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拉鬆第一戰之後,所有人都懷疑波斯大軍會在三天內進行一次全力以赴的反撲。

讓所有人冇有想到的是,波斯大軍竟然安靜了下來。

隻是源源不斷把主要兵力從優卑亞島運送到馬拉鬆的波斯大營。

波斯大營不動,希臘聯軍完全冇有進攻的意思。

馬拉鬆要塞背後就是希臘,最不缺的就是糧草。

波斯不一樣,波斯大軍每天的糧草耗費是一個天文數字,拖得越久,對希臘聯軍越有利。

在這五天裡,一批又一批的援軍和物資源源不斷抵達要塞,整個要塞的人越來越多,很快超過五萬人。

按照這個趨勢,最終抵達這裡的希臘援軍將超過十萬人。

這個數字對波斯來說不算什麼,但對一個城邦就相當於一個國家的希臘來說,十萬聯軍已經是一個巨大的數字,曆史上希臘聯軍人數超過十萬的戰爭,一共也不超過五次。

趁著這五天,蘇業除了每天花一個上午學習和做作業,下午和晚上都用來學習刻畫白銀魔法陣圖。

由於刻畫魔法陣圖也相當於學習魔法,蘇業的魔力成長飛快。

第五天的傍晚,歐幾裡德派人送來一個精緻的小木盒。

蘇業打開一看,青銅神蹟石。

蘇業回到自己的屋子裡,使用封鎖之籠,喚出地傲天和王大錘,深吸一口氣,進入廢墟空間。

“光元素血脈!光元素血脈!光元素血脈……”

蘇業一邊在心裡唸叨著,一邊把神蹟石融入混血獨角獸遺骸中,最後,把遺骸放入祭壇之上。

一環,兩環,三環,四環。

白光沖天而起,一頂血脈王冠浮現在半空。

蘇業蒙了。

光元素血脈王冠,按理說,要麼是牛奶那種乳白色,要麼應該是充滿光輝的聖白色,可為什麼這頂血脈王冠是血紅色?

眼睛出了問題?

眨了眨眼,冇錯,和眨眼前看到的一樣。

又揉了揉眼。

還是和之前一樣!

血紅色的血脈王冠,王冠正中的亮血色寶石散發著邪異的氣息。

蘇業深吸一口氣,仔細盯著那頂王冠。

整個人差點垮掉。

魔鬼將軍血脈王冠。

“誰偷走了我的光元素血脈王冠!”

“我用純潔神聖的獨角獸獻祭,給我弄出個魔鬼血脈?”

蘇業在心中大聲咆哮。

這時候,蘇業很想踢一腳祭壇,讓祭壇還自己一個光元素血脈。

光元素血脈不僅稀有,關鍵是力量很強,一旦擁有,自己以後的保命能力大大增強。

中毒?淨化一下就好。

受傷?治癒一下就好。

快死了?試試光輝救贖。

光元素血脈的戰士是所有敵人的噩夢,根本就殺不死。

光元素法師,基本相當於身兼法師和祭司兩大體係,也是最難纏的對手之一。

在法師手裡,光元素配合其他元素進行魔法創設,能形成強大的魔法。

亞裡士多德就是最好的例子,隻用了區區一個魔法,殺同位階的聖域法師跟砍瓜切菜一樣簡單。

魔鬼血脈也很好,但比光元素血脈差了一點。

魔鬼血脈唯一的優點是,能跟火元素形成魔法進化的力量,讓所有火係魔法進化成地獄之火。

地獄之火能附加暗係天賦,形成雙重天賦疊加,純粹破壞力在天界之火之上,但天界之火的速度快,關鍵是好看。

黑漆漆的地獄之火一看就是邪惡法師的招牌力量,自己身為一個正義的未來傳奇法師,怎麼能掌握那麼邪惡的東西?

一個法師全身燃起黑色火焰,另一個法師周身是聖潔純白的天界之火,想都不用想,幾乎所有人都會覺得後一個更可靠。

魔鬼是什麼?

所有世界最狡詐最凶殘的生靈之一,他們精通幻術、欺詐和黑暗魔法,他們玩弄靈魂與人心,是連神靈都頭疼的存在。

地獄是什麼地方?那是流放罪神和舊神的地方。

“我蘇業就算死,也不能與魔鬼為伍!我心向光明!”

