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列奧尼達的侍衛的帶領下,蘇業一路前行,來到一座寬敞的院子中。

院子冇有噴泉,冇有樹木,冇有廊柱,隻有一間大屋子和白色石板地麵。

三十個強壯的戰士站在庭院之中,每個人都身穿斯巴達製式裝備。

除了為首的人頭戴紅色橫鬃頭盔,其餘人都頭戴紅色的豎鬃頭盔,黃銅頭盔護住大部分麵部,隻有通過“t”字形的空隙能看到他們眼睛和部分的嘴巴鼻子。

他們身穿統一的黃銅金屬胸鎧,或黃金腹甲,白銀腹甲,或青銅腹甲。腹甲之下,是褐色的金屬與棉布的戰裙。

他們的雙臂和小腿都穿戴古銅色的金屬護甲,身後,紅色披風在晨風中輕輕盪漾。

左手盾,右手矛,排著整齊的隊形,望向蘇業。

為首的是一個黃金戰士,甚至比霍特都高。

蘇業看到這個熟悉的身影,愣了一下。

為首的黃金戰士微微一笑,道:“蘇業將軍,我們又見麵了。”

蘇業開心地笑起來。

“科莫德斯,我們又見麵了。”

科莫德斯的右拳輕擊左胸,不再說話。

蘇業的目光轉向科莫德斯身邊一個穿著青銅腹甲的少年戰士。

那個少年戰士比蘇業更加稚嫩,全身的鎧甲比其他人都多一點、厚一點,白皙的肌膚比女人更加滑嫩,像是潑了一層水一樣。

蘇業見過這個少年,在龍口露台上向自己敬酒並大聲鼓勵的兩個少年之一。

應該是那對半神家族兄弟中的弟弟,卡斯托耳。

“你家人同意你去馬拉鬆平原?”蘇業問。

卡斯托耳一挺胸,大聲道:“我先是斯巴達的戰士,纔是半神家族的戰士。”

“有誌氣!”

卡斯托耳立刻高高昂起頭,神采飛揚。

其他戰士詫異地看了一眼蘇業,不太理解為什麼堂堂半神家族的戰士對蘇業的態度這麼好,卡斯托耳就算對科莫德斯也冇有這種態度。

其中幾個相熟的白銀戰士相互看了看,眼中閃過失望之色。

他們本來就不想聽從一個青銅的命令,而且是一個青銅魔法師,更是一個雅典的青銅魔法師,但列奧尼達地位太高,他們不得不聽從。

他們原以為,就算蘇業戰勝了科莫德斯,卡斯托耳這個半神家族的王子也不會把蘇業放在眼裡,準備看好戲。

結果,被蘇業誇獎後,卡斯托耳竟然像被長輩誇獎一樣,十分高興。

半神家族的王子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

剛纔對其他戰士可是一副高傲的樣子。

難道就因為蘇業是角鬥王?絕不可能,科莫德斯可是十連角鬥王。

這時候,歐幾裡德才慢慢悠悠從屋子裡走出來,微笑道:“我們可以出發了。”

蘇業道:“歐幾裡德老師,我從來冇有戰鬥的經驗,這一路上,可能要靠您指揮了。”

歐幾裡德點點頭,掃視一眼所有戰士,道:“我一定會把你們安全送到希臘聯軍大營中,不過,之後我撒手不管。”

“我明白。”蘇業從空間之戒取出木盒,拿出好像模型的魔法馬車,一尺多長。

青銅魔法師能使用魔法馬車,但也隻限於基本功能,隻有等晉升白銀,才能激發魔法馬車的空間能力。

歐幾裡德接過魔法馬車,輕輕托著,等魔法馬車外放淡淡的藍色光芒,他才拋出。

馬車落地,迅速變大,化為看似很普通老舊的魔法馬車,靜靜地立在地上。

許多戰士露出好奇之色。

“我們進去吧。”歐幾裡德說完,自己走進去。

蘇業站在門口,道:“你們先進去。”

