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尤其是雅典,魔法師的力量已經能夠左右整個城邦的局勢,哪怕雅典戰神山都不願意與柏拉圖學院正麵衝突。一切的一切,源自蘇格拉底大師的弑神。也就是從那一天開始,希臘各城邦都開始有意識地培養魔法師,雖然力度不如雅典大,但已經形成規模。從那之後各地大大小小的魔法學院就是最好的例子。我們斯巴達除外,斯巴達一直在排斥魔法師,就像……就像小一號的波斯帝國。如果這次戰爭中,希臘魔法師能大放光彩,我回去後,會提醒斯巴達王族。”卡斯托耳道。

蘇業歎了口氣,道:“你看,你和波斯王族或斯巴達王族一樣,隻有看到表麵變化和效果,纔會一點一點改變,如同被鞭子抽著的倔驢。實際上當你們看到表象的時候,世界已經在改變,當你們徹底理解表象的時候,這個改變已經不可逆。當你們想要掌握這種力量的時候,卻發現最早掌握這股力量的人或勢力,已經成為你們無法抗衡的龐然大物。不說這個問題。我的結論是,這場戰鬥,會決定希臘與波斯的未來。”

“魔法師的戰術?”科莫德斯敏銳地發現了問題的關鍵。

“進步,或者說先進。這場戰爭,將驗證希臘和波斯哪一方掌握了更進步更先進的力量。我之前忽視了這一點,不過,還好我提前醒悟。如果我站在對麵,現在就開始逃跑。”蘇業道。

蘇業說完這話,靜靜地看著前方。

在蘇業的後方,幾道視線掃過他的背影。

卡斯托耳不斷沉思。

科莫德斯輕歎道:“我雖然還是不太明白,但我有種感覺,一切都會被你說中。實際上,你如果在對麵發現這個問題很正常,可你在我們一方卻能提前發現,這種能力,實在太強了。你這麼一說,我開始回憶這兩天的種種跡象,好像確實不一樣。”

“我希望希臘的魔法師們不要讓我失望。能生活在這個時代,見證這個世界的進步,是痛苦,也是幸運。”

蘇業靜靜地望著前方,嘴角似有鮮花初放。

歐幾裡德抬起頭,望向二十幾米前的蘇業,然後又低下頭,在魔法書上寫寫畫畫。

他的魔法書上,是整個戰場的輪廓。

而在巨大的戰場輪廓之中,佈滿了密密麻麻的點和線,多到像是被潑上墨汁,佈滿整頁,黑乎乎一片。

慢慢地,兩翼的希臘戰士再次前行,而波斯的輕步兵們不斷後退。

波斯中軍吃過之前的虧,不再冒進,協同兩翼慢慢後撤,但同時儘量避免影響士氣。

待陣形穩住後,波斯三軍試著發起衝鋒,希臘一方又稍稍後退。

雙方形成拉鋸戰。

冇過多久,希臘兩翼的戰士突然再一次衝鋒。

這好像是又一次拉鋸戰的起始點。

波斯將領們做好準備,沉著冷靜地保持後退。

但是,兩翼的希臘戰士突然全麵出擊,密集的大範圍黃金魔法在波斯輕步兵的陣形中炸開。

這幾乎和波斯第一次後退的場麵一模一樣。

波斯將領們冷麪以對,開始進行有針對地指揮。

在波斯將領的全力指揮和重壓下,波斯士兵有條不紊地撤退。

黃金魔法師釋放的各種大範圍魔法,或有火焰,或有水汽,或有蜂群,看上去遮天蔽日,但殺傷力並不強。

蘇業卻感覺有些怪異,不斷掃視兩翼的希臘軍。

“為什麼會有一些魔法師打扮成戰士的模樣跟著隊伍向前衝?”蘇業低聲道。

“什麼?”科莫德斯和卡斯托耳急忙向兩側看去,卻一臉茫然。

“你們仔細看有些人的跑步姿勢。戰士們的跑步姿勢像是獅虎,哪怕動作再防備,也有一種作勢欲撲的姿勢,他們的身體會前傾,因為他們的敵人在前方,無論他們內心多麼不情願,都需要保持相似的姿勢,這是多年培養的戰鬥本能,這是他們認為正確的保命手段。但是,其中有些人卻不一樣,他們看上去身體前傾,但實際上是在縮著脖子,很畏懼直接戰鬥,還有一些人,他們上身挺直,甚至隱隱向後靠,他們不是在觀察前方的敵人,他們是在觀察整個戰場,這是典型的魔法師視野。而且你們也可以看其中那些人的步行方式,和戰士堅實的步伐不同,他們腳步相對虛浮,甚至有時候一腳深一腳淺,明顯不長奔跑,尤其不擅長在這種混亂的場地奔跑,但稍微經過訓練的戰士都不會這麼笨拙……”

蘇業一口氣列舉了一大堆,但都用極低的聲音開口,避免被對方的魔法師聽到,哪怕戰場非常混亂。

“你這麼一說,還真是,我也感覺到有幾個戰士不像戰士,而且年紀有點大。”卡斯托耳道。

科莫德斯點頭道:“我也剛發現幾個人,他們用魔法麵具易容,看上去是二三十歲的麵孔,但他們外露的手部皮膚鬆弛,甚至有老年斑,而且他們前進的步伐也的確過於緩慢了。他們的戒指也有些多。”

三個人你一言我一語,不斷低聲討論那些隱藏在兩翼的魔法師。

其他斯巴達戰士一臉發矇,這幾個人有鷹的眼睛嗎?為什麼自己隻看到一群亂七八糟的衝鋒隊伍?

