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回到臥室後,立刻拿出醒酒魔藥,目光瞬間澄清,前往歐幾裡德的臥室。

“歐幾裡德的對話給了我很大的啟發。前往馬拉鬆平原這件事,表麵上是為了讓我回雅典,但歐幾裡德眼裡,更深層的原因是為了末日金字塔會。那麼,對我來說,比返回雅典更深層的原因是什麼?很顯然,要成為傳奇。所以,我這次參與馬拉鬆之戰的目的,不應該僅僅是為了返回雅典,更要指向傳奇。”

蘇業想通關鍵,敲門而入。

“……邏輯同學,有什麼事嗎?”歐幾裡德和顏悅色,麵帶微笑。

蘇業哭笑不得,道:“算了,你記憶不好,我也不抗爭了。我是想問有關末日金字塔會的事情,我想要做好提前準備,而不是等一切擺到麵前,我纔開始。”

“很好,我和那個誰都冇有看錯你。你先坐。”歐幾裡德說完,右手食指在魔法書封麵輕敲一下,漂浮在他身側的魔杖輕輕一動,隨後魔杖外放光華,散發灰色的光芒籠罩整座房間,隔絕內外。

他眼前的魔法書迅速翻頁。

很快,他拿起魔法書唸誦。

“為了讓希臘魔法領先世界,為了讓希臘魔法師成為最優秀的魔法師,一部分魔法師聯合起來,組成末日金字塔會,旨在斷絕埃及巫術、埃及魔法跟希臘魔法之間的聯絡,想要讓希臘成為魔法的發源地,從而讓希臘魔法獲得正統的主導地位。不過,在我眼裡,這是一群弄錯了……邏輯順序,對,就是邏輯,讚美邏輯與蘇業。咦?我們繼續說,要讓希臘魔法領先世界,我們應該做的不是毀滅埃及魔法,不是切斷埃及的巫術,而是增強自身,這纔是魔法的強大之道。”

蘇業點點頭,道:“你說的很對。”

蘇業在心中對比歐幾裡德和亞裡士多德的話,發現這兩個人都有一個共同點,在說話的時候,先說為什麼,再說怎麼做,最後才說是什麼,這就是典型的超凡思維,表麵上看反直覺,但實際這是正確的思維路線。

“他們原本有不錯的理想,但經過多年的發展,他們的理想出現了扭曲,他們的目標變成‘為了毀滅埃及魔法師而無所不用其極’,我們懷疑,末日金字塔會已經成為某些野心家的棋子,來完成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前一陣雅典出現亡靈氣息,我們初步懷疑,是他們在埃及接觸死亡氣息後,帶回雅典。魔法師有對抗死亡氣息的能力,但平民冇有,所以造成一戶平民死亡。”歐幾裡德神色嚴肅。

蘇業道:“我之前向柏拉圖學院提交過一份報告,就是勞文斯被製作成木乃伊戰士的事,不知道跟死亡氣息有冇有關係。”

歐幾裡德沉默了好一會兒,翻開一頁書,道:“這件事情,可能跟你有一定的關係,目前學院還冇有定論。”

“跟我有關係,莫非……”

“不過,你也不要想太多,這件事對你的影響不會太大。但是……學院內部的方案是,派遣一個足夠智慧的人打入末日金字塔會,如果找到幕後黑手最好,如果找不到,儘量摧毀這個秘會,以免釀成大禍。據我所知,他們對親近埃及的一些人,進行過暗殺,許多無辜人也受到連累。”歐幾裡德道。

“學院要選我?”蘇業問。

歐幾裡德似笑非笑道:“學院本來想選我,但我已經是黃金法師,進入末日金字塔會的話,必然會被他們的高層警惕。你雖然智慧比我差了那麼一點點,但你年輕,位階低。哪怕你即將成為白銀法師,末日金字塔會的高層也不會警惕你,反而會吧你當作未來的高層悉心培養。更何況,你現在可是四大元素協會的大紅人,隻要你‘偶然間’說出想加入末日金字塔會,他們一定願意接納你。”

“讓我去當臥底?會不會影響學業?”蘇業問。

“你放心吧,我們也冇有想讓你進去就推翻末日會……嗯,這是簡稱,我不喜歡在這種無足輕重的事情上使用太長的詞語,累腦子。我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讓你獲得他們的信任,然後提給給學院訊息,最終由學院出手解決。正常情況下,你不會有任何危險。”歐幾裡德道。

“有時候最累的方式可能是最快捷的途徑。萬一不正常呢?”蘇業問。

“你說的很對,我要重新思考累腦子這件事。不正常他們也拿你冇辦法,你現在可是全雅典魔法師界的大紅人。你不知道那些老傢夥們聽說你獲得角鬥王的稱號後,笑成什麼樣子。更何況,末日會很喜歡你。”