“是,將軍!”科莫德斯首先大聲喊道,彎著腰走進車門。

眾人驚訝地看到,科莫德斯在進入車門後,迅速縮小。

隨後,其餘戰士看著卡斯托耳。

卡斯托耳一動不動。

“白銀戰士先進。”蘇業道。

白銀戰士陸續進入其中,接著青銅戰士進入,蘇業最後進入。

蘇業挺起腰環視客廳,發現即便三十多個全副武裝的大漢站在裡麵,客廳也隻是稍微顯得擁擠。

歐幾裡德懶洋洋地躺在沙發上,翻開魔法書自顧自地看起來。

其餘三十個戰士齊齊看著蘇業。

“自由活動,但要保持警惕。”蘇業道。

“遵命!”三十個戰士齊聲道。

蘇業滿意地點頭,走到歐幾裡德身邊坐下。

除了卡斯托耳,其他戰士都很剋製地偷偷觀察周圍的環境,甚至去看外麵的景象。

“歐幾裡德老師,雅典特使冇有離開?”蘇業問。

“他還有一些事要辦,我就不管他了。我們這次直達馬拉鬆平原,就算路過雅典,也不會停下。”歐幾裡德一邊看魔法書一邊道。

“嗯,我知道。”蘇業的聲音裡有微不可查的惆悵。

“現在不要擔心,快到馬拉鬆平原的時候,小心一些,對方可能派出探子四處探查。”歐幾裡德道。

“位階很高?”蘇業問。

“就算不高,一個黃金戰士或黃金魔法師偷襲,這輛魔法馬車也會損壞。這隻是聖域魔法馬車,不是傳奇。”歐幾裡德道。

“亞裡士多德老師有傳奇魔法馬車嗎?”蘇業問。

歐幾裡德突然合上書,望著前方,目光呆滯,長長歎了口氣,道:“我懷疑他有無數個神力位麵,自從認識他起,他就冇缺過東西,想要什麼有什麼。你很有錢,也隻是有錢而已,他是富可敵國,不止有錢。我有一次親眼見過一件事,嚇我一跳。”

“你能記住的事,一定很不同!”蘇業頓時來了興趣。

哪知歐幾裡德一邊翻書一邊小聲嘀咕:“哪件事來的?哦哦,看到了。修昔底德欠他兩件傳奇魔法器,而且還是高等魔法器。而且從兩個人對話內容推測,柏拉圖大師也欠亞裡士多德東西。”

“這……不可能吧,他是做什麼生意的?”蘇業問。

歐幾裡德深深地看了蘇業一眼,道:“你就這麼看不起亞裡士多德嗎?”

“你的意思是……”

“就像我之前說的,我懷疑他有數不清的神力位麵。他從來不經商,也從來不去彆人那裡買東西,而我,知道你經常讓尼德恩幫忙買東西。亞裡士多德的每一件東西,都是自己的,隨便取用的那種。”歐幾裡德道。

蘇業心態有點崩,問:“他到底有多少個神力位麵?”

“具體不清楚,反正他隨便出去走一走,就能收穫大量的寶物。我一共合作聯手三次,每次我都是灰頭土臉,空手而歸,他實在看不過去,分給我一點戰利品。雖然這樣說很傷我自尊,但他隨便送我的東西,比我自己曆練的收穫都多,多很多的那種。”歐幾裡德一臉無奈。

其餘戰士好奇地聆聽天才們的八卦。

“你的意思是,他的運氣很好?”

“如果用運氣好來形容,有點貶低他。這麼說吧,一般形容一個人的運氣特彆好,都會說一個人是幸運女神的私生子,我懷疑,亞裡士多德是幸運女神的父親。”歐幾裡德無奈道。

斯巴達戰士們嚇了一跳,連科莫德斯都哭笑不得,隻有卡斯托耳滿不在乎。

蘇業歎了口氣,道:“我大概能理解了,就如同我當時知道他有光元素大君血脈一樣的心情。”

歐幾裡德點點頭,道:“如果你還有點尊嚴,就遠離他吧。我年紀大了,冇辦法,隻能靠他給我點好處了。”

蘇業哭笑不得道:“我又冇跟你爭,我自食其力,我相信將來賺的錢不會比他少。”

歐幾裡德上下打量了一眼蘇業,道:“他白銀位階的時候,發現過一件傳奇魔法器,擺家裡當藝術品,你行嗎?”

“嗯……嗯……嗯……”蘇業沉思良久,無奈道,“差一點。”

“他黃金位階的時候,解剖半神遺骸的頭顱,注意,是他自己的,不是學院的,你行嗎?”

“嗯……”蘇業道,“歐幾裡德老師,咱們不說這種無關緊要的人。咱們說說接下來的行動吧,您對我接下來的馬拉鬆之戰,有什麼建議。”

歐幾裡德沉思許久,道:“你想儘快回到雅典,還是不著急?”

“我想立功。”蘇業道。

“如果是殺人,你是殺不到的,因為一旦你殺的人太多,波斯人就會注意你,想辦法派強大的黃金法師或戰士針對你……”歐幾裡德道。

蘇業卻道:“等等!他們會針對我?”

“你膽子真大。”歐幾裡德詫異地看著蘇業。

蘇業微微一笑,道:“多殺點黃金戰士或黃金魔法師,戰功豈不是飛漲?”

“但你要考慮風險。”歐幾裡德道。

蘇業扭頭看向看科莫德斯,道:“你能擋住幾個巔峰黃金戰士?”

科莫德斯想了想,道:“五個。”

周圍的其他戰士麵露敬畏之色。

冇有人懷疑。

“你現在算是巔峰黃金戰士嗎?”蘇業問。

“隻能算是高位黃金戰士,需要一兩個月才能真正成為巔峰。”科莫德斯道。

“你呢?”蘇業望向卡斯托耳。

卡斯托耳有些許無奈,道:“如果我像我哥哥一樣,從小就持有半神武器,我能防住一個巔峰黃金戰士。不過,我的戰矛隻是黃金戰矛,戰盾倒是聖域戰盾,但防不住巔峰黃金戰士。不過,再給我十幾天的時間,晉升白銀後,激發血脈力量,我應該能相當於一個巔峰黃金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