突然三個人同時閉上嘴,不斷向兩側張望。

就見他們之前關注的一些假戰士,突然停下手,而且,每個假戰士的旁邊,都站著兩到三個戰士,警惕地掃視四周,護衛假戰士。

蘇業猛地回頭望向後方的希臘黃金魔法師們,就見歐幾裡德突然閉上眼。

在自己的黑暗視覺中,歐幾裡德身邊的一個老法師周身突然冒出許多絲線狀力量,瞬間連到周身每一個黃金法師身上,然後由從這些黃金法師身上繼續延伸,連接一個又一個黃金魔法師。

至少有五十個人直接或間接被那個老法師肉眼看不到的絲線連接。

蘇業立刻想起一個黃金法術。

心靈連接。

但心靈連接隻能連一個人,但一口氣連幾十個是什麼鬼?

應該是魔法創設。

蘇業的心臟猛地跳動起來,他深深看了歐幾裡德一眼,轉頭望向前方的中軍。

甚至不不去看兩翼那些隱藏的魔法師。

中軍的黃金戰士與黃金法師們表情有細微的變化,蘇業知道,對方的人已經看到一些怪異的細節,但他們的頭腦又不足以把各種資訊快速整理並得出清晰的結果,僅僅做出最基礎的判斷,從而讓他們心生警惕,感到不妙,卻又不清楚危險來源於什麼地方。

突然,被心靈連接的希臘黃金法師們開始唸誦咒語。

接著,大量希臘魔法師的麵前,出現顏色各異的魔法陣,整片戰場的元素力量湧動。

“不對!”

“逃跑!”

“快跑!”

第一時間發現元素湧動的波斯黃金魔法師們個個麵露驚恐之色,就見他們周身的爆出密密麻麻的光芒。

全身數以十計的魔法器齊齊顫動。

一層又一層防護力量如層層花瓣綻放,浮現在波斯魔法師的身上,有人隱去身形,有人一飛沖天,有人瞬間挪移到後方百米處,有人直接進入傳送門中。

不過一眨眼的時間,波斯的黃金魔法師們逃了個乾淨。

波斯黃金戰士的怒罵聲傳遍戰場。

“這群膽小的老鼠!”

“大家小心!該死的魔法師!”

“回去一定剁爛他們!”

黃金戰士們開始逃跑,但是,幾位將領卻麵色慘白。

自己不能逃,至少現在不能逃。

突然,希臘黃金法師手中的戒指接連閃爍,他們的麵前和波斯中軍將領們的附近,出現一座又一座深藍色的傳送門。

在看到傳送門的一刹那,蘇業想起亞裡士多德利用傳送門延長魔法距離殺聖域魔法師的場麵。

與此同時,一把又一把兩米長的四色長矛出現在眾多希臘黃金法師們的麵前。

土黃、火紅、風青和水藍四色魔力交織的長矛。

哪怕蘇業第一次親眼見到這個魔法,也猛地瞪大眼睛,這個魔法太出名了。

四元素之矛。

以地火風水四係合力形成的魔法創設黃金魔法,是單體攻擊最強的黃金魔法,唯一的缺點就是要消耗十六倍於普通黃金魔法的魔力。

所有的四元素之矛飛入傳送門中。

波斯將領附近的傳送門中,飛出一把又一把四元素之矛。

每一個波斯將領和波斯黃金戰士麵色劇變,他們立刻用儘全力防守視野中飛向自己的四元素之矛。

但是,下一刹那,隻有三個黃金戰士神色再次變化,他們冇有利用戰技攻向自己能看到的四元素之矛,而是猛地轉身使用戰技防護自己的後方。

蘇業瞪大眼睛。

除了那三個人,其餘的波斯黃金戰士都好像蠢貨一樣,阻擋並非飛向他們的四元素之矛,卻不去防備後背飛來的四元素之矛。

噗噗噗……

一個又一個黃金戰士被四元素之矛洞穿或擊中。

他們還未等反應過來,四元素之矛炸裂。

轟轟轟……

除了極個彆的黃金戰士擁有強大的防護能力,後背隻是炸開一個碗大的肉坑,其餘所有被四元素之矛擊中的黃金戰士,身體全被狂暴的力量炸得支離破碎。

十二萬大軍的高級戰力,陣亡九成。

中軍大旗,倒了。

“撤退!”

活下去的黃金戰士一邊瘋狂大吼,一邊落荒而逃。

他們的腳步,有些踉蹌,有些虛浮,跑了十幾步,才穩定下來。

黃金戰士的聲音傳遍全場。

波斯三軍,徹底崩潰。

希臘黃金魔法師們再一次麵無表情地施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