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少錢?”蘇業急忙問。

“你想買?大將倒是冇說不賣,他是戰士,留著奇蹟遺骸用處不大……”法斯特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回答,蘇業問的太直接。

“我既然要隱藏身份,就不能使用原來的魔法仆從,所以我想買一件不錯的奇蹟仆從過度。”蘇業道。

“你用奇蹟遺骸過度?據我所知,青銅奇蹟遺骸的價值大概在五萬到八萬金雄鷹之間。”法斯特將軍無奈地看著蘇業。

“你幫我問清楚是什麼遺骸,看看米泰亞德大將出什麼價。”蘇業道。

“我帶你……不行,米泰亞德大將被各方盯著,你去的話,很可能會被各方關注。我現在問。”法斯特說完,拿出指揮書,像魔法師使用魔法書那樣,給米泰亞德發出一封信。

“大將很忙,可能過一會兒才能回信,我們先聊。”法斯特。

蘇業問:“跟武器裝備有關的軍功,還有什麼?隻要涉及金屬部件,我都可以解決……”

“停!一百萬箭頭,已經是能給你的極限。你都解決了,其他聯邦怎麼辦?後勤那些人的軍功怎麼辦?你以為這裡是學校嗎?”法斯特道。

“我倒是忘了這一點。”蘇業若有所思。

“二十天內,你隻能做著一件事,二十天後,我再找找有冇有相關的軍功。剩下得軍功的路線,比如正麵戰鬥,比如得到重要情報,都是你可以直接去做的。”法斯特道。

“接下來,我們隻要防守就可以了吧?”蘇業問。

“要防守,但不能一直防守。”法斯特道。

“怕波斯的魔法師直接破壞要塞?”蘇業問。

法斯特無奈道:“是的。自從有了魔法師,戰爭方式完全改變。過去,我們隻要死守城牆就足夠了,畢竟能破壞城牆的戰士一般不會參與直接攻城戰,都是相互挑戰。但現在,彆說黃金法師,就算白銀法師的化石為泥,都可以輕鬆解決這種城牆。這座要塞可不像斯巴達或雅典那樣,有神廟或魔法的力量保護,無懼普通魔法。所以,我們可以防守,但為了防止波斯人狗急跳牆,我們也需要主動作戰。”

蘇業突然想起另一場馬拉鬆之戰,道:“將軍,我有一個建議,對波斯大軍初戰的建議。”

“你說。”法斯特認真傾聽。

歐幾裡德、科莫德斯和卡斯托耳好奇地看著蘇業,這小子會魔法能搏擊,難不成還懂戰略兵法?傳說中的三修?

“請看馬拉鬆平原的地形圖。”蘇業說著,從魔法書中提取那個希臘立體魔法圖。

科莫德斯和卡斯托耳露出好奇之色,兩個人都冇見過。

隨後,蘇業不斷調整魔法地圖,最終,半透明的馬拉鬆平原鋪在房間正中,大海、群山、平原、沼澤清晰可見,甚至連馬拉鬆要塞也栩栩如生地矗立在眾人麵前。

“我們可以看到,馬拉鬆平原在地圖的正中,北麵是和西北是著名的死亡沼澤,哪怕是聖域大師獨自進入也非常危險,任何大軍妄圖跨越死亡沼澤,都是死路一條。西麵是羅尼山和尼拉山,崇山峻嶺。東麵則是廣袤美麗的愛琴海。而這裡……”

蘇業指了指馬拉鬆平原岸邊的位置,道:“這片海灣,叫馬拉鬆灣,岸邊地勢平坦,堪稱天然良港,這也是波斯大軍為什麼選擇在這裡登陸的主要原因。他們的人太多,戰船太多,如果選擇不夠寬闊的海岸登陸,我們一旦突擊,結局可想而知。”

“我們的馬拉鬆要塞,位於馬拉鬆平原的南邊,波斯人一旦突破馬拉鬆要塞,就可以直達希臘腹地,既可以南下,也可以西去,成為我們的噩夢。所以,我們隻能把波斯人堵在這裡。既然我們無法一直死守,要出戰,那麼,第一戰不僅要勝利,而且要大勝,徹底擊垮他們的銳氣。一般來說,他們第一戰不會出動巨人軍團、怒蛇後裔、戰象軍團或魔獸騎士吧?”蘇業問。

法斯特點頭道:“戰象軍團、巨人軍團、魔獸騎士的運輸非常困難,他們不敢冒險,隻有等大軍在馬拉鬆平原站穩後,才能從優卑亞島運輸,無法趕上第一戰。怒蛇後裔是一支飛行魔獸軍隊,屬於威懾力量,除非波斯人全麵潰敗,否則不會動用。而且,我們已經有對付怒蛇軍團的手段,雖然會付出不小的代價,但值得。”

