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法師們停手,其他戰線的戰士們也偶爾望向有火焰魔蛇的地方。

那裡太讓人絕望了。

火球術噴吐後,無論是否擊中人,都會在地上蔓延擴散,形成半徑十幾米的火焰地帶,燃燒二十秒以上。

可地獄魔蛇隻需要5秒就能噴吐一個火球。

25頭地獄魔蛇,大片的地獄火焰地帶,讓那七百米的戰線彷彿淪為地獄。

除了經驗豐富技巧嫻熟的國王軍和不死軍還勉強可堪一戰,那些普通輕步兵就如同誤入地獄的普通人一樣,舉著長矛戰戰兢兢向前挪動。

運氣不好的,會被地獄魔蛇的火球術直接殺死。

運氣稍微好一點的,會被不知哪裡來的利箭射穿。

運氣最好的,能平安走到其他希臘戰士麵前,然後因為被地獄魔蛇所震懾,手腳痠軟,很快被殺掉。

雙方的將領無奈地做出判斷,這七百多米的戰線上,蘇業的功勞獨占一半。

偶爾有戰士不信邪,衝到地獄魔蛇身邊,用長矛刺擊。

長矛刺穿火焰組成的地獄魔蛇,地獄魔蛇冇有受到絲毫的傷害,但波斯戰士的長矛燃燒起來。

波斯戰士轉身就逃,但地獄魔蛇的身體突然延長,猛地撲上去,一口咬在那人的頭頂。

轟!

地獄魔蛇的頭、口中的火球連帶那人的頭顱一同炸裂。

地獄魔蛇身體一搖,恢複魔鬼角蛇頭形象,繼續噴吐火球。

波斯將領們皺眉看著這一幕。

如果讓地獄魔蛇一直留在那裡,那麼被消耗的不是希臘人,而是波斯大軍。

地獄魔蛇的火球雖強,但攻擊方式太單一,經驗豐富的國王軍和不死軍都可以提前躲避,但對波斯士氣的打擊實在太大,至少能影響整個波斯的右翼大軍。

波斯將領們一開始還心存僥倖,但發現地獄魔蛇攻擊範圍的波斯人屍體越來越多,許多波斯戰士雖然仍然戰鬥,但大都全力防守,精力都用來提防地獄魔蛇。

這就導致,他們冇有精力來對抗其他希臘戰士。

“不能這樣下去,黃金戰士出手,使用戰技投矛,毀滅地獄魔蛇!”

黃金戰士們手持長矛,亮金色的黃金神力包裹投矛,對準前方的地獄魔蛇猛地投擲出去。

有的黃金戰矛瞄準地獄魔蛇的頭顱,有的瞄準地獄魔蛇和大地相連的尾部。

但是,波斯魔法師們的目光怪異。

轟……轟……轟……

巨響聲聲,一個又一個地獄魔蛇被金光閃爍的長矛擊中,蛇身潰散,火焰四濺。

但是,僅僅兩秒後,火元素凝聚,新的地獄魔蛇重新成形。

一個波斯黃金法師歎了口氣,道:“如果是普通的火焰魔蛇,黃金戰士的全力投矛可以將其擊潰。但這是地獄魔蛇,黃金戰士要想將其擊潰,必須要走到近處,用強大的戰技籠罩三米高的全部蛇體。但是,這就是希臘人希望我們去做的。”

黃金戰士們沉默不語,如果自己真走過去,全力攻擊地獄魔蛇,那麼,等待自己的,將是希臘戰士的投矛和四元素之矛,必死無疑。

“你們魔法師有什麼辦法解決地獄魔蛇?冰係或水係魔法不是能滅火嗎?”波斯將領問。

“對普通火係魔法,冰係或火係魔法是可以解決,但這是地獄之火,我們的冰係或水係魔法解決不了。”黃金魔法師道。

“那魔法消解呢?”

“如果您讓我們使用魔法消解解決地獄魔蛇,就意味著,我們接下來可能冇有充足的魔力作戰。”黃金魔法師道。

“反正第一場馬拉鬆之戰的時候,你們留著魔力也隻是逃跑。試試吧,使用魔法消解!”波斯將領下令。

黃金魔法師們無奈地相互看了看。

“我們先集中對一個地獄魔蛇使用魔法消解,看看一共需要多少個魔法消解才能成功,計算一下魔力消耗比例。”

魔法師們點點頭,輪流釋放魔法消解。

一個,兩個,三個……

第十二個魔法消解的藍色光芒落下,第一條地獄魔蛇消散得無影無蹤。

本來是一件成功的大好事,但波斯一方所有人麵色比地獄之火更黑。

“普通黃金魔法的消耗是普通白銀魔法的三倍,魔法消解消耗的魔力大概是火焰魔蛇的十倍,現在要十二個魔法消解,往少了算,如果平均十次就能成功,那麼我方消耗的魔力是對方的一百倍……”

黃金魔法師們一言不發,這個消耗比太恐怖了,這意味著,戰場上的波斯黃金魔法師不僅無法牽製住蘇業,還需要從大營中另外調遣更多黃金魔法師才行。

“可能一開始比較倒黴,用魔法消解驅散第二隻試試。”

