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卡斯托耳突然想到了什麼,瞪大眼睛道:“他們不會使用位麵船吧?全世界加一起,也隻有不到五艘!那可是真正的神器!”

“那是什麼?”科莫德斯問。https://

“把一個強大且蘊含特殊力量的神力位麵,煉製成一艘船,而且是能被隨身攜帶的船,能進行空間傳送的船。你可以把位麵船想象成一個超大型的空間之戒,或者超大的魔法馬車,裡麵可以住人的那種。”卡斯托耳抬頭望著要塞的上空,麵色凝重。

“戰爭中,不準動用傳奇或傳奇以上的力量。如果波斯敢動用神器,那雅典城的巨神像就可以直接傳送過來,斬滅所有波斯人。”安托萬道。

“如果位麵船不是參戰,隻是運送王牌軍呢?”卡斯托耳反問。

安托萬麵色劇變,急忙打開指揮書,發送緊急軍情。

“晚了……”蘇業喃喃自語。

“出現了?我怎麼看不到?”科莫德斯看了一眼水幕,又看了一眼天空。

“眼睛看不到,但頭腦可以想象得到。如果你連續經曆兩場慘敗,你會不會痛苦?”

科莫德斯眼中浮現一抹陰雲,道:“痛苦,非常痛苦!我在成為角鬥王之前和之後,都經曆過巨大的痛苦。”

“然後呢?”蘇業問。

“我以後不想痛苦!我拚命努力,拚命提高自己,我一定不能讓相同的痛苦再一次出現。”科莫德斯道。

“用另一個角度看,敵人不重要,痛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從痛苦中收穫什麼,之後提高了多少。你能,我能,那麼經曆兩場慘敗的波斯將領們呢?就如同,希臘貴族為了獲得軍功,不惜冒著失敗的風險奪權,而波斯貴族們,為了獲得這場勝利,為了避免回國被大流士處決,再加上希臘魔法師的刺激,必然會做出巨大的改變。”

蘇業望著戰場。

眾人若有所思。

“你能說的再清楚一些嗎?”科莫德斯問。

“我們打敗了舊波斯,卻啟用了一個新波斯。但現在新波斯的對手,卻是舊的希臘貴族。”蘇業道。

眾人恍然大悟,這個角度說得太透徹了。

“這對希臘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

蘇業聳聳肩,道:“我不清楚對希臘是好事還是壞事,但對全人類一定是好事。”

眾人仔細琢磨這句話,總覺得蘇業的話裡藏著什麼深刻的東西。

眾人正在思考,烏雲突現,大半個戰場都被巨大的黑影籠罩。

“哪兒來的陰雲?”

安托萬緩緩調轉眼球角度,隨後目瞪口呆。

就見高空之上,深藍色的魔力光芒宛如海洋盪漾。

深藍色的海洋之中,一艘足足有五千米長的巨船徐徐浮現。

擋住太陽,遮蔽天光。

如山如神。

整艘浮空巨船宛如龍神一樣懸停在高空,奇異的魔力光芒好似各色的電流在船體表麵流淌飛竄,明明是黑色的木質船身,卻散發著閃亮的金屬色澤。

蘇業正要仔細觀察,巨大的轟鳴聲響起。

聲音傳遍整座馬拉鬆平原,傳到馬拉鬆要塞。

眾人放棄看水幕,抬頭向前方的天空看去。

一個巨大的黑影出現在天空。

巨船的船舷開出一道道大門。

呼啦啦……

一條條七八米長的深紅黑斑兩翼飛蛇宛如鴿子群一樣洶湧飛出,總數超過一千頭。

甚至還有幾頭體長達二十米的四翼巨型飛蛇,全身都被青色的旋風包裹,蛇目之中彷彿有閃電騰躍。

其中最粗壯的一條飛蛇頭頂,竟然生出骨質王冠,王冠之上,赫然頂著一個碩大的火球,宛如小小的太陽,散發出璀璨的光芒。

“飛蛇王軍團,真正的怒龍軍團……”卡斯托耳一臉絕望。

“那是……”

飛蛇王軍團飛出艙門之後,一個又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口以及甲板之上。

那些身影如此熟悉,每一個都在四米之上,甚至有的身高超過六米。

巨人軍團。

每一個巨人身上,都穿著厚厚的鎧甲,不,那應該叫裝甲。

在船頭位置,一尊十米高的山嶽巨人佇立在那裡。

“巨人王……”聲音幾乎是從科莫德斯的喉嚨裡鑽出來的。

那頭巨人王身上冇有一點金屬鎧甲,全身被厚厚的半透明的黃色寶石覆蓋,如同一尊寶石巨人。

對於普通人來說,這個山嶽巨人的確滿身黃寶石。

但是,對魔法師來說,那是比石英岩更堅硬的石頭,黃玉石。

這尊巨人王看上去非常樸素,隻有滿身的黃玉,在天空中熠熠生輝,頭頂冇有王冠,甚至連金屬武器也冇有,隻是扛著一根漆黑樹乾。

二十米長的樹乾。

樹乾的表麵,附著無數藍黑色的魔法紋路。

年齡超過三千年的魔紋樹,隨便砍下一塊碎片,就能成為聖域魔法器的主材,如果能砍得動的話。

一道道青色的風係魔法落在巨人身上,巨人們從超過百米的高空跳下。

即便有魔法的力量,他們的下落速度也極快。

轟!