“為什麼喜歡我?我冇有跟埃及魔法師起衝突啊。”蘇業道。

“但你的那個學習金字塔的命名,他們很喜歡,他們認為你搶了埃及的金字塔的稱號,而且和末日金字塔會的名稱契合,認為你和末日會是天然的盟友。”

“神經病……也就是說,隻要我回到雅典,隻要在學校正常上課,偶爾參加末日會的會議,為學院提供一點訊息就行了?”蘇業問。

“對。”歐幾裡德道。

“我可是柏拉圖學院的學生,這樣做會不會太明顯了?”蘇業問。

“他們又不知道我們學院和魔法議會要打擊他們。更何況,明顯的不止你一個。”歐幾裡德道。

蘇業臉上浮現古怪的笑容,道:“不會進入末日會以後,大家都是學院或魔法協會的臥底,就少數人對末日會忠心耿耿吧?”

歐幾裡德哈哈一笑,道:“你真幽默,這個場麵想想就好笑,怎麼可能會。”

“又不是冇出現過。”蘇業心想。

“怎麼樣,你不會拒絕吧?這又不是什麼特彆困難的任務。學院原本的想法,是把這次行動當你的青銅試煉。”

蘇業想了想,道:“這個試煉,對我成為傳奇大師的幫助不大。如果是短期行動,我可以做,但如果是長期的,我怕對我影響太大。畢竟,以後末日會開會的時候,我不能當眾做作業吧?”

“作業不能不做……不過,我認為你小看了這件事。”歐幾裡德道。

“哦?”蘇業看著歐幾裡德。

“你在學院的議事廳中,對克倫威爾說過,隻有用傳奇大師的身份要求自己,才能成為傳奇大師。換言之,不是成為傳奇大師後,才能做傳奇大師應該做的事。這個末日會,是傳奇大師們認為有害希臘魔法界的,那麼,你既然想成為傳奇大師,就要為魔法界做事。你不隻是蘇業,不隻是魔法師,不隻是魔法議員,你還是魔法界的人。你隻有從整個魔法界的高度看待這件事,你才能抵達魔法界的巔峰,成為傳奇大師。”歐幾裡德道。

蘇業愣了一下,背後冷汗直流。

“我明白了,我會用魔法界的人的身份來看待這件事,做我應該做的!”蘇業深深鬆了口氣,看來,自己的確知道這個道理,也理解了,但理解得不夠深。

自己在看待彆人的時候,能把這個道理說的很清楚,但是放到自己身上,就無法快速做出判斷。

當局者迷。

本質是,自己還冇有完全掌握這個道理。

“謝謝老師的提醒,從此以後,我對這個道理的理解會加深。如果我能做好這件事,那麼就意味著,我初步掌握了這個道理,而不隻是停留在嘴上。”蘇業道。

“很好!很好!我和那個誰冇有看錯你!”歐幾裡德用力點頭,滿眼讚許。

蘇業麵帶微笑,想起之前自己勸說後歐幾裡德的反應,自己和他非常相似,這意味著,自己現在可能達不到歐幾裡德的境界,但已經接近了!

突然,歐幾裡德打開一封魔法信。

“特使那邊的魔法師給我發送了魔法信,列奧尼達王子已經為你選擇了30個勇士,受你指揮,成為第一批前往馬拉鬆平原的戰士,明天出發。之後,斯巴達會派遣一支不低於五千人的隊伍,加入希臘聯軍,共抗波斯。”歐幾裡德道。

蘇業臉上浮現一抹怪異的表情。

“幸好不是300人……”

“對,人數太多,對你不利。”歐幾裡德認真點頭。

“明天要趕路,那我先睡下,有什麼事咱們路上說。”蘇業道。

“好,明早見。”

第二天的清晨,天矇矇亮。

蘇業洗漱完畢,打開房門。

朱利斯、奧古圖和塞古斯等少數角鬥士站在門口。

“來一個告彆的擁抱吧。”朱利斯用力擠了擠眼睛,冇擠出淚水,乾脆張開雙臂擁抱。

蘇業微笑著跟每一個人人擁抱。

“歐幾裡德已經在隱秘地方等待,出了側門,會有人帶你前往,我們都不能前去。歐幾裡德說,會給你一個驚喜。走,我們送送你。”朱利斯微笑道。

蘇業點點頭,一行人慢慢向外走。

每一個角鬥士都人高馬大,但現在,他們都彷彿變成步履蹣跚的老人。

很短的道路,走得很漫長。

最後,蘇業主動擁抱每一個人,在列奧尼達侍衛的帶領下,離開角鬥場。

朱利斯和塞古斯望著蘇業的背影,眼角沾著清晨的露水。

走到拐角處,蘇業轉身,抬起手,向朱利斯他們揮了揮。

他們也熱情地揮手告彆。

拐進拐角,蘇業深吸一口氣,繼續前進,繼續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