很快,第二隻地獄魔蛇消散。

用了十七次魔法消解。

“下一個試試。”

十六次。

“再下一個。”

十四次。

眾人這才知道,第一次是運氣最好的一次。

平均要用十五次魔法消解,才能解決一個地獄魔蛇。

雙方的實際魔力消耗,是1比150還多。

魔法師們知道魔法進化的強大,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但波斯將領們要崩潰了。

“帝國養著你們,但你們這幫廢物到了戰場,除了逃跑,還能做什麼?同樣是魔法師,為什麼希臘的魔法師能全殲兩萬國王軍,你們TM的連一個白銀魔法師都對付不了?為什麼?”一個波斯將領破口大罵。

“當然是因為帝國認為戰士比魔法師高貴,把錢都花在了你們身上。帝國需要你們的時候到了,黃金戰士們,衝過去,擊潰一頭頭地獄魔龍吧!”一個黃金魔法師毫不客氣反諷。

“大家少說兩句!我們現在的目的,是獲得勝利,而不是內訌!”波斯右翼最高統領冷聲道。

“解決不了問題,就解決製造問題的人吧。我們想辦法偷襲那個白銀魔法師,殺了他!諸位魔法師,我知道你們怕錯殺希臘天才,得罪希臘的大師們,但是,如果你們不殺一個立威,你們將得罪馬多烏斯殿下!”一個黃金戰士道。

“我看可以。”一個黃金魔法師道。

“他身邊的防護力量並不強,大概四五個黃金戰士,三個黃金法師。隻要我們使用雙向傳送門,先使用大範圍魔法轟擊,然後讓部分戰士和魔法師通過傳送門抵達那裡,進行攻擊,殺死他後,到達那裡的魔法師使用雙向傳送門回返。這個過程,隻需要很短的時間,對方一定無法反應過來。”

“對,越快越好!一旦他們意識到這個烏拉克的強大,被那位米泰亞德大將關注,很可能會保護起來。他的作用,比黃金魔法師都大。”一個黃金戰士道。

黃金魔法師們一臉不悅,可都冇法反駁。

魔法進化確實太強。

“那麼我們就製定一個刺殺計劃!不過,在刺殺之前,我們要跟其他兩軍溝通,讓他們施加壓力,同時讓四大王牌軍團動起來,吸引他們的注意力。”

“好!”

波斯將領和魔法師開始商討完善的方案。

希臘大軍之中,幾個魔法師麵露怪異之色,隨後,一條條魔法資訊在希臘大軍中傳遞。

蘇業補上那幾頭被波斯法師驅散的地獄魔蛇,回到黃金法師和黃金戰士的隊伍中,和前線保持超過一百米的安全距離。

科莫德斯突然長長歎了口氣。

“怎麼了?”一旁的卡斯托耳仰頭看向科莫德斯,他的頭還冇科莫德斯的肩膀高。

“我在想,如果這小子在角鬥場的時候已經是白銀魔法師,在角鬥王的總決賽的時候,外放滿地的地獄魔蛇,然後拿出椅子做作業,我會不會成為曆代最屈辱的角鬥王戰敗者?”

“會。”卡斯托耳不假思索道。

科莫德斯白了他一眼,旁邊的斯巴達戰士齊齊鬨笑。

“你下一步要做什麼?”卡斯托耳看向蘇業。

蘇業麵色微微一變,歎了口氣,拿出魔法帳篷。

“還能怎麼辦?做作業唄。”

說完,進入魔法帳篷。

斯巴達戰士們哭笑不得,當學生的真可憐。

戰場之上猛如虎,作業麵前慫如鼠。

他們冇有看到,魔法帳篷之中,蘇業笑眯眯翻開魔法書,開開心心做魔法作業。

越做越開心。

但是,做完魔法作業,開始做外語類業的時候,蘇業臉上的笑容無影無蹤。

蘇業無奈地翻開波斯語作業,慢慢做起來。

一臉索然無味。

突然,刺耳的叫聲響起。

“敵襲!”

隨後,劇烈的轟鳴聲響起。

蘇業全身汗毛炸起。

“該死的波斯人!”

手上密密麻麻的防護魔法器亮起,一層又一層防護力量疊加。

“保護烏拉克!”一個魔法師大吼。

“乾!”科莫德斯的怒吼聲響起。

蘇業立刻收起魔法帳篷,隨後發現,一個直徑四米的半球形護罩籠罩自己。

護罩之外,十幾個大範圍的黃金魔法肆虐。

天空一個巨大的冰球瘋狂噴發冰錐,發出稀裡嘩啦的脆裂聲。

一頭火焰地龍趴在五米外,張口吐出洶湧的火河,淹冇半球形護罩,火焰爆裂聲不絕於耳。

一道七八米的龍捲風就在護罩兩米外,密密麻麻的風刃向四麵亂飛,刺耳的破空聲持續不停。

密密麻麻的毒蜂群,令人嘔吐的死靈濃雲,不斷炸裂的地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