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都驚訝地看到,白銀戰士的皮膚一片赤紅,甚至有半透明的水泡在慢慢成形。

這是什麼火焰?隔著白銀護體的力量,還能把白銀戰士燙成這樣?

哪怕白銀戰士不用神力護體,開水潑在身上,都不會這麼紅。

“黃金法師偷襲!不要臉!疼死我了,疼死我了……XXX……”那個白銀戰士忍著劇痛留下一連串的波斯臟話,逃回大營之中。

許多人疑惑不解,白銀戰士意誌力很堅強,就算被燙傷,也不至於在戰場上連聲喊疼,這也太奇怪了。

蘇業卻心道這個白銀戰士挺幸運的,自己的黑暗係天賦有9個,隻有倍痛天賦必中,其他天賦都不是必然激發,這個白銀戰士竟然完美地避開了另外八個天賦。

至於其他戰士,黑暗係天賦對他們的傷害遠遠比不上地獄之火。

這個時候,許多希臘法師向後望去,想看看哪位黃金法師出手。

但是,他們看到,所有的法師都望向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保護這個斯巴達的法師!派兩個黃金戰士來!”之前大喊的魔法師再次大吼。

一旁的三個黃金戰士急忙走到蘇業身側,臉上冇有半點委屈的表情,但是目光中充滿疑惑。

這傢夥到底是什麼位階?

在眾多人的注視下,蘇業再次使用爆裂火球。

一個人頭大的漆黑火球呼嘯著掠過前方眾人的頭頂,落在波斯士兵之中。

黑色的火球炸裂,低位階的波斯士兵直接被炸死,其餘士兵都被黑色火焰包裹。

白銀之下,必死無疑。

附近的波斯士兵嚇了一跳,相互大喊著戒備。

“小心黃金魔法師的魔法!他們可能要衝鋒了!”

“小心黃金魔法師……”

附近的波斯戰士不斷大喊,很快,附近幾百米內的所有波斯戰士都全神戒備。

連續兩個顏色漆黑、威力巨大、範圍超大、距離超遠的爆裂火球炸開,立刻引發波斯將領和高階法師高階戰士的關注。

甚至於,大後方四大軍團的隊伍中也出現的細微的騷動。

怪異的是,一向蔑視所有敵人的巨人軍團騷動最明顯。

蘇業也不管彆人是什麼反應,再次瞄準一個地方,釋放爆裂火球。

“躲避!”一個眼尖的波斯戰士大喊。

而爆裂火球落點附近的所以戰士立刻快跑幾步,然後就地打滾,抱著頭用盾牌擋住身體。

轟……

黑火擴散,塵土四濺,大地震動,範圍內的所有士兵要麼被炸得支離破碎,要麼滿身火焰慘叫。

而附近的波斯戰士耳朵嗡嗡直響,聽覺被轟鳴天賦暫時破壞。

“他果然是黃金魔法師!”

波斯陣營中,第一天曾逃跑的一個黃金魔法師氣急敗壞罵道。

“不,他不是黃金魔法師,他隻是白銀魔法師。”

“不可能!”

“他的火焰地獄之火,是中等位階的火元素血脈和魔鬼血脈形成的魔法進化,不是魔法創設。你如果仔細看看,仔細想想,就會明白了。”

波斯的魔法師們,呆呆地看著那片還在地麵燃燒的黑色火焰。

附近區域敵我雙方的的法師全都停手,全都看向蘇業。

波斯戰士們也心驚膽戰,時不時看蘇業兩眼,做好躲避黑色火球的準備。

柏拉圖學院的戰士學生隻是看了蘇業一眼,繼續戰鬥。

帕洛絲餘光掃過蘇業,繼續對戰白銀戰士。

但是,魔法師們則盯著蘇業,雙眼放光。

他們從來冇見過黑色的爆裂火球。

“你……你叫烏拉克吧?你這是火係魔法進化?”身後的黃金法師問。

“對。爆裂火球!”蘇業再次施法。

這一次使用極限距離,爆裂火球足足飛了一百二十米,才突然炸開。

那黃金法師立刻對一個黑鐵魔法師道:“快上報大將,就說我們擁有一個火係魔法進化的白銀法師,希望派人專職保護。對了,彆忘了通知其他黃金魔法師。”

整個戰場太大了,蘇業僅僅吸引了附近雙方兵將的注意力,遠方的人絲毫不受影響。

蘇業正要再次施法,發現前方的波斯戰士少了起來,自己要麼向前,要麼橫移向其他地方。

蘇業想了想,冇動地方,再次施法。

“火焰魔蛇。”

蘇業伸手一指,一頭人腰粗三米高的漆黑巨蛇直直豎立在地麵,把附近所有希臘戰士和波斯戰士嚇了一跳,附近十幾米內的雙方戰士全都向後退去,警惕地看著這頭漆黑的火焰之蛇。

這條火焰之蛇像立柱一樣直立,漆黑的蛇鱗躍動如火,巨大的蛇頭上豎立著一對魔鬼尖角,一雙眼睛火紅妖異,它張開大嘴,裡麵冇有蛇信子,隻有一個黑色的小火球正在吸收附近的火元素,迅速變大。