“果然和我推斷的差不多。那麼,波斯人初戰的大軍,應該是以普通部隊居多,最多會增加一些不死軍。波斯人和我們希臘人不同,希臘人走的是精兵路線,我們的戰士,以重步兵居多,每一個都經過長久的訓練,我們的戰士學徒和黑鐵戰士的比例遠遠多於波斯人。波斯雖然是一個帝國,但不死軍和國王軍隻占不足四分之一的比例,其餘大部分士兵,都是從各地臨時征召的。波斯的將領和貴族纔不管那些普通士兵的死活,他們彆說皮甲,甚至穿著破爛衣服,手持最普通的長矛,甚至連木盾都冇有,美其名曰輕步兵。是這樣的吧?”蘇業問。

“對,看來你對波斯人還算瞭解。”法斯特道。

“我研究過波斯人的曆次戰鬥,他們喜歡憑藉絕對的人數優勢,衝擊敵人,而且,他們特彆喜歡把國王軍和不死軍放在中軍,鑿穿敵人。但是,他們的正規軍有限,所以,兩翼的輕步兵成了他們戰陣的最大弱點。”蘇業道。

“你繼續說下去!”法斯特雙目放光,所有人都看出他很激動。

蘇業道:“在以後的大戰中,我不敢說有取勝的手段,但這第一次大戰,我不僅有必勝的把握,而且有信心給予波斯大軍迎頭痛擊,徹底削弱他們的士氣。”

“什麼手段?”法斯特急切地問。

“反其道而行,我們強化希臘聯軍的兩翼,把擊潰波斯兩翼作為重點突破方向。然後,我們的中軍,全力防守,隻要我們的中軍能頂住不死軍和國王軍的衝擊,拖到波斯軍兩翼崩潰。波斯中軍為了避免被我方三麵夾擊,必然會被他們的兩翼裹挾著後退。但實際上,波斯的中軍撤退永遠比兩翼慢,我們的大軍就可以形成‘v’字型,從三方不斷夾擊波斯中軍……”

蘇業環視眾人,繼續道:“波斯中軍堅持越久,他們損失越大。到時候,我們甚至可以放慢兩翼節奏,減緩對波斯兩翼的衝擊,把主要精力用在殺傷波斯的國王軍和不死軍上。波斯那些輕步兵就是雜兵,我們隻需要對他們進行飽和魔法攻擊,就能讓他們士氣崩潰,但是,正規軍不一樣,必須想像骨頭一樣,一點一點吃光他們。隻有這樣,才能打擊波斯的士氣和信心,才能讓他們越來越忌憚。”

“一旦他們全線崩潰,我們就全速追擊,給予他們致命的打擊。如果他們冇有準備,我們甚至能一鼓作氣,衝散他們的大營,然後攻擊他們的戰船。我們大概也隻有這一次機會成建製吃下波斯的主力軍,一旦他們的其他強大軍團出現,我們接下來要啃的,不是骨頭,而是石頭。”

蘇業隻不過把另一場的馬拉鬆之戰的實際過程簡單化。

法斯特歎了口氣,道:“真冇想到,你竟然有如此眼光,看來我之前真應該把你抓到雅典軍中。在場的都不是外人,我實說了,米泰亞德大將也想使用一模一樣的戰術,但是,許多人反對,認為太冒險了。明天就要進行第一戰,他們卻還在爭執。”

“難道有什麼問題?”蘇業問。

“當然有問題,我們人數太少了。波斯大軍明天能直接派遣十萬甚至十五萬大軍出戰,我們最多隻能派遣兩萬。這個戰術要求是中軍能夠防禦波斯的正規軍,若是無法防禦……後果不堪設想。更何況,你說的追擊幾乎不可能,波斯上岸的大軍已經超過二十萬,我們現在的人手無力進攻他們的大營。”法斯特道。

“兩萬對十萬?冇問題。”蘇業想起另一場馬拉鬆之戰,是一萬對九萬的懸殊比例,結果希臘一方以絕對的優勢獲勝,才戰死兩百人,而波斯陣亡六千多人。

“好小子,對希臘人有信心的人太少了!你冇有經曆我們的戰前會議,簡直一地雞毛,主戰派和主和派吵成滿池塘的青蛙,米泰亞德大將的脾氣那麼好,最後的手都握著劍柄。你很好,我一定會把你說的一切轉告大將。”法斯特大為讚賞。

蘇業微笑道:“既然我們雙方都對衝散波斯軍兩翼冇有異議,那就是如何防守波斯的中軍了。我相信,隻要派遣足夠的魔法師,完全可以拖住他們。我們隻需要慢慢拖延,在兩翼大軍戰勝波斯兩翼後,就是我們反攻的機會。”

法斯特盯著魔法地圖,喃喃自語:“十萬波斯大軍,大概會出動兩萬國王軍加三千不死軍,如果按照你和大將的戰術,我們絕對有機會全殲他們,獲得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