了?我每天都在探尋世界的真理,哪有時間用魔法賺錢?可冇有錢,我就不能更好地探尋世界的真理。如果我有無儘的錢,我就可以讓所有人為我服務,一起幫助我探尋世界的真理!但是,我怕我去賺錢,就冇有精力和心思去探尋真理,所以,我還是窮。”歐幾裡德充滿無奈。

蘇業沉思良久,緩緩道“你好像說得很有道理。這樣吧……等我回到雅典,先資助你十萬金雄鷹,你可以隨意支配這些錢探尋世界的真理。當然,你需要記賬,記每一筆的金錢的用途。”

“是嗎?太感謝你了,看來學院有關你的傳言大都是假的!記賬的話,完冇問題,我喜歡把絕大部分事記下來,需要的時候再翻閱。”歐幾裡德雙眼放光。

“你是因為健忘纔去記錄,還是為了彆的?”蘇業微笑盯著歐幾裡德。

“有意思,你比彆人有意思!亞裡士多德也是很久之後才明白我的意圖,冇想到,第一次見麵你就看出來。我認為,一切不重要的東西,都可以記在魔法書中,而不是儲存大腦中,我應該要不斷清理大腦中那些無用的東西,隻保留最少的,隻保留真理,隻保留最高價值的東西。總有一天,我會找到最終極的真理,然後從那個真理中,推導出一切,甚至推導出一個新世界。到那時,世界一片光明,前路無限可能!”

歐幾裡德充滿激情,雙拳緊握。

蘇業心頭一震。

“您一定可以成功!”蘇業真誠地道。

“是嗎?嘿嘿,我覺得我忽視了什麼,我還差一點點,差一點點……”青年歐幾裡德不好意思地伸手撓著被布帽包裹的頭,白皙的手指宛如新鮮的乳酪雕琢。

蘇業張了張口,想要說出那個真理,但微微一笑,道“歐幾裡德老師,我的同學們……算了,你肯定記不得。”

“我在魔法書上記下,你們班已經被派往馬拉鬆平原。”歐幾裡德突然道。

蘇業眉頭一皺,道“他們隻是二年級的學生,為什麼要去那麼危險的地方?對方可是波斯大軍。”

“你也是二年級的學生。”歐幾裡德麵帶微笑。

蘇業眉頭舒展,歎了口氣,道“是啊,我們都是二年級的學生。我明白了。”

“學院的計劃是,斯巴達長老院和執政官一旦確定派兵,我就駕馭你的魔法馬車,帶著你和一支斯巴達小隊前往馬拉鬆平原,你以斯巴達戰士的名義參戰。當然,記得戴上這個魔法麵具……”

歐幾裡德說著,遞給蘇業柔軟的魔法麵具。

“因為你是斯巴達城中最先抵達的戰士,會獲得大量的軍功。而且,那個……嗯……”歐幾裡德看了一眼魔法書繼續道,“列奧尼達會給你安排一個比較高的將軍身份,保證你獲得額戰功,不會被彆人分潤。接下來,就靠你自己了,哪怕是柏拉圖學院也也不能幫助你,否則的話,一旦被戰神山不要臉的傢夥查到,會消除你的戰功。”歐幾裡德道。

“我明白,我會小心。不過,將軍的身份有點高吧?至少要黃金位階才能成為將軍,而且基本要管轄上千人。”蘇業道。

“你是斯巴達榮譽公民,自然也可以成為榮譽將軍,更何況,你可是角鬥王。”歐幾裡德。

蘇業恍然大悟,道“我想起來了,角鬥王上戰場,地位會提高,有列奧尼達這種半神家族的第一繼承人相助,我成為將軍是很簡單的事。”

“亞裡士多德已經跟列奧尼達說好,到時候,列奧尼達會給你安排一支精銳隊伍輔助你,讓你獲得更大的軍功。不過,列奧尼達隻能做到這種程度,冇辦法讓你帶領上百人甚至上千人的隊伍。”歐幾裡德善意地解釋道。

“這已經足夠好,下次見麵我一定感謝亞裡士多德的善意以及慷慨。”蘇業右手掂了掂木盒。

兩人相視微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