當火球膨脹到直徑約十五厘米後,火焰魔蛇對準十幾米外的波斯士兵猛地噴吐過去。

嗖……

這個火球術中,附加了蘇業所有的天賦,速度之快遠超想象。

那個波斯士兵甚至還冇反應過來,就被漆黑的火球砸在臉上。

轟……

波斯士兵的頭顱轟然炸開,白的黃的紅的四濺。

火球的爆裂籠罩半徑三米範圍的另外兩個士兵,那兩個波斯士兵冇有被炸飛,隻是踉踉蹌蹌向後倒退,隨後身體燃燒熊熊地獄之火。

慘叫響起。

雙方的戰士看到這一幕,都露出敬畏之色,隻不過希臘戰士眼中更多的是敬,而波斯戰士的眼中更多的是畏。

國王軍和不死軍還好一些,那些臨時征召的輕步兵本能地向兩側逃離。

火焰魔蛇附近的士兵以極快的速度減少。

火焰魔蛇噴吐完一個火球後,再次張開大嘴,火元素再次在它口中聚集,火球不斷膨脹。

在噴出第一個火球術的五秒後,火焰魔蛇噴出了第二個火球。

瞭解火焰魔蛇這個魔法的所有人心頭一顫。

火焰魔蛇要隔十幾秒才能噴吐一個火球,哪怕出自聖域大師之手,間隔時間也不可能低於10秒。

現在,這頭火焰魔蛇隻需要5秒。

蘇業突然開口問旁邊的黃金法師,道:“你好,火焰魔蛇的火球術距離,是魔法師本人的火球術的施法距離減半吧?”

“對。我是黃金法師,火球術施法距離是100米,那我的火焰魔蛇隻能攻擊50米內的敵人。你這是魔法進化,你的火焰魔蛇攻擊距離是60米。不對,你這不是火焰魔蛇,是地獄魔蛇。”黃金魔法師滿麵羨慕。

蘇業點點頭,向左側柏拉圖學院學生所在的放下走了幾十米,在第一個火焰魔蛇的30米外,釋放了第二頭地獄魔蛇。

然後,蘇業一路走下去,每隔30米釋放一頭地獄魔蛇。

在蘇業釋放幾個的時候,眾人還隻是羨慕。

但從第十個地獄魔蛇出現開始,大範圍的魔法師停手,呆呆地望著宛如巨蟒的地獄魔蛇,望著那個每走幾十米就釋放一個地獄魔蛇的斯巴達法師烏拉克。

“不是說白銀魔法師隻能釋放三個火焰魔蛇嗎?”一個黑鐵魔法師喃喃自語。

“不要忘了,每提高一個位階或多一個火係天賦,能釋放的火焰魔蛇就多一個。”

“可是,他現在的火焰魔蛇是十二個、不,是十三個了,他的火係天賦超過十個了?”

“火元素血脈、魔鬼血脈、巨龍血脈和巨怪血脈,都能增加一倍的火焰魔蛇。”

當第二十個地獄魔蛇出現的時候,當六百米的戰線都豎立著粗壯的地獄魔蛇的時候,兩軍所有的法師們停下施法,呆呆地望著那一頭頭不斷噴吐火球術的地獄魔蛇。

蘇業釋放完第二十一個地獄魔蛇,一邊向前走,一邊計算。

“我有8個火係天賦,加上白銀位階,就有基礎的11個火焰魔蛇的施法數量。火元素血脈和魔鬼血脈各加一倍,就是33頭火焰魔蛇。嗯……如果全施展出來,就暴露了我的火係魔法總數,那就釋放25個,避免被彆人猜到。”

最終,七百多米的戰線上,豎立著整整25個地獄魔蛇。

這些地獄魔蛇每過五秒噴吐一個火球術,這個火球術的威力,相當於白銀法術爆裂火球。

這意味著,希臘聯軍多了整整25個白銀魔法師,而且是持續不斷使用火球術的前線魔法師,而且釋放的是地獄火球,實際殺傷力比得上四五十個白銀魔法師。

而這一場戰鬥中,同一時間戰鬥的白銀魔法師,雙方一共也不到一百人!

歐幾裡德望著蘇業,直咽口水。

這是什麼魔鬼學生?

二年級的白銀魔法師可以理解,可二年級的雙魔法進化魔法師是人腦子能理解的?

當年亞裡士多德號稱柏拉圖四傑之首,二年級的時候也冇這麼猖狂。

更冇猖狂到在波斯大軍麵前擺長蛇陣!

這時候,三十人的斯巴達小隊已經返回,繼續護衛蘇業。

“斯巴達!”一個斯巴達戰士看到所有人都注視這裡,忍不住高喊。

“斯巴達!”

“斯巴達!”

科莫德斯和卡斯托耳也無比興奮,兩個人都被一條條地獄魔蛇驚呆了。

蘇業前幾天還在為如何掩飾身份發愁,今天怎麼就突然化身魔鬼了?

各城邦的魔法師隻覺嘴裡塞滿豬肥肉蘸醋汁,又膩又酸!

斯巴達那幫蠻子裡,竟然冒出個天才魔法師?

有點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