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咒語發出的一瞬間,蘇業感覺魔法塔中的魔力之樹亮起來,魔力樹葉上的魔法陣圖被激發,魔力在陣圖中流淌。

魔法陣圖爆發出無儘的白光,衝到魔法塔上空,消失不見。

在蘇業唸誦咒語的兩秒半後,魔牛繩索表麵突然蒙上淡淡白光,猛地一跳,宛如一條會飛行的毒蛇,直奔尼德恩的脖子飛去。

“你……”尼德恩嚇了一跳,左手的一枚戒指閃過一抹光華,一個明黃色的蛋形護罩籠罩住他。

魔牛繩索啪地一聲落在蛋形護罩外,然後圍成一圈,像活蛇一樣用力勒著。

蛋形護罩一動不動,魔法繩拿魔法護罩毫無辦法。

蘇業感覺尼德恩情緒不對,問:“老師,我做錯什麼了嗎?”

“魔法繩主要用來捆綁敵人,你怎麼瞄準我脖子使用?”

“繩子勒脖子不是更厲害嗎?”蘇業疑惑地問。

尼德恩沉默幾秒,道:“你很有害人天賦。”

蘇業這才道:“你們之前用魔法繩,隻為了捆人手腳?”

尼德恩道:“大多數人都從黑鐵法師開始戰鬥,黑鐵法術遠遠強過學徒魔法,用魔法繩殺人的效率很低。當然,如果擁有特彆天賦除外。”

蘇業點點頭,道:“我明白了,每種魔法的適用範圍很廣,但是,最佳的適用場景卻相對窄。比如這魔法繩,對魔法學徒來說可能是殺人利器,但對黑鐵法師來說,威力有限,就不適合戰鬥了,隻適合捆東西。”

“說的很好。”尼德恩稱讚道。

“我可以再試試嗎?”蘇業問。

尼德恩想了想,道:“稍等。”

說著,尼德恩手中浮現一把一米高的淺白色小法杖,法杖微微彎曲,法杖的頂端鑲嵌著眼珠大小的紫水晶。法杖表麵有三個螺旋樹瘤,每個樹瘤的螺紋之中隱隱光芒閃爍。他唸誦咒語,紫水晶發出淡淡的光芒,僅僅一秒後,尼德恩身前的地麵出現三個魔法陣圖。

魔法陣散發藍色的光芒,每個魔法陣圖中,浮現一頭色彩斑斕的獵豹。

三頭獵豹靜靜地站在魔法陣中,尾巴輕輕晃動,幽幽的目光盯著蘇業。

尼德恩收起法杖,道:“這是召喚獵豹,最常見的學徒仆從召喚術,至少要黑鐵魔法師才能使用。每一頭獵豹,都有相當於普通戰士學徒的力量。我讓它們放棄真攻擊你,但依舊會動。你先不準使用魔法,體驗這種感覺。”

尼德恩話音剛落,三頭獵豹緩緩走出魔法陣,齊齊向蘇業大吼。

蘇業畢竟在動物園看過這些動物,而且尼德恩說獵豹不攻擊,所以並不害怕。

三頭獵豹一邊不斷低吼,一邊靠近蘇業,緩緩繞著蘇業不斷走動。

當有的獵豹繞到身後,消失在視野中,大腦進入高度防衛狀態,蘇業本能地感到危險,全身肌肉緊繃,喉嚨發乾。

尼德恩道:“記住這種感覺,然後緩解!魔法師和戰士不同,戰士經過長時間搏殺,而魔法師則是學習時間較多,真正的戰鬥機會很少。大師們做過統計,學徒、黑鐵和青銅魔法師中,超過50%死於慌亂和失誤,而非實力不足。你的天賦縱然再強大十倍,遇到突如其來的襲擊,也可能因為判斷錯誤或慌張,死在一個普通戰士的長矛下。”

“你的表現不錯,現在,繼續感受。”尼德恩說著,手指一動,三頭獵豹開始從不同角度撲向蘇業。

蘇業難以保持不動,本能地就地一滾,躲過獵豹。

“不要動,感受獵豹從你身邊掠過的風,感受它們利爪的血腥,感受它們牙齒的腥臭,感受它們目光中的暴虐!隻有你不斷體驗,不斷感受,再遇到對手的時候,你才能保持冷靜,避免失誤。”

蘇業急忙站穩,右手的拇指與食指雙擊,改變身形,調整呼吸,重整心態。

與此同時,蘇業的大腦急轉。

“老師讓我感受獵豹的力量,是最簡單的脫敏療法,可以說是心理上的抗擊打訓練,也可以說是一種反脆弱。我隻要不斷感受這種刺激,時間久了,次數多了,我就會更加強大,不會被這種威脅影響心態,從而可以更好發揮。”

蘇業利用最基本的“蛛網學習法”,把外界的新知識與舊有知識進行聯絡,形成知識網,而這種形態也特彆符合大腦的結構。不僅能更快地記住和理解,也能說服自己的大腦,不再防備,認可這個知識,進而增加信心,讓自己擁有更好的心態,更高的學習效率。

明白了前因,蘇業立刻鎮定下來,並快速問自己拉金問題。

“此時此刻,我最應該做什麼?”

“覺察!觀察!感覺!”

蘇業的嘴角,浮現一抹極淡的笑意。

老師說過,自己又找到相同的答案,蘇業心中生出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做起來更加容易。

下一刹那,蘇業好像變成一個置身於動物園籠子外的遊客,全身的肌肉放鬆,但是,他的目光比之前更加清澈,他的思維比之前更加敏銳。

蘇業覺察自己身體的變化,觀察獵豹眼神的凶厲,鼻子感覺獵豹的腥臭,皮膚感覺獵豹飛撲攜帶的風,耳朵聽著獵豹行走的聲音……

三頭獵豹,不斷像捕食一樣掠過蘇業,但都淺嘗輒止,最多是擦過蘇業的衣袍或頭髮。

尼德恩死死的盯著蘇業,眼中閃爍著難以置信的光芒。

他第一眼就看出來,蘇業根本冇有戰鬥經驗,絕對不可能是強大的魔法師或神靈寄魂附身,人在遇到危險時候的反應是無法作偽的,任何經曆過戰鬥的人都能看出來。

蘇業能在短短幾秒的時間調整好狀態,不再緊張,不再恐慌,還不足以讓尼德恩難以置信,因為這隻是正常的優秀程度。

真正讓尼德恩不敢相信的是,在調整好情緒後,蘇業立刻做出最正確的判斷,迅速進行觀察、感覺和體驗。

“難道他有野獸直覺的天賦?不,他給我的感覺,比野獸直覺更高明。天才啊!”

尼德恩想了想,魔法書突然自動漂浮,並對準蘇業。

蘇業的一舉一動,都被魔法書錄下來。

隻有蘇業自己知道,這哪裡是什麼野獸直覺,不過是自己在經曆不斷的失敗和拖延後,反覆使用拉金問題養成的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