轟!

轟!

每一尊巨人,都彷彿是從天而降的惡魔,砸出一個個大坑後,踩著地麵的裂縫,在沸騰的塵土中,殺向希臘兵將。

“巨人軍團,不敗!”

就見那頭十米高的巨人王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叫聲,扛著魔紋樹乾,猛地跳出位麵船。

轟隆隆……

他宛如小山一樣砸在地上,隨後,以他為中心,半徑兩百米的大地塌陷並崩碎,範圍內所有人,無論是希臘人還是波斯人,都被崩飛的亂石生生砸死。

哪怕強如白銀戰士,也無法抵抗岩石中蘊含的巨人威能。

“交出那頭地獄魔王獸,不然我踏平馬拉鬆要塞!”

巨人王瘋狂地衝向希臘聯軍,跑了幾步,突然一矮身,高高躍起。

一躍五十米。

滿場皆驚。

那麼巨大的身體,扛著那麼巨大的武器,身體竟然這麼輕盈。

彷彿飛翔的山峰。

轟……

巨人王落地發出巨大的轟鳴,隨後手持魔紋樹乾用力一揮,掃出一個巨大的扇形,希臘戰士們慘叫著倒飛出去,胸腹塌陷,骨骼碎裂,甚至有人被直接強大的力量掃成兩半。

魔紋樹乾的末端甚至撕裂空氣,發出刺耳的尖嘯聲。

“交出地獄魔王獸,我要生烤了它!巨人不敗!”巨人王仰天大吼,繼續跳來跳去,以魔紋樹乾橫掃。

“撤退!”

沉重的聲音在半空炸響,希臘三軍全線潰敗。

巨人王宛如一頭巨獅在螞蟻群中一樣不斷跳躍,所過之處,煙塵四起,轟鳴聲聲,希臘士兵紛紛死亡。

“波斯人,你們真卑鄙,竟然動用神器!”希臘統帥憤怒的聲音傳遍馬拉鬆平原。

“你們誤會了,這隻是我們的運兵船,因為超遠距離傳送難以把握位置,巧合地出現在的戰場上空。位麵船冇有進行任何攻擊,甚至還在半空,不算動用神器。你們也可以使用位麵船運送士兵,我們波斯人絕對不會說你們卑鄙。諸位,下次見。”

位麵船之上,傳來一個囂張的聲音,隨後無數魔力包裹位麵船,天空突然爆發出強光,如同太陽爆炸。

強光過後,位麵船消失。

戰場之上,希臘兵敗如山倒。

一千頭飛蛇在半空不斷噴吐爆裂火球,狂轟濫炸。

一千個巨人在大地上橫衝直撞,所向披靡。

波斯大軍瘋狂追殺。

幾乎和馬拉鬆第一戰的場景一模一樣,希臘魔法師們釋放了一些魔法後,無奈地先使用魔法逃走。

高階的黃金戰士無奈搖搖頭,搶先逃跑。

那一千個巨人,就等於一千個黃金戰士。

那一千頭飛蛇,比得上兩千個白銀魔法師。

在絕對的力量麵前,希臘人絕無勝利的可能。

蘇業看著水幕,看著裡麵那一個個逃亡的希臘人,看著那一張張絕望的麵孔。

水幕前,所有人都默默地看著。

這個時候,已經無人能力挽狂瀾。

馬拉鬆平原的第三戰,希臘人戰敗。

希臘人不斷逃跑,波斯人、巨人軍團與飛蛇軍團不斷追殺。

大量的希臘士兵衝進城門,甚至形成了踩踏,少數傷兵被生生踩死在城門之下。

隻差一步。

在死亡的威脅下,在恐懼的麵前,人人平等。

前兩戰波斯軍中發生了什麼,現在,希臘軍中就在上演什麼。

轟隆!

大門關閉。

上千希臘士兵還在門外。

“你們這些狗孃養的貴族,我用我的一切,詛咒你們!你們不得好死!希臘人,永不低頭!”

一個黑鐵戰士罵完,流著眼淚與鮮血,轉身殺向一頭六米高的巨人。

“婊子養的貴族!你們就是波斯人的幫凶!殺!”

又一個希臘人在關閉的大門前罵完,轉身殺回去。

冇人再衝向大門,冇人敲門,冇人求饒。

在憤怒與恐懼之中,這一千多希臘士兵反殺向波斯人。

他們一個又一個倒下,但每一個人,都至少換一條波斯人的命。

“攻城!”

波斯統帥馬多烏斯的聲音在天空迴盪。

所有希臘人麵色劇變。

本以為,波斯此次勝利後,會撤回,但冇想到,他們竟然想破城。

“完了……”

所有人心中冒出相同的念頭。

在巨人的麵前,所有的城牆不堪一擊。

在密密麻麻的飛蛇軍團麵前,所有的城防器械都隻是玩具。-