蘇業伸出手,碰觸祭壇上的魔鬼血脈王冠。

來都來了,不能浪費。

蘇業離開廢墟空間,深度冥想,吸收魔鬼血脈的力量。

地傲天和王大錘兩人大眼瞪小眼,然後不斷低頭打量自己的身體。

兩個傢夥的氣息節節攀升。

最後,地傲天突破黑鐵位階,晉升青銅。

王大錘瞪大眼睛道:“我有種感覺,隻要陛下晉升白銀,我馬上也能晉升白銀。我現在還是青銅,是被陛下耽誤了!……咦?陛下晉升白銀了。”

兩個人看向蘇業,蘇業的氣息暴漲,已經晉升白銀魔法師。

地傲天轉頭盯著王大錘。

王大錘眨了眨眼。

王大錘還是青銅位階,冇有晉升白銀。

場麵非常尷尬。

“咳咳……我的意思是,等陛下在白銀位階穩定後,我就能晉升白銀,我不能搶陛下的風頭。不過,我竟然也有魔鬼血脈了。這個血脈被我體內的巨人血脈稍稍壓製,對我作用不大,倒是對你的作用有點大啊。你現在,應該掌握地獄之火了吧?”王大錘立刻岔開話題。

地傲天愣了一下,一抬手,就見右手指尖上冒出細細的黑色火焰。

地傲天慢慢張大嘴,這是他活著的時候都無法擁有的力量。

地獄之火啊,那可是和天界之火併存的高等火焰力量,那是高等生靈纔有的力量,自己區區火焰地精,竟然也算是高等生靈了?

哪怕是魔鬼,除了擁有半神血脈,也隻有到黃金位階才能自由控製地獄之火。

無論是地獄之火還是天界之火的擁有者,在古代,都有一個稱呼,叫黃金生靈,龍族就是黃金生靈。

地傲天對著蘇業跪下,咚咚咚磕頭三下,把硬土地麵生生砸出一個坑。

“真老實,換成我,起碼要等陛下醒了再磕頭,傻。”王大錘搖搖頭。

蘇業吸收完魔鬼血脈的力量,來到魔法塔。

地火風水四係王冠依舊連在一起,成為正方形的四個頂點。

地元素將軍王冠依舊連著巨人將軍王冠,而現在,火元素將軍王冠一旁,多了一頂魔鬼將軍王冠,而且這兩頂王冠之間有一條細細的光線連接。

“看來,形成了火係魔法進化,從此以後,我的火係魔法的施法距離加倍,火焰也徹底轉化為地獄之火。可惜,現在不方便試驗,等明天上了戰場,拿波斯大軍試試吧。”

蘇業望著魔鬼血脈王冠發呆。

“唉,我還是喜歡天界之火。這祭壇在搞什麼鬼,代表神聖純潔的獨角獸,怎麼可能會給我魔鬼血脈?就算不給光元素血脈,也應該給我雷電元素血脈啊,獨角獸的雷電魔法也是很有名的。”

蘇業疑惑不解,但事已至此,還能怎麼辦呢?勉強接受吧,真香是不可能香的。

目光集中在魔鬼血脈上,看清了魔鬼將軍血脈為自己帶來的力量。

“魔鬼血脈有點東西啊……”

最基本血脈能力是魔鬼親和,可惜這個之前已經有,雙重親和的話,力量會強一點,最多是增強一些幻術類、欺詐類魔法的威力,但還是有些浪費。

真正讓蘇業覺得有點東西的,是魔鬼將軍血脈的附加天賦。

破幻之眼。

無論是對法師還是對戰士來說,這都是夢寐以求的天賦力量。

如果現在遇到巴比倫之柱形成的魔法結界,蘇業能一眼看到巴比倫之柱所在的位置,根本用不到歐幾裡德計算半天。

破幻之眼之所以有個“破”字,意味著不僅僅能看穿幻術,還能免疫幻術對自己的影響。

幻術隻是一個媒介,要承載各種強大的力量,能輕鬆殺人。

但免疫幻術,就意味著其他力量的承載物不存在,也就無法傷到自己。

不過,破幻之眼也受位階影響,現在能看破聖域級幻術,甚至也能看穿部分普通的傳奇幻術,遇到真正強大的傳奇幻術,比如傳奇魔鬼的幻術,還是無法看破。

可人類普通傳奇的普通幻術,根本瞞不過破幻之眼。

“還行吧……”

蘇業還是覺得不夠香。

蘇業盯著魔鬼王冠看了好一會兒,雖然內心告訴自己有這個血脈其實不錯了,但實在偏得有點厲害,180度的大偏轉,怎麼不偏360度呢?

不甘心啊。

“不對,我有種不妙的預感,獨角獸難道有問題?不會偏成地獄的夢魘馬吧?夢魘馬是不錯,可離獨角獸差的有點多啊!不行,避免夜長夢多,我得趕緊召喚出來試試。”

蘇業的目光落在魔力樹上。

原本三米多的魔力樹,已經長高到四米一。

魔力樹的樹枝也達到十五條,成熟的魔力樹葉達到143枚,可以鐫刻143個魔法,這個數量遠遠超過蘇業現在都能掌握的魔法數量。

這個數量對白銀魔法師來說很多,但對黃金魔法師以及大師們來說,太少,完全不夠。

魔法塔也擴充到四層,整座魔法塔中的魔力氣息更加濃鬱,質感更強。

“我先雕刻一個青銅仆從召喚術!”

蘇業心裡想著,又專門練習了兩個小時的青銅仆從召喚術的魔法陣圖,然後進入魔法塔雕刻在魔法樹葉上。

整個過程用了足足50分鐘,是曆次刻畫魔法陣圖